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零二章 “信徒”
    听到楼成的话语,李懋和蔡宗明皆面露喜色,仿佛早饥渴难耐,他们四月份的时候就有足够拿证的实力,却被全国赛给耽搁了,一直等到现在,而作为卫冕冠军,松大毫无疑问是赛区种子,将直接进入小组,得十一月底才会亮相新一届大学武道会的舞台。

    何紫与王大力则既兴奋,又忐忑,时而认为自己搏一搏还是有不小希望拿到职九证书的,时而又觉得还差了火候,再等半年更稳妥,没必要去受虐,至于金路、穆锦年,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态度,对他们来说,突围希望渺茫,更多是去见识,去积累实战经验。

    “楼师兄,楼教练,我们很久没打过比赛了,我申请队内实战,为定品赛做准备!”长得像是劳改释放人员的王大力举手提议。

    “可以啊。”楼成含笑点头,没有犹豫。

    以自己目前的实力,做他们的裁判绰绰有余。

    “我先报名,我要挑战何紫!”王大力当先出列,目光炯炯有神,语气斩钉截铁,仿佛蓄谋已久。

    “为什么啊?”楼成诧异脱口。

    怎么感觉有仇有怨的样子?

    王大力一脸悲愤地回答:“最近几次玩狼人杀,她不管什么原因,总是起哄第一个干掉我,这破游戏没法玩了!”

    话音刚落,头发刚及耳的何紫就与其他女性队员笑成了一团。

    谁叫某人一脸凶相!

    “还真是深仇大恨啊……”楼成感慨了一声。

    “楼教练,楼师兄,我们今天下午还会玩,然后聚餐,你要参加吗?”闻言,何紫满怀期盼地问了一句。

    新加入特训队伍的大一同学,不分男女,顿时眼神闪亮,聚焦于了楼成身上。

    十一假期,上午特训,下午没事!

    感受着这一道道充满期待,如做邀请的目光,楼成想了想道:

    “游戏我就不参加了,下午还有事……”

    上午自己得兼职教练,并专门空出时间和处于晚上闲暇状态的珂珂视频聊天,几乎没法锤炼,所以,下午得补回来,这将是自己最近一两年的国内作息规律,没突发事件或太大意外,不会轻易改变。

    在众人瞬间转为失望和沮丧的神情里,他又笑着补了一句:

    “聚餐没问题,你们订好了,把时间和地点给我。”

    “好,好的!”邓洋等人齐声回答,重又变得振奋,之后的实战对练和日常修行里,他们皆充满动力,挥洒着热情。

    临近十一点,确认严喆珂已忙完了作业和报告,楼成为每个人做了遍纠正,让他们分组练习,然后进入更衣室,于安静的环境里,将武道社的点点滴滴变化都分享给了某严姓前队友。

    聊天告一段落,他走了出来,打算趁女孩洗澡抹脸的空当,去食堂填饱肚子,回寝室再继续视频。

    这时,一位长相秀丽的新生穿着白底黑边的武道服,从女更衣室方向小跑过来,目光激动脸颊有红地说道:“楼教练,能给我签个名吗?不,两个。”

    “好的。”这种要求,楼成一般不会拒绝,并微笑说道,“叫我楼师兄吧,楼教练已经下线了,你看,都过十二点了。”

    女孩一下被逗笑,紧张的心情舒解了不少,将左手攥着的白T恤展开,把签字笔递给了楼成,脆生生道:“楼师兄,这上面先签一个。”

    楼成没多说什么,提笔挥洒,于衣服正面刷刷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妈蛋,好久没签名了,都生疏了,虽然不生疏也不怎么好看就是了……

    收起T恤,女孩又从兜里掏出了一根护符状的项链,它的坠子呈金色,像是传说里的某种神兽。

    “楼师兄,能在坠子上刻个名字吗?”这名大一女生忐忑地将用于微雕的铁笔翻了出来。

    什么鬼……这一瞬间,楼成几乎傻掉,他还是第一次见类似的签名请求。

    满是学生气的女孩嘴唇嗫嚅,支支吾吾道:“我表姐让我帮忙求的,她很迷信,运气又不太好,总是倒霉,楼师兄你不是有反弹诅咒和厄运的异能吗?她就想着求个有你签名的护身符,消灾解难,保佑自身。”

    还有这种操作?楼成瞠目结舌,短暂无言。

    同学,迷信思想要不得啊!

    咦,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

    “楼师兄,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算了。”女孩偷瞄了偶像一眼,断断续续道。

    楼成回过神来,摇头笑道:

    “没事,下不为例。”

    他拿过微雕铁笔,沉肘凝腕,运转劲力,在金色坠子上刻下了“楼成”二字,然后递给了那位大一新生。

    “谢谢,谢谢楼师兄。”女孩又高兴又激动地道谢,返回的途中频频转身,微弓点头。

    此时,特训队员们聚集大半,打算出发去订的咖啡馆包厢玩狼人杀,午餐也将在那里解决。

    “楼师兄,拜拜。”他们欢快地挥手道别,留下楼成独自一人。

    哎,似乎在别人眼里,我也渐渐不太合群,不喜欢参加活动了……或许他们会觉得我的架子越来越大了吧……楼成摇头一笑,半是自嘲半是感叹。

    真的是没空啊……

    “你笑什么?”后面的更衣室门口传来了小明同学的声音。

    楼成转过头,看着已换好衣物的蔡宗明道:“我在笑你怎么不去参加?”

