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七十章 燕返
    唐泽薰练出的“气”可以附加在掌、臂、腿、脚等位置,提高它们斩击的威力,若是对手被直接劈中肉体,哪怕有发力抵消,也可能遭遇筋脉受创,肌肉撕拉,乃至骨头裂开等伤势,所以,维迦与她战斗时,必须时刻让电的力量覆盖于拳面,形成手套,以击碎毫光,打掉锋芒,最后才完成力量的碰撞。

    而楼成的“冰甲”比“电光手套”更适合类似的战斗,能有效迟钝敌人斩击的锋锐和凌厉,“炎帝劲”产生的“火焰拳套”则与雷霆类似,可以烧解白芒,反爆对手,寓守于攻!

    如果没这两种异能,他就得更加小心,只格挡非“刀锋”的位置,比如从下往上,挑抬掌心,比如侧击手腕,推架招式,那样虽很有举重若轻的宗师范,却会更加被动,稍不留神便将受到创伤,黯淡退场。

    爆炸时响,火光飞溅,冰晶飘零,楼成仗着快异化为本能的力量,与唐泽薰斗得激烈异常,砰砰之音回荡四周,唤起了大部分观众心里的热血,燃烧了他们宣泄的冲动。

    楼成的力量、速度和敏捷虽比对手要逊色少许,但身体素质完全提升上来后,也没有太明显的差距了,只要能耐住性子,沉稳防御,唐泽薰不做冒险尝试,急切间很难打开他的架子,拿到胜利的契机,而一旦她做出冒险,自身相应得也会暴露破绽,给楼成反扑的希望。

    啪啪啪,砰砰砰!

    战斗打得很是胶着,局面显得非常僵持,处在下风的楼成稳守不乱,融会贯通着本身的丹境武功,而拿到优势的唐泽薰同样沉着,仿佛要一点点蚕食对手。

    足足七八分钟过去,两人不可避免地消耗了很多体力,但楼成有着金丹的自动补充,除开精神疲惫带来的反应有缓,各方面都未曾下降,与唐泽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逐渐有扳回局势的征兆。

    就在这时,唐泽薰右臂化做太刀,泛着毫芒,横斩了出去,刚一接触到楼成小臂覆盖的冰甲,忽地炸了肩膀之劲,让“长刀“打旋,绕着敌人的手臂施展出“缠”字诀。

    一绕一转间,如有锋刃的乒乒乓乓碰撞,楼成的手臂顿时被荡开,身体也有了晃动,似要往侧方斜倾。

    就是现在!唐泽薰眸光一凝,身体弓起。

    而楼成心头一下闪过了极端危险的感觉,耳朵略微抽动,听见了细不可闻的喀嚓声响,那就像是狙击枪在上膛,或是退缩炮在周转!

    当此状况,他重心偏斜,无法及时跃起,如果蹲下或后仰躲避,有了前面两次的经验教训,唐泽薰接下来肯定是拦腰出“刀”,或往下急斩,不再给一线生机。

    除了顺势侧倒,丢掉架子,懒驴打滚,楼成似乎已别无他法!

    然而,他早有准备,喀嚓声音传来的同时,已于脑海内勾勒出了黑暗、冰冷、没有一点光芒和热量的“冰魄”星空。

    等到危险的预感爆发,层层雷云瞬间汇聚,激荡起高温和巨响,打破了寂静的幽暗与冰寒!

    啪!

    楼成左手下垂,胳膊鼓胀,摆动小臂,循着冰镜荡起的涟漪,自腰间崩打出了拳头。

    原版“当头棒喝”!

    他之所以选择这招,是因为可以附加“冰甲”,层层冰甲,厚厚冰甲,否则以“飞龙取”先前展露的恐怖,哪怕自己轰中了对手,冻僵了她的思绪,左臂也差不多废掉了,没有一两个月的将养肯定恢复不了!

