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六十四章 理由(两章合一)
    电光骤亮,清影纵横,心斋流传人唐泽薰历时十一分钟,在擂台变得一片狼藉后,半招险胜了二号种子维迦,率先闯入了四强。

    这场激烈的战斗让观众们重新认识了两位非人强者,全力以赴的维迦比双败淘汰赛差一点输给楼成那次强大了至少三成,让人叹为观止,而美少女唐泽薰紧要关头的爆发力更为恐怖,堪比彭乐云失败边缘翻盘“阿罗汉”瓦库时的表现,无愧于“头号种子”的称呼。

    直播贴内,“盖世龙王”兴奋赞道:

    “精彩!维迦强,唐泽薰更强!”

    “搬小板凳坐等楼成和那个猥琐男的比赛。”“卖呀卖馄饨”时值高三暑假,过得很是肆意。

    “为什么是猥琐男?”“一贯纯爱俊冈本”对这个词似乎有点敏感。

    “卖呀卖馄饨”化身“滚来滚去的汤圆”道:“总是躲在角落里,鬼鬼祟祟的样子,所以是猥琐男!”

    “23333,说得好!”“幻梵”“捶地大笑”道。

    “长夜将至”闫小玲游荡了过来发言道:“托腮等着各位大佬分析比赛……”

    说完这句,她又弱弱地补充道:

    “四号种子也就比五号种子多一号,应该没厉害多少吧……”

    “不是一种战斗风格,没法直接比较。”“擂台之路”很有成就感地为小姑娘解释道,“山下猛虎是正面战斗,强攻强打型,很对楼成的胃口,但巴纳姆喜欢的是近身短打和游走缠斗,要么不给你用大招的机会,要么让你的大招打不到他,而且安朝阳在微博上说过,巴纳姆的‘黑暗’能隐蔽地虚弱对手,具体途径未知,也就是说,楼成打得越久,失败的可能越大。”

    “水管工吃蘑菇”附和道:“所以,差不多是四六开的样子,楼成四,巴纳姆六,都有赢的可能,呃,巴纳姆的战斗风格阴狠毒辣,擅长避实就虚,楼成即使想速战速决,也多半抓不住他,这就很危险了……”

    “对,以三分钟为界,楼成要是前三分钟赢不了巴纳姆,那他就真的赢不了了!”“骑猪大侠”赞同回复,“即使‘还劲抱力’能有效化解虚弱,可也架不住累积啊!”

    他的女朋友“天空之上”“叉腰点头”道:“好期待这前三分钟的比赛,一定比刚才那场还激烈!”

    “他们说的就是我想说的。”“盖世龙王”手动滑稽。

    “那三分钟我多半会窒息吧……”闫小玲“抱头跪地,瑟瑟发抖”。

    “幻梵”立刻“泪流满面”道:“我现在就紧张得吃不下零食了!”

    ……

    在他们闲聊讨论之中,时间一分一秒推移,八强战第二场即将上演。

    “要开始了。”楼成瞄了眼电子钟,微笑吐了口气,在Q上给严喆珂说了一声。

    她应该还在去学校的途中。

    女孩迅速回复,没有耽搁,这次依然发了张烤箱的图片,里面是卖相不佳的各种小饼干:

    “加油!”

    “噗,还真是烤箱系列啊?”楼成失笑摇头。

    严喆珂“捂嘴望天”笑道:“当然,我可是说话算话的人~不过我现在就尝试了蛋糕和饼干,没第三张图片了,你想换种加油的话,那就争取有下一场吧!”

    “好!”楼成噙着笑容,斩钉截铁回复。

    这激励方式不错!

    说完,他锁了屏幕,连手机带钱包都交给了安朝阳,并伸手和对方击打了一下。

    “加油!”安朝阳微笑挥拳。

    分别站在左右的彭乐云和任莉也跟着做出相同的动作,击掌后挥拳道:

    “加油!”

    “嗯!”楼成用力点头,转过身体,便要走向擂台。

    这时,安朝阳才发现他的手机屏幕锁着,疑惑喊了一声:

    “楼成?今天不用帮你拍照发帖了?”

    “对。”楼成回头笑道,“我已经想好理由了。”

    再让你们这些不靠谱的家伙来两次,我就掉马了!

    “什么理由?”安朝阳诧异反问,任莉也一脸好奇地做出倾听状。

    “嘿嘿,等比赛完告诉你们。”楼成不再多言,边转头边挥手,向着擂台一步步行去,精神开始集中,气势逐渐凝聚,思绪飞快电转。

    根据这两天与严喆珂的讨论,以及和彭乐云、任莉、安朝阳的交流,他对接下来的这场比赛已有了成熟的想法。

    对付巴纳姆,必须速战速决,以免被“黑暗”逐渐虚弱,一点点看着自身“失败”却无力挽回,同时,也不能太急,一急就容易被这种刺客型的武者抓住机会,一击拿下!

