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零九章 “冰部”外罡篇
    “一脉相承。”手里提着背包的罪火天君终于开口,对楼成之前的表现做出了简短的评价。

    于此,楼成只能干笑以对,默默接过手机,给严喆珂发了条消息:

    “搞定!和我们预料的一样,真是古战场,过年就能教你‘皆’字诀了!”

    米国康城,夜色正浓,万籁俱寂,严喆珂房间内突地响起了夸张的消息提醒声,她迷迷糊糊睁眼,拿起手机一看,脸颊顿时凸显出浅浅的梨涡,然后强撑着回了个“红脸微笑”的表情,并将设置调归原状,不扰之后的休息。

    做完这一切,她一头栽倒,转了个身,抱住小半截被子,甜甜睡去,嘴角始终若有似无地勾着,像是在做一个让人心情愉快的美梦。

    看见回复,楼成跟随微笑,这才收起手机,拿过背包,从里翻找出休闲款跑鞋,拿起件呢绒的衬衣,动作略显迟缓地换上,除了裤子还有破损之处,浑身上下已不见一点战斗过的痕迹。

    ——大庭广众下,前辈高人旁,他还有羞耻之心,没当场脱裤子,反正将就着还能穿穿。

    披上羽绒服,背好行囊,楼成边控制修补着体内伤处,边纯粹以腿脚发力地缓步前行,这时,罪火天君将“皆”字诀的拓片递给了他,声音沉哑地说道:

    “回国后还我。”

    按照施建国那老家伙炫耀的说法,他徒弟分分钟就能练成任何一门“九字诀”,甩自己等人八条街!

    “好的。”楼成不觉这有什么为难地接过拓片,爽快答应。

    沿途之上,因分心乏术,他没直接修炼,只仔细观摩了“皆”字古形和其中蕴含的神髓,做到了心里有底。

    晚上入住酒店后,他终于有了空闲,盘腿坐于床上,将拓片摆在身前,边结印开声,边闭目勾勒略觉形神的古字。

    与以往修炼九字诀的过程大同小异,“金丹”应激而发,牵引震荡,涟漪阵阵,璀璨化形,将“皆”字的神韵“铭刻”入了楼成的脑海,但这一次,它本身未有异变,只正常浮现出对应残篇。

    “皆!”

    楼成低沉的声音回荡于房间,仿佛蕴藏着少许高旷神秘的感觉,他这是在改变手印,尝试“皆”字诀的内练效果。

    过了一阵,他睁开双眼,微不可见点头,心里已然有了把握。

    “皆”字诀正常使用,是刺激身体对应部分,使激素疯狂分泌,振奋精神,焕发体力,这类同于用刀子捅大腿,用剧痛换来身体保护机制的启动,让大脑瞬间清醒,让身体充满力量。

    当然,与粗糙的头悬梁锥刺股相比,它更具“技术含量”,刺激的部位更有针对性,效果更好更明显,无愧于秘法之名。

    “一天顶多用一次,即使通过‘照见自我’简化环节,控制程度,也顶多三次,而且若达到极限,会疲软反应,很长时间内将没办法获得良好‘反馈’……通过‘皆’字诀恢复的精神和体力会比平常更容易下降……”楼成认真琢磨着秘法的特点,“而用于内练,则是震荡纯粹身体,间接影响大脑,让本身精力恢复的速度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快,深层睡眠的效果也将越来越好,也就是说,以前非特殊情况得保持六到七个小时的休息,‘皆’字诀大成后,四个小时就足够了,甚至会更短。”

    想到这里,楼成不由一阵失落,就在几年前,自己最喜欢的休闲活动还是睡懒觉啊!

    人家都说,假期睡懒觉不是浪费吗?自身一向认为,假期不睡懒觉才叫浪费!

    而随着开始练武,睡懒觉已是与自己告别,再不复那种享受,到了现在,似乎午觉都可以缩短到半个小时,晚上更是能将睡眠时间减少三分之一乃至更多。

    “哎,这样也好,感觉每天都比别人活得长,能做更多的事情……”楼成浮想联翩,不知为什么,忽然就想到了珂珂羞怒的嗔骂,“流氓”!

    ……他顿时轻咳一声,止住了思绪,嘴角含笑地拿起手机,将“皆”字诀的作用和特点都分享给了严喆珂,末了义正辞严地说道:

    “这样你就能学习得更轻松了!”

    “嗯嗯!”严喆珂欣喜点头。

    …………

    翌日上午,锤炼之后,楼成与罪火天君会合,顺手把拓片递了过去:

    “前辈,我好了。”

    罪火天君看了他足有五秒,才伸出手,把拓片接住。

    楼成“交卸”了任务,只觉心里一阵轻松,更对未来充满希望。

    一年出头的工夫,“九字诀”就搜集到了六个字,完成了三分之二,距离推测的师父旧伤彻底复发,身体完全垮掉时间还有好几年,希望不小!

    呸,我怎么在这里好的不想想坏的?

