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跳(求推荐票月票)
    接下来的十几天,从对战布兰顿的比赛总结出不少经验与教训的楼成偃旗息鼓,哪怕周末都没去找格斗家或强力灵修“切磋”,认认真真思考问题,一点一滴锤炼弥补。

    其中,他自创的“冰后之叹息”,与严苛的实战要求还有一定距离,当时若非完全压制了布兰顿,很可能来不及使用,必须再做尝试、修改和熟稔。

    而不依赖金丹力量压制的情况下,“冰后之叹息”也就略等于“当头棒喝”,但有内外之分,一个冻结思维,一个冰封身体,各具特点,各得玄妙,各有千秋。

    脑海起伏,念头闪动,楼成靠在角落,望着教室,边戒备意外,边琢磨着类似的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他手机忽然震动了两下,拿起一看,竟是史密斯发来的微信消息——他与楼成的联络,机密的部分用别人邮箱,事后处理干净,一般的则靠华国通讯工具,像是日常接触里建立起了真正友谊:

    “楼,今天将有一部精彩的‘电影’上演。”

    “如果不是我经常远程监控圣顶教堂附近,还真没办法发现帕维尔竟然在白天最热闹的时候偷偷出来,临近情人节,他可能有点忍不住了。”

    帕维尔,那个爱好幼童和少女的变态主教?楼成满是好奇地问了几句,大概弄清楚了史密斯口中的“精彩电影”是什么意思。

    “外卖侠”最早的两起案子,一是拿下了“格鲁卡”流派的约瑟夫,二是对与灵修关系匪浅的马耶夫斯基完成正义处刑,而那两位灵修,又属于“格鲁卡”流派内的“柯格日”团体,综合来看,“格鲁卡”的高层不得不怀疑“外卖侠”在针对自身,哪怕他之后又做了几次惩戒罪犯的行为,也应该属于掩饰。

    至于谁会针对“自然派”的“格鲁卡”,“教团派”绝对是排在前三的嫌疑者,他们有足够的资源和能力从其他大城市调来强者,干扰监控,洗掉嫌疑,并且“圣光”可以轻松伪装成火焰爆炸的超能力。

    再联想到“屠夫”事件后,教团的快速反应,舆论压迫,穷追猛打,“格鲁卡”流派的高层感觉已是掌握了真相,为了报复和进行警告,他们盯上了同样背负案子,激起了大众愤恨的帕维尔。

    这几个月里,史密斯在监控圣顶教堂的过程中,偶然发现了“格鲁卡”流派对帕维尔的关注,如今这位让人恶心,使人憎恨的主教趁着超级英雄们最疏忽的时段外出,却没有逃过敌人的“视线”,他难免有点乐见其成,最重要的则是,终于不用“外卖侠”出手了,能就此了却一大心事,嗯,这不是史密斯说的,是楼成“恶意”揣测的。

    轮班离开康大校园的史密斯,饶有兴致地开着车,远远跟踪帕维尔,等待“精彩电影”的上演,有着天网权限的他可以在隔壁乃至更远街区完成监控,没有让鬼鬼祟祟的目标察觉。

    帕维尔戴着顶软帽,穿过街道,进入黑森林区,目光四下游走,寻找着猎物和相对僻静的地方。

    当他走到一处堆满建筑残料和杂物的空地时,眼前忽有闪亮,所见全变白茫,像是习惯黑暗的人一下直视了中午的太阳。

    一道人影从杂物堆顶跳下,右臂高举,拳头紧握,光辉缠绕,凶猛斜抡,既如大剑之劈砍,又像巨锤在砸人!

    砰!

    帕维尔周身有几处“星点”爆开,连成了一株不完整的奇怪树木,凭着“主”的指引,准确挥拳,挡住了那致命的攻击。

    砰砰砰!轰隆轰隆轰隆!激烈的打斗里,空地不断轻颤,仿佛在酝酿怒火,中央则有“烟花”绽放,一次璀璨过一次,附近玩耍的深色皮肤少年们吓得仓惶奔走,有的报警,有的躲回了家里。

    基于贫民区这边出警速度的缓慢,袭击者未见急躁,没有丝毫的担忧。

    可惜啊,附近的监控装置不是坏了,就是被偷走卖钱了……史密斯拿着手机,摇头叹息。

    他将车停在了不远处,借助杂物堆的遮掩,欣赏着这场“危险级”的战斗,甚至好整以暇地拍起了视频,传给楼成,进行交流。

    楼成背靠墙壁,眼角余光扫过屏幕,看见了勾勒出树状或十字形的圣光,看见了凝聚的辉芒,看见了双方出拳的轨迹,看见了他们的闪转腾挪……

    他心中“冰镜”自然浮现,对后续的发展有了推演和预测。

    念头一闪,楼成望着教室位置,盲打出一个单词,发给了史密斯:

    “跳!”

