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七十九章 干货(第二更)
    九月一日,刚好周一,松城大学武道场馆内,特训队伍的成员们时隔两个半月后重新聚集。

    因为刚拿了全国大学武道会的总冠军没多久,本身在暑假里的进步也不小,所有人都笑容满面,意气风发。

    “盒子,你的脸好像又圆了一点?”大大咧咧的王大力随意瞄了眼,向熟悉的队友打了声招呼。

    他这学期将头发剃得只有浅浅一层,配上天生的凶恶五官,乍眼看去,像是刚从牢里出来的刑满释放人员。

    何紫表演了什么叫用眼神杀死你,做了个鄙视的手势道:

    “我脸圆怎么了?吃你家饭还是穿你家衣了?信不信我今晚就画你的小黄兔!”

    从小到大,我最瘦的时候也没瘦过脸,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小黄兔……王大力这才记起对面的圆脸女孩是艺术学院鼎鼎有名的大触,手绘板用得出神入化,曾经弄过一批叫做“热血武道社”的图集,在网上深受欢迎。

    当然,她私下里有没有真地画过小黄兔,那就见仁见智了!

    就在王大力想着该嘴硬还是求饶的时候,一袭白底黑边武道服的蔡宗明从更衣室出来,左顾右盼了几眼,笑呵呵感慨道:

    “咱们刚好两桌麻将啊……”

    大四还剩小文姐和李懋师兄,大三也差不多,只有自己和橙子了,大二四个,何紫、王大力、金路和穆锦年,算上新生里确定会来的邓洋,共九个特训成员,不过橙子那厮兼职了教练,还得飞来飞去,不计算入内,正好凑两桌麻将。

    “等招完新,应该能有二十个吧?”李懋在旁边展望着未来。

    大一新生乐意尝试下特训的不少,但往往坚持不了多久,能每周来上一两次武道课的倒是人满为患。

    “所以,社长你要好好珍惜我们!多组织活动,提高大家的凝聚力,培养大家的集体感!”何紫忽然一本正经地提议,然后笑容灿烂地补充道,“比如举行斗地主大赛,狼人杀游戏!”

    经过快一年的相处,蔡宗明知道面前这位圆脸少女看似冷艳,一旦熟悉,其实是个话唠,开得起玩笑,也就不甚在意地调侃道:“你和闫小玲不是号称呆笨二人组吗?能玩得了狼人杀?”

    喵喵喵?我们什么时候有这个外号了?肯定是经常和小玲待一块,被她拖累的!何紫指着自己道:“社长,你说话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长得一脸机智,和小玲哪里像了?我玩狼人杀都有心得了!”

    “什么心得?”蔡宗明随口那么一问。

    何紫噙着笑容,瞄了眼隔壁,斩钉截铁地回答:“遇事不决,先杀大力!”

    “我招你惹你了啊?”王大力躺着中枪,逗得旁边的穆锦年和金路等人哄堂大笑。

    喜乐欢快的气氛里,邓洋抵达,旺盛至一眼就能看出的气血实质感让众人啧啧称赞,而经过蔡宗明的介绍,他们对武道社的未来更充满了信心,不再怕出现断档等事情了。

    七点五十六分,楼成踏入武道场馆,走到了何紫等人的对面,笑了一声,“自我介绍”道: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楼教练了!”

    “啊?”

    “什么?”

    “纳尼?”

    ……

    惊讶之声此起彼伏,穆锦年和王大力他们面面相觑,一脸茫然。

    “呃,我师父有别的事情,已经返回了冰神宗,不过大家放心,今年我会兼职教练,相信还是有能力指导你们的,学校也会派一位曾经的武者过来做老师,但他主要是担任领队,小文姐,你大四了,要忙着找工作,有的事情没必要自己做,多找几个帮手,培养培养。”楼成缓缓道来,不急不徐,让众人的心逐渐安定了下来。

    虽然没有了外罡强者做教练,但有当世天骄新晋非人也一样,反正施教练大部分时候和不存在也没啥区别了。

    此时此刻,他们只觉楼成就是武道社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他没走,武道社就还没垮!

    “好,我问下小玲,看她有没有空多做点事情。”黎小文含笑点头。

    “除了懒和爱炸毛,小玲没别的缺点了……”何紫低声吐槽了一句。

    楼成笑了笑,环顾了众人一圈,边斟酌语言边开口说道:

    “大家这暑假都没有白过啊,那我们这一年先订个小目标吧,争取你们之中有新的丹境出现!”

    事关自身,又都年少气盛,大家顿时踌躇满志,你一言我一语地畅想起未来,讨论起丹境门槛的种种信息。

    按照施教练的说法,能“还劲抱力”,武道才算真正入门,无论走到哪里,都能过得不错!

