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六十章 一念清净,一念地狱
    上座部属于原始佛教其中一支,也就是俗称的小乘佛教,当然,他们绝对不会如此自称,也痛恨别人这么称呼,并对所谓修菩萨道修未来佛果的大乘佛教多有排斥,按照闪米特三教的观点就是,异端比异教徒更可恶!

    这一流派严苛戒律,照搬传统,苦行自身,以“十六观智”“四圣谛”为核心,修现世阿罗汉果,而阿罗汉又叫“自了汉”,缺乏普度众生的愿望,在认清世间皆苦、万物虚幻的基础上,只求个人的解脱,反过来说,在彻底超出“轮回”前,他们的个体都很强大,尤其精神方面,更是独树一帜,强于同侪。

    瓦库便是这样的僧人,将“十六观智”修炼至了第十一智“行舍智”,认识到了身心的空幻,对此再无执着和眷念,充满冷漠和疏离,精神处于超乎寻常的状态,实力相当可怕,被排在第三号种子的位置便是明证。

    他不会比彭乐云差多少……楼成若有所思地想着,脑海内闪过了关于瓦库的种种情况。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广播的声音,看见旁边的彭乐云缓缓站起,眼眸专注,再无神游。

    暗自一笑,楼成握拳伸手,轻喊出声道:

    “加油!”

    “嗯!”彭乐云碰拳回应,肌肉和筋膜都出现了轻微的颤抖,足见他内心的激动和兴奋。

    看到这一幕,不知为什么,楼成又想为瓦库默哀五秒钟了:

    上清宗初号机充电完毕了!

    和任莉、安朝阳、钟宁涛分别碰了下拳头后,彭乐云转过身体,气势一点点拔高地走向了擂台,每走一步,他的四周都似乎更加地昏暗压抑,几乎快凝出铅云,炸响霹雳,扫荡人间一切不谐。

    如此威势,仿佛实质,堪比资深非人,可迎面登临的瓦库苦色不变,厌弃依旧,只那双眼眸更加得深邃,像是看清楚了周围的空幻,半点不受影响。

    对此,彭乐云既无失望,也不沮丧,眼眸内反倒有精芒汇聚,像是即将劈下的闪电,战意愈发浓郁了起来。

    当两人分别站到预定的位置后,裁判没做耽搁,立举右手,猛地挥手道:

    “开始!”

    彭乐云腰部一沉,气血一凝,身体旋即弹起,仿佛一朵云彩,荡了出去,可伴随着这轻飘飘纵身前跃的,却是哐当巨响和擂台的剧烈晃动,以至于摇曳了瓦库的身体。

    他的“闪击”已今时不同往日。

    一闪之间,如有残影,彭乐云“出现”在了瓦库近前,右臂抖出,化为大捶,带着兹兹缠绕的银白电光,刚猛无俦地抡向了对手。

    瓦库始终没动,就连身体的晃荡都未去克制,面对彭乐云这一“捶”,他轻叹一声,简简单单地跨步扎腿,冲拳相迎。

    啪的声响里,他眼眸内的厌恶离弃之意更盛,瘦削的身体如有“鼓气”,蜡黄的皮肤泛出了片片金色,拳头准确地击打在敌人的手腕。

    滋滋滋!

    银光跳跃,瓦库仿佛徒手接触了插孔,肉身一阵阵颤抖,没能接续好后面的动作,可他的神情和眸光都未有丝毫变化,似乎遭遇“电击”的不是自己,而彭乐云则瞬间升起了各种难受的感觉,像是正遭受日晒雨淋,正挨着难忍的的饥饿,正承担着缺水带来的种种痛苦!

    这让他缓了一拍才回到战斗,没能抓住瓦库身体短暂失控的机会。

    心印拳,上座部秘传拳法,以我心印他心,让别人体会到自身经历过的尝试过的各种感受!

    彭乐云眼中精芒再聚,仿佛照亮了四周,脑海内观想变化,凝出了一张悬于虚空的青色玉符,其上有闪电纹路交织出复杂的篆字。

    啪!

    他身体一挺,块块肌肉都在充血胀大,不闪不避地跨步展躯,握拳擂打。

    雷部简化外罡,“雷篆”!

    看到这一幕,楼成不由哑然,脱口笑骂道:

    “又在浪!”

    既然知道“心印拳”的特异,彭乐云最佳的选择就是顺势接“丹劲”推动的“机关神拳”,哒哒哒绕着狂攻,不给瓦库以心印心的时机,可是,他却以简化外罡正面出手,不逼“针尖”,除了想多“体验”心印拳的神妙,没别的解释了!

    面对一位同样处于非人层次的强者,他竟然还敢让对方尽展所长!

    “浪字用得好……”闷骚阴柔型的安朝阳深有感触地点头赞同,任莉则不解地看着场上,怀疑彭乐云不做最好应对的背后隐藏着更深层次的目的。

    嗯嗯,肯定是这样!

    楼成摇头再笑:

    “这要是浪输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反正你已经进前八,任莉十拿九稳,安朝阳也有希望,淘汰一个还照顾了东道主的面子。”钟宁涛一点也不紧张地笑道,“而且还能给彭乐云一个教训,让他以后不敢再托大,多好?”

