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二十章 丹境难成(求推荐票)
    一路奔波,遇上晚点,楼成比预计迟了三个小时抵达松城,等到返回校园,正好遇上晚饭时间,整个寝室空空荡荡,无有一人。

    他放下背包,优哉游哉地前往食堂,来到小炒窗口,点了鱼香肉丝、水煮肉片等一系列的菜,整整齐齐摆好,拍了张照,发给了严喆珂。

    酣畅淋漓却孤单一人地吃完,他往武道社方向散步消食,途中夕阳斜照,微水湖面仿佛镀上了一层金红。

    临近场馆,楼成忽然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内走出,高领薄毛衣配休闲夹克,国字脸,浓眉毛,正是处于大四下学期的李懋。

    “嗨,李懋师兄,加练啊?”他主动打了声招呼。

    李懋笑容爽朗地回答:“没,我今天已经练了一上午,再来得受伤了,就是刚才把Offer的事敲定了,签了三方协议,一时有点,有点,哎,怎么讲呢,反正就想过来看一看,转一转。”

    说着说着,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定了?之前不是还在犹豫挑哪份吗?”楼成没接伤感的话题,转而问起对方开心的事情。

    “定了,去帝都,趁年轻闯一闯!”李懋神情间显出几分踌躇满志,然后自嘲一笑道,“等过个几年,真买不起帝都的房子,就带着攒下的钱回老家所在的市,开家武馆,娶个媳妇。”

    他有着顶尖职九的实力,本身的专业成绩又在中上层次,颇受前来校招的公司青睐,拿到了好几份Offer。

    “又黑我大帝都!”楼成调侃了一句。

    李懋本想顺口说笑几句,可嘴巴张了张,却什么也没讲出来,心里一下涌起了诸多回忆和感触,百味交集,难以自持。

    他吸了口气,似笑似叹道:

    “橙子,真是要谢谢你,谢谢施教练,谢谢你们大家,当初要不是你们没放弃我,一直鼓励我,我早就离开了武道社,成为一辈子的懦夫,一旦再遇到接受考验的环境,肯定会紧张,忐忑,发挥失常……”

    “不用不用,李懋师兄,这种事情主要得你自己努力,战胜心魔,才能走得出来,我们也只是负责喊下666。”楼成没有居功,笑着摆手。

    李懋失笑出声,旋即长叹:

    “两年前,我做梦都没想过自己有成为顶尖职九的一天,能举起全国赛的冠军奖杯,这两年,真的就跟做梦一样……”

    唏嘘了一阵,他转而说起四月份的新一届全国赛:“我到现在还没体悟出‘收’的味道,‘嘴王’和邓洋他们也一样,到时候,你就不用考虑我上场了,多给新生锤炼的机会。”

    “‘丹境’的事,不用急,你想想,林缺入校就具备职九的水准,大一快结束的时候才正式突破,你们锻体有成满打满算也不到一年,有什么好急的?难道你们觉得自己比林缺天赋更好,传承更强,也更加努力,更加拼命?”楼成点了一句,让李懋不要那么急切。

    一年就从职九到丹境,那是能作为天骄候选的!

    至于自己半年“抱丹”,有“作弊器”的缘故,别人比不了……

    李懋缓缓点头,自我哂笑道:“也是啊,听你这么一说,我们火候还差得远嘛……哎,之前主要是为了赶上全国赛,给你分担压力,大家才卯足了劲。”

    “没必要,我们今年的目标就是没有目标……”楼成笑了一声,将实际的情况描述了一遍,“你们放松点,从顶尖职九到丹境,三年五年很正常,八年十年不算久,不知多少人十几二十年都摸不到门槛,只能眼睁睁看着气血衰败,失去希望。”

    这种事情不能看个人,看特例,看我和林缺怎样,得看统计数据!

    “嘶……”李懋听得倒吸了口凉气。

    他知道成丹境很难,但没具体去查过有多难,只看到身边的队友一年半载有成,只看到山北、华海、帝都等武道社不乏新晋突破者。

    “还好我没一心走武道这条路……”李懋感叹出声,“那我十年为期,不,五年,太久就没锐气了。”

    说到这里,他颇感好奇地问道:“橙子,你觉得我们武道社之后两年能再出几个丹境?”

    “邓洋算是比较稳的,长则一年,短则半年,就有希望,至于其他人,不算明年的小师弟小师妹,顶天能有两个丹境,一个没成也不意外,甚至概率不低。”楼成知道李懋的性子,坦然说着自己的判断。

    这是大学武道社,不是顶尖势力,或者汇集了诸多英才的高级武道学校。

    李懋表情郑重地听着,不再提这件事情,和楼成闲扯起武道社最近的状况,临到末尾,他忽地苦笑了一声:

    “突然有点不想毕业了,想就这样留在大学的时光里……”

    听他这么一说,楼成顿时涌起了诸多情怀,是啊,这两年真是太美好,太值得回忆,太舍不得离开了!

