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九十章 上门“拜访”(求推荐票)
    史密斯闭上了嘴巴,专注看着前方,让轿车在安静的气氛里拐上了另外一条道路,七弯八绕,来来去去,于康城大学周围遛了一圈又一圈。

    过了许久,楼成退出视频界面,释放了APP,回了严喆珂抱怨教授的话语,不慌不紧,一如日常。

    “你的答案是?”史密斯满怀期待又异常忐忑地问道,嗓音都因此有点沙哑。

    楼成随意瞄了他一眼,暂时没做回答,先给严喆珂发了消息,“窃笑”道:

    “希望我去做‘罪恶的克星’吗?”

    “什么情况……”严喆珂用“茫然又呆萌的神兽”表情反问道。

    “这边国土安全局的特工找我帮个忙,刚好也和我本身的打算比较契合,具体情况太复杂,晚上吃完饭给你讲,这事没什么危险,最坏的结果就是你得给我找个厉害律师,不能影响到将来的签证。”楼成嘴角微勾,“含笑”回复。

    “太后认识几个挺厉害的律师,又有国土安全局特工做背书,你不闹出大问题,都没事。”严喆珂见楼成说得如此笃定,就像去隔壁街区买个菜一样,也就没泛起什么担忧,更多是好奇和疑惑。

    哼,橙子真是,走到哪都不让人省心!

    “你的答案是?”见楼成停止了聊天,史密斯又重复了一遍问题,阳光深刻的脸庞紧紧绷着,怕泄露心里波涛起伏的情绪。

    “没什么问题。”楼成喀嚓一声锁上手机,平静回答。

    以乔尼.约瑟夫最近一年展现出来的实力,自己在“冰镜”有所突破前,都有不小把握擂台单挑赢他,更何况是出其不意的突袭,更何况“冰镜”已臻“虚空遇神,照见自我”的层次……

    没什么问题……史密斯又是愕然又是惊喜,感受到了对方深藏于水面之下的强大自信。

    他真的没什么问题吗?

    约瑟夫的水平虽然一直起起伏伏,但始终保持在危险级,最近半年更是有重新回到巅峰时期的感觉,和身旁的华国怪物属于同一层次,绝不是有自信就能轻松对付的敌人!

    史密斯有所担忧,专门强调了这一点,见楼成不为所动,也就不再提及。

    等了五年,才等到这么一个机会,他不愿意因为顾虑而错过,只想牢牢抓住!

    “下午四点,约瑟夫会从‘梅赛斯格斗场’离开,返回他靠近郊外的家,那个时候,看守他别墅的几名学生将离开,只留下他一个人,我会调用权限,进入系统,中断警察局与他报警装置间的联系……巡逻这片的警察、保安等加起来,二十八到三十五分钟经过他别墅附近一次……他预定了四点四十分的下午茶,这是他的习惯,以补充每天下午自由练习的消耗……这是你,这是我们的机会……”史密斯一条一条说着,将方方面面都做了考量。

    这件事情,于他而言,长达五年,日思夜想!

    楼成安静听着,对此事的把握又提高了一成——他单词不懂的地方就结合上下文理解,求同存异,实在有碍交流,才出声让史密斯重复一遍,给予解释,或弄出关键单词,以求翻译。

    交流之间,史密斯开车到了别的街区,拿回了一件外卖小子常穿的外套和几个空空如也的餐盒,并把属下留在车上的棒球帽也给了楼成,免得被乔尼.约瑟夫记住长相,将来供述出去,有所不利。

    这正合楼成心意,因为乔尼.约瑟夫可不是什么孤家寡人,他是整个“格鲁卡”流派能进前十的强者,有老师,有学生,有朋友,若留下手尾,肯定颇多麻烦。

    …………

    四点二十三分,乔尼.约瑟夫开着悍马,回到了别墅门口,正好遇见黑人巨汉奥尔森开着同样夸张的车经过。

    哔!哔!哔!他按动喇嘛,唤停了对方。

    “什么?”奥尔森踩住刹车,摸了下光溜溜的脑袋,露出一口白到极点的牙齿。

    约瑟夫留着一层浅浅的黄色寸发,蔚蓝色的眼珠盯着对方,语气森冷道:

