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严教练的“批评”(求月票)
    凄凉的夜,凄凉的风,凄凉的雪,凄凉的车,史密斯将座驾停到阴影里,看着楼与他女朋友十指紧扣地走入屋子,隔断一室灯光,不由产生了几分茫然的感觉:

    这样的日子,我还要过多久?

    此时,夜色已深,早过了两人规律的入睡时间,楼成和严喆珂对杜姨道了晚安后,回到二楼,进入了女孩的卧房。

    这一次,“破罐子破摔”的严喆珂干脆连隔壁睡房都未收拾。

    放好行李,感受到楼成逐渐灼热的视线,女孩有点承受不住般扭头看向旁边,脸颊映着温暖灯光,支吾了一句:“明天上午有课……现在也很晚了……”

    “我知道。”楼成低笑回答,“我就想抱下你,感受你的存在。”

    说话间,他已是跨步上前,拥住了女孩,严喆珂闭上眼眸,轻吸了口熟悉的味道,只觉整个人完完全全放松了下来,于是脑袋埋紧,手臂环起,抱住了自家老公的背部。

    安静的相拥很快衍变为温柔的深吻,两人唇舌交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楼成靠着极强的毅力,控制住了自己,稍微拉开了距离,可看到小仙女盈盈如同秋水的双眸和润泽闪烁的嘴唇,又差点化身饿狼,扑将过去。

    “很晚了,得睡觉了,好好休息,明天早起!”他不知是在对严喆珂讲这句话,还是试图说服自己。

    女孩失笑出声,眸光转动地侧头望了眼楼成的背包,摊出白嫩纤美的手掌道:

    “我的礼物呢?”

    “都学会主动要了啊?”楼成好笑开口,提过了行囊。

    “当然~我们都是老夫老妻了,要个礼物怎么了?”严喆珂扬了扬下巴,娇声说道。

    楼成解开背包,扯下拉链:

    “这是大阪的玩偶钥匙扣,我看着有点像‘犼’……这是秀山那家精品店的皮筋,你不是说女孩子找合适的牛皮筋不容易,最喜欢的就是他们家的吗……”

    至于纪念日礼物、情人节礼物,肯定得暂时保密,等待当天!

    礼物都不贵重,但各有心意在内,严喆珂看了眼自己雪白腕部套着的黑色皮筋,酒窝深深,眉眼含笑道:“对呀,我坏了一根,掉了一根,只剩手上这一根了……”

    正想着让你下次带,结果不用我开口……

    说到这里,她抿嘴轻笑道:“橙子,你好像已经习惯把犼当做自己的象征了?”

    “大概是认命了吧……”楼成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

    把玩了会礼物,珍而重之收起,女孩拿上睡衣,脚步轻盈地去了洗浴间,楼成则坐在床边,闻着淡淡残香。

    过了一阵,严喆珂穿着长袖长裤的睡衣回来,脚上是双毛绒绒的白色地板袜,她轻轻抬腿,踢了楼成一下,催促他快去洗澡。

    等到一切搞定,卧室主灯关掉,窗外黯淡辉芒透过帘布缝隙照入,女孩打了个滚,翻进了楼成怀里,主动抱住对方,送上了香唇,舌尖先是调皮轻点,继而无奈地被含住。

    气氛和温度都有所上升,严喆珂手上略微用力,分开了自己和楼成,眼眸迷蒙,气息轻喘地说道:

    “晚安……”

    她话未说完,又被楼成抱得更紧,吻得更深,呼吸相闻,灼热叠加,暗香入鼻。

    不知过了多久,严喆珂才呼吸到新鲜的空气。

    她身体轻颤,感受到抵住自己的夸张热情,气息不太均匀地低笑嗔道:

    “刚才谁说快点睡觉,好好休息,明天早起的!”

    楼成老脸微红,讪讪笑道:

    “礼貌性,礼貌性……”

    珂小珂同学,我忍得有多辛苦你知道吗?

    严喆珂一下笑了出声,娇着嗓音呵斥道:

    “你越来越流氓了!”

    静默了几秒,她强忍着羞涩,尾音故意上扬道:

    “我本来想着明天下午没课,少睡点也没关系,可以补回来……既然某人都说了只是礼貌,那就算了~”

    说完,她转过身体,背对了楼成。

    楼成略有茫然,旋即醒悟,当即就贴了过去,将手环过了女孩的腰肢,将她向后拉得更紧,仿佛要与她融为一体。

    “我睡着了!”严喆珂将眼睛牢牢闭住,抗议了一句。

    楼成把脑袋埋入她的后脖,呼吸着夹杂略微汗湿的芬芳,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灼热的印记。

    “我睡着了。”女孩挣扎了一下,只觉那仿佛带着高温般的手掌挑起了自己的衣物,摩挲着伸了进来,往上游走。

    “我睡着了……”严喆珂象征性阻挡的手被一下穿过,“了”字带着颤音袅袅回荡。

    不知过了多久,轻晃的吱呀声响起,时重时轻,时快时慢,时而迅急如骤雨打蕉叶,时而舒缓似小舟摆荡湖心,到了最后,甚至隐约不堪负担。

    翌日清晨,楼成神清气爽地睁眼,只见女孩正揽住自己的臂弯,睡颜清丽,干净安宁,好梦正酣。

    心情一下柔软,楼成精准又小心地收回了手臂,低头吻了严喆珂嘴角一下,喉咙含笑,低声说道:

    “早。”

    媳妇大人早!

