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七十五章 落幕
    “拳风,拳风……拳风!”听到通报,楼成差点捶墙大笑,为组委会的睁眼瞎和脸皮厚度点赞。

    嗯,以后我出去报字号的时候,能加一句“擦着就伤,挨着就亡,隔空也能打非人”了!

    多有范,多强大,多硬汉!

    把这事和严喆珂分享之后,他望向了才止住笑容的彭乐云:

    “道士,差不多该出去了,只有几分钟了。”

    距离决赛开始,不到四分钟!

    “嗯。”已换好武道服的彭乐云缓缓站起,走向更衣室大门。

    行了两步,他突地顿住,回头看向跟在身后的楼成,疑惑道:

    “你刚喊我什么来着?”

    “道士。”楼成坦然回答,笑眯眯解释了一句,“你看,你是上清宗弟子,又在钻研自然的奥秘,经常一副修仙的状态,不是道士,是什么?”

    “还行……”彭乐云对新加的绰号没太多抗拒,一把拉开大门,走了出去。

    安朝阳赶了上来,与楼成并肩,瞥了他一眼道:“你这几天闲着没事的时候,不会都在琢磨给我们取什么绰号吧?”

    “没有,没有的事。”楼成干笑两声,摇头否定。

    我像那么无聊的人吗?

    也就是偶尔和嘴王闲扯的时候,那厮总往这方面带!

    安朝阳不太相信地追问道:“说吧,你给我取的外号是什么?不太奇葩的我都能接受。”

    “文青,文艺青年!”楼成毫不犹豫地回答。

    安朝阳舒了口气,点头笑道:“挺适合我的嘛。”

    看来楼成确实打心眼里认为我是比较靠谱的!

    楼成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没好解释自己语境里的“文青”是活在自身世界,喜欢伤春悲秋,一旦进入现实,总是格格不入,让人不太放心的那种。

    “对了,你给任莉取了什么绰号?”这时,安朝阳侧头望了眼被领队牢牢看住的任莉,心生好奇地问道。

    楼成打了个哈哈,斩钉截铁地否认:“没有,真的没有!”

    “真的?”安朝阳疑惑反问。

    “嗯!”楼成严肃回答。

    见状,安朝阳也就没有再问,将此事抛诸了脑后。

    楼成则松了口气,擦了把不存在的冷汗。

    自己几乎不给女生取外号,感觉那样不够尊重,但与小明同学的随口讨论要是被任莉知道了,恐怕会被追杀几条街!

    那天,那晚,那次对话,是这样的:

    “呃,任莉平时是个什么样的人啊?”蔡宗明对美少女一向都有好奇之心,但只远观,不靠近。

    “路痴晚期,中度脸盲,对什么事情都非常有自信,勇于去做,在网上喜欢和人争吵,现实里也有点这方面的倾向,很乐意搞事情的样子……”楼成如实描述道。

    “个子小,眼睛大,喜欢搞事情,这不是吉娃娃吗……”小明同学的联想力相当得丰富。

    楼成愣了一下,差点噗嗤出声,当即做了截图,“弯腰窃笑”道:“你说,我要是给任莉看了这个,你还能活几天?”

    “说得前面那一堆是我讲的一样……”蔡宗明不屑一顾地回答。

    来啊,互相伤害啊!

    “你和我不同啊,我有自保之力,你没有,任同学还懂诅咒的!”楼成“抖着身体贱笑”道,“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家属还礼~”

    “给大爷跪了!”蔡宗明当即就发了个“跪下”的表情,毫无廉耻地开始求饶。

    回想完毕,楼成决定当这件事情从来没发生过,侧头对任莉礼貌一笑,坐到了看台的位置上,目送彭乐云走向石阶。

    两分钟后,双方各自站好,间隔了十三四米的样子,裁判开始看钟,等待整点。

    “你说道士开场会怎么打?”安朝阳饶有兴致地问着楼成。

    学喊外号学得挺溜嘛……楼成腹诽了一句,若有所思道:“唐泽薰有‘地藏取’,直接用‘闪击’扑过去很容易吃亏。”

    “如果是我,会故意慢半拍,等对方先动,反正还有十几米的距离,有足够的时间做出针对性的应变。”任莉兴高采烈地加入了讨论。

    他们交流之中,裁判举起了右手,猛然挥落,并高喝出声:

    “开始!”

    本届比赛的最后一场战斗正式打响,赢家登临王座,败者与其他无异!

    裁判声音刚出,唐泽薰身体微倾,左脚一踏,向前一跨,整个人瞬息间便出现于了可以攻击到彭乐云的位置,十来米的距离似乎只是众人的幻觉。

    心斋流,“缩地”!

    砰!气流成障,惨遭撞开,唐泽薰斜放在左侧腰间的右拳即将抽出,反向斩击!

    一缩地,一拔刀,两者连接得行云流水,宛若只有一个动作,异常紧凑,也异常完美!

    比起和楼成的战斗,唐泽薰这一场刚开始便竭尽了全力。

    可是,她的右臂还没来得及挥出,拳背已多了一只闪烁着银白电光的手掌,它往下一按,把泛着毫芒的“长刀”按回了“刀鞘”!

    与不靠谱天团三位小伙伴的判断一致,彭乐云缓了半拍才做动作,迎着唐泽薰小跳半步,欺到了近前,右掌闪电般按出,恰到好处破掉了对手的“拔刀”!

