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零六章 主场之势(求推荐票)
    海东机场,T1航站楼。

    背着行囊的楼成在约定的位置看见了本次东瀛之行的军方代表,无需对话就能确认的军方代表,因为这是位熟人,眼窝很深,眸藏暗火,乌发夹杂银丝的“中年男子”罪火天君。

    “前辈好。”楼成微笑打了声招呼。

    罪火天君轻轻颔首,算是回应,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冷漠。

    有了参加四国赛和往返米国的经验,无需旁人引导,楼成顺利通关,和罪火天君一起登上了一架东瀛航空公司的飞机。

    “前辈,铭刻有‘皆’字诀的物品流落到了东瀛,‘临’字诀、‘阵’字诀和‘列’字诀,会不会也是这样?不一定东瀛,可能高丽,可能汨罗,也可能李家坡。”楼成想到之前和严喆珂的交流,主动对罪火天君提了一句。

    罪火天君微不可见点头道:“他们有做类似的推测,甚至已经有了点线索,不排除物品被卖到欧米的可能。”

    果然是专业人士,我和珂珂能想到的,他们早就想到了……楼成嘴角勾勒道:

    “那我就放心了……”

    这时,罪火天君望着前方,轻飘飘抛出一句话:

    “山下猛虎的七罪波动有突破,杀意方面。”

    呃,是杀意波动变强了……楼成侧头看向前辈,试图更进一步打探,却发现罪火天君已闭上了眼睛,摆出不想交流的姿态。

    等了片刻,航班推出,滑行起飞,因舱内可以上网,等到转入自动巡航模式,楼成便开了手机,在Q上将刚才罪火天君提到的情报告诉了严喆珂。

    时值国内中午,米国晚间,女孩很快回复,“双手交叉,托着下巴,陷入沉思”道:“这和我们之前的猜测不太一样诶。”

    按照她和楼成最早的预计,对崇尚极端意念,极端感情的格斗流派而言,有精神象征的地方更能激发武者的潜力,打出往常完不成的招式,所以,山下猛虎很大可能选择“极限波动流”的最高道场,或象征东瀛某种意志的神社,可现在看来,对方的“主场”将出乎意料。

    “你觉得哪些场所能有效提高杀意?”楼成若有所思地问着。

    严喆珂“眼眸转动”道:“憎恶仇恨的源头?杀戮残留的古战场?某个冷僻对口的神社?”

    “我倾向于古战场,这在东瀛不算难找……”楼成做出了自身的猜测。

    讨论了一阵,有了初步的推断后,严喆珂又给他找了一堆“极限波动流”涉及杀意的资料,末了岔开话题,说起之前那件事情的结尾:

    “因为有霜霜霜的求情,和关键证词上的模糊,那个男生定的是寻衅滋事,不是杀人未遂。”

    “还算她有点良心。”楼成“掩面叹息”道。

    之前那件事,男生走了极端是有罪,但顾霜也得负很大部分责任,她要再这样折腾,迟早还得出事,哪怕她爹花钱替她请了保镖。

    “嗯,她和那个男生谈过了,具体聊了什么我不清楚,但对方的怨气没那么重了。”严喆珂“低头吐气”道,“有的时候,我都想去学心理,把霜霜霜,把晶晶姐,把我哥,都拉回正轨,尤其那死丫头,每次都气得想和她断交,但又觉得不该就那样放弃她,哎,橙子,你说我身边怎么辣么多心理有疾病的?”

    “大概是攒人品吧……”楼成也无法解释这个现象。

    聊了大半个小时,严喆珂道了“晚安”,沉沉入睡,楼成埋头看起资料和预先下载的视频,对约战没丝毫怠慢。

    这个过程中,罪火天君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侧头扫了一下,似自语似感叹地说道:“你们现在真好。”

    前推几十年,哪有那么容易获得敌人的具体情况!

