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七十四章 壮哉我楼成
    一口鲜血忍耐不住地吐出后,裁判吴盛的脸色顿时就变了,阴沉得仿佛能滴下水珠。

    弄出了这种反常的情况,他已经可以想象别人的诧异,别人的猜测,以及别人的指责!

    原本隐蔽完美不可能暴露的事情就这样赤裸裸地呈现于了所有观众面前!

    自己的名声毫无疑问将断崖式下跌!

    骨猜的眼神一片迷茫,映照出了裁判喷洒的那片赤红,只觉一切都是那样的虚幻,只觉自己先前似乎被天魔附了身,竟参与了如此闹剧。

    而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自己还是输了,输得毫无防备,输得毫无脾气,最后关头的楼成居然能爆发出比“斗”字音加持还可怕的力量!

    哈哈,他忽然想笑,笑这虚妄,笑那欲求,笑人世种种,笑自身贪心。

    “不好!骨猜是不是疯了?”望见大屏幕清晰显示的肥胖僧人表情有所变化,现场观众们继先前的茫然后,皆目露错愕,怀疑骨猜被楼成打傻了,打崩溃了。

    瓦库的眉头略有皱起,几步迈出便已登上了擂台,右手握拳,打在了不做防备且连连喘息失笑的骨猜后脑,将他打晕了过去,半托半架地弄走,送去了急救室。

    他这样子不像是明悟了身心和世界的虚假,从而生出厌恶舍离之意,倒仿佛走了极端,被“天魔”蒙蔽了灵光,必须果断制止,否则真会疯癫的!

    看着人来人往,看着发生的一切,圣象国领队的脸色逐渐变白,似乎生了重病,受了创伤。

    事情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他已经能够看见自身的下场,能够想象之后将遭遇的惩罚,那就仿佛一幕悲剧即将上演。

    有裁判帮忙都赢不了楼成,骨猜你这个废物,废物!

    你废物没关系,你还连累我!

    …………

    “怎么肥四?”直播贴内,“长夜将至”闫小玲“摘花数瓣”道。

    我看比赛少,你们可不能骗我,什么时候裁判也会受伤的?

    “我怀疑我看了一场假比赛……”“盖世龙王”给出了同样的反应。

    “骑猪大侠”擦着冷汗道:“是啊,虽然非人层次的战斗不上外罡强者的话,裁判偶尔会为了阻止双方可能造成死伤的致命碰撞,承受一定的反噬,但也不会到吐血的地步啊!这TM到底怎么回事?”

    俗语有云,事有反常必为妖!

    非人层次的比赛,因为彼此的掌控力皆提高到了一定层次,只有那种接近外罡的对决才会请出前辈强者担任裁判,正常情况下,五品战斗用四品足够了,四品则找同阶,毕竟外罡高手都是一方大佬,不会经常闲着没事来做裁判的。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连对手带裁判一起打伤的,不愧是来自M78星云的魔兽!”“擂台之路”“笑出了眼泪”。

    “一拳无敌”“手托下巴思考”道:“会不会裁判本身就受了伤,被‘炎帝劲’产生的冲击波和火浪给叠加了影响,终于压制不住了?”

    “怎么可能?又不是找不到别的裁判了,有伤就换一个呗。”“水管工吃蘑菇”反驳道,“以非人对自身细微的掌控?有没有受伤,受伤程度如何,还会不知道?”

    “一定有肮脏的屁股交易!”“一贯纯爱俊冈本”用贝多芬的形象做表情。

    这时,沉默了一阵的“盖世龙王”发言道:“我刚去查了裁判的资料,发现他异化出的能力很有意思啊,翻译过来叫做‘共鸣’,每当对手和他做一次碰撞,都会对他遭遇的冲击‘感同身受’,也就是说会承受一定百分比的反弹。”

    “咦,听起来有点古怪啊……‘共鸣’既然能传递冲击和伤害,是不是也能传递正面的效果,比如力量的提高,精神的增加?”“骑猪大侠”疑惑地抛出了个猜测。

    “盲生,你发现了华点!”“盖世龙王”“用指着前方的柯南”表情道,“我也是这么想的,裁判用‘共鸣’帮助骨猜,想让他拿到第三名,结果,谁知道楼成突然爆发了,打伤了骨猜,而这个时候,他的‘共鸣’还没来得及中断,于是也就相应承受了反噬伤害,他没可能无缘无故就吐血啊!”

    “呀呀呀,好黑!”“幻梵”阅读理解满分。

    “圣象国也太无耻了吧?抽签黑幕不说,还买通裁判帮忙!”面对这种不公平的事情,“天空之上”义愤填膺。

    “阴险啊!他们知道楼成有反弹诅咒的异能,不敢直接对他下手,就找了这么个可以帮助骨猜提升的裁判,如果真赢了,推到上座部有秘法可以完成精神的爆发就行了,看视频根本看不出问题来,楼成也不会怀疑,神不知鬼不觉!”“水管工吃蘑菇”“握拳捶桌”道。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南洋那边的风气一贯很黑……”

    “我看东瀛那边的论坛也是这么推测的,说圣象、汨罗和南郑都有抽签作弊、收买裁判的前科,心又狠,脸又黑,以后不想带他们玩了。”

    “哈哈,楼成一打二都赢了,还弄得裁判吐血,把事情给曝光了出来,解气,真解气啊!看圣象国拿什么脸去面对国际舆论?”