    兹兹电光里,他腰背一转,左肘顺势砸向了敌人,逼得唐泽薰猛拉右半边身体,从正对转为侧向。

    她既做闪避,又弹“刀鞘”,左拳啪地往上一划,剃出了一道白芒。

    方寸之间,两人连续不断地交手,连续不断地碰撞,将各自所学的近身短打,擒拿功夫,关节技巧皆发挥到了极致,时而荡起一阵阵激烈的响声,时而无音纠缠,惊心动魄。

    这看得楼成等人大饱眼福,并藉此审视着自身,寻找着问题。

    嗯,“道士”开场的应对和我们想的一样,说明他没有托大……

    不容易啊,除了对任莉那场,他终于不浪了!

    战到酣处,始终分出部分心神“监听”着微小动静的彭乐云霍然听见了那一声正常难以察觉的“喀嚓”。

    它沉而有力,让人心颤!

    来得好!彭乐云暗喝一声,在唐泽薰收臂将出的同时双掌一合,使平地响起了惊雷!

    轰隆!

    雷声震耳,摇曳心神,唐泽薰脑袋嗡隆了一声,蓄势待发的“飞龙取”劲力险些被震散,手上的动作为之迟缓。

    就是这一缓,彭乐云双掌分开,拉出了一口薄薄的闪烁雷刀。

    到了这步,即使“飞龙取”能发出,也赶不上了!

    它再快,能有闪电快?

    电光一闪,斩中了唐泽薰,斩出了一道焦黑的痕迹,斩得她肌肉颤栗,蓄积的势头尽数消散。

    喀嚓!彭乐云脚下一踩,抢了过去,观想出青色玉符,打出了“雷篆”之拳!

    唐泽薰麻痹不重,及时清醒,身体泛动白芒,衣服突地鼓起,右臂横斩而出,险险劈中了对手的拳头。

    兹!

    她头发有所蓬松,手臂缠绕着电光,弥漫出焦味和淡烟,但也将彭乐云劈得身体摇晃,右手疼痛,本能甩动。

    蹬蹬蹬,唐泽薰主动后退,拉开距离,争取时间,以练出的“气”消解着麻痹。

    等到彭乐云没什么间隔地再次扑来,她又微弓了身体,传出了轻微的喀嚓之声,但比上一次更快,比上一次更急,让对手压根儿来不及去做“晴天霹雳”。

    心斋流,“飞鸟取”!

    砰!爆炸般的声响里,唐泽薰左臂反抽,拖出了残影,斩向了敌人。

    当此关键时刻,她也顾不得战斗才开始两三分钟了!

    彭乐云腰部一沉,在脚步顿住的时候,身体猛地往后一仰,如撬大石般将自己打出的拳头改变了方向,往上弹起,准确击破了唐泽薰的“刀芒”,击在了她的手臂之上,格挡住了敌人的反扑。

    但是,唐泽薰的右手已然成刀,连环斩出,同样地快至残影,同样地凶狠凌厉,一副要决胜负于刹那的模样。

    就在这时,彭乐云体内传出了涡轮疯狂转动的声音,一道叠一道,洋溢着明显的力量累积感。

    他和唐泽薰之间陡然产生了强大的排斥之力,让对方挥臂进击的动作受到阻隔,速度有所减慢!

    砰!

    彭乐云一拳捣出,正中“刀侧”,并借斥力和反弹向后跃开,一下拉大了距离,这使得唐泽薰的“三燕返”没能完成,不得不提前中断。

    再快的刀,斩不到对手身上也是白搭!

    不过,唐泽薰也藉此稳住了形势,不再像刚才那样岌岌可危。

    激战再起,她变得更加谨慎,明白彭乐云多半从楼成那里知道了“飞龙取”的奥秘,因此轻易不敢再用这超必杀,免得反倒暴露出破绽,被对手抓住,像刚才那样被动。

    没有了“飞龙取”的威慑,又缺乏兵器的唐泽薰,逐渐在拳脚上落到了下风,积累起越来越严重的麻痹,必须分出不少的“气”去中和,若不是还有“燕返”逼退彭乐云,且对方得花费心神防备“飞龙取”,她恐怕已吞下了失败的苦果。

    又过了几分钟,唐泽薰知道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心念一动间,有了计较。

    这时,彭乐云又听到了那细微却沉凝的“喀嚓”之声。

    没有犹豫,他再次合掌,制造出了晴天霹雳。

    轰隆之声里,唐泽薰眼神未有晃动,像是早做好了准备,她脚步一迈,霍然闪到了侧方,试图让接踵而至的“无云之雷刀”劈中虚空!

    她刚才是以“飞龙取”的准备做出欺诈,骗取彭乐云的先手,接着便要抓稍纵即逝的机会,斩出超必杀,“摧毁”敌人!

    “喀嚓”又响,唐泽薰的眼神却变了一下,因为彭乐云的双掌紧紧闭合,未曾分开。

    为了维持这个状态,他的额头泌出了汗水,显得非常吃力。

    “无云之雷刀”是可以延迟激发的!

    明白唐泽薰等闲不会再用“飞龙取”后,彭乐云又如何会没有戒备?

    啪,银白一闪,再次劈中了唐泽薰,劈得她周身麻痹共鸣,颤栗不已,哪还有能力斩出“飞龙取”或“飞鸟取”。

    脚步一跨,彭乐云哒哒哒打出了机关神拳,在气血一收一放,筋膜一拉一紧中,疯狂进攻,几乎制造出一片残影。

    麻痹未消的唐泽薰挡了几下,便彻底跟不上动作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手的拳头停在了身前,听到裁判宣告出结果:

    “彭乐云胜!”

    呼……彭乐云吐出了口浊气,心里却有些遗憾:

    哎,没能亲身体验到“飞龙取”。

    不过,话又说回来,要不是有楼成提点征兆,自己这一战会非常艰难,甚至有很大的可能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