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五十七章 跌宕起伏(两章合一)
    “心态很不错嘛。”听到楼成的话语,安朝阳忍俊不住,微笑对彭乐云和任莉说道,然后拿起手机,摆弄几秒,喀嚓一声留下了队友的背影,虽不巍峨,也不宽厚,但足够坚实,足够昂扬!

    他低头欣赏了几眼,暗赞了自身一句:

    请叫我靠谱安!

    念头转动间,他上传了图片,配好了文字:

    “再上征程,无惧强敌!”

    发完之后,他立刻做出了刷新,不敢相信地看见这就多了几条回复,不由感慨这里人气极旺,抢楼风气很盛。

    “拍得不错嘛!”“盖世龙王”言简意赅赞道。

    “卖呀卖馄饨”小姑娘紧跟着道:“hhhh,小老虎,没看出来你还挺文艺的嘛,来,和我学做菜吧!”

    呃……安朝阳眉头一动,总是睡意惺忪状的眼睛眯成了缝,赶紧又做了刷新。

    这一次,“幻梵”“啃着手指”道:“这照片……好近啊,@薛定谔的虎,你不会就在他们旁边的看台吧?”

    安朝阳吞咽了口唾沫,艰难地回复了两个字:

    “是的。”

    此时,楼成已是临近擂台,因为对手强大,份属非人,他没法再重现对阵巴错时的悠闲轻松和怡然自得,身体有所紧张,微微颤栗,分泌出了激素,让精神更加集中,更显兴奋。

    他知道上次的微妙状态对目前的自己来说可遇而不可求,心中并无沮丧,收敛起了念头,观想出“冰镜”,让“湖水”沉淀,让情绪如冰,本身不动的前提下,却映照出蓬勃的战意和兵锋的血煞,使得气势自然勃发,化作了似乎快弥漫成形的恐怖暴风雪,肉身则是这可怕天灾里巍峨高耸的白雪神山。

    半空如有呼啸,氛围变得压抑,楼成一步一步踏上了石阶,登临了擂台,看见了对面几乎同时出现的山下猛虎。

    这位非人层次的武士比他高大,比他宽厚,眉毛浓密,长相粗犷,肌肉一块一块,触目惊心,两相对比,就像成年人和初中生在战斗。

    山下猛虎脸上神情狂热,气势同样惊人,身周散逸着淡淡的白芒,凝固了左近的气氛,骇得沿途观众噤若寒蝉,竟无一人敢发出动静。

    呜!

    他行进间仿佛有风在打旋。

    就在这时,楼成和山下猛虎的视线碰撞在了一起,擂台中央似乎霍然亮了几分。

    气势之争,平分秋色!

    裁判是位资深的非人层次强者,左右看了一眼后,不动声色地抬起右手,做出准备。

    楼成和山下猛虎无需再另行调整,一路走来,早已将自身的状态推至了巅峰。

    裁判退后一步,猛然挥手,吐气爆声道:

    “开始!”

    话语落地有音,山下猛虎脚步一错,身体下沉,突然于原地挥出了右拳。

    啪!

    胳膊急伸,拳头拉扯,他呼啸着滑行往前,快得仿佛一列高速奔驰的列车,瞬息间就闪到了楼成的近前。

    这个过程里,他身周的白光陡然浓郁,像是刷的一声点燃的火炬,在半空拖出了龙虎之形,搅动出可怕的巨响。

    “极限波动流”必杀技,龙咆虎啸拳!

    和坂田一荣相比,山下猛虎用这招用得信手拈来,与本身的闪击完美融合。

    这就是非人层次的水准!

    来得好!楼成不惧反喜,心中战意昂扬,气血、劲力和精神等猛地回缩,抱成了一团,冰火平衡,演绎出旋转的微缩“星空”。

    喀嚓!

    他脑海“神像凸显”,双脚一粗,瞬间内抵,带动右臂膨胀,往前轰出了力量十足的一拳。

    啪!他的拳面燃起了一层赤红近白的火焰,并不断凝缩,层层塌实。

    半成形的“炎帝之劲”!

    轰隆!

    拳头碰撞的声音被爆炸的巨响所吞没,肌肉块块显露青筋根根凸出的画面被翻滚的火浪和散逸的白光所掩盖,山下猛虎身体摇晃,迅速稳住,衣服表面出现了焦黑,楼成则后撤了一步,踩入了地面,肌肉因“波动”而疼痛发麻。

    全力一击后,他只是稍逊半筹!