    这是总的策略,在细节上,也不能马虎,虽然自身目前已可以一招一式皆带上“火劲”,通过高温灼烧让蛋白质变性,失去毒力,但巴纳姆的“黑暗”产生虚弱效果的原理未知,它只有一定可能是基于毒素。

    如果类似任莉的“暗香”,或者是特殊的波动,那自己就没法防御,只能靠“憋气”或“还劲抱力”来消解了,必须尽快解决对手。

    至于如何速战速决,楼成也有了大概的思路,巴纳姆应该不知道自己已练成了“冰镜”,就像他不清楚安朝阳掌握了“幽湖圆镜智”一样,直到做了初次的交手,才有明悟!

    ——“冰镜”和“幽湖圆镜智”这类武功属于辅助,不亲身体会,光看战斗视频,是很难察觉的,并且双方分在两国,搜集信息肯定多有遗漏,所以,与安朝阳一战时,巴纳姆才会当先使用“黑暗”影响感官的能力偷袭,白白浪费了次机会。

    按照他的风格,如果不考虑“冰镜”,这场比赛肯定也会做类似的尝试,只是多半会比打安朝阳时更谨慎更迂回。

    而这就是我的机会!

    让他自投罗网的机会!

    一旦藉此拿到了上风,抢出了胜机,那就要极具侵略性地去把握!

    念头种种,不断跃起,又不断落下,快靠近擂台时,楼成收敛了心绪,让精神专注于眼前。

    他知道巴纳姆有规避气势压制的手段,所以暴风雪般的恐怖含而不发,等待着时机。

    蹬,蹬,蹬,他步伐沉稳地走到了预定位置,看见手脚皆缠白色绑带的巴纳姆携着打量猎物的目光安静无声地行来。

    这种眼神还真讨厌啊,好想揍他一顿……楼成暗自吐槽,迅速沉下了心神,不再有丝毫杂念。

    等到巴纳姆登台,裁判默数了三十秒,举起右手,环顾四周,猛地挥下:

    “开始!”

    楼成脚步一扎,膝盖弹挺,腰背一旋一摇,整个人就像爆发的风雪,呼啸着“吹”向了对手。

    最近多日的对练里,他和彭乐云、任莉、安朝阳时时交流,除了核心的东西,都畅所欲言,以激荡想法,产生灵感,彼此收获皆是不少,像他自己,便糅合了“闪击”的皮毛、“风部”身法的少许奇异等,将自家的“北风”又推高了一个层次!

    好的同伴真能让一个人变得更好,武道路上亦然!

    呼!

    劲风激荡,刮面如刀,巴纳姆瞳孔里的楼成以可怕的速度由远及近,由小到大。

    他身体似有飘忽,往侧方跨了一步,就在这时,楼成眼前的光亮陡然消失,耳畔的动静刹那不见。

    这个瞬间,圣象馆就像遭遇了停电,并且观众们全部无声无息猝死了当场,让人汗毛不由自主立起,分外恐惧。

    楼成对此早有预料,脚步霍地顿住,从高速状态一下转为了静止,并调整着肌肉,将产生的势头全部导向了擂台地面。

    正常而言,他应该会听见尖锐的摩擦声和喀嚓的破碎声,可是,四周一片安静,所有的噪音都仿佛被诡异的黑暗吞没了。

    楼成的心湖已凝水成镜,晶莹剔透,映照着四周,不被感官的“失去”所影响。

    一点涟漪荡起,他立刻便锁定了巴纳姆攻来的方向,可是,来自身心的那种微妙预感告诉他,这是佯攻,并非真正的杀招。

    楼成相信着这种预感,没做动作,果不其然,那点涟漪迅速平复,汹涌的波浪紧随其后出现,差点搅乱了冰镜!

    来得好!等的就是你!楼成念头一闪,脑海内当即浮现出一片无垠的黑暗,它有着最冷的冰寒和最寂静的氛围,却让人感觉剔透和梦幻。

    这样的黑暗里,尘埃累积,沉重塌陷,抛射出了焰流,形成了一尊灼热恐怖的“炎帝神像”,照亮了天域,传递了温暖,爆发出巨大的轰鸣。

    这带来了光芒的闪耀和更剧烈的坍缩!

    变异版“当头棒喝”!

    楼成就等着巴纳姆趁“黑”来袭,给他一记“当头棒喝”!

    本场比赛第一击!

    啪!

