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九十八章 送别“祸害”(第三更)
    吃完面条,喝了两口汤,楼成放下碗筷,左手掏出枚硬币翻转,压低声音吐槽起史密斯:

    “蜘蛛那货真是的,我刚开始就那么随口一提,觉得光靠自己比较冒险,不如不去,结果他直接就答应了,还兴致勃勃地完善计划,讨论收尾,害我以为他不愧是特工头子,心理素质爆表,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谁知道事后蔫得就跟小绵羊似的,一个劲跟我唠叨这有悖他的理念,不配再做蜘蛛侠了,早怎么不拒绝?”

    严喆珂单手托腮,静静听着,漆黑如宝石的眸子打量了楼成一眼,落到了他飞快翻转硬币的左手之上,沉吟片刻后,用不太确定的语气道:

    “橙子,其实你心里也不太平静吧?”

    啊?楼成一下怔住,本能想要否定,可目光扫过翻滚跳跃的硬币,就像看见了自己处于同样状态的心湖。

    它看似幽静缓和,只得微波荡漾,实则深处紧绷,暗藏翻腾。

    是啊,“拜访”约瑟夫后,我也是控制不住地“虐待”矿泉水瓶,冰了又热,再冰再热,直到看见珂珂,才勉强安宁下来……

    作为一名遵纪守法十几二十年的学生,自己根本不像刚才敷衍史密斯时说的那样,法律意识淡薄,是天生的亡命之徒,渴求的从来都不是提心吊胆的生活。

    虽然也经历了杀暗部九品等事件,提升了生死边缘的适应能力,锤炼了心境,但要么被动卷入,要么不涉及生命,且有师门处理手尾,无需担忧,与在异国他乡突袭“屠夫”,清除马耶夫斯基等有着本质的区别。

    说到底,在这方面,我也只是个雏鸟,而且不是太喜欢做类似的事情。

    被女孩仿佛看透心灵的目光一瞧,楼成念头纷涌,最终化作了一声叹息:

    “珂珂,过来,让我抱一下吧。”

    “嗯。”严喆珂离开座位,走到楼成身前,仍由他站了起来,张开双臂,紧紧拥住了自己。

    熟悉的味道丝丝缕缕钻入鼻端,萦绕于脑海,美好的娇躯纤细温暖,彼此的呼吸似有共振,楼成的心慢慢平静,“看着”忐忑、不安和紧绷等感受一点点归于幽湖,不再暗流汹涌。

    这个过程里,严喆珂笨拙而生疏地安抚着他的后背,一如他温柔地抚摸女孩的秀发。

    “除掉了屠夫和马耶夫斯基,康城其他罪犯要么不可能牵涉你,要么属于杜姨可以应对的范围,嗯,只剩下帕维尔一个,他躲在圣顶大教堂,不避几个月的风头,应该不敢再偷摸出来,而且他的目标主要是未成年的孩子,反正我应该没什么要做的了,可以放松地享受生活……”楼成嗓音低沉,没怎么组织语言地想到什么说什么。

    严喆珂安抚的动作逐渐熟稔和顺畅,埋头楼成肩膀,低声回答道:

    “这样挺好,这样挺好……”

    相拥许久,两人分了开来,楼成拿起碗筷,身心皆是轻松地笑道:

    “你好,你的洗碗工已经上线!”

    “说得就跟我吃的一样……”严喆珂鄙视地看了楼成一眼,轻笑调侃道,“某人回来的时候,简直云淡风轻,一副我就是出去买了个菜的样子,肚子饿弄面条比‘超级英雄’的事情更重要,结果,都是装出来的!”

    说到这里,她转眸一笑,低声自语般道:

    “这样我就放心了……”

    洗完碗筷,小两口分别洗了澡,并排躺到了床上,背依靠枕,合盖薄被,刷着手机。

    “咦,我们留学生的群里在说,马耶夫斯基的案子涉及了珍妮弗学姐。”严喆珂交叠的双脚摇晃了一下,侧过了身体。

    “这么快就有消息传出了啊?”楼成还没刷出新闻。

    至于歪果仁的论坛交流区等地方,他暂时还一头雾水,找不着北,没去研究。

    “有个同学的舅舅很早就移民到康城做生意,他表哥正巧在警察局做事。”严喆珂解释了一句,将手机和人都凑向了楼成,与他共看后续。

    按照那位同学的描述,珍妮弗这位康城大学的活跃人物很早就被马耶夫斯基控制,帮助他寻觅不错的女孩,一般的手段是邀请参加派对,等到共同玩了几次,熟悉起来后,就引诱对方服食“秘药”,寻求更高级的享受,接着慢慢加重剂量,形成瘾头,最终介绍入“狂欢派对”,放纵身心,堕落精神,成为灵修的“道具”或马耶夫斯基拉拢上流社会人士的工具。

    等到玩腻,若没这方面的天赋,则会被丢给底层,控制赚钱。

    这个过程里,受到引诱的女孩反过来也会变成类似珍妮弗的人,拉来更多的、没戒备的姑娘,让受害者滚雪球般变多,不过,并非每个人都会沉沦,应该说,大部分女孩参加几次,发觉不对后,都会理智拒绝,不愿再来,当然,也有被强行下药的可怜受害者。

    “怎么能这样?”严喆珂看得瞠目结舌,气愤得声音都有点发颤。

    不比约瑟夫残杀的女孩与她素不相识,没有关系,这次案子涉及的受害者有不少康大的学生。

    严喆珂对米国的派对风气并无歧视,只是单纯觉得浪费时间,且容易引出绯闻,才不乐意参加,谁知道有些派对竟潜藏着危险,像是一条看似斑斓实在可怕的毒蛇。

    楼成一阵庆幸,对之前的行动再无疑虑。

    欺负女孩子算什么本事!