    “你觉得可能吗?”楼成没看领队,望向了安朝阳。

    大魔王会接受这种教训吗?

    “我觉得不太可能……”安朝阳叹了口气。

    “我也是……”楼成跟着叹息。

    他们说话的时候,场上的形势已发生了改变,面对彭乐云的“雷篆”,瓦库同样没做闪避,眸中露出沧桑看破之色,周身泛起了淡淡金光,弹动胳膊,握拳上抡,以强对强,以硬碰硬!

    轰隆!

    拳头交击,金色与青黑交错,肌肉和筋脉齐显,半空爆发出了一道突如其来的嗡鸣,仿佛原地有雷霆炸响。

    彭乐云眼前一片虚暗,心灵莫名回照,感受到了身体的衰老和随着时光迁移越来越明显的无力。

    对于习惯依仗自身使用武功的强者来说,这是最残酷最痛苦的事情,大半辈子勤修苦练得来的实力,因为本身的老迈,逐渐失去,到了末尾,什么也没剩下,连刚入武道的半大小子都未必能降服。

    这是多么的软弱,多么的凄凉!

    心印拳,“老”!

    与先前的“苦”相对的一招!

    彭乐云虽年华正茂,还无法真正体会这种悲哀,但身在上清宗内,见多了长辈们年迈之后的痛苦,见多了旧伤缠绵的惨哼,见多了临死前瘫痪于床的无助,早心有戚戚然,如今被瓦库将自身体会过的诸多老去之事灌入,勾动了记忆,那种深埋心中的恐惧便陡然爆发了。

    瞬息之间,他呆在了原地,脸上冷汗淋漓,陷入噩梦,无法醒来,甚至没去想着勾勒“雷神之像”来镇压心灵。

    而瓦库在他一拳之下,衣袖破烂,泛着金光的手臂皮肤有所焦黑,整个人不断抽搐,完全麻痹,同样不知今夕是何夕。

    不过,他苦磨自身,对疼痛,对灼烧,对雷劈,有着极强的抵御能力,抢先恢复过来,满脸苦色地转动腰背,轰出左拳。

    眼见着他棱角已然磨平的拳头即将打在对手的咽喉之处,不知为什么,彭乐云像是受到了双重刺激,一下从老去的梦魇里惊醒,眼眸重现了神采,汇聚了精芒,刷得一下,造出了一片白茫。

    他体内漩涡疯狂运转,“马达”之声回荡四周,在瓦库的拳头面前,变成了“纸片”,被“风压”吹得往后滑行少许,恰好避开了那致命一击!

    这是很简单的阴阳相吸,同极相斥应用!

    刚才的两次“电击”里,彭乐云以极强的掌控能力和雷部磁部的核心技巧,在瓦库体表布了一层可以维持好几秒的电荷,与自家体表存在的完全相同,故而才能在对方攻击时,受到影响,与“有激必应”叠加,摆脱了“心印拳”传来的感受,及时运转起磁部功法,挽回了败局。

    瓦库没有沮丧,“心印”再转,施展出了这门功法里的杀招:

    “六道轮回拳”!

    在他看来,六道轮回不仅存在于佛经里,还真切地存在于世间,它不是虚幻的事物,而是人心的体现。

    其中,“饿鬼道”是“贪婪不知节制”的代称,“畜生道”是“无法克制本能”的别名,“阿修罗道”是“每个人体内的嗜血因子和暴力欲望”,“人道”是种种爱恨情仇因果纠缠的具现,“地狱道”是“人道”的极端化,体现着因爱因恨因嫉妒等产生的痛苦,受到的折磨,与“人道”一体两面。

    “天道”则是指修行有成的居士心态,远离了其余“五道”,得到了清净和自在,但这种心态还没完全超脱,没跳出轮回,随时可能受因缘沾染,被情绪掌控,重新跌入痛苦,正所谓,一念清净,一念地狱,便是如此!

    “六道轮回”,红尘诸相!

    瓦库的眼眸里泛起了一层金芒,暗色沉郁,勾人心魄,使心沉沦。

    啪!

    他拳头自腰间起,带出了清越的脆响,没附加任何异象。

    六道轮回拳,“饿鬼道”!

    彭乐云再次出拳,以“霹雳火”硬挡了这一拳,却并未体验到类似之前“苦”与“老”般的感受,因此也不在意,展开了抢攻。

    可是,不知不觉间,他打得越来越急躁,越来越无视局势和环境,似乎想一口气吃成胖子,想尽快抓住敌人的破绽,瓦库耐心防御,拳脚并施,时不时补一记“饿鬼道”,守得稳稳当当,除了皮肤又有焦黑,身体麻痹叠加,没别的表现。

    打着打着,他们激战到了擂台边缘,随着瓦库侧身一让,彭乐云身体前扑,险些就跌落下去。

    腰背一晃,他霍然清醒,察觉到了自身心态的异样,忙观想出至刚至阳的“雷神之像”,慑服了所有的杂念。

    瓦库看到这一幕,眼中金光转赤,变成了浓郁的血色。

    “六道轮回拳”也能对自身施展!

    一念罗汉,一念修罗!

    喀嚓!瓦库身体如有膨胀,高大足足几分,肌肉虬结力量十足地冲撞向了彭乐云,要将他直接撞落擂台!

    到了这一步,再清醒已是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