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八十二章 礼物
    鼻端馨香萦绕,怀里娇躯温暖,楼成只觉自己的心一下安定,缺了半块的空荡得到填满,纹丝合缝。

    他们谁也没有说话,沉浸于了恨不得互为血肉的拥抱里,但骨髓中的华国保守因子,让他们未曾像到达大厅其他情侣那样激烈深吻,旁若无人。

    过了半天,严喆珂轻轻推开楼成,撩了下有点凌乱的秀发,眸光含喜俏脸带潮地说道:

    “我们出去吧,杜姨正等着呢,到了家再说。”

    嗯,家。

    “好!”楼成熟稔地拉住了女孩的纤手,一如过去的诸多日子,仿佛两人间从未有过一个多月的相隔。

    十指交扣,握得很紧,小两口带着难以褪去的笑容,边说着刚才的感受,边缓步往外,出了到达大厅,进了停车场所。

    杜妍站在车旁,瞧见他们过来,微笑挥了下手。

    “杜姨,他是楼成。”严喆珂梨涡浅浅,指着自家老公说道。

    “杜姨好。”楼成立刻微笑打了声招呼。

    两人交扣的双手没有一点分开的意图。

    “好好好,珂珂前段时间经常看你的比赛,我也有瞄几眼。”杜妍含笑摇头,“我家崽要是有你一半的出息,我睡着都能笑醒。”

    她眼角余光扫过小两口的姿态,心里暗自咋舌,现在的年轻人,比我们那会开放太多了,不过,他们已得到纪长老承认,见过了家长,就等着毕业结婚,亲密一点倒也正常,不像米国这边,简直吓人!

    寒暄了几句,小两口坐到了后排,碍于有外人在,没倾述什么久别重逢的话语,只说着楼成做长途飞机国际航班的种种感受和严喆珂在学校里见过的听到的有趣事情。

    车辆一路奔驰,驶入了康城北区,这是本地富裕阶层的聚居地,时常能见警察巡逻,少见闲杂人等。

    一片片草坪划过,他们顺利抵达了严喆珂在此地租住的家。

    看了眼天色,杜妍笑道:“你们先下,我停车库去,马上就做饭,飞机餐又不好吃又少。”

    “嗯!”楼成深表赞同。

    好不好吃那见仁见智,可分量对目前的自己来说,委实太少,每次都不得不厚着脸皮,向空姐多讨要两份,就这样也才三分饱。

    之前心心念念都是珂珂,完全不觉得饿,现在,呃,能听到肚子咕噜的声音了……

    严喆珂也有所察觉,强行忍着笑,拉着楼成下了车,快步往大门行去。

    “你好好吃,等下我那份也给你!”她眼波盈盈,嘴唇轻抿地说道。

    “那你呢?”楼成哪愿意饿到小仙女。

    严喆珂微嘟了嘴巴,皱了皱鼻子,悲愤回答道:

    “我都胖了四斤了!还敢吃啊?”

    “没有啊,刚才抱你完全没觉得,而且以你的实力,这个体重偏轻很多了。”楼成宽慰着珂小珂同学。

    算你识相,要是敢说我真胖了,哼!严喆珂眼波暗转,抿了抿嘴道:

    “真的,之前上语言短期班还好,正式开学以后,因为要和我们国内的课程衔接,各方面都安排得很紧,而且这边的教授特别爱留作业,有的时候还必须分组配合做,我们小组又有个拖后腿的姑娘,弄得我们每天都忙得要死,睡得很晚,早上就没多少时间去锤炼了,体重就这么蹭蹭蹭往上涨!”

    她往上挥了下手臂,以代表自身的体重。

    “还好,我真不觉得你重了。”楼成再次强调了一遍,才不会说自己一直都觉得珂珂偏瘦,稍微有点肉更好。

    我可是历经严教练各种套路成长起来的五好青年,怎么可能在这种简单问题上犯错!

    说话间,他跟着严喆珂进了房屋,这是座二层建筑,外表不显山不露水,里面却装饰得颇为豪华。

    “你住我妈之前那间,和我一样都在二楼,杜姨住下面。”严喆珂给楼成介绍着这段时间的安排。

    “好。”楼成浑不在意地点头。

    我住哪里都无所谓,反正住着住着都会住到你那边去,正好,杜姨在一楼,不会有打扰!

    严喆珂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想法,娇俏地横了他一眼:

    “你想什么呢!”