    看台之上,彭乐云神情微变,半是感叹半是脱口地笑道:

    “他就蜕变了?”

    能在“还劲抱力”后附加一门劲力,正是非人境界的主要标签之一!

    楼成刚才那一拳清楚明白地昭示出了他处于蜕变阶段且不止一天的事实!

    “好快!”目睹场上的变化,听到彭乐云的话语,安朝阳忍不住喟叹出声。

    四国赛才开始几天?

    他简直是一天一个台阶地冲刺到了蜕变阶段!

    哎,我诚不及也……

    任莉张了张嘴巴,想说点什么,又强行忍了下来,贝齿轻咬住了娇唇。

    “非人!”直播贴内,“盖世龙王”喊出了很多人不敢相信的两个字。

    开始蜕变后,只要不意外身亡,或重伤致残,非人境界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我绝对是眼花了……”“骑猪大侠”“目瞪口呆”回复。

    “这才多久!”“擂台之路”“怒笑”道。

    全国赛结束还不到四个月!

    “哈哈哈哈!”闫小玲根本没有打字,直接发了语音,声线与小学生没有什么区别。

    正边看直播,边捣鼓着写条长微博,开始往自身公众号导人气的“江湖百晓生”愣在了那里,脸色渐渐发白,宛若死灰。

    不是还有两个月才能突破吗?

    这才两分钟啊!

    从我知道这事到现在才两分钟!

    那真是个牲口……

    …………

    擂台之上,楼成后撤步卸力紧跟气劲的收缩,以“暴雪二十四击”的技巧和“阴阳转”的少许经验发动了反扑。

    啪!

    他左腿鼓胀,脚背绷直,从裂缝里拔出,以鞭鞘之劲抽向了对手的膝盖。

    发现敌人又有突破后,已进入战斗状态的山下猛虎将震动惊讶等情绪化作了心灵内的一把火,烧得自身意念如焚,更加高涨。

    他双膝一弯一挺,霍然跳了起来,避开了楼成的抽踢,与此同时,右手伸出,化掌为刀,带着明亮的光芒,借助下落之势,闪电般劈向了对手的脖颈之处。

    猛虎亟电斩!

    楼成脊椎发力,腰背忽然后折,不仅躲过了山下猛虎的斩击,而且强行改变了左腿的轨迹,让它从下往上撩起,踢向了敌人降落的身躯,并有皓白光芒浮现,汇成了一团,带着武道鞋“燃烧”喷出。

    蜕变有成后,他脚上也能打出“冰焚”了!

    武道鞋迅速冻硬,变成了“石头”,拖着晶莹的“焰流”,直取山下猛虎胸腹之间。

    说时迟,那时快,山下猛虎左掌急抬,与落空的右手贴合,往下张开,于龙吟之声里打出了一团凝实闪烁的白色“波动”。

    噗!

    两团光芒无声崩洒,山下猛虎借反冲之力,后跃着地,架势不乱,楼成也一挺腰背,重新站起,稳稳而立。

    啪!

    山下猛虎再做滑步挥拳,白光浓郁,龙咆呼啸,楼成半步不让,针锋相对,气血收缩,劲力相随。

    啪啪啪!山下猛虎招招皆是必杀,展开了疯狂的进攻,白光仿佛火炬,时暗时亮,时摇时晃,与先前必须间隔才能使用类似招式的坂田一荣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砰砰砰!楼成连做爆发,或炸火浪,或冻冰霜,和对手进行着激烈抗衡,虽因实力差了半筹,处于劣势,但一点不见败相。

    啪啪啪,砰砰砰!拳脚击打之声回荡四周,间或夹杂轰隆的巨响,白光与火焰层层外荡,地面时有裂开,时有乱溅,时有雪花飘零,真正诠释了非人的含义。

    山下猛虎牢牢把握着节奏,每当楼成用“暴雪二十四击”版本的“还劲抱力”蓄积起势头,立刻改用旋风腿或波动拳,强行打断,重新再来,自身则一点点积蓄情绪,做着爆发杀招的准备。

    时光流逝,连爆多次的楼成冰镜于心,感觉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生出了主动求变之意。

    砰!

