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零三章 不听不听
    以松大目前的状况,对阵山南没什么好需要排兵布阵的,楼成一如既往地让蔡宗明做先锋,让他的嘴上功夫能精益求精,中间则轮换新人邓洋登场,更多实战。

    但与上一场不同,他将自身放入了首发,坐镇最后,不存丝毫大意,毕竟“灾星”穆彧算上异能足以比拟丹境,且奇诡难防更甚,非其他队员目前可以应付,若在这里翻船,以小组第二出线,那就很可能提前火并山北,在没有林缺的情况下,现在的自己再遇彭乐云、方志荣组合,独木难支。

    出了更衣室,还未来得及环顾四周,楼成便听到了山呼海啸般的呐喊,那是一声声的“冠军”,那是一道道的“加油”,众志成城,可以撼山,这便是主场的气氛。

    再是冷然之人,当此情景,鲜血也会有点沸腾,松大武道社诸位队员同时挥手,向着两侧致意,换来更热烈的欢呼。

    走了几步,楼成视线一扫,看见了位熟人,松城电视台的记者舒蕤,她穿着惯常的职业装,利落清爽的短发留长过肩,多了几分女性的柔媚,更凸显出本身鹅蛋脸的娇美。

    咦,她还在做记者?咦,她话筒上的标志不像是松城电视台,跳槽了?心中的疑惑随意闪过,楼成对舒蕤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

    而舒蕤恪守着采访要求,没在赛前过来打扰,只微笑做了回应。

    短暂的等待后,裁判登上了擂台,广播里也正式通报起双方的出场名单。

    第一局,蔡宗明对阵林笑之!

    “据说林笑之已初步摸到了丹境的门槛,你要是翘起你骄傲的尾巴,就等着丢脸吧。”楼成半是调侃半是提醒地对“嘴王”说道。

    “妈的,你丫这句话说得真容易让人想歪啊,还好我是正人君子!”蔡宗明损了一句道,“放心,我最擅长和女孩子聊天了。”

    “我擦,污者见污,快滚!”楼成拍了小明同学一掌,将他拍出了座位,连碰拳鼓劲的仪式都省了。

    蔡宗明理了下衣物和发型,缓步走向了石阶,登上了擂台,然后有点傻眼地看见林笑之立在比赛监督旁边,取下了一样又一样东西,掏出了一件又一件物品,到了末尾,她还珍而重之地将脖子上悬挂的锁骨链解开,递给对方,再三叮嘱不能弄丢。

    做完这一切,林笑之把马尾扎得又高了一点,脚步轻盈地来到敌人对面,指着袖口,自得一笑。

    蔡宗明凝目一看,发现那里绣有一圈文字,正面是“太上老君”。

    不愧是玄学宗师……有那么一瞬间,小明同学感觉自己被打败了。

    裁判看了两边一眼,举起右手,宣告对话时间开始。

    心情一松,蔡宗明露出真挚而灿烂的笑容道:

    “去年我们两家武道社也是分在一个小组,我作为业余二品的替补,有幸目睹了林同学你和孙剑师兄的战斗。”

    很平淡很和善地开场白,更像是在搭讪女生……裁判在旁边不动声色地听着。

    林笑之微笑点头,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蔡宗明话锋一转道:

    “那个时候,你就已经有顶尖九品的水准,现在一年过去,我这个业余二品都拿到了职九证书,自觉算是强力,你却还在原来的层次,没什么变化,不觉得羞愧吗?是不是得重新审视下自己适合还是不适合走武道这条路了,你才大三,还有时间将重心转移到学习上……”

    类似的话语滔滔不绝涌出,配合满是嘲讽的表情,连裁判都在心里犯了嘀咕:

    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啊……被这样当面羞辱,换我肯定忍不住……

    可是,林笑之嘴角上翘,表情未变,就连眼神里都找不到一点恼羞成怒的迹象。

    遇到劲敌了……蔡宗明抖擞精神,连变三种策略,巴拉巴拉说了一堆,可对方始终老神在在,浅笑回应,涵养爆表。

    很快,三分钟对话时间即将结束,林笑之笑眯眯抬手,探指入耳,缓慢捏出来两枚塞状物。

    什么鬼?蔡宗明看得眼睛鼓出,傻在了当场。

    敢情我刚才真在对牛弹琴……

    “九位高僧诵经开光过的耳塞,你值得拥有。”林笑之打了个响指,将两枚耳塞弹出了擂台,落到比赛监督旁边,其上同样刻有文字,组合起来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这不违规吗?”蔡宗明当即扭头,询问裁判。

    “不是兵器,也不是尖锐硬物,理论上,这和用手指堵耳朵没区别。”裁判解释了一句。

    有区别!区别大了!如果一早看到她用手指堵耳朵,我早不说话了!浪费了我多少口水和心血你知道吗?蔡宗明正待发声,却目睹裁判举起右手,即将挥下。

    他忙收敛心神,将注意力转回了比赛本身。

    接下来的战斗里,本就技高一筹的林笑之将虎形、龙形、蛇形、豹形等武功发挥到了当前的极致,圆润如意,收放有度,让未能在对话时间达成战略目标的蔡宗明疲于应对,哪怕机变百出,也无法扳回劣势,找到机会,苦撑了两三分钟后,败在了对方的一轮“震拳”抢攻下。

    “哈哈,我就说吧,不要骄傲,不要觉得没人能在对话时间治你。”面对沮丧归来的小明同学,作为死党的楼成尽情展示了什么叫男人间的友谊。

    “滚!”蔡宗明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接着陷入了沉思,“橙子,如果以后的对手遇见我,都不讲风度地用手指堵耳朵,那该怎么办?”

    “修炼一门狮子吼型武功,变成人形扩音器。”楼成打趣回答。

    最根本的办法是勤修“内功”,不将希望寄托在对话时间。

    “有道理……”蔡宗明若有所思地点头,真地开始考虑哪里能弄到类似的功法。

    此时,新登场的邓洋已与林笑之展开激烈交手,平时的阳光少年化身为肌肉贲结,打法狂猛的野蛮人,皮肤泛出玉色,面对敌人不招不架,只做硬抗和攻击,将十州派的“淬玉诀”与“暴雪二十四击”糅为一体,凶狠尤胜当初的林缺和楼成,仿佛“人形推土机”。

    本就苦战了一场的林笑之逐渐支撑不住,游走的速度慢了一拍,被邓洋欺近,用胸口和肩膀分别硬挡住一记劈拳和一记震拳。

    砰砰砰!邓洋只护要害,疯狂进攻,在最擅长的近身短打环节成功击败了林笑之。

    新一局的比赛里,他与金大利进行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在擂台上追来逐去,间歇碰撞,足足五六分钟过去,双方体力下降严重,才不可避免地转入肉搏阶段,而这是邓洋的强项,结果没有意外。

    连胜两场的他终于面对了敌方主将,“灾星”穆彧,对此,他不仅不觉惶恐,反倒跃跃欲试。

    “开始!”

    裁判一声宣告,邓洋往前跨步,谨慎小心,沉稳有加,可就在这时,他只觉虚弱的小腿肚子一抽,落脚未稳,踝关节瞬间向旁扭动,有所变形。

    作为一名顶尖职九的武者,他竟“平地崴脚”!

    虽然身体接近了极限,这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崴了脚的“推土机”不再奔走如飞,彻底落入被动,很快便败在了“穆老汉”手下。

    “他的异能又有变强,武道实力也似乎提升了不少,拳脚间有点‘收’的味道了,不错嘛……”楼成饶有兴致地看着,等邓洋往回,才慢悠悠扯下拉链,脱掉外套,站了起身,似乎一点也不介意给“灾星”喘息的机会。

    这个时候,武道场馆内的声音瞬间爆炸,都在呼喊一个名字,都在呼喊这里的英雄这里的“王”:

    “楼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