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两个怪物(两章合一)
    “楼成!”

    “彭乐云!”

    霍然之间,音浪爆开,数不清的观众高举起双臂,扯开了嗓子,喊出了心中的名字,场馆四周仿佛瞬间长出了一片森林,掠过了一架战斗机。

    楼成没有勃发气势,脚步不快不慢地沿着过道前行,缓慢登上了石阶,站到了裁判的左手边,与此同时,彭乐云同样平淡无波地走上了擂台,似乎要等到战斗正式打响,才将蓄积的“力量”一下爆发,模仿洪水冲垮堤岸时的恐怖。

    视线接触,彼此一笑,两人皆把握到了对方的想法。

    留着半把白胡子的裁判左右看了一眼,等待电子钟来到整分,便举起右手,朗声宣布:

    “对话时间开始!”

    彭乐云腰部一沉,身体似乎随着自然的韵律有所轻荡,一摇一晃间,竟让楼成找不到半点破绽。

    他目光投来,微微笑道:

    “我等你很久了。”

    “我也是。”楼成洒然一笑,做出回应。

    接下来的两分多钟,他们都未再开口,皆于心里倒数起时间,一如赛车抢跑前的状态。

    两分钟,一分钟,三十秒……彭乐云身体各处发出了低沉的涡轮加压声,它们缓慢悠长,一下一顿,让人真切地感受到什么叫蓄势待发。

    十,九,八,七……楼成肌肉筋膜绷紧,体内冷热对流,仿佛酝酿出了一个恐怖的暴风眼。

    三!

    二!

    一!

    “开始!”

    随着裁判右手的猛然下挥,彭乐云腰部的沉降刹那反荡,道道“涡轮加压声”齐齐爆开,整个人电闪雷鸣般扑了出去,踩得擂台哐当急晃,踩得嗡隆闷响滚动于每个人心底,如同春天到来时炸出的第一声霹雳!

    身影还有残留,摇晃尚未停止,他却已跨过二十多米的距离,闪现到了楼成近前,而楼成腰背急转,肌肉胀开,于瞬息之间完成了转折,绕到了侧方,并打破气障,带起罡风,直拍敌人面门。

    砰!

    能掀飞成年男人的“波浪”强劲有力来袭,彭乐云左臂一扯,手掌上抬,挡在了脸前,与此同时,他眼中银白下落,肌体电火闪烁,让右肩猛然抖动,手臂鼓胀反甩,以居高临下的气势抡打向了侧方。

    楼成本待挺直腰背,握右拳上擂,挡住这一下攻击,再接左手崩拳,膝撞低踢,抢占上风,可他“冰镜”的映照里,彭乐云的肌肉与筋膜状态全然不像正常发力,颇有几分类同自家施展简化“斗”字诀时的情况!

    有问题!

    楼成心中一动,背部两块大肌霍然鼓起,牵扯右臂上甩,拳头虚握击出,似挡似架,似卸似引。

    砰!两者刚有接触,楼成便感受到了对方超乎寻常的力量,若是硬抗,自家手臂肯定会被打开,带来后荡之势。

    他虚握的拳头猛地伸张,掌心从下往斜上一托一推,用巧劲牵引开了彭乐云的抡打,看似云淡风轻实则险之又险地完成了招架。

    彭乐云借势转体,左臂再起,于电弧一闪中,膨胀下捶。

    雷部的基础武功“电火桩”就能刺激尾椎,让人爆发,到了高品丹境,自有对应的进阶版绝学,而彭乐云参悟“神霄金火”后,简化了诸多环节,以极强的控制能力,用纯粹的电击伤体,得到了效果减弱但使用更快的法门!

    砰!砰!砰!

    他双臂抡开,在电弧的闪现里,不断凶猛锤击,这让四周的气流沉凝,仿佛要聚结出层层阴云,积压于楼成心头,带来可怕的精神震慑,这也让观众们油然产生了莫名幻觉,似乎彭乐云已变身成手握巨锤的雷神,赤着上半身,虬结着古铜色的肌肉,带着道道雷蛇,在汗水滴滴滑落的阳刚威猛味道里,一下下抡打,一下下砸落,与以往的风格截然不同,使人耳目一新。

    楼成没敢怠慢,第一时间便运转气血,刺激了身体对应部位。

    简化“斗”字诀!