    闪烁着晶莹,弥漫着白雾的拳头刚有打出,一道光芒霍然闪现,瞬间便斩到了楼成的拳面,与它碰了个正着,根本不给反应的机会。

    光芒之后,空气被分成两道,凝出了气浪,并有毫芒汇聚,染上白色,一如喷气式飞机掠过后的场景!

    轰隆!

    巨响爆发,掀起狂暴的“风浪”,拍打向了楼成,并“撼动”着他的耳水和耳规。

    砰!

    楼成无法听见左拳厚厚“冰甲”破碎的声音,却感受到了恐怖的力量加身,让自己就像遭遇了高速列车的撞击,手臂酸麻失觉,肌肉膨胀愈裂,筋脉寸寸刺痛。

    吱嘎!

    他无法遏制地退后,双脚在地面摩擦出了两道明显的痕迹,宛若沟壑!

    噗!脑袋眩晕,耳水晃荡的楼成吐出了口鲜血,左臂颤抖,竟一时无法发力,拳面也出现了一道深见白骨的伤痕。

    一斩之威,惊天动地!

    “飞龙取”的可怕竟是如此夸张!

    而在直播贴内,大家的反应更加夸张,几乎同时发出了惊叹:

    “我艹,挡住‘飞龙取’了!”

    “我赵日天五体投地……”

    “他居然硬抗了‘飞龙取’,而且还抗下来了!”

    “真TM牲口啊。”

    “震天犼,没毛病!”

    东瀛的几个大论坛里,也有着类似的震撼:

    “预判了‘飞龙取’?”

    “凭身体做出了预判,硬挡住了‘飞龙取’,我似乎看到了一只魔兽……”

    “不,那是奥特曼!”

    “薰酱这是第一次被人挡住‘飞龙取’吧?”

    “虽然没有刀,但要是被薰酱的‘飞龙取’直接斩中身体,那也是会死的吧,就算他是练出‘气’的怪物,也肯定重伤,几个月才能好,他竟然那么大胆去格挡……”

    ……

    风浪之中,唐泽薰屹立于原地,左臂不断抖动,覆盖起了一层白霜,漂亮晶莹的眸子失去了神采,几有痴呆之感。

    “当头棒喝”,叩问心斋!

    楼成顾不得查看自身,强忍着伤势,吸了口气,还抱了劲力、精神和种种难受的感觉,让它们与冰火平衡成丹。

    轰!

    丹气喷薄,楼成双腿膨胀,膝盖一弯旋即挺直,带动整个人飞跃了出去,扑向了衣服已成短袖的对手。

    滴滴答答,从蜘蛛网般裂开的地面到唐泽薰近前,滑落的血液和汗珠竟只在首尾两端才有,足见这一跃之快,这一扑之猛!

    啪!

    楼成左拳拳面肌肉皮肤收缩,止住了流血,右臂一抖,拳头握紧,斜斜下捶。

    刷的一声,他的拳头燃烧起了一层赤红近白的火焰。

    “炎帝劲”!

    为了抓住时机,楼成没用需要准备的“斗”字诀、“兵”字诀或简化外罡!

    此时,唐泽薰的眼神还残留着茫然,看得东瀛那帮宅男心疼怜惜不已,但她的身体已自然做出了动作,右臂反抡,划出了一抹剃刀般的白芒,正正斩中了暴虐的火焰。

    “心之眼”!

    轰隆!

    劲力炸开,火浪翻滚,唐泽薰的乌发在风中凌乱,身体被冲击波硬生生推开,向后踉跄。

    直到这个时候,她的眼眸才有了神采!

    楼成右臂一甩,弹了回来,双手顺势结印于体前,指向了自身。

    他的表情霍然肃穆,脑海文字勾勒,喉咙低吼出声:

    “斗!”

    块块肌肉膨胀,尽显了力量的美感,它们互相绞在一起,凸出了一根根或大或小的青筋,让楼成舒发腰背,极尽蛮荒之态地崩打出右拳。

    砰!