    “这是相对的,对手同样更了解我们了。”楼成随口回了一句。

    罪火天君没再说话,重又闭上了眼睛。

    没过多久,飞机开始下降,落到了关西大阪,罪火天君带着楼成转了几道车,体验了地铁和新干线,抵达了一处偏僻所在。

    楼成此时已被绕晕,在落日的余晖里看见了四周荒凉的场景,看见了前方有一座废弃佛寺,它的匾额早已不见,内里石木寥落,沉寂阴暗,就连晚霞照入,也显现暗红色泽。

    闭上眼睛,凝出“冰镜”,楼成顿觉本就寒冷的天气又阴了几分,心湖内弥漫起乌黑铅云,血腥之味若有似无。

    “古战场。”他睁开眼睛,结合之前的推测,初步有了确认。

    罪火天君点了下头,不置可否,缓步向那有着战国时期特色的佛寺走去。

    楼成跟在后面,仔细观察起周围的状况,隐约看出那座废弃佛寺原本是在镇压这片古战场。

    当年此地,应该不乏诡异事件……他若有所思点头,距离佛寺越来越近,逐渐看清楚了里面的断壁残垣,也看清楚了立在殿堂门口的山下猛虎。

    他与八月份相比,体型没什么变化,依旧那么魁梧巨大,身高臂长,肌肉一块一块,非常夸张,然而,他的面貌却有了一点让人惊心动魄的不同,两条浓郁粗犷的眉毛皆从中断开,转折处刀削斧砍,凌厉锋煞。

    山下猛虎的身边,站着位干瘦矮小的老头,他穿着“极限波动流”的道场服装,头戴一顶斗笠,用阴影遮掩住了大半张脸庞,一双眼眸藏着暗红。

    刚看到这老者,楼成便浑身一紧,仿佛被毒蛇盯住的麻雀,或遭老虎蹲守的山羊,只觉那是地狱的入口,杀意的源泉,仅仅外泄的一星半点,就让自己浑身僵硬,“冰镜”有裂,小腿肚子不由自主地抽动颤抖。

    这是“极限波动流”那位外罡级的恐怖家伙?

    楼成念头转动间,罪火天君已是哼了一声,他与佛寺间的荒凉地带突然腾起一片深沉暗红的火焰,并随风蔓延席卷,烧入了断壁残垣。

    骤然之间,杀意与火焰同消,一切又恢复了黄昏的荒凉。

    两分钟之后,楼成与罪火天君一步一步踏入了佛寺,站到了山下猛虎对面。

    没有交流,罪火天君拿出了一张铭刻着“者”字的书画,它神韵具备,悠长流传,一看便是出于外罡强者手笔,头戴斗笠的老者也从怀里取出副拓片,“皆”字绵厚,有扩张刷新之势,仅是远远一瞧,楼成便能确定它是货真价实的“皆”字诀。

    罪火天君侧头看了他一眼,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与斗笠老者同时扔出物品,抓住收获,完成了交换。

    紧接着,他们稍有退后,“改换”身份为裁判。

    山下猛虎带着耳机,上前一步,身体发出啪啪爆响,肌肉不做膨胀,反倒收敛了少许。

    他目光幽深冷酷到极点地看向楼成,跟着“翻译”的声音,用古怪艰涩的华国语言笑道:

    “自从被弱小时的你打败,我就承受了巨大的羞辱和痛苦,每晚都因此而无法入睡,感觉有火焰在烧灼我的心灵,煎熬我的灵魂。”

    “但正是这样的折磨,让我找到了心灵最根本的力量,领悟了七罪波动拳的更进一步奥义,掌握了杀意的真谛。”

    “我要感谢你,更要打败你!”

    山下猛虎话音刚落,眼眸便转为赤红,身体表面腾起了浓郁的血色“雾气”,唤醒了四周荒凉下潜藏的暗流。

    一颗颗幽绿的磷火漂浮腾空,夸张的血煞之意汹涌袭来,几乎产生海市蜃楼般的效果。

    这个瞬间,楼成仿佛置身于了古代战场,看见了被劈成两片的武士,看见了遭砍掉头颅的将军,看见了被长枪刺穿的大名,而等到他们“转身”,面孔却与自家一模一样!

    那剧烈的痛苦和临死的恐惧顿时化为实质,加于楼成心灵,撼动了冰镜,掀起了波浪。

    山下猛虎的精神威压并不像秘法那样只有一击的效果,它与环境完美糅合,连绵不断,时刻影响。

    借助地利和不为人知的布置,他竟有了几分外罡之势!

    “感受到了吗?这就是美妙的杀意!”山下猛虎半闭着眼睛,陶醉般说道。

    他话音刚落,突地睁大双目,盯住楼成,并一把扯下耳机,连同电话,丢到了旁边,沉声开口道:

    “我说过的,我会亲手打败你,洗刷耻辱!”

    一道晚霞照入,让他背后的佛堂短暂清晰,那里供奉的不再是佛陀,而是一尊通体血红三头六臂的阿修罗!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