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零四章 道谢日
    享受着独属于自身的欢呼,楼成沿着那条光辉之路,不快不慢地登上了擂台,站到了“英年早衰”的穆彧对面。

    在裁判即将举手,宣告第五局比赛开始时,他忽然笑了笑,看着对手道:

    “恭喜恭喜,丹境有望。”

    穆彧怔了几秒,略显茫然地反问:

    “你看得出来?”

    自己隐约有“收”的感觉后,打了不下十场擂台赛,或许是因为“厄运”异能太过醒目,引走了绝大部分注意,竟无一人察觉这点!

    “我眼光一向不算差。”楼成气定神闲地回答。

    见他不介意多给穆彧恢复的时间,实力比他差的裁判也就无所谓了,不急着开启战斗。

    ——非人层次面对不到丹境的武者或只有七八品的丹境,有足够的掌控能力不造成严重伤害。

    穆彧闻言,半是感怀半是叹息地说道:

    “这其实多亏了你。”

    “这话怎么说?”楼成饶有兴致地问道。

    去年的“喜剧”,给他造成了当头棒喝的效果?

    穆彧苦笑一声,平心静气地回答:

    “之前几年,‘厄运’异能太耀眼,不仅‘闪瞎’了敌人,也‘闪瞎’了我自己,虽然为了不反噬周围的朋友,我一直用得很少,但在心里始终将它当做最大的依仗,最根本的东西,对它有着强烈的自信,把很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怎么提升它削弱它的反噬上面。”

    “直到遇见你,被反弹了‘厄运’,我才体会到了什么叫无能为力,才真正清醒过来,加强了自身的锤炼,还好,不算太晚,勉强有了点收获,不过嘛,能不能成丹境还得两说,呵呵,说来好笑,异能反而因此有所提升,打破了之前的停滞,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

    楼成微微点头:“我进丹境前,我师父说过类似的话。”

    穆彧吸了口气,重新将注意力转回比赛,拱了拱手道:

    “虽然我没有赢的希望,但还是要讨教一下。”

    “请!”楼成沉腰坐胯,左掌前伸,摆出起手之式,心中不无感慨。

    时隔一年,大家都物是人非了。

    接下来的战斗里,穆彧未自讨没趣地用“厄运”——虽然得益于本身境界和实力的提高,他的异能有所变强,但对方的进步更是夸张!

    当世天骄和入门武者之间,不知有多少鸿沟!

    最终,他得益于楼成的配合,使尽了异能外的浑身解数,把所学的各种形意发挥到了极致,几乎有了在对方拳下“百炼成钢”的感觉。

    灿烂之后,便是下滑,他主动收手,望着不曾被自身撼动分毫的楼成,尊敬行礼道:

    “多谢指教。”

    “不敢。”楼成含笑回应。

    对此,现场的观众颇为失望,他们早早掏出手机,想要摄录一场“喜剧”,可惜穆彧有自知之明,未让他们如愿。

    应景的鼓掌声中,楼成离开擂台,看见了拦截在前的舒蕤。

    “嗨,好久不见。”只有一个酒窝的记者姑娘浅笑挥手。

    “大概是因为你跳槽了吧。”楼成顺口开了句玩笑。

    舒蕤比前面两年多了分沉静,嘴角上翘道:“这其实得感谢你们。”

    哟,今天是集体道谢日吗?刚有穆彧,现是舒蕤?楼成哑然失笑,好奇问道:

    “为什么啊?”

    “我不是给你,给武道社,做过专访做过特别节目吗?随着你和林缺的名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人找到这些资源看,而我,长得还算不错,嗯,还算不错,功底也好,慢慢积累了点人气,被省卫视台看中,挖了过去,以后可能越来越少做一线记者了,如果有什么节目邀请,你得卖我个面子啊。”舒蕤不改臭美本色。

    功底也好?是和大舅哥配合讲冷笑话的功底吗?楼成暗自吐槽了一句,心情不错地回答:“只要有空。”

    舒蕤满意点头,转而八卦道:“我最近两场有注意,你女朋友没来?”