    当夹杂半成形“冰魄劲”的“抱丹”左拳与敌人浓郁白光包裹的拳头碰撞在一起时,在“波动”化成完美雪花飘落,山下猛虎手臂有些发僵时,他借着反弹摇晃之力,霍然向后“滑”行,在坑坑洼洼的地面“滑”行,快得和前冲没有多大区别!

    他已赤裸的双脚底部,不知什么时候已凝出了晶莹的冰层,摩擦极小!

    山下猛虎毫不犹豫,大步一迈,纵身追上,还未靠近,便低吼发声,挥出了拳头,身体再次燃烧起浓郁的白光,而后退之中,楼成已观想出又黑暗寒冷又梦幻美丽的冰魄神光,面对来袭的敌人,脚下一踩,当即反扑,抖出了右臂,行“当头棒喝”之事!

    眼见着双方的拳头即将碰撞在一起,山下猛虎眸中的白光突地大盛,体表浓郁的波动霍然前涌,瞬间凝成了一团,化作手套,覆盖往外。

    我知道你有冻结思维的一招,怎么可能没有提防,不做准备!

    噗!

    楼成拳头轰中,那团白芒急速黯淡,变成了一个雪球,旋即四分五裂。

    砰!穿透“波动”,双拳方才遭遇,各自凸显出青黑色的皮膜和筋脉。

    蹬蹬两步,楼成向后退开,既未能冻住敌人,又因力量的差距乱了架子,但他乱中不慌,身体本能恢复平衡的同时,抬起双手,结出了印诀,勾勒出了一个锋芒毕露的“兵”字。

    山下猛虎则见到了机会,眉须一张,心里积蓄的情绪陡然爆发,让他的眼眸泛出了赤色,让他身周重新弥漫的白光染上了血色,浓郁而粘稠。

    “极限波动流”超必杀,七罪波动拳!精神与肉体的双重袭击!

    不比坂田一荣必须爆种才能使用,山下猛虎只要情绪累积足够,便可施展。

    “兵!”

    低沉古音回荡,激起了血色光芒的涟漪,让山下猛虎慢了半拍,可它接着便像是石头落入了大海,再没有其余动静。

    啪!山下猛虎跨左脚,炸肩膀,鼓胳膊,挥右拳,让杀意深沉厚重的血光化作镰刀,带动自身,劈向了楼成,快得仿佛一道红色的闪电,不给敌人闪开的可能。

    我是目睹过你用一招自创的武功破掉坂田一荣“七罪波动拳”的画面,但我用与他用,有很大的区别,你再敢尝试,必定悔恨!

    而楼成的“兵”字诀虽未制造太好的效果,但却抵消了血色波动产生的精神袭击,让他并没有动摇心神,无法做出观想。

    腰背后挺,脚下再滑,他竭力躲避却难以闪开,“血色镰刀”瞬间近在眼前!

    不过,他却已抓住山下猛虎慢了半拍的节奏和自身后退闪避创造出的短暂时机,于脑海内观想出了黑暗绝冷的星空背景,那里隐约泛着晶莹梦幻的冰魄光芒。

    轰隆!

    无数尘埃累积,点燃了一个巨大而沉重的火球,它“撞”入了这片寂静,“撞”出了一切的破碎和更猛的塌陷!

    在“冰魄劲”和“炎帝劲”分别完善后,楼成的变异版“当头棒喝”也对应做出了改进又有了几分奇妙的变化。

    我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等着你用“七罪波动拳”硬碰硬!

    楼成眉眼怒睁,脚步一踩,反身向上,迎着“血色镰刀”就是一记崩拳。

    噗!他的拳头似乎产生了恐怖的吸力漩涡,让“血色光芒”无声无息奔涌而入,附带的奇异和恐怖的后续尽数中断。

    两个拳头贴近,短暂凝固于了半空,山下猛虎只觉身体霍然空荡,连抽回手臂的力量都仿佛失去。

    这是怎么回事?

    和坂田一荣描述的完全不一样!

    更强更可怕了!

    山下猛虎惊骇之中,突地察觉血光反涌,力量爆开,摇晃了自家心灵,撼动了自身躯体!