    “想你啊。”楼成失笑出声,瞬间找回了当面说甜言蜜语的能力。

    呸,明明在想坏事!严喆珂啐了一口,扭头望向了旁边。

    她正待说点什么,杜妍已走了进来,只好强行打住,和楼成扯些康城风土人情的话题。

    两人说说笑笑间,因为食材早已处理过,丰盛的晚餐开始一样一样地摆了上桌。

    严喆珂夹了几筷子,吃了半碗饭,便放下餐具,单手托腮地看着自家傻橙子胡吃海塞。

    “你真不吃了?”楼成关切地又问了一句。

    “不吃,减肥!等这段时间过去,适应了课程,有空闲锤炼了,再恢复正常饮食!”严喆珂一脸认真和坚决地回答。

    “好吧,我怎么觉得你在国外读书比国内还累啊?”楼成感叹道。

    严喆珂鼓了鼓腮帮子道:“这边真要学好,作业和报告很多的,才不像国内有些人想的那样,只有各种玩,而且,我还多选了课程。”

    为了早点念完,早点毕业,早点回去见你……

    “那更要好好锤炼,有好身体才有好精神。”楼成叮嘱道。

    这时,杜妍又端了两份菜出来,一份中间是土豆泥,周围是烤土豆皮,浓香四溢,一份是番茄牛尾汤,红红的颜色很是诱人。

    严喆珂嗅了一口,眼睛直勾勾地望了过去,然后夹起一块烤土豆皮道:

    “橙子,杜姨做的这个特别好吃。”

    “是吗?”楼成看着女孩,等待着她夹菜给自己。

    可是,严喆珂却把那块土豆皮放入了自己口中,整齐光洁的牙齿轻咬,啃下了小半,然后满足地咀嚼吞咽。

    “你不是不吃了吗?”楼成好笑脱口。

    严喆珂“嗯”了一声,扬了扬下巴,“义正辞严”地回答:

    “我这是帮你试试好不好吃!”

    “嗯,不错,杜姨没失水准,你可以吃了!”

    楼成忙忍住笑,清了清喉咙道:

    “那其他菜你也帮我试一试吧?”

    严喆珂贝齿咬着嘴唇,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终于,她眼眸上转,微微点头道:“既然你都这么强烈要求了……”

    说到这里,她装不下去了,先行笑场,声音清荡,花枝摇曳,末了恨恨道:

    “你明早要带我锤炼,知道吗?”

    没等楼成回答,她已是夹了块炖的牛肉,迫不及待地塞入了口中。

    “放心!”楼成眼神含笑目光温柔地看着自家媳妇。

    吃饱喝足,两人坐到了沙发上,旁观杜妍收拾餐桌。

    “等你消化下,我给你烤蛋糕和饼干吃!”严喆珂挨着楼成侧坐,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想展现自身这段时间的成果。

    “期待!”楼成对此也是颇感兴趣。

    “那我先把材料准备一下。”严喆珂站起身,塞着拖鞋,往厨房行去,像只勤快的小蜜蜂,出出入入,来来回回,直到这个时候,楼成才从之前的某种激动里缓了过来,注意到小仙女穿的是什么,而不像刚才,眼里只有她整个人,只有她一颦一笑,除此之外,皆是没放在心上。

    真好看啊……他的视线随着女孩的身影移来移去。

    等严喆珂弄得差不多了,返回过来,他才记起一事,用下巴指了指楼梯口,压低声音笑道:

    “先去你房间,我把礼物给你。”

    “嗯!”严喆珂的眸光一下熠熠,但表面却故作矜持,领着楼成去二楼的脚步不急不徐。

    来到二层,进了女孩房间,楼成放下背包,解开袋子,扯下拉链,先拿出了一本书籍道:

    “华国家常菜!礼轻情意重!”

    望见菜谱,听到这句话,严喆珂顿时噗嗤失笑,然后跪坐至床沿,看着自家老公翻出别的东西。

    “这是佛牌,我在金佛寺专门给你求的,这是塔提拉包包,你以前提过的那款,这个是‘斗’字诀玉佩,雕刻得很棒,那种永不服输的感觉完全出来了,而且很有纪念价值,不过,你别戴,毕竟是盗墓出来的东西,不太吉利,还有,这个护身符,银的,我在徵云古城买的……”楼成一件件地介绍着礼物,就像在介绍自己之前一个多月的人生,啰啰嗦嗦,全情呈现,似乎不管自身走到何方,心始终在女孩这里。

    看着听着,严喆珂竟有了几分醉意,眸光暗藏星辉,闪烁摇曳。

    “好了,就这些了。”楼成停住了动作。

    严喆珂抬起头,定定看向他,一双眸子仿佛已蕴含了千言万语,看得楼成心灵一颤。

    就在气氛变得微妙时,女孩眼角余光划过,忽地发现自家橙子的背包里有几盒奇怪的东西。

    “那是什么?”严喆珂好奇地撑起身体,将手臂探了过去。

    楼成低头一看,老脸当即发红,再想阻止,已是来之不及。

    严喆珂拿出了那几盒东西,凝目一看,俏脸顿时大红,宛若天边的赤霞,娇声嗔道:

    “你还买了这东西啊!”

    橙子竟然带了安全套过来!

    “咳,我这不是想着我已经非人了吗……”楼成厚着脸皮,故作寻常。

    严喆珂哼哼了两声,没见过实物的她忍着羞意,略感好奇地打开了盒子,怔了一怔,脱口而出道:

    “怎么少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