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七十七章 新的学期
    见楼成还颇为犹豫,吴庆贵忙又补充了一句:

    “你给我们公司带来的收益完全值这个奖金,要是不放心,怕有什么纠纷,我们可以签一份补充协议,老实说啊,以你现在的实力、身份和地位,我要真敢坑你,那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吗?”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感慨道:“年初和你签合同的时候,我已经很看好你的发展了,谁知道,这才大半年的工夫,你就有了非人的境界,而且还拿到了大学武道会的总冠军,微博的粉丝和论坛的关注数量也一直嗖嗖嗖上涨……”

    让自己这四十出头的大老爷们都觉得太不现实太梦幻了。

    当初那份合同,简直太值了!

    “哪里哪里。”楼成谦虚笑道。

    从参加大学武道会决赛圈开始,自家微博的粉丝数量就一直在大幅度上涨,尤其拿下总冠军后,更是夸张,等到四国赛少年王者赛有了热度,又开始稳定地攀升,昨晚瞧了下,大概三十万的样子,除开前期围观看热闹的和因自家师姐、莫婧婷等人来瞅一瞅的,总数也绝对不算少了,毕竟没买过粉,都属真实。

    而论坛的关注人数也有了四万多,从冷清逐渐发展到了热闹,对比去年二三月份只有闫小玲和“幻梵”两个人支撑的状况,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那个时候,就连自己都没想到,会有如今的局面,尤其才过了短短十八九个月!

    不过粉丝数量对目前境界的自己而言,已无关痛痒,实力本身就代表着很多,“龙王”和“武圣”几个月都未必发布一条状态,和粉丝互动一次,可他们的江湖地位和隐形的权势,不会有一点减少。

    思绪浮动间,楼成谨慎起见,还是让吴庆贵草拟了一份简单的补充协议,拍照找师姐施月见看了之后,便爽快地落笔签字,收起了支票。

    至于支票该怎么用的疑惑,他没土鳖地开口询问。

    我不懂,可不代表我不会搜索,不代表我媳妇不清楚!

    整个过程里,两人都默契地没有提合同延长的问题,毕竟还有一年零四个月,楼成能到什么地步,值多少的价钱,还都是未知,吴庆贵现在给多给少都挺头疼,而且还有捆绑对方的嫌疑,不如打好关系,等合同到期了再谈,那时候,条件相差不大的情况下,楼成肯定做生不做熟。

    他结合所见和所闻,可以初步判断,对方是个颇重情谊的人。

    签完协议,拍好宣传照,时光已近中午,吴庆贵看了下表,热络笑道:

    “一起吃个中午饭吧,我喊上卫理事长,还有,吴婷那丫头,老嚷着想见楼Sir。”

    “好啊。”楼成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他本心是不爱应酬,但双方是合作关系,且有着公事外的交情,一起吃个饭倒也不会尴尬和无聊。

    更为重要的是,老妈热心肠地去了丁家帮忙,没空给自己弄午饭,去哪吃不是吃……

    就在两人乘坐电梯去地下停车场时,楼成的手机忽然响了,来自邢成武邢大局长。

    “喂,小楼啊,回秀山没?”邢成武豪爽笑道,“有空的话,这两天来家里吃个饭吧,还没恭喜你拿到四国赛季军的。”

    “哈哈,好的,邢叔叔你不说,我也会上门的。”楼成毫不犹豫地回答。

    邢叔叔?吴庆贵品读着这三个字,脑子一转,记起了电话里那声音为什么那样耳熟。

    他压低声音道:“邢局?”

    楼成边通话边颔首肯定。

    “要不请他一块来?他和卫理事长也是老交情了。”吴庆贵笑容更盛地提议道。

    警察局的实权副局,是他非常乐意交好的对象,真有了麻烦,这位能解决很多问题!

    “我问问啊……”楼成低声回答,转头将事情给邢成武提了一嘴。

    “行啊,我正愁机关食堂的饭难吃,哈哈,我和老卫经常会聊到你。”邢成武爽快笑道。

    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卫仁杰和楼成有点瓜葛。

    过了二十几分钟,他们在乐水山庄碰面了,邢成武一见楼成,伸手拍了下对方的肩膀,感慨笑道:

    “小楼啊,我认识你还不到两年吧?我现在怕不是你的对手了!”

    “怎么会?邢叔你可是资深的非人强者。”楼成失笑出声。

    “哎,我大部分时候都在做文字工作了,嘿,也在迎来送往,能实战的机会,一年不超过三次,想和手下那帮家伙对练,一个两个的还拘谨得很,没意思,没意思。”邢成武半是叹息半是追忆地说道,“手脚都生疏了,也就‘金玉体’还算能抗,多半真地打不过你了。”

    套用典故就是,髀肉复生……楼成默默帮邢局长进行了总结,打了个哈哈,转而问道:“听说晶晶姐中旬就去华海了?”