    “这不废话吗?方圆得七号才走。”蔡宗明一脸鄙夷地回答,“给你说过三遍了,你丫都记不住,提前步入老年期了?”

    “真的说过三遍?”楼成绞尽脑汁回想,都没发现对应的记忆,一时颇感茫然。

    “没有。”小明同学诚恳回答。

    “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楼成磨牙说道。

    蔡宗明笑了两声,转而问道:“橙子,你说我这次参加定品赛,多大希望拿到证书啊?”

    “运气不差到一定程度,基本稳了。”楼成如实回答。

    “这就好,你丫不知道,暑假的时候,我和以前的同学,朋友,还有亲戚们待一块的时候,费了多大力气才忍住炫耀实力吗?总不能直接跳出去鼓肌肉,踢柱子,或者开口就说我现在是高手了吧?多跌份!”蔡宗明浮想联翩地说道,“等拿到证书,啪的一声往他们面前一拍,啥话都不用说了!”

    “这两种方式有什么区别?”楼成好笑反问。

    “你丫不觉得后一种方式更含蓄吗?”蔡宗明比了个往内收的手势。

    “不觉得,一样的傻。”楼成毫不客气地回答。

    说说笑笑,损来损去,两人出了武道场馆,一去食堂,一去学苑餐厅,与方圆会合。

    之后的几天,日子按部就班地过着,楼成订了提前出发去米国的机票,这样刚好能赶回来督战定品赛。

    …………

    史密斯哼着无声的旋律,脚步轻快地进入办公室,这段时间,他过得很是悠闲,被安排的任务都颇为简单,不用提心吊胆。

    “真是美好的生活,感谢上帝,阿门!”刚泡上咖啡,坐了下去,他忽然接到了局长的电话,让他过去一趟。

    这次又有什么任务?史密斯又好奇又期待地敲开了上司的门。

    “监控他,你应该很熟悉了,不用我再多说了吧?”局长将电脑屏幕转了过去,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了史密斯的眸子,黄皮肤,黑头发,轮廓分明,嘴角含笑,旁边标注着红色的“危险”单词,俨然便是楼成。

    史密斯眼睛瞪大,嘴巴一点点张开,脱口而出道:

    “他怎么又来了?”

    还有完没完了……

    …………

    接下来的时光,楼成并未让提心吊胆的史密斯为难,安分生活,低调锤炼,没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为了避开风头,他打算严喆珂下学期的时候,才找机会挑战格斗家。

    来来回回之中,蔡宗明、李懋顺利拿到了职九证书,何紫经过苦战,勉强收获,王大力实力稍弱,运气也不算好,失败在了小组阶段,金路和穆锦年差得太多,纯粹见识。

    不过,一口气新增四名职九(邓洋自带证书)还是让武道社在松大又出了回风头,让愿意参加武道课的同学再次变多。

    不得已,武道课在二四六外,又增设了一三五,供落选的同学参与。

    十一月底,新一届全国大学武道会分区小组赛拉开了帷幕,松大第一场的对手是实力较弱的天一学院,第三次从米国回来的楼成并未将自己排入出场名单,并把新人邓洋放在了替补,犹是如此,镇场的李懋都几乎没怎么活动拳脚,支配了对话时间的蔡宗明和初生牛犊的何紫几乎完成三杀。

    十二月的第一个周末,松大迎来了老对手,山南大学武道社。

    客队更衣室内,梳着高马尾气质清爽的林笑之唉声叹气道:

    “非人啊,这还怎么打!还好我去年说的是等后年,呃,应该是明年了,到时候,彭乐云毕业,楼成据说也要提前进入职业赛,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比赛还没开始,她就在畅想着下次。

    穆彧“穆老汉”瞄了她一眼,从开光的佛珠、精致的十字架等物品扫过,定格于了林笑之脖子上戴着的新锁骨链。

    “你这护身符很少见啊?”他疑惑开口,问出了纠缠于心头一段时间的问题。

    林笑之得意笑道:

    “对呀,很少见,世界上应该只有这么一根,专挡厄运的楼成护符!”

    “什么东西?”穆彧和金大利等人皆是茫然。

    楼成护符?

    “我找人做了个震天犼的坠子,托刚考入松大的表妹让楼成签了名,进行了‘加持’,肯定能挡住厄运!”

    “这是什么理论?”穆彧脱口而出。

    “玄学理论!”林笑之自信十足地回答,“我现在改信楼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