    楼成微笑聆听,等他们讨论得差不多了,才清了清喉咙道:

    “我先给你们讲一下我突破丹境时的体会吧。”

    此言一出,所有人皆屏住了呼吸,彻底安静了下来,眼巴巴地望向了“楼教练”。

    虽然网上有不少的丹境高手分享这方面的经验,但电脑对面是猫是狗,谁也不敢肯定,哪比得上活生生的高品丹境亲口讲解?

    楼成沉吟了几秒,嗓音醇厚地说道:

    “当初,我师父只给了我十个字,‘人体大丹,圆坨坨,明灿灿’,‘人体大丹’是指周身力量浑然如一,形成了整体,你们锤炼之时,不能留下死角,不能想着用不到就不练,‘圆坨坨’的意思是劲力、气血和精神圆润而通透,这就需要大家一点一滴地打磨,排除各方面的‘杂质’,快不得,急不得……”

    “刚说的都是水磨工夫,最重要的则是‘明灿灿’三个字,这指心灵的状态,也就是意志,我记得有位古人这么描述过,‘此心光明,亦复何言!’而所谓的意志,就是你们为什么练武,愿意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这不是嘴上喊两句口号或者激动得去做点什么傻事就行了的,得时刻反省自身,挖掘自身,真正寻找到悸动自身的力量,然后付诸实际,一次又一次地践行,一次又一次地打磨,让意志真正地凝聚成形……”

    “可能大家觉得这很简单,那举个不好听的例子吧,谁都会有梦想,但真正能去践行能为此拼搏的,有几个?而开始践行开始拼搏的,又有几个能坚持下来,不被挫折和困难打倒?这种说法比较鸡汤,没考虑别的实际因素,大家领会精神就行了……”

    楼成结合自身的体验,将相对比较飘渺地寻找内心力量,凝练武道意志,以比较接地气的方式讲了出来,听得何紫和邓洋等人若有所思,似懂非懂。

    “楼教练”讲的都是干货啊!

    “这种发掘几乎不可能一蹴而就,可能需要你们去做些什么才会找到,圣象国上座部的僧人总是苦行,不是没有道理,当然,并非让你们学着乞讨,学着过午不食,学着折磨自身,而是让你们思考什么样的方式最适合自己……”楼成表面云淡风轻,自有股宗师气度,但实际上,差点出了满头的汗。

    当师父,当教练,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啊!

    明明自己已经掌握的东西,要想把它清晰完整地表述出来,却一点也不轻松!

    刚才的描述,顶多有自身真正意思的五六分吧……

    “好了,今天就讲这些,大家慢慢消化,不用急,有了问题再来找我。”楼成暗自吐了口浊气,“现在进行桩功练习。”

    “是,楼教练!”众人异口同声地回应。

    说完,他们彼此相视一笑,又找回了之前众志成城冲击全国赛好成绩的感觉!

    …………

    回到寝室,看见闫小玲刚爬下床,何紫故作不经意地提了一句:

    “施教练回冰神宗了,我们现在是楼教练。”

    “楼教练?”闫小玲一只脚踩着拖鞋,一只脚停在梯子上。

    “对,楼成!”何紫转过脸,笑靥如花。

    “……我,我要去特训!”闫小玲一下激动了,“我要接受楼成的亲自指导!”

    “三分钟热度。”何紫“冷冷”地将原话抛了回去。

    “……”闫小玲顿时无言,一拍大腿道,“哎妈呀,我都忘记还没报名了,你们什么时候开始招特训成员啊?”

    “等大一军训完。”何紫转而问道,“小玲,你这两天怎么了?情绪都不是太好的样子?”

    和家里通电话的时候,都快哭出来了!

    闫小玲嘴唇翕动了几下,叹了口气道:“也没什么啦,反正,反正就是回家就跟寄,对,寄人篱下一样,我要早点赚钱,早点有自己的家!”

    何紫没再刨根究底地多问,挤出一抹笑容道:

    “我还以为你受欺负了呢,以后要是真有事,就给我说,我打飞的去炎陵帮你,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之前真看不出来平时开开心心的小玲还有这样的经历和悲伤……

    “盒子,你男友力MAX啊!”闫小玲恢复了心情,竖了下拇指。

    何紫微笑点头:“说得好,我会监督你准时起床,每天背单词做作业的!”

    “啊?”闫小玲的脸色比刚才更苦了。

    …………

    “叮”,楼成听到短信铃声,拿起一看,发现是四国赛的五十万奖金到账了。

    这么一来,自己目前有二百四十五万出头的存款,一年内不用担心做“空中飞人”的消耗了,而等到明年,自己应该已经进入职业武道圈了,更不愁没收入。

    他将存款余额截了张图,发给了严喆珂,“握拳放光”道:

    “就等九月十四号了!”

    嗯,在这之前,得去通过检查,把八品的证书换成五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