    他通体肌肉夸张贲起,以战天斗地的姿态回拉了手臂,电射出拳头,轰向敌人的“巨锤”,以强对强,以硬碰硬。

    轰隆!轰隆!轰隆!

    他连爆三下,反冲三次,激起无形的气流化浪外荡,让电光不断明灭,四下飞溅。

    轰隆!

    两人的胳膊撑起了衣袖,肌肉似要炸开,彭乐云的爆发终究逊色秘法半筹,身体出现摇晃,向后撤了一步。

    就在楼成要趁机舒展腰背,展开连环进攻,将节奏纳入自身掌控时,他双掌忽然一合,似乎即将炸响霹雳,斩出雷刀。

    楼成重心一荡,立刻转折往右,试图避开正对,免遭雷劈。

    可是,彭乐云这一下拍击却没有任何声响发出,反倒体内又响起了“涡轮”疯狂旋转的动静,一股庞大又奇异的吸力凭空产生,“拉”着楼成往前方倾斜!

    之前的捶法暴击里,他电弧暗留,在对手身上积存了一层单属性的电荷,现在南北相吸,派上了用场!

    雷生磁,磁生力!

    一吸之后,彭乐云双掌拉开,拉出了一道薄如蝉翼的银白电蛇,闪亮耀人眼球。

    伪无云雷刀!

    然而,楼成却像是早有准备,刚被吸得前倾,便顺势下蹲,不仅及时闪过了刹那而至的电光,还冲出了拳头,崩打向敌人的腰腹。

    体表有电荷层积的事情,已踏入“虚空遇神,照见自我”境界的他怎么可能没有察觉?隐忍到现在,就是为了创造机会!

    啪!

    两人只有不到半步的距离,脆响未消,拳头已近,彭乐云额头泌出冷汗,逆转了“涡轮”,嗡隆之声再次爆发。

    楼成的拳头越来越慢,仿佛陷入了排斥力场,可这个时候,他关节弹动,五指啪地张开,射出了道道晶莹剔透森冷严寒的冰魄光华。

    以点破面,力场洞穿,眼见着寒光将要及体,逆转“涡轮”后并没觉得万事大吉的彭乐云早扯动脊椎,往斜后方拉开了身体,让几道皓白擦身而过,于衣服表面覆盖上一层冰霜。

    楼成腰部一弹,站了起来,跨脚迈步抢上,握紧拳头就是一个前冲擂打。

    彭乐云双掌下探,交叉成网,稳稳架住,楼成一招未中,当即顺势转身,背对了敌人,接着往后挥肘,刚猛撞击。

    啪的一声脆响,彭乐云提起格挡的手臂无奈荡开,脚下再次做出了撤步。

    楼成已然转正,气血一收,旋即炸开,要以尺子量过般的精准进行连环爆发,左“冰魄”,右“炎帝”,交替轮换,“永不停息”。

    可这个时候,彭乐云腰部沉降,继而反荡,在擂台的哐当摇晃里,向后做出“闪击”,避到了三十米开外,靠近了边缘。

    喀嚓!

    楼成爆发的“丹劲”冲往双脚,让周围的青砖绵软成粉,借助这恐怖的反弹之力,他大鹏展翅,一跃飞出,瞬息之间便重新欺近了对手。

    轰隆轰隆轰隆!彭乐云身法展开,连续做出转折,荡起阵阵罡风,不给敌人起势的机会。

    楼成隐约间明白了双方在抢夺的重点,这表面看似为“上风”,实则是节奏的把握,谁能打断和破坏对方的势头,将快慢的变化纳入掌控,那就占据了优势,有机会累积出胜利!

    不知不觉,他对高品丹境的较量有了全新的体悟。

    转折了几次,依旧无法摆脱,但彭乐云却趁机在脑海内勾勒完成了青玉符书,于掌心凝聚起雷蛇,放出了一道青色转紫高温弥漫的浩荡闪电!

    简化外罡,“雷篆”显形!

    借助“冰镜”的感应,楼成早有察觉,腰背扯动,重心荡开,一下闪到了旁边,让雷霆劈在了擂台地面,劈出了蜿蜒滋长如同大树的焦黑痕迹。

    对手节奏有顿,彭乐云立刻反扑,气血一沉,凝聚为点,换来狂猛的爆发和凶蛮的奔涌。

    砰!他跨前一步,右臂膨胀打出,拳头覆盖起一层银白染青的滋滋电蛇,仿佛戴上了夸张的雷霆手套,又沉又重,又刚又猛!