    而且比自身预料得更容易牵涉珂珂!

    马耶夫斯基死得好,那些灵修也是可恶,只恨当时没机会对他们做出惩戒。

    严喆珂愤愤不平地说了一阵,对派对竟有了几分心理阴影,而警察局那边为受害者考虑,并未透露都有谁谁谁。

    “橙子,你这次做得真棒!”宣泄完毕,女孩眼眸晶亮地抬头看向自家老公。

    楼成本想习惯性打情骂俏一句,问有什么奖励,可他的心情正处于亢奋后的沉淀,看到珂小珂同学认真的表情和璀璨的眸光后,顿时感觉一切有了回报。

    “我喜欢这奖励!”他轻笑低语。

    “啊?”严喆珂一脸呆愣,不知自家橙子又扯到了哪根神经。

    我什么时候奖励他了?

    稍微平复,女孩又刷起新闻,终于发现了报道,一连好几条:

    “‘外卖侠’再现!”

    “恶名昭著的马耶夫斯基被‘处刑’,‘外卖侠’不是守序英雄。”

    “狂欢派对,致命派对!”

    严喆珂仗着英文阅读能力强过楼成很多,飞快浏览,做出了翻译:

    “……根据现场勘查,‘外卖侠’有厉害的同伙帮助,这或许就是他们能干掉马耶夫斯基,而其他英雄不行的原因……”

    “……现场监控装置受到破坏,未能记录关键部分,但我们终于能提取出画面,直观地看到‘外卖侠’,他身高不到一米七,做常见的外卖小子打扮,戴一顶棒球帽和很大的黑框眼镜,肤色无法分辨,属于脸颊瘦削的类型,他确实擅长制造爆炸,手部有火焰覆盖,因此未留下指纹……这与科尔简单口供里的描述基本一致。”

    “基本一致?”严喆珂笑了出声,翻眸看向楼成。

    自家橙子都二次发育到一米七八了,长得不算帅,但也是线条分明,肌肉饱满,轮廓阳刚的好青年!

    “要是真一致了,那我就该头疼了。”楼成笑了一声,深觉缩骨功好用。

    说笑了两句,严喆珂翻译起新闻下的评论,米国群众们粗略分成了阵营不同的两拨。

    一拨认为“外卖侠”不经法律审判,做出处刑,不是“超级英雄”,而是偏邪恶的人士,今天能杀死臭名昭著但没有证据的马耶夫斯基,明天就可能凭自由心证自我判断干掉别人,或许无辜的别人,这将是社会不安定的因素,必须强力管制,希望尽早抓到“外卖侠”。

    另外一拨则认为米国的体制已经腐败没救,司法成为有权有钱者和律师们的玩具,不再能维护正义,这个时候,就需要勇于承担的骑士进行审判,惩治坏人。

    他们激进地宣称“外卖侠”是心目中的偶像,是真正的骑士。

    翻译完最热门的几条评论,严喆珂低笑道:

    “别的我不知道,但米国那些叛逆青年肯定都很崇拜你。”

    “每个人都戴副黑框眼镜来模仿,这感觉有点不对啊……”楼成浮想联翩。

    小两口讨论说笑了很久,一直到生物钟来临,彼此睡去。

    睡到半夜,严喆珂悠悠醒转,想要翻个身,却发现自己的右手被人紧紧拽着,无法挣脱。

    她支起脑袋,看向身旁,只见楼成虽然睡得很熟,但手掌却牢牢握住自己,不肯有丝毫地松开,他的眉眼褪去了温润,褪去了沉静,变得像个孩子。

    …………

    翌日清晨,小两口准时起床,进行锤炼,因为有练成其他几“字”的经验,严喆珂的“斗”字诀经过好些天的修行,终于初步摸到了门槛,这让她很是高兴,早饭都多吃了五口。

    校园外分别,楼成往“梅赛斯”格斗场慢跑而去,沿途果真看见不少头戴棒球帽,架着黑框眼镜的模仿者,对此,他只能抽搐嘴角。

    之后一周,因为帕维尔始终未曾离开圣顶教堂,楼成过得安分守己,甚至为了避开风头,没像计划的那样,找机会挑战“格鲁卡”流派的格斗家。

    转眼间,时光接近月底,到了楼成该返回的日子。

    奥里昂机场大厅,通过监控看着依依不舍的小情侣,史密斯长长地松了口气。

    他这段时间虽然认清了心灵,明白自己从约瑟夫具备重大嫌疑却无法申请到搜查令开始,就偏离了蜘蛛侠的轨道,有了正义审判的想法,所以,才会在楼提议联手清除马耶夫斯基这恶棍时答应他,但是,楼是个危险人物,老在康城,很容易惹出事端,让自己疲于奔命和处理后续。

    呼,感谢上帝,他终于要走了……史密斯虔诚地画了个十字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