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五十九章 临时的采访(求月票)
    就在楼成赤着脚一步一步洒然回走时,圣象馆的灯火突然熄灭了大半,只余下从擂台到华国代表团之间的部分,于黑暗里凝出了一条梦幻光辉的道路,和周围的“楼成楼成”喊声相得益彰。

    这是对胜利者的褒奖,这是对以弱胜强的英雄的赞颂。

    楼成的心情愈发得好了,脚步越走越是轻快,甚至仿佛回到了国内,回到了松城大学武道场馆,开始向着四周高高举手,鼓掌致意。

    声浪又有高涨,直至他踏足看台,光明尽复。

    “不错啊!”彭乐云已收敛了比较争先的心态,微笑伸手,和队友击了下掌。

    “等等看你的了。”楼成没有掩饰自身喜悦地回应。

    等到与任莉、安朝阳、钟宁涛分别击过掌,他赶紧要回了手机,重新登录了QQ,看见严喆珂已然发来了一条消息,“伸着拇指点赞”道:

    “果然没辜负本教练的看好!”

    楼成不禁莞尔,只觉好情绪都似乎得到了翻倍,忙“挑眉奸笑”道:“那严教练有什么奖励呢?”

    “亲手给你做蛋糕还不是啊?”严喆珂先是“缓缓转头,震惊错愕”地回复,继而以“小怪兽舔冰淇淋”的表情得意道,“你看,后续的奖励还有做华夫,做其他小饼干,足够用到你拿冠军了~”

    楼成顿时失笑,短暂竟无言以对,媳妇说得好有道理啊!

    几秒钟后,他才“茫然”道:“这和我想象的奖励画风不一样啊……”

    “你想象的是什么样的画风?”严喆珂看似通情达理地询问,可却配了个“说,说出来我打死你”的表情。

    楼成摇了摇头,嘴角勾起,悍不畏死地回复道:

    “咳,比如夫妻双双把家还……”

    夫妻双双把家还后,会做什么呢,嘿嘿。

    “……你,你又玷污了一句好歌词!”严喆珂发现自己竟然秒懂,不由叹息一声,“摔桌”斥道。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楼成以女孩惯常的装傻语气回复道,并辅以“我很纯洁”的表情。

    严喆珂看得嘴巴半张,好气又好笑,一时居然无言,深感自家橙子的脸皮那是越来越厚了,接着发了个“吹哨亮红牌”的表情道:

    “你走!本教练没有你这样的弟子!”

    就在楼成低着头,笑眯眯打字聊天时,任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只觉此时的他笑容温柔,褪去了所有的戒备,不像平时,只要和女孩子相处说话,都客气而疏离。

    这才是真正的他吗?或者矛盾的两方面都是?

    东瀛代表团处,山下猛虎拒绝了搀扶,靠着自身的力量,艰难走了回来,沉声对周围之人说道:

    “我会记住今天,我会洗刷这个耻辱的!”

    其他武士的表情顿时变得肃穆,庄严地见证着山下猛虎的誓言,这是“极限波动流”的传统。

    当然,从擂台上失败,就得从擂台上站起!

    这事稍有平复后,头发凌乱的科研人员看向正修整的擂台,略显急躁地对领队说道:

    “我们必须另外想办法了!”

    …………

    另外一边,楼成聊得很是开心,将自身拿下非人强敌的喜悦和珂小珂同学进行了分享,可没过多久,严喆珂就发了个“捂嘴说悄悄话”的表情道:

    “上课了……”

    这意味着她可能十几二十分钟,甚至三四十分钟,才能回复一条消息,这意味着兴头正浓的楼成不得不克制住自身,将注意力转移到别的事情上。

    虽然完全理解,但楼成还是有些怅然,不由吸了口气,抬头望了眼破烂不堪的擂台。

    很快,他重又移转视线,以乐观幽默的语气回复道:

    “嗯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发完,他怔了几秒,想起另外一件事情,忙切到列表,找到了军方联系人“急行军”的头像,点了进去,手指飞快地打了十几个字:

    “东瀛‘极限波动流’的山下猛虎会‘皆’字诀。”

    “收到。”“急行军”似乎永远在线。

    或者他不是一个人?楼成思绪飘飞地想着。

    “皆”字诀的事情交给军方处理是最好最合适的,自己可没有那么多资源,那么多人手!

    身为武者,不代表事事都得亲力亲为,有大势力能借助的情况下,不用白不用!

    暂时放下此事后,楼成才有空闲去看别的消息和短信,发现以师侄莫婧婷为代表的冰神宗一干晚辈,都发来了“贺电”,或开玩笑地恭喜小师叔神功大成,或庄重地祝贺他开始蜕变,非人在即!

    不到二十一岁的非人强者,在冰神宗的整个历史上都是能排进前十的!