    他身躯半转,右臂肌肉块块凸起,高速颤动,往后横扫,打中了一个略显冰凉的血肉拳头。

    噗!黑暗如被吸收,场馆灯光重耀,巴纳姆冷漠的眼眸闪过了一抹惊愕,只觉敌人的拳头仿佛藏了一个恐怖的微型漩涡或沉重小球,将自己的力量全部吞噬,将自己的手臂牢牢吸附!

    轰隆!

    漩涡炸开,狂暴的冲击波浪往外急扩,像是巨大的铁锤,狠狠砸中了巴纳姆,砸得他嘴角溢血,砸得他重心不稳,倒飞了出去。

    偏于偷袭的招式正面碰撞上爆发的简化外罡,就是这种下场!

    楼成眼中精芒一亮,气血忽地回抱,双腿一粗一踩,在喀嚓之声里扑了出去,快得如同高速列车般扑到了刚落地的巴纳姆身前,掀起的劲风似乎能吹动小孩!

    巴纳姆尚未站稳,便已风雨飘摇,他眸中幽光一现,凝成“尖刺”,就要射向楼成,暗袭精神!

    楼成有激必应,当即察觉,但他没有勾勒“前”字,镇压心神,抵御秘法,而是抬手结印,观想出“兵”锋!

    以攻对攻,不做退让!

    这就是他要展现的侵略性!

    想以此把握住机会,将胜利果实攫在手心!

    “兵!”

    低沉古音回荡的同时,楼成被“幽刺”打中了,眼眸神采黯淡,像是陷入了噩梦,心湖里的冰镜则寸寸破碎,抵消了大半的影响,而巴纳姆身躯颤抖,恐惧之色溢于言表,整个人战战兢兢,忘记了处境。

    有了“冰镜”的化解,楼成抢先恢复,猛地吸了口气,将“幽刺”带来的畏惧、害怕和恐慌等情绪与气血、精神、劲力等一起收缩还抱于了下腹。

    轰!

    丹劲喷薄,宛若火山的苏醒,楼成充血般高大了几分,一块块肌肉撑起了衣物,呈现出绞合的状态,满是阳刚的味道,看得现场不少观众心神摇曳,体会到了什么叫力量的美感。

    平时温润随和的年轻人,这个时候极其男人!

    啪!楼成肌肉绞起,脑海内观想出了厚重的雷云,右臂抖出,一记震禅抡打向了对手。

    巴纳姆刚在变异版的“当头棒喝”下受了内伤,用“雷音震禅”加重和引发影响再适合不过!

    侵略如火第二击!

    眼见着拳头泰山压顶般砸来,巴纳姆刺激了气血,引爆了力量,快抬手臂,往上一架。

    砰!

    巨响声里,他被打得跳了一下,脏腑受到震荡,血色明显晃动,喉头也弥漫出了铁锈的味道。

    楼成目光坚定,手臂回荡,再次收缩气劲,完成了丹境的爆发,不给巴纳姆闪避和反扑希望地继续绞紧肌肉,冲拳擂打。

    雷音震禅第三击!

    啪!巴纳姆擅长的近身短打,连环抢攻完全施展不出来,只能咬着牙关,唤醒了体内的潜能,拳头泛起浅墨光芒,自肋部崩出,迎向了敌人的攻击。

    砰!

    拳拳碰撞中,他一阵打颤,气血翻滚,脑袋险些出现了眩晕,顺着敌人的劲力,往后做出了滑行撤步。

    就在楼成要抢近追赶时,眼前再一次弥漫出黑暗,四周重又变得寂静,一下便失去了巴纳姆的踪迹。

    此时此刻,这位来自南郑的非人层次强者以自身特长寻觅着脱离接触,重整旗鼓的机会!

    不进攻,就没法感应了吧?

    楼成神情未变,肌肉、筋膜和脏腑对应变化,脑海内自然勾勒出沉重高温的“炎帝神像”,让“火劲”彻底成形。

    紧跟着,他手腕一抖,往冰镜标记的前方位置打出了一团赤红近白多有压缩的火球。

    轰隆!

    巨响打破了寂静,扰动了黑暗,让它失去支撑,迅速褪去。

    刹那之后,楼成眼中看见了翻滚的火浪和弥漫的烟尘,也看见了被“炎帝劲”爆炸影响到动作的巴纳姆。

    喀嚓!

    他跨步欺近,双手结印对准了自身,于心湖内书写出永不服输打上天宫般的古字。

    “斗!”

    楼成低吼出声,步步抢攻,招招绝学,得势不饶人!

    爆发全力第四击!

    啪!他肌肉虬结,似乎化成了开山巨人,抡着大斧,劈打往下。

    砰的声响中,匆忙架起双臂格挡的巴纳姆被硬生生打得陷入了地面,矮了一寸,嘴角又有暗红的血液泌出。

    再来!楼成趁他病,要他命,小跨半步,又抬双手,结印对着本身。

    “斗!”