    没惊动女孩,他拿上衣物去卫生间换好,脚步无声地出了屋子,来到草坪,充满男主人情怀地拉开了架子,开始日常的锤炼。

    静功,动桩,招式,一一重复,楼成练着练着,开始绕圈行走,越走越快,转折间有罡风产生。

    他借助于此,将枯败的杂草和各种不该存在于此的事物带起,绕身旋转,化作了龙卷,四处“游荡”。

    最终,楼成脚步一顿,风形消散,杂物点点掉落,全部聚集于他的身周,草坪别的地方已是清爽干净。

    拿来扫帚等物,收拾完手尾,他的晨练与清理同时完成,心情异常畅快,差点喊出“我是世界之王”的口号,二楼窗户处,严喆珂肘部支住书桌,双手托腮,静静看着这一幕,笑意浅淡,眸光温喜。

    弄好这一切,楼成回到了房中,然而却面对了严教练的“批评”:

    “谁说只来一次的!”

    “我……”

    “谁说让我好好休息的!”

    “我……”

    “谁说会叫我起床锤炼的!”

    “我……”

    “你个骗子!”

    见刚才意气风发的“震天犼”同学老实认错,严喆珂忍住笑意,看了他一眼,好奇难掩地问道:

    “橙子,你好精神哦,和以前都不一样诶!”

    睡得那么少,再是非人,也该有点精神上的疲惫呀!

    楼成犹豫了下道:

    “练了‘皆’字诀的关系吧……”

    “皆”字诀……还有这作用……严喆珂眨巴了下眼睛,忽地记起之前某人兴高采烈说要教自己“皆”字诀,说那样学习就轻松了……

    她脸颊的晕红顿时及耳,恨恨挥了下拳头道:

    “你个臭流氓!”

    和预想的场景一毛一样……楼成被骂得反而笑了出声,换来白眼一双。

    用过早餐,送别了杜姨,严喆珂开车领着新任保镖前往了学校。

    “周末有空的话,你教我开车吧?”楼成饶有兴致地提议道。

    “好呀!本教练什么都教~”严喆珂顺口自夸了一句,可越想越觉得这句话不对,不由侧头瞪了自家老公一眼,瞪得楼成莫名其妙。

    有问题吗?

    停好车,进了学校,楼成拉着严喆珂,在她引领下,走向了教学楼。

    途中,他们遇见了黄熙文,这位艳丽微胖的女孩猛地低下头,主动放慢脚步,拉开了距离。

    “她现在很少去参加派对了。”严喆珂压低声音,说了一句。

    “啊?”楼成一脸茫然。

    “马耶夫斯基那件事情……她和珍妮弗关系不错,经常去她们的派对,那次之后,估摸是被吓到了,正常的聚会都很少参加……不过,她的学习成绩倒是回来了……”严喆珂赞许地看向某人。

    楼成顿时有了几分助人为乐的喜悦。

    嗯,这不仅帮助别人在堕落前得到解救,而且还斩断了可能对珂珂造成的威胁……

    说着这事,小两口来到了教室附近,严喆珂挥手进去,楼成像是真正保镖般观察了环境,挑了最适合做出反应的地方,站到了角落。

    那里还有位西装革履的墨镜男子,一看就是安保人员,应该是其他富豪学生家里聘请的。

    瞄了一点也不专业的楼成一眼,墨镜男子无声拉开了距离,和他泾渭分明。

    楼成悠闲地看着四周,心情平静柔和地想着琐事,想着从“冰部”外罡篇领悟的东西,完成更进一步的推敲,时而正经,时而散漫。

    以他的实力,站三四个小时没任何问题,所以并不觉得难熬,但也借着这事,感受到了做安保行业的武者的辛苦。

    果然不轻松!

    “无聊吗?”上课间歇,严喆珂发来了消息,关切问道。

    “不无聊啊,我在脑子里已经和你过完了这辈子,即将开始下辈子的相遇。”楼成优哉游哉地回复。

    严喆珂偷看了下手机,忙用牙齿咬住嘴唇,怕自己失笑出声。

    越来越会说话了嘛!

    课余休息,她总是来找楼成说话,或领着他在附近转一转,到了上午的尾声,更是迫不及待地收拾好课本笔记,脚步轻盈地出门会合。

    班上最保守沉闷的女同学有了这样的表现,让几位男生颇感诧异。

    “乔治,去看看……”脸有雀斑的棕发青年用下巴指着严喆珂的背影,对衣袖撑起的金发男子说道。

    “OK!”乔治关掉手机上时时回味的四国赛视频,饶有兴致起身,三步并做两步,与同伴一起出了教室,看见戴黑框眼镜发型古板的严同学正被一位亚裔青年满脸温柔地拉住。

    黑发黑眸,嘴角含笑,轮廓分明……

    乔治与棕发青年对视了一眼,皆看到了彼此眸中的错愕与茫然,齐声脱口道:

    “楼!”

    PS:最后一天半,再求月票,我们似乎大概竟然还在前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