    “有什么不敢面对的?没有脸怕什么?”

    “这都赢了,爽啊!”

    ……

    嘲讽、感叹、愤慨的言论如同雨后春笋般冒出,让直播贴变得异常热闹,不过因为楼成“一打二”都拿下了胜利,还重创了对手,反伤了裁判,让事情现于众目睽睽之下,大家倒没有憋屈和恼怒等情绪。

    “总算明白你们说什么了……好气哦!我要去投诉,我要去抗议!”闫小玲潜水半天,终于搞清楚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另外,另外,另外,我男神真是帅呆了!”

    “咦,楼成晋升为你的男神了?确实,‘一打二’还能赢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到的!最近十年,他是第一个让裁判吐血的选手!”“盖世龙王”先感慨了一声,接着说道,“我觉得你去抗议没什么用,圣象国肯定不会承认的,坐等他们怎么解释,看有多奇葩!”

    “总不能说楼成一屁崩伤了裁判吧?”“一贯纯爱俊冈本”以万能的“滑稽”道。

    众说纷纭里,楼成也被身后的情况给弄懵了,自己打了那么多场比赛,看了那么多个战斗视频,也没见过裁判吐血的事情,想不到今天却给自身上演了一出。

    奇怪啊……他微皱眉头,思绪电转,边想边走回了看台。

    “厉害啊,一打‘二’都赢了!”彭乐云伸拳与他碰了一下。

    一打“二”,楼成这才恍然大悟:“裁判在暗中帮骨猜?难怪他的‘六道轮回’一下变得那么厉害!”

    我道歉,“道士”和“文青”不是坑货……

    “‘六道轮回’一下变得很厉害?那裁判肯定有帮忙了!”安朝阳脱口而出,觉得自身补齐了证据链。

    “我们去围攻,嗯,围住裁判讨个说法吧!”任莉目光闪亮,跃跃欲试道。

    “这事你们别瞎闹,我去找官方抗议,找大使馆出面!”钟宁涛赶紧安抚着几位“当世天骄”,他们真要暴走,可相当于活动的弹药库。

    而楼成赢都赢了,此时心里的愤怒并没有多少,反倒一阵暗爽。

    让你们阴我,这下阴出祸了吧?偷鸡不成蚀把米!

    骨猜,有人帮你又怎样,我还不是一样赢了?而且绝大部分时候在浪!

    他好气又好笑地摇头道:

    “那就交给领队你了,我要看看圣象国找什么理由。”

    他如今更多是心悸和后怕于“人世轮转”里所经历的事情,迫不及待从安朝阳掌中拿回了手机,解锁了屏幕。

    严喆珂早已“目瞪狗呆”地发来了消息:

    “橙子,最后发生了什么?我怎么看不懂了……你两拳就打垮了骨猜……裁判还吐血了……”

    “裁判可能有暗中帮助骨猜,所以受到了反噬吧。”楼成将此事一笔带过,转而说起了自身在“刹那十年”里所经历的事情,末了心有余悸道,“我现在回想,还是对那种遗憾很害怕……”

    有种说不出的痛彻心扉。

    严喆珂看得怔怔出神,继而抿嘴失笑了一声,笑傻笨蛋的害怕,然后“敲着对方脑袋”呵斥道:

    “你是不是傻啊?我们怎么可能无疾而终?真到了那一步,也还得办离婚手续啊!只要碰面,肯定又会舍不得,又会和好的!”

    楼成顿时怔住,老脸一红回答:

    “对啊,我当时忘记这茬了……”

    我们可是领过结婚证的……

    “笨蛋!”严喆珂笑骂出声,手指飞快打道,“不过嘛,有这样的体会也是好事,你要认真总结,写篇心得,标注清楚需要避免的事情和心态!”

    “嗯!”楼成“用力点头”。

    “真的要写份总结出来哦,然后发给我,我会按照条款监督你的!”严喆珂“抹了把头发”。

    嗯,我也会常常看这份“总结”,时刻提醒自己避免哪些,不忘初心……

    …………

    因为舆论的哗然和华国大使馆给予的压力,决赛开始前十分钟,组委会对三四名战发生的异常进行了通报,做出了解释:

    “汨罗裁判吴盛,身有旧患,被楼成制造的爆炸影响,被他的拳风击伤,出现了吐血的情况,并非舞弊。”

    坐在休息室内的吴盛听到广播里的说法,右手忽地握紧,捏碎了一个铁球。

    他宁愿组委会处罚自己受黑钱,也不想有这样的描述。

    作为资深的强者,被一位小辈用拳风给打伤了,自己的脸往哪搁?

    什么叫拳风?就是拳头带起的风!

    我要是这样就能被击伤,以后拿什么脸见人!

    受黑钱顶多是人品有问题,这样却事关拳师的面子!

    …………

    “哈哈,拳风,拳风!”

    直播贴,各处论坛,都在为这个解释“捶地大笑”。

    简直此地无银三百两!

    “壮哉我楼成,拳风伤非人,眼神杀丹境!”有人赋打油诗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