    “这算正式采访吗?”楼成瞄了眼舒蕤旁边的摄像大哥。

    “不算,还没拍呢。”舒蕤笑吟吟看向楼成,坐等答案。

    “珂珂去米国读书了。”楼成言简意赅地回答。

    “米国?那她快放寒假了吧?”舒蕤转动眼珠,做思索状。

    她最早有考虑过留学,搜集了不少资料,对此有所了解。

    “对,圣诞节前一周多就会放,一共四周。”楼成没掩饰自己的欣喜。

    不过,珂珂回来后,正阙爷爷奶奶家得住几天,江南外公外婆家得住几天,岳父和岳母大人得陪,闺蜜要联系,真正能和自己单独相处的时间不算太多,毕竟这边要打分区赛,她不可能一直待在松城,嗯,没关系,我可以周一回秀山,周五返松城,做个不算太称职的教练,反正他们已经习惯楼教练的不存在,就像史密斯习惯了我的出现。

    就在他因这个话题浮想联翩时,舒蕤忽然吐了口气,满怀感慨地说道:“要不是还有你在,我都感觉松大武道社已经变得陌生,和去年这个时候相比,有一半人离开了吧?施教练,林缺,对了,林缺的伤怎么样了?我看网上都没什么消息流传。”

    “八月份进行的恢复性练习,十一月份痊愈,目前应该有强六的水准了吧。”楼成如实回答,这都是从珂珂那里得到的消息。

    作为并肩奋斗过的队友和实质上的亲戚,他其实有打电话关心大舅哥,但整个过程处于非常尴尬的场面,一边绞尽脑汁找着话题,一边只回答“嗯”,“是”,“对”等单字,让楼成越聊越没信心,只好匆匆挂断。

    对此,严喆珂一言抚平了他受到的“创伤”:

    “我哥能敷衍你一分钟,听你东拉西扯,没直接再见,已经是把你当朋友了!”

    听完楼成的描述,舒蕤展颜笑道:“挺好的,大家都越来越好,我就开心了。”

    舒记者,你感觉不太对啊,有点文青感了……不过,这关我屁事……楼成指了指队友那边:“正式采访吧,他们都等着的。”

    “好。”舒蕤将话题转入了新一届的大学武道会,“今年强弱太分明,你们几个非人让其他选手只能仰望,但并不是没有悬念,比如,这次分区赛的前四循环战,你们肯定会遇到山北,你做好在全国赛前先和彭乐云再战一场的准备了吗?”

    “呃,看情况。”楼成没敢把话说死。

    自“冰镜”突破,带动本身武道实力有了一个大踏步的前进,之后的提升一直很缓慢,让经历过准六到接近非人时乌龟速度的自己,都差点无法适应,与现在相比,当时都能称得上高速列车了。

    两个多月下来,自己只有很微弱的变强,而根据资料显示,除开活佛和“武圣”这种变态,大部分外罡强者在非人时都是类似状态,所以,越早成就高品,留出越多时间冲击外罡,希望才越大。

    嗯,感觉还沉淀得不够……

    …………

    舒蕤专访楼成时,山南大学一行接受完短暂的赛后采访,回到了更衣室内。

    林笑之小心翼翼进了洗浴间,脱掉了衣物,取下了一众护身物品,独留脖子上的锁骨链。

    她扭动龙头,放出热水,等待温度提升的同时,一手攥着刻有“楼成”名字的震天犼坠子,一手合十身前,嘴里念念有词。

    仪式结束,水温刚好,她走入花洒下方,感受到了身体的本能放松。

    提心吊胆一阵,林笑之无灾无难地洗好了澡,正待穿衣出去,忽然听见对面传来一道刺溜的脚滑声,并掺杂金大利的脱口喊叫。

    “怎么了?”林笑之提高声音问道。

    “没事,劈了个叉……”金大利懊恼回答。

    “可怜……”林笑之沉痛点头,捂住嘴巴,做感同身受状,过了几十秒,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信楼成,避霉运!

    谁用谁知道!

    …………

    之后,松大一路顺风顺水,高歌猛进,在严喆珂的见证下再入前四循环战,而第一个对手便将是山北大学武道社。

    圣诞节下午,正做伪情侣真夫妻约会的楼成忽然感受到手机在震动,拿起一看,来自“道士”。

    彭乐云……楼成低声给珂小珂同学说了一句,然后接通了电话:“嘿,道士,怎么有空找我?”

    彭乐云微笑道:“我就给你说声,下场比赛,我应该不会上,我们明年四月份再战。”

    “做沉淀?”楼成若有所思地问道。

    “你不也在?”彭乐云悠然回答。

    说完,两人同时失笑,自有种默契在心。

    四国赛之后,到现在为止,彭乐云未曾出过手,而楼成自米国的两场不为人知实战结束开始,也只是“下”了两盘“指导棋”。

    放下电话,他正待给严喆珂说刚才之事,突又收到了一条消息,来自军方联络人“急行军”:

    “‘皆’字诀有眉目了。”

    PS:周一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