    蹬蹬蹬!他口角溢血,连退三步。

    楼成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当即以“行”字诀赶上,回缩了气血,再做爆发,又轰拳头。

    啪啪啪,砰砰砰!这一次,他抢尽了上风,以“还劲抱力”推动“暴雪二十四击”疯狂进攻,“炎帝”与“冰魄”交错,越来越猛,越来越狠。

    山下猛虎强撑了一阵后,因对方力量越来越大,再也承受不住,开始做出撤步,这一撤,就没有了尽头,他不断后退,岌岌可危,看得东瀛代表团众人陷入静默,一阵失神。

    不会吧?猛虎君竟然要输了!

    啪啪啪,楼成打得血脉贲张,拳脚愈发有力,完全不顾消耗,要毕其功于一役!

    我目前的体力略高于新晋的非人,而处于劣境竭力抗衡的山下猛虎每一拳每一脚都会比占据优势顺水推舟的我消耗更大!

    比这个,谁怕谁!

    砰砰砰!

    拳脚击打之声四溢,仿佛擂鼓,不断敲在了观众们的心里,擂台表面已是破碎不堪,甚至有石头飞溅了出去——正因为如此,非人层次的战斗里,观众席前面几排都必须空着!

    山下猛虎是个很耐心的武士,哪怕处于绝境,哪怕体力在疯狂下降,他也没有慌乱,只是默默积蓄着情绪。

    终于,他撑到了情绪足够,身周的白色波动再次染上了血色,暗红的血色,流淌的血色,震慑人心的血色!

    楼成虽有提防,及时用出了“前”字诀,但终于缓了一缓,看见山下猛虎双脚发力,向后跃开。

    躲?躲得过吗?楼成战意一冲,气血再抱,踩出了裂缝,合身扑上。

    以你目前的状态,我看你怎么躲!

    激战到现在,双方血脉都已沸腾,情绪皆是高涨,幸好楼成的冰镜未受影响,依旧能映照四周,准确判断。

    就在这时,即将被他欺到身前的山下猛虎忽然抬起了双手,结出了一个古怪的印诀,表情变得庄严而肃穆,眼睛死死盯住了楼成。

    确实,你很强,是个可怕又可敬的对手,竟将我逼到了如今的地步,但最终的胜利还是将属于我!

    楼成眸子内倒影出的山下猛虎蠕动了腹部,张开了嘴巴,低吼了一声:

    “皆!”

    “九字诀”,“皆”字诀!

    山下猛虎竟然也会“九字诀”其中之一!

    “皆”字神诡奇异,似乎勾动天地来刺激了身体,山下猛虎的气势顿时高涨,之前的疲惫和虚弱状态一扫而空,重新恢复了最巅峰的样子,所有的消耗都得到了弥补!

    这……楼成瞳孔一缩,竟有了几分难以遏制的沮丧之感。

    好不容易才将非人劲敌磨到了“濒死”状态,他一个“皆”字诀又完好如初了!

    这还怎么打?

    啪!他心中冰镜一闪,收敛了蕴藏着负面情绪的诸多念头,抢到山下猛虎近前,肌肉鼓胀,一拳捣出。

    山下猛虎身周的血色飞快晃荡,没化镰刀,却让他的速度和力量又提升了几分,及时下捶了手臂,砰的一声打开了楼成的攻击。

    “意念波动态”!

    脚步迈了开来,血色波动摇晃,山下猛虎绕着楼成就是一轮疯狂攻击,逼得他只能不断爆发丹劲,拼死抵御,让他肌肉有战栗,骨头有颤抖,体力进入了快速下降的通道,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他的失败似乎已是时间的问题。

    呼……东瀛代表团众人吐出浊气,放松了神情,充满了期待。

    “还是差一点点啊……”领队钟宁涛叹息道。

    说完,他看见彭乐云和任莉齐齐摇了下脑袋。

    呃,什么意思?钟宁涛有些傻眼了,安朝阳则若有所思开口道:

    “你们是觉得楼成还有机会?”

    “不止是机会。”彭乐云言简意赅地说道。

    任莉跟着补充了一句:“现在的山下猛虎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强……”

    她话虽这么说,擂台之上的楼成却不如此认为,他只觉四周皆是血光,浓郁浸体,让自身不由有了几分胆怯恐惧之意,而山下猛虎一拳一脚都刚劲有力,与最开场时的强大没什么区别。

    不行!

    必须反扑一下了,不能始终被这么压着打!