    他庄严肃穆地吐气开声,手臂瞬间膨胀,肌肉勾勒得异常分明,然后猛地抖了出去,一记崩拳附带震禅。

    当仁不让第五击!

    而巴纳姆眼眸幽光闪烁,双臂回抱,做出了绞的姿态,迎向了敌人的拳头。

    轰隆!

    原地似有爆炸产生,巴纳姆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抓住反冲之力,身体一团,缩成了圆球,往后弹飞。

    砰!楼成用出了“行”字诀,脚底一踩,于碎石四溅之声里急追而去,瞬息便拉近了距离。

    巴纳姆眸中冷酷色彩更盛,于弹飞的过程里做好了准备,还未落地便探出了右手,其上覆盖着一层幽暗浅黑的光芒,与白色绑带形成了诡异又鲜明的对比。

    这幽光飞快往着张开的五指汇去,凝出深沉黑色,化作片片“尖刺”,要抓向楼成,抓住他的拳头。

    这是巴纳姆的压箱底手段,一旦被他拿中,立刻就会短暂失力。

    到时候,他再顺势做个撕扯,便能废掉敌人的胳膊了!

    当然,这也对他自身有着反噬,不到万不得已,或者有了一击取胜的机会,他更乐意用“黑暗”逐渐虚弱对手!

    此时此刻,正是前种情况,危急关头,败中求胜!

    看到那让人头皮发麻的深黑指头,楼成突然顿住,说停就停,将惯性“积蓄”了起来,制造出尖锐的摩擦之声。

    然而,他停不是为了躲避,而是以此换取观想的时间!

    一尊炽热高温沉重恐怖的“炎帝神像”凸显于他的脑海,像是一轮大日,将他体内的火劲又做压缩,凝成了一团。

    紧跟着,脚踩赤龙的“火神祝融”踏出虚空,镇压住了即将爆开的失控,楼成小跳一步,迎着巴纳姆幽光闪烁的手掌,后摆胳膊,驱动惯性,啪地一声电射出了拳头。

    内爆之拳!

    不做退避第六击!

    这种时候,要是不敢硬拼,就会给巴纳姆喘息之机,让胜负之势逆转!

    而楼成是经历过生死之战的武者,心意坚定,敢于搏命!

    拳头打破气障,摩擦出了一层火焰,拖出了白色的“浪潮”,正中了闪烁幽黑光芒的手掌,皮肤相贴,力量相抵。

    火劲涌入的同时,巴纳姆的手掌也做出了合拢的动作,五根指头凸显出微小肌肉和青黑筋脉,牢牢抓住了楼成的拳头,诡异的幽光一闪而逝。

    轰隆!

    巴纳姆体内像是有炸弹爆开,之前的伤势和震荡被彻底引动,气血沸腾般翻滚,脏腑明显晃动,脑海嗡隆不断,喉咙铁锈浓重,视线有所模糊。

    他险些弯腰倒地,未有余力借助抓拿撕扯敌人!

    而楼成拳头覆盖的火焰烧掉了部分黑芒,只身体出现了虚弱无力之感,精神并未受到多大影响。

    他强撑着,以意志驾驭精神,以精神掌控身体,收缩了气血,回抱了劲力,压凝了虚弱!

    轰!

    丹劲一炸,他恢复了部分力量,身体肌肉块块分明,有汗水滑动。

    啪!他又一次观想出雷云,反向擂打出了右臂。

    雷音震禅第七击!

    砰!

    勉强抵御的巴纳姆身体一跳,喷出了喉咙之血,软软倒向了地面,被楼成脚尖一提,抵住了喉咙,稳稳撑住。

    裁判深深看了双方一眼,举起右手,宣告道:

    “楼成胜!”

    十招左右,楼成胜!

    楼成虚弱着收回右脚,看到巴纳姆勉强站稳,于是拱了拱手,往看台返回,未做停留。

    他走了几步,观众们才反应过来,爆发出巨大的惊叹,又一次欢呼起“楼成”这个名字。

    他竟然能速胜四号种子!

    楼成脚步蹒跚,速度不慢,很快回到了原本的位置,和有些发愣不知该说点什么的彭乐云等人碰了碰拳头,拿回了手机。

    他先给严喆珂发了一个“笑脸”道:

    “赢了!”

    接着,切换至直播贴界面,看见小馄饨等人@了自己好多次,请求拍照。

    双手打字,十指飞快,楼成含笑回复道:

    “我还没来得及拍呢,比赛就结束了……”

    这就是他准备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