    史密斯拿起手机一看,陷入了茫然的状态,不明白“楼”的真实意思到底是什么。

    就在这时,楼成的第二条消息接踵而至:

    “跳车!”

    跳车?史密斯先是一愣,然后下意识相信权威,猛地推开车门,往旁边扑去。

    一个打滚,他躲到了房屋之后,看见一团火光从战场飞来,砸穿了轿车前挡风玻璃,砸在了自己十秒钟前坐在的位置上!

    轰隆!

    闷响翻滚,火浪四溅,玻璃乱飞,史密斯顾不得心疼监控装置,油然生出了后怕与庆幸之情。

    这样的“攻击”虽然干不掉自己,但也不是好承受的!

    有位“极度危险”的朋友,并不一定是坏事啊。

    短暂的呆愣后,他向国土安全局汇报了这起事件,以偶然路过的特工身份。

    可等到支援来临,战斗早已结束,在疑似灵修的帮手来临后,袭击者终于解决了帕维尔,破坏了尸体和现场痕迹,扬长而去。

    “政府得出面警告‘格鲁卡’和‘教团’了,他们之后应该会‘安静’很久。”史密斯一边报备着损失,一边给楼成发了消息。

    作为倾向“正义执法”的人士,他没交出自己拍的视频。

    帕维尔这种人死了最好!

    放学的路上,严喆珂一边开着车,一边听楼成讲述之前的事件,睁大眼睛道:

    “你都能预测二十秒后的战斗发展了?”

    “前提是没有变化,鬼知道那两个家伙还能用什么手段?”楼成坦然笑道。

    “也就是说,你顶多有百分之六七十的把握,如果出现变化,那‘蜘蛛’不是白跳了吗?”严喆珂半是恍然半是疑惑。

    “跳一跳又不会死。”楼成轻笑一声,毫不在意。

    蜘蛛疏于实战,偶尔来点剧烈运动也不错嘛……

    …………

    情人节当天,也是楼成和严喆珂交往的两周年纪念日。

    女孩收到了一对流光溢彩的耳坠,以及一本相册。

    “相册?”严喆珂又惊又喜又疑又惑地接过,放在了膝上。

    相册表面写着“来自时光的礼物”,某人亲笔所书。

    “字,字我就不评价了!”女孩低笑一声,摊开了相册。

    第一页是武道场馆的外景,第二页是微水湖畔,第三页是长桥晚照,一页一页,都是她熟悉到极点的场景,而后面还有双方曾经旅游过的悬空玻璃桥等景色。

    “你又专门去过呀?”严喆珂又诧异又欣喜地抬头问道。

    “你出国前那段时间,不是特别喜欢拍照记录我们一起经历的事情吗?我就想着把再早点的也补上,虽然照片里没有我们,但可以做现在的我们的背景。”楼成微笑解释道。

    严喆珂眸光一转,低下脑袋,轻抚着照片表面,酒窝浅浅,嘴唇轻启道:

    “拍照技术差了点,但看在你这么用心的份上,我就勉勉强强接受了吧~”

    “喜欢吗?”楼成笑着追问了一句。

    严喆珂翻白眼瞪了他一下,扭头望向旁边,轻至无声地回答:

    “很喜欢……”

    说完,她岔开话题,露出缅怀的神情:

    “有点想我们松大的食堂诶,我还记得只用葱段做配料的鱼香肉丝,记得一勺滚油浇下去才熟的水煮肉片,好嫩哦……”

    松大食堂的小炒,个别菜肴还是不错的,尤其那道鱼香肉丝,酸甜适中,最是下饭,是楼成和严喆珂都赞不绝口的美味,不比兴省某些老字号差。

    “唯一的问题是,微水湖太多鱼了,食堂大部分菜都是鱼鱼鱼!”楼成吐槽了一句,跟着回忆美食。

    小两口越回想越是嘴馋,临到末尾,严喆珂摸着还有点大姨妈疼的肚子,委屈地看向楼成:

    “橙子,我刚刷微博,看到有个人的昵称是‘乡下土包子’。”

    “然后呢?”楼成疑惑反问。

    “然后,然后我就想吃包子了……”严喆珂伸手掩住了脸。

    …………

    过完情人节,等到杜姨销假,楼成背上行囊,踏上了回国的航班,继续着自己的来往奔波。

    再有一个多月,就是全国赛了!

    PS:周一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