    或许不用集齐“九字诀”,师父就因为科技和武道的进步治好了旧伤呢?

    嗯,从金丹呈现的状况看,剩下的“九字诀”应该有一诀是用于疗伤的……

    一路无话,两人也没什么话说,于下午飞抵了海东机场,各走各路。

    楼成没急着返家,而是先坐高铁,去了吴越陌上,打算给师父拜个早年,顺便去宗门上香,大年初一就不过来了。

    施月见的别墅内,施老头提着刻有“斗”字的精美酒壶,看着自家徒弟,啧啧有声道:

    “罪火那老头子说你功底扎实,积累深厚。”

    “前辈谬赞了。”楼成谦虚了一句。

    “那老货一般不夸人的。”施老头摆了下手,为面子大涨而兴高采烈,“能在对方提前布置过的环境下打败领悟了杀意的同阶,你,呃,你还算没丢老头子我的脸!”

    说到这里,他沉吟了下道:

    “你的‘冰镜’到了‘虚空遇神,照见自我’的层次,非人境界再想往上走,几乎是可遇而不可求了,这样吧,明天去宗门,给你三天时间观摩‘冰部’外罡篇,能领悟多少,全看你自身了!”

    观摩“冰部”外罡篇?楼成先是一惊,旋即涌起了强烈的欣喜。

    在不外通天地前,九大绝学是无法真正练成的,但从中参悟出什么,触类旁通了什么,还是有可能的,彭乐云不就“参考”“九霄合瑟”与“晴天霹雳.无云雷刀”,模仿自创了两门武功,虽非简化外罡,但也相当不凡,而且施展更迅捷快速,应用更适合本身,在他手里使来,不比“雷篆”“霹雳火”等差多少!

    师父这是认可了自己的沉淀和积累?

    “谢谢师父!”楼成脱口而出。

    施老头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平时怎么不见你谢我?”

    “师父,我的感激都是放在心头的,说出来的只有十分之一。”楼成早就跟着“嘴王”,练出了一身的本事,笑呵呵化解道。

    翌日上午,冰神宗松涛阁。

    楼成坐于阳台,眼中映照着松林绿海,脑海内却呈现体内的“清晰画面”。

    血肉蠕动,止住伤口,一处一处,飞快愈合。

    不知过了多久,他只觉与山下猛虎一战造成的内伤,在丹药和“照见自我”的双重作用下,好了至少一半。

    “再有两三天就能痊愈了……”楼成吐了口气,耳朵一动,听见刻意轻盈无声的脚步正在靠近。

    他缓缓站起,收敛了气势,慢步走到门边,等待了十几秒,敲门声突兀响起。

    楼成伸出手去,拉开了房门,莫婧婷曲起的手指凝固在了半空,似乎吓了一跳。

    “小师叔好!”她很快回过神来,像是缺乏焦距的迷蒙双眼盈满了笑意。

    “掌门师伯找我?”楼成直入正题。

    “嗯,他在冰后阁等你。”莫婧婷看着面前愈发深不可测的小师叔,笑吟吟补充了一句,“他要领你去宗门禁地,观摩外罡绝学。”

    “好的,麻烦你了。”楼成客气微笑,走出了房间,关上了大门,沿着回廊,向“冰后阁”行去。

    莫婧婷吊在后面,看着他低头按动手机的背影,突然有些羡慕和感慨。

    小师叔真是越来越有高手范了……除了玩手机的时候……

    师叔祖怎么没早点把他带回宗门……

    …………

    冰后阁,掌门何易站在靠近门口的地方,含笑看着楼成道:

    “你真是一次又一次让我们的判断出错啊,老头子我原本推断你得明年才能来观摩。”

    “多谢掌门师伯夸赞。”楼成略有点不好意思地行礼。

    “走吧。”何易转过身,领着楼成往地下那一层行去,边走边介绍道,“贪多易烂,你还在非人阶段,观摩的时候侧重两到三门就足够了,否则既牵扯精力,又容易什么都学不到,你‘冰镜’有成,最适合参悟的是第五式‘洞敌冰心’,另外,第六式‘冰魄神光’和第一式‘万载冰壁’也比较契合你。”

    “嗯,按照你师父的说法,第九式‘浩瀚星空.绝对冰寒’更贴近你的理解,可惜,这一式历经战乱,早已遗失,哪怕几派联盟,也只弄出个弱化的东西,希望有朝一日,你能推陈出新,让它不仅真正完善,而且超越以往……”

    楼成专心听着,跟着掌门师伯穿过长长的甬道和三扇厚重金属制成的大门,在一种这里很有科技感的幻觉里,进入了银白光泽流淌,剔透辉芒闪烁的大厅。

    还没来得及观察四周,以他的实力和境界,都不由自主打起了寒颤。

    好冷!

    PS:今天长辈忌日,本来说昨天写三章,把下午的时间挪出来,结果昨天码字速度不理想,未能成功(捂脸),今天第二更在晚上十一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