    “管好你的嘴,我不想再听到你开我玩笑。”

    奥尔森皮肤黑到发亮,难见赤红,眼中却陡然泛起了几分怒意,可是,当他与约瑟夫做出对视,看见深沉幽蓝的眸子里似乎有风暴和海浪在酝酿,又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褪去了情绪,扬了下手臂,示意自己已知道提醒,并嘟囔道:

    “真是的,没有一点幽默感……”

    他松开刹车,点了油门,开向了另一处别墅。

    “胆小鬼,懦夫……”约瑟夫低声骂了两句,似乎恨不得当场和奥尔森打上一架。

    他大概四十来岁,是位超过一米九的白人壮汉,胳膊和胸口的肌肉棱角分明,异常吸引眼球。

    ……

    “你可以准备了……”远处眺望着这一幕的史密斯声音有点发颤地开口。

    既存紧张,更是期待。

    楼成早披好了外卖服,此时,拿出黑框眼镜,架在了鼻梁之上,并将棒球帽的前檐压低,连同阴影一块,遮住了半张脸孔。

    他的右手拿着枚美分硬币,让它不断地在手指之间翻转跳跃。

    ……

    停好车,走到门口,约瑟夫看见四名学生闻讯赶至,一字排开,毕恭毕敬地问好。

    他满意点头,说了两句,然后挥手让学生离开,自己关上房门,走入了一楼的珍藏室。

    这里摆放着一枚枚精心打磨的宝石,有的鲜红欲滴,有的碧绿清脆,有的湖水般浅蓝,各种模样,不一而足,光辉交织之间,荡漾出让人心灵平和的安宁感觉。

    除此之外,架子上、桌子上还有树雕骨雕等艺术品,它们皆流逸出几分灵性。

    “哈哈,他们永远也找不到……”约瑟夫得意又狰狞地低笑了一声,闭上了眼睛,散发出自身的灵性,沉浸于了这一片安静的光彩里,似乎“看”到了一张张圣洁的、纯净的美丽脸庞,它们虚幻又漂浮,仿佛行于水上的灵。

    就在他陷入吸毒般的癫狂状态时,门铃陡然响起,一声又一声,声声催人耳。

    “该死!怎么提前到了!”约瑟夫恼怒地睁开了眼睛,蔚蓝的瞳孔泛着明显的血色。

    他做出深呼吸,稳住了情绪,转身走向门边,因为艺高人胆大,只随意瞄了眼监控,确定是送餐者后,便伸手拉开了房门,看见了头戴棒球帽,脑袋略有低埋的外卖小子。

    不对!此时此刻,“自身之灵”强横的约瑟夫忽然有了种面对怪兽面对恶魔的危险感受。

    就在这时,楼成屈指一弹,夹于缝隙里的硬币铮的一声飞起,擦出了点点金红的火星,扭曲着本身的形状,激射向约瑟夫的面门。

    还有十二分钟,巡逻的警察就将路过这里。

    轰!

    在约瑟夫伸出扇子般的手掌格挡时,灌注了“炎帝劲”的硬币陡然爆开,碎片向着前方飞溅,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让他只拍飞了其中三分之一。

    危急关头,约瑟夫体表霍地冒出蔚蓝光华,明显减缓了硬币碎片的速度,让它们只在皮肤上打出红色印记。

    而楼成硬币刚弹,气血便已回收,旋即荡开,左拳带着冰晶碎片组成的霜雾,快摆擂出,打往敌人小腹,伴随着餐盒的跌落。

    约瑟夫另一只拳头仓促直冲,于肌肉的夸张凸显里挡住了对手的袭击。

    砰!