    心里泛波归心里泛波,他嘴上却秉承着“嘴王”的特色道:

    “李懋师兄,你要想清楚啊,留在大学的时光里,你会继续没有女朋友的。”

    李懋一下愣住,无法接话,只能挥了挥手,咬牙切齿地告别。

    真是的,非得弄到两个大男人眼泪汪汪的吗?楼成看着李懋的背影,吐槽着他,也吐糟着自己,然后转了一圈,走回了寝室。

    刚推开门,他便看见蔡小明同学大马金刀地坐在客厅简易沙发上,一边开着电视,放出声音,一边专注地玩着手机。

    听到动静,他抬起头来,哟了一声:

    “回来了?论毅力,论坚持,我就服你!”

    不等楼成回答,蔡宗明看了下四周,迟疑片刻道:

    “橙子,我问件事情啊,你丫可得老实说。”

    “我招!我招了还不行吗?你放在桌子上的那袋老什么牛肉干是我偷吃的。”楼成举手笑道。

    他脚后跟一磕,便将大门关拢。

    “我就知道是你丫干的!”蔡宗明没好气地摇晃手指,缓了一阵,才记起自己想问的并非这件事情。

    他沉吟了几秒道:“橙子,你丫觉得我有多大希望在毕业前体悟到‘收’,踏入丹境?”

    见小明同学问得如此郑重,楼成放弃了调侃式的回答,认真想了想道:

    “很难说,这种事情既看天赋,也看机缘,更看自身的领悟,如果你能找到感动自己,为之而战的‘力量’,这学期不好说,大四前不一定没希望,其实,你不用太急啊,你也就比我大那么半岁,不说四十,离二十九也还有七年多,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行,成就丹境的希望不会低。”

    “你丫说了就跟没说一样。”蔡宗明轻摇脑袋,笑容略显复杂。

    “呃,我记得当初你说你追逐武道,是不想重复你爸的生活,不想回到一潭死水般的小城,不想二十三四岁的时候,就能想象得到三十岁、四十岁是什么样子,不会有太大变化,你认真去琢磨下这种感觉,这种冲动,看能不能从里面汲取到力量。”楼成边想边说,给予死党指点。

    听到这番话,蔡宗明忽然往沙发靠背一仰,闭上了眼睛,语气听不出好坏地说道:

    “过年的时候,我爸突发心梗,差点没抢救回来……医生说他太累,操劳得太多,精神太紧绷,以后得好好保养……”

    “经过这么一场,他的身体垮了不少,而公司,不仅是我家的财产,还关系到两边很多亲戚的饭碗,不可能说卖就卖,找个职业经理人,又不一定压得住那帮家伙,嘿,家伙……”

    “如果毕业前成不了丹境,作为一个职九北漂帝都,我觉得没法在我爸我妈面前说出口……”

    他平平淡淡地描述,没让一点情绪外露,让楼成想安慰都无从下口,只能拍了拍小明同学的肩膀道:

    “所以,好好努力吧,这个时候,强者就要逆天改命!”

    “滚你丫的!就不能正经点吗?”蔡宗明失笑一声,状态好了不少,未再说刚才的事情,转而畅想道,“我这学期多半没什么希望到丹境,全国赛又只能靠你了,要是你丫能干掉彭乐云和方志荣,我和小洋子联手,肯定打败得了那个‘爆炸狂’。”

    楼成一阵呆愣,嘴角抽搐道:“你还真看得起我啊……”

    “如果你能消耗掉方志荣绝大部分力气,我们也是可以拼一拼的。”蔡宗明退而求其次。

    “我又不是活佛转世,能不能赢‘道士’还得两说,更别提再挑方志荣了。”楼成很有自知之明地回答。

    “道士?我擦,你连彭乐云都取了外号啊?啧,你取外号的水平,简直不能看,一点都不逗……”小明同学迅速被转移了注意,振奋了精神,想起了某人刚才的一句话,“橙子,你丫太浮夸了,我六月二号的生日,也就比你大四个月,你竟然说是半年!”

    “四舍五入嘛。”

    “对啊,‘四’舍五入!”

    “可我觉得你算错了,应该是八个月,所以,你比我大一岁……”

    “……”

    …………

    在松大一帮人刻苦锤炼中,在楼成又往返了米国一次后,四月初来临,新一届的大学武道会全国赛在华海正式举行。

    PS:周一求推荐票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