    虽有情绪的变化,但楼成求胜的欲望半点没减,面对山下猛虎捣来的血光拳头,主动架起了胳膊,让它覆盖出厚厚冰甲。

    喀嚓!碰撞声里,冰甲破碎,楼成藉此甩动肘关节,弹打出小臂,捶向了山下猛虎面门,摆出了反攻的姿态。

    山下猛虎不慌不乱,另一只胳膊上提,挡住了楼成二次发劲的拳头,右腿已然绷紧,即将抽出,要强行打断对手的势头。

    就在这时,啪的一声,楼成五指关节弹动,手掌霍然张开,指甲盖上不知什么时候已凝出了五根冰晶利刺,宛若极光。

    三次发劲!

    山下猛虎眸光转厉,突地往后仰头,避开了这致命一击,并顺势往上踢出了右脚,划出了一道“剃刀”般的白光,寓守于攻!

    可是,楼成三次发劲后,腰背一弹,已然后跃,没抢先手。

    紧接着,他抬起双臂,结出了指向自身的印诀,低沉威严地开口喊道:

    “斗!”

    哪怕会输,我也是打光最后一颗子弹的输!

    肌肉块块鼓胀,楼成瞬间变得高大,摆放于身前的右臂反冲,带着激烈的罡风,抡打了出去,气势极盛!

    山下猛虎见状,眸中赤色一亮,身周血光转稠,化为了镰刀,裹住了拳头,迎向了敌人。

    轰隆!

    拳头硬生生撞出了爆炸感,山下猛虎前冲的身体停顿,不由自主后滑了半米,双脚拖出了两道深深的痕迹,而楼成血色染身,不仅如遭雷劈,还短暂乏力,也撤了一步。

    两人同时恢复,山下猛虎身泛白光,脸现狂热,于龙吟虎啸之音里,变做一团巨大的白色波动,堂煌抢攻。

    楼成不做退让,再次摆出手印,指向自身,喊出了一个永不服输的古字:

    “斗!”

    话音刚落,他安置在下腹前方的拳头反向擂打,由下往上,伴随了肌肉的膨胀鼓起,伴随了血管筋脉的一根根凸显。

    轰隆!

    白光崩散,山下猛虎倒飞了两步,而楼成呆立片刻,险些没能从麻痹和灼烧感里回神,并明确地感受到精神快近极限了。

    呼!他猛地吐了口气,鼓起余勇,观想出沉重高温仿佛大日的“炎帝神像”,将体内残留的火劲全部压成了一团,继而以“祝融火神”掌控,抢前一步,摆动右臂,直拳冲打。

    火部简化外罡,“内爆”!

    因为之前“当头棒喝”被化解的关系,楼成选择了这招。

    刷的一下,他的拳面和手臂都有淡淡的火焰燃起,瞬息间便打到了刚稳住身形的山下猛虎近前。

    这一波攻击后,自己就没有用简化外罡的能力了,但不到黄河心不死,不到结束不罢休!

    山下猛虎体表再有白色波动跳跃,“点燃”了自身,挥臂格挡。

    轰隆!

    爆炸声响,山下猛虎体内脏腑翻滚,遭遇了恐怖的震荡,血管则如被灼烧,疼痛异常。

    楼成也不好受,脑袋发空,肌肉酸痛。

    但是,他心中却陡然生出了强烈的欣喜之意。

    因为这一拳之下,他察觉到了山下猛虎的“虚弱”!

    “皆”字诀看来只能恢复体力,不能治疗内外之伤,山下猛虎之前受的伤势犹存,且在不断累积,如今被“内爆拳”彻底引发了!

    机会!

    楼成精神一振,双臂抡开,连发震禅,砰砰砰地击打着山下猛虎格挡的手臂和拳头,打得对方眼神出现了涣散,耳中嗡鸣响亮,体内翻滚不休。

    十一连击后,他做出了最后一次“还劲抱力”,膨胀了手臂,高举起拳头,凶猛抡下,辅以震禅!

    砰!

    山下猛虎身体一跳,视线里尽是跃出的“金星”,眼睛、鼻子、耳朵和嘴巴都有暗红血色泌出,再也站立不住,推金山倒玉柱般轰然撞在了擂台地面上,吐出了胆水,险些晕了过去。

    裁判看了眼满是疲惫之色却坚挺站立的楼成,举起右手,高声宣布:

    “楼成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