    一拳破空,带动他的身体飞快往前,直接吞噬了双方之间的距离,临近了唐泽薰的腹部。

    唐泽薰心中陡地放空,像是回到了那幽静的禅堂,回到了专心致志插花沏茶的时候,她眸中毫光流转,衣服刹那鼓胀,就像是打好的气球。

    啪!她左掌成刀,以抡劈之势反斩了出去,衣物忽然干瘪,紧贴住了身躯。

    心斋流,“袈裟取”!

    砰!

    细小肌肉彰显,青黑筋脉蛮横,与纤白的手掌,跳跃的毫光,形成了极致的对比!

    “斗”字诀狂暴绝伦,瞬息之后,唐泽薰被打得踉跄倒退,身躯虽轻盈,腿部却沉重,踩出了好几个脚印,而楼成身体一晃,旋即抱了气血,炸了丹劲,再次前扑,不留一丝一毫的空隙!

    眼见着自身还未完全站稳,敌人已抢到了近前,唐泽薰体内再有轻微的“喀嚓”之声传出,比“飞龙取”时明显,也结束得更快。

    砰!

    她右臂自身前“抽”出,拳头斜挥,快得拖出了残影,遗留了毫光,破开了气流。

    “飞龙取”的弱化版本,“飞鸟取”!

    它出招前的准备更快,速度则相应减弱了许多,威力亦然!

    但是,唐泽薰将它组合成了一记恐怖的杀招,以此来完成短时间内的爆发输出,从而打败了维迦。

    那就是“飞鸟取”的连招,“三燕返”!

    楼成清楚已到紧要关头,前扑之势陡然顿住,右臂一胀,快速摆动,轰出了拳头。

    砰!

    拳与掌击,烈响浮空,楼成刚借力回抱,就听见了“喀嚓”一声,看见唐泽薰的左臂衔接紧凑地斩出,同样的快,同样的狠,同样有白光覆盖!

    啪!他勉力炸了左肩之劲,甩动胳膊,让终于从失觉无力里恢复的五指张开,抓向了敌人的掌刀

    呜!尖锐的摩擦声里,唐泽薰左掌一沉,右臂再劈,还是反斩,还是拖出了气浪!

    “三燕返”!

    楼成已来不及做“还劲抱力”,只能靠着“冰镜”的感应,匆忙架起手臂,仓促格挡。

    砰!他手臂一颤,往外弹开,“冰甲”寸寸破碎,筋膜有所受创,心里却忍不住泛起了少许喜意。

    挡下唐泽薰的“三燕返”了!

    这一连招输出对她消耗极大,负担极重,接下来的胜负之势就该扭转了吧?

    就在这时,唐泽薰眼眸内流露出痛苦的色彩,被楼成抓住的左掌忽地弹起,于“喀嚓”之声里劈开了气障,快得拖出了残影。

    心斋流禁招,“四燕返”!

    楼成的“冰镜”虽有映照,可他的反应已是跟随不上,左臂刚抬,对方的手掌已停在了喉咙前方!

    裁判目露赞赏,举手开声道:

    “唐泽薰胜!”

    楼成顿时吐出了口浊气,心里百味陈杂,唐泽薰则弯下了腰,大口喘起了气,竟忘记了东瀛最注重的礼节。

    “四燕返”可不是什么好承受的招式,对敌人亦然,对自身亦然!

    东瀛代表团处的科研人员大竹真实则看着台上的鲜血,兴奋激动得恨不得立刻扑上去。

    薰酱,薰酱,快去踩一脚带回来!

    等到唐泽薰缓过了气,楼成与她互相行了一礼,然后摇了摇头,转身往石阶走去。

    途中,他记起领队的吩咐,不能留下一点血液和汗珠,于是绕了个圈子,多走了两步。

    当他的背影沿着石阶往下时,腾的一声,地面的血水全部无风自燃,摇曳不定。

    大竹真实的笑容一下凝固在了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