    约瑟夫周身的蔚蓝光华瞬间收缩,似有凝固,仿佛海水遭遇了南北两极的寒潮。

    “冰魄劲”!

    楼成左臂回弹,气血随之一抱,继而炸开,带动右肩一抖,拳头沉重侧摆,点燃了赤红近白的火焰。

    轰隆!

    约瑟夫刚有抵挡,便遭遇了烈性炸药爆开般的冲击波浪,本就有所凝固的蔚蓝光华四分五裂,散落八方,烟消云散。

    而他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蹬蹬蹬往后退开。

    “炎帝”一出,当者披靡!

    这是完整成形的“炎帝劲”!

    随着约瑟夫的后退,楼成跨步靠近,一拳“冰魄”,一拳“炎帝”,交错抢攻,不留一点空隙,而他步伐之间,总是能保持最好的距离,仿佛进行了精确的丈量,让约瑟夫反击不得,闪避不得,脱身也不得!

    砰砰砰,轰轰轰!

    楼成如同机器人,按照既定的程序,冷酷无情地爆发着丹劲,半数轻灵,夹杂“冰魄”,半数沉重,请来“炎帝”。

    一连八次交替,根本没弄清楚怎么回事的约瑟夫时冷时热,强横的身体都开始打起了摆子,要不是他成名多年,最近又靠着汲取纯净的灵恢复了巅峰,怕是已招架不住。

    啪!楼成又迈一步,以“虚空遇神”的境界直接催动气血,刺激了身体某处,让肌肉块块膨胀,让筋膜尽数张开,整个人凭空高大了不少。

    这是在模拟“斗”字诀的运转,效果肯定不如原版,但胜在衔接紧凑,无需发音!

    轰隆!

    他一拳抡下,打在了约瑟夫小臂,炸出了赤红近白的火团,掀起了狂暴的冲击,一下将对手的架子强行打开,让他踉踉跄跄后退,接着滑步一赶,拳头前冲。

    始终没法发挥自身所长的约瑟夫知道已入绝境,怒吼一声,唤醒了心底潜藏的事物,让体表散乱的蔚蓝光华重又鼎盛,并染上了深红近黑的色泽,然后向滑步冲拳的敌人“泼洒”而去。

    “哗啦”之声里,楼成似早有准备,尾椎一夹,腰背急转,强行改变了方向,绕到了约瑟夫的背后。

    冰部第一十九式,“寒噬”!

    刺啦,深红近黑的光华“泼”中地面,硬生生腐蚀出了一个面积广阔的坑洞,与此同时,楼成做出观想,转腰舒背,一拳反抡,抽打向了闪避不及的敌人,抽在了他匆忙架起的手臂之上。

    “当头棒喝”!

    噗的一声闷响,约瑟夫体表光华彻底凝固,泛出了晶莹,眼中神采散乱,失去了焦距。

    一招得手,楼成毫不客气又是一击,拳头从腰间往上,架起冲天之炮,崩打在对手胸腹间,引发了“内爆”。

    轰隆!

    约瑟夫身体一跳,口角溢血,终于从冻僵里回神,可还没来得及掌控震荡的身体,又被楼成一记“当头棒喝”抡打砸中。

    他的视线彻底涣散,化作了“冰雕”。

    楼成前跨半步,右手成掌,拍在了约瑟夫的左侧太阳穴,让他直接晕了过去。

    整个过程,遭遇突袭的约瑟夫毫无机会,一举一动皆在“冰镜”映照之中,被楼成精准到极点地把握住了。

    楼成拍了下手,抖落冰晶,没留指纹,给外面等待的史密斯打了个电话。

    “好了。”他言简意赅地通报。

    “……”那边一片沉默,只呼吸逐渐加重。

    “楼”好像才刚进门吧……

    PS:周一了,顺便求个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