    这是从珂小珂同学那里听说的。

    “是啊,安朝阳毕业了,华海怕是要走一段时间的下坡路了,晶晶那丫头,呵,用电视剧里的话说就是,面冷心热,她一直在苦练武功,想帮忙撑起武道社,为这事,还专程赶早去了华海,想找关系辅助提升异能。”邢成武听楼成已熟稔地称呼“晶晶姐”,老怀安慰地多说了几句,“不过嘛,看到你现在的进步,她多半是白忙了。”

    闲聊了一会儿,吴庆贵将女儿吴婷接了过来,性格活泼的她很快成为了饭桌上的开心果,楼Sir长楼Sir短地叫个不停。

    直到这次,楼成才知道她和自家表妹齐云菲竟然是同班同学。

    她们原本也就是点头之交,等到双方发现彼此都认识自己后,很快成了闺蜜,捣蛋鬼加捣蛋鬼的效果不言而喻,吴婷甚至还坦白,她有怂恿齐云菲请自己去帮忙,教她们游泳,想见识下高手的腹肌,可惜,早在七月初就被自己无情地拒绝了。

    饭局之上并没有多少正事,只是加深了几方的交情,接下来两天,楼成看了爷爷奶奶,去宁水见了外公外婆和小姨他们,上门拜访了独自在家的岳父大人,送了之前提过的野味。

    这样说忙不忙说闲又不闲的日子迅速过去,八月三十一日中午,楼成收拾好行李,踏上了返回松城的高铁。

    虽然离开校园才两个月的样子,他却觉得自己像是经历了整整一年。

    …………

    久违的松大,久违的微水湖,久违的武道社,久违的鲜艳教学楼,在傍晚落霞里,透过车窗,映入了楼成的眼帘,可是却没有了那道纤美秀丽的身影。

    静静看着这些划过,楼成走下了校车,独自走在步行街,走过了熟悉到闭着眼睛都能知道前方有什么店铺的道路,可心境却与以往截然不同。

    七栋二单元三零二宿舍,他按开了客厅的灯,点亮了一室的昏暗。

    将背包放在自习狂魔们已然不在的小寝室后,楼成敲了敲隔壁的门。

    “谁啊?”蔡宗明颇有磁性的声音传了出来。

    楼成没有回答,拧动把手,推开了房门,看见那货正一心多用:电脑上是播放的娱乐节目,掌上的手机正是游戏的关键时刻,嘴巴却凑到了书桌右侧的那听可乐前,咬住了吸管。

    “嘿,很爽嘛?”楼成笑了一声,提议道,“走,吃饭去。”

    “噗!”蔡宗明一口可乐喷了出来,喷了电脑屏幕“一脸”。

    他忘记了游戏,抬起脑袋,惊讶脱口道:

    “你丫找我一起去吃饭?你家那口子呢?”

    自从和严喆珂交往,橙子这厮就几乎没再来找过自己去食堂!

    今天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某人去了趟圣象国,性情大变了?

    “珂珂那个共同培养计划提前了一年,已经去米国了。”楼成坦然回答。

    先前“嘴王”没问过,他也就没说。

    蔡宗明先是一愣,继而恍然,放下手机,拍了拍楼成的肩膀,半是调侃半是诚恳地说道:“你丫终于能体会到我的痛苦了!怎么样,要不要再请教下我?说起异地恋,我不是鄙视谁,我是说在座的各位,嗯嗯,你懂得。”

    楼成笑了一声,干脆利落地掏出手机,将机票预订的情况展示在了小明同学面前。

    “我擦……”蔡宗明惊叹出声,接着做了个鄙视的手势道,“我看不起你!有钱了不起啊?不用上课了不起啊?武功高了不起啊?”

    “很抱歉,武功高就是了不起!有钱就是了不起!”楼成忍笑忍得肚子痛。

    “妈蛋,不提这个伤感的话题,我已经没什么能教你的了,你已经领悟精髓了!”蔡宗明深深地叹了口气,等发现游戏里的人物已经被干掉,更是多了蛋蛋的忧伤。

    “对了,你暑假没歇着吧?武功没荒废吧?”楼成岔开了话题。

    蔡宗明弯了弯手臂,鼓了鼓肌肉,得意一笑道:

    “我觉得我有接近顶尖九品的实力了,就是,就是,始终找不到你说的‘收’的感觉。”

    “这事不急,欲速则不达。”楼成提点了一句。

    “嗯。”蔡宗明点了下,接着半是畅想半是担忧地说,“也不知道这次武道社能来几个厉害的新人……”

    “咦,你不像是会关心这种事情的人啊?”楼成略显诧异地开口。

    蔡宗明瞥了他一眼,“掷地有声”地回答:

    “我敢打赌,你肯定忘记我是武道社社长了!”

    楼成顿时老脸一红,干笑两声道:

    “在我心目里,你就是‘情圣’和‘嘴王’,无关其他……”

    “说人话!”小明同学毫不客气地打断。

    “我真忘了……”楼成掩住了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