    而除开楼成,剩下九个里面有五个鱼跃龙门,成为了外罡强者,超过一半的比例,就一朝登天的门槛而言,这是非常高的概率了。

    楼成已从严喆珂口中知道莫婧婷专门发了微博,逼得“江湖百晓生”没法再视而不见,不得不站出来履行赌约的事情,于是客气地回复了一句“谢谢”。

    处理完这些事情,他暗搓搓围观了“江湖百晓生”的微博,刷了下论坛,发现安朝阳险些暴露,不由暗叹这货也不太靠谱啊。

    虽然出了好几次糗,但综合比较而言,还是我自己最靠谱!

    就在刚才的擂台紧张抢修时,另一个擂台已准备妥当,八强战的第二组对决即将上演。

    忽然,楼成心有所觉,抬起脑袋,望向过道,看见一位穿着西装套裙的女子款款行来,毫不掩饰地注视着自己,身边跟着两位工作人员打扮的男子。

    她有着圣象国与西方混血的长相,五官精致大气,年龄三十来岁,成熟风韵。

    “你好,我是夫罗电视台的记者凯瑟琳,能做个采访吗?”女子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英文极为标准。

    楼成这段时间经常遭遇口音很重的英文,只勉强能听得懂几个单词,时常会怀疑自己是个文盲,义务教育加高中三年加大学两年全都白念了,现在突然遇到自身几乎全部能听懂的话语,一时竟颇为感动。

    果然,错的不是我,是圣象国的其他人!

    不等他开口,旁边的钟宁涛已是操着同样流利的英文道:

    “可以,凯瑟琳记者,你的证件和你的摄像团队呢?”

    交涉这种事情,还是得看领队啊……楼成等人彼此望了一眼,暗自想着。

    凯瑟琳拿出证件,递给了钟宁涛,微笑说道:“我这是临时的采访,没有摄像团队,刚才楼成表现得很好,大家都很喜欢,我也一样,想了解得更多。”

    ——原本对“外卡队”是不安排类似采访的。

    “谢谢,凯瑟琳女士,你可以发问了,你有五分钟的时间。”钟宁涛看了下表,拿乔笑道,“我来负责翻译和沟通。”

    接过递还的记者证,凯瑟琳看向楼成,嘴角含笑地问道:

    “你好,楼成,你的年龄似乎并不大,我看资料,好像才二十岁零六个月?”

    楼成虽然能够听懂,但还是等到钟宁涛翻译完毕,才用中文笑道:

    “对,还差半年满二十一岁。”

    听完钟宁涛的翻译,凯瑟琳饶有兴致地继续问道:“那你现在的职业是什么?已经进入职业武道圈了吗?”

    楼成坦然回答:

    “我还在念书,还是个学生。”

    “噢,你还是个学生?你在圣象国都可以自己创办拳馆,有很多追随者了!”凯瑟琳难掩惊讶地回应。

    以楼成表现出来的实力,在圣象国已经是一大流派的代表,足以称为大师了!

    结果他还是个学生!

    楼成忍着笑,等钟宁涛这道“手续”完成,才指着彭乐云和任莉道:

    “学生很奇怪吗?他们也是学生,都还没有毕业。”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如果是东瀛的记者,肯定不会惊讶,在他们那里,拯救世界的都是学生,拯救完还回去上课。”

    这种话,领队应该不会翻译,说说也无妨。

    果然,在彭乐云等人的失笑声里,钟宁涛只翻译了前半句。

    “噢,真是奇怪啊!这是华国最新的潮流吗?”凯瑟琳震惊地感慨了一句,稍微平复后又问起了楼成别的事情,比如他练武多久了,参加过什么比赛,得到了更让自身惊骇的答案。

    五分钟很快过去,她看了下表,吐了口气,笑容灿烂道:

    “你真是个神奇的人,很荣幸能采访你。”

    “谢谢。”楼成含笑致意。

    刚才的采访中,有了领队的“筛选”,他是想怎么回答就怎么回答,尽情发挥了自己的吐槽能力。

    凯瑟琳挥手告别,快转身时,突地嫣然一笑,字正腔圆道:

    “其实,我懂中文的。”

    “我的外祖母是位很有学识的华国人,但我们采访的时候,必须用英文或圣象语。”

    啊……楼成先是一愣,老脸旋即发红。

    敢情我刚才说什么,你都听得懂啊!

    那我不是活生生表演了一场单口相声?

    随着凯瑟琳忍俊离去,他的身周响起了毫无掩饰的笑声,来自彭乐云,来自安朝阳,来自任莉,也来自钟宁涛……

    妈蛋,都是被小明传染的,丢脸丢到国外了……楼成掩面叹息。

    …………

    随着维迦和巴纳姆不超过两分钟的轻取对手,第四组对决即将开始,彭乐云VS三号种子瓦库,修现世阿罗汉果的苦行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