    楼成跟随“还劲抱力”,内抵双脚,以钻心捶前冲,抵住了对方拳头。

    轰隆!

    爆炸崩开了电弧,冲击引发了震荡,两人平分秋色,一个略有麻痹,一个气血微翻。

    砰!砰!砰!彭乐云双拳连续摆开,不断重击,等到双方形成均势,他忽地旋身抽腿,再起闪电。

    轰隆!轰隆!轰隆!

    他鞭腿接膝撞,膝撞连手臂弹甩,手臂弹甩接反向抡打,反向抡打连另一只手当胸锤击,连串进攻一气呵成,每一击皆爆发了丹劲,喷薄出雷蛇,照亮了擂台。

    在观众眼里,最早的彭乐云就像是雷神挥捶,现在的他则化成了“闪电”,一下又一下劈出,一下又一下白茫了自身视线,九劫连环,威势惊人!

    楼成的精神受到震慑,有所摇晃,好在“冰镜”早已成形,他的意识居于“半空”,才勉强抗住,未曾出现迟缓。

    靠着对四周和敌人的清晰把握,他不断爆发丹气,不断挥拳出腿,时而“冰魄”,时而“炎帝”,与彭乐云激战成一团。

    他们每一次的碰撞都仿佛烈性炸弹被引爆,摇晃了地面,制造出坑洞,弥漫起烟尘。

    麻痹在累积,震荡有沉压,双方虽然靠着“还劲抱力”消解了大部分影响,但依旧不可避免地残留了问题。

    而彭乐云的“九劫连下”领悟自外罡绝学“九霄合瑟”,衔接紧凑,劲力连绵,哪怕楼成运用了“暴雪二十四击”的技巧,也逐渐落到了下风。

    轰隆!

    就在他们又完成一次拳头相抵的碰撞后,彭乐云突然拉扯筋膜,弹动关节,哒哒哒打出了残影重叠的快速进攻。

    “机关神拳”!

    他主动求变,以把握节奏的快慢变化!

    可他才做出调整,楼成便向后晃动了重心,拉扯了腰背,在拳风的“压迫”下,飘然荡开,不早不晚刚刚好!

    一拳落空,追击有缓,彭乐云看着双脚踩稳了地面的楼成,明白他已是知道节奏的重要。

    处在自身的节奏,则敌人处处被动,招招束手,越打越是不顺!

    交战至今,双方你来我往,竟又成了平手局面!

    直到这个时候,观众们方回过神来,爆发出一道道叫好声。

    刚才楼成和彭乐云互有攻守,全程毫无尿点,紧张而激烈,看得他们险些喘不过气。

    真精彩啊!

    真是两个人型凶器!

    “势均力敌啊……这怕是接近四品的水准了吧?”直播间内,主持人刘畅脱口而出。

    贺小伟怔怔点头:“对……不过他们应该都不会去参加定品赛,等到外罡可以直接拿三品……”

    彭乐云没怎么参加定品赛,楼成更是只去过一次,他们靠着本身的突飞猛进,以境界的硬标准轻松拿到了证书!

    …………

    好!彭乐云暗道一声,眼中战意更盛,一个“闪击”欺近了对手,再做强攻。

    来得好!楼成意兴勃发,不避不让,回流了气血,平衡成丹,喷薄出劲力,然后内抵双脚,抖甩右臂,将它化作钢鞭,斜下抡打!

    砰!

    原地一声爆响,地面狼藉残破,两人各自一晃,复又贴近,或炮拳轰击,或震禅捶打。

    轰隆!轰隆!轰隆!

    两人战得飞沙走石,震耳欲聋,完完整整展现出了非人层次的恐怖,他们吸取了先前的教训,有了心得体会,没再露出破绽,一直旗鼓相当,顶多某人偶尔上风,但转瞬即逝。

    拳拳到肉激烈有余的战斗看得观众们直呼过瘾,血液忍不住跟着沸腾,他们举起了双手,大声呐喊,既是加油,也在宣泄。

    足足七八分钟过去,楼成和彭乐云再是非人,于消耗远胜以往的情况下,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各方面的下滑,尤其彭乐云,受精神和体力双重影响,已经有了疲惫之色。

    楼成得金丹补充,身体状况保持得非常不错,只是精神接近干涸。

    是时候了!

    他心念一动,把握住气血,刺激了身体,以简化的“皆”字诀换来头脑的清醒。

    啪!

    他舒展腰背,跨步进击,右拳缭绕起赤红近白的火光,直直冲打往前,气势之盛,瞬间压过了敌人一头!

    彭乐云心神微荡,手臂一沉,拳头下捶,砸中了楼成的拳面。

    砰!

    烈响声里,彭乐云眸中惊色一闪,小臂不由自主回弹,险些打中了胸口,身体则难以遏制地出现晃动。

    砰!砰!砰!楼成眼中不见欣喜,以冰雪般的淡漠色彩摆开了双臂,配合丹境的爆发,精准无误地左右开弓,一拳晶莹寒冷,一拳沉重灼热,打得彭乐云转入守势,苦苦支撑。

    节奏尽在掌握,楼成于连环抢攻里忽地做出停顿,让平衡成丹的火焰、劲力和精神往内压缩,远离了冰寒,远离了黑暗。

    他的眼眸瞬间转漆,幽深难言,仿佛没有星光没有月亮的夜晚。

    啪!

    楼成血液回归,“活”了过来,左脚一跨,右臂抡起,凶猛如同狂风暴雪般捶打向了彭乐云。

    自创绝学,“冰后之叹息”!

    彭乐云不惊反喜,在对方节奏变化的刹那,逆转了体内阴阳,坍陷出互相吞噬的漩涡。

    根据可靠情报,山下猛虎练成了“者”字诀,对同伴施展过几次,所以,有足够理由怀疑与军方关系匪浅的楼成获得了“皆”字诀!

    我等待了许久,等的就是现在!

    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变化,让他能快速施展“九字诀”,无需手印和音秘,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啪的一声,彭乐云双掌奇怪交握,推了出去,迎向楼成的“锤击”,四周光华随之出现让人惊悚的黯淡。

    噗!

    一声哑炮般的闷响传出,彭乐云托住楼成拳头的手掌闪烁出晶莹,覆盖起冰层。

    这种“冷冻”急速蔓延,瞬间将他冰封,像是装入了透明的棺材。

    而楼成只觉精神和体力飞快外泄,钻入了彭乐云掌中的幽深,像是遭遇了“吸星大法”。

    同样的自创绝学,“逆转漩涡”!

    蹬蹬蹬,楼成猛地抽手,连退了三步,双脚险些无力,神情尽是委顿。

    “两败俱伤啊……”嘉宾解说贺小伟好笑开口。

    他话音未落,却看见楼成精神一振,重又龙精虎猛,然后滑步一抢,贴近了还未彻底摆脱冰封的对手!

    简化“皆”字诀第二发!

    “吃药了吧?”贺小伟吓了一跳。

    这家伙到底有多少条“命”?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后,又是一条好汉?

    只是简化,效果有差,楼成状态不比巅峰,可拳脚一点不慢,左臂甩出,绷直为大枪,点向了彭乐云的咽喉。

    他受到“冷冻”,肌体反应迟缓,应该来不及做出招架了!

    就在这时,电光一闪,落到了彭乐云的肘部,电得他小臂猛烈地自行甩出,啪的一声挡下了楼成的拳头。

    紧跟着,彭乐云不断“射”出银白电流,刺激身体对应部位,让迟缓僵化不听使唤的肌肉做出正确举动,抵住了楼成一招接一招的抢攻。

    这也行?楼成心生愕然,差点被对方反扑。

    “这也行?”贺小伟目瞪口呆,脱口而出。

    这是“膝跳反应”,还是以电流模拟神经元信号,强行驱动僵化的身体?

    这TM还是人吗?

    呃,他已经是非人了!

    不行!不能让彭乐云从僵硬里摆脱,必须速战速决!楼成再顾不得吝惜精神,不断回抱气血,不断炸出“丹劲”,一拳覆盖冰霜,补充冷冻影响,一拳赤红缭绕,外部引爆,制造震荡。

    彭乐云勉强做出“还劲抱力”,冰冻僵化的感觉一次比一次减少,脏腑伤势虽有加重,却不露败相。

    楼成步伐展开,激起罡风,抓住对手行动受到影响的机会,一下换了八个方位,打出了八记“冰魄劲”,打得彭乐云左支右拙,摇摇欲坠。

    就在这时,楼成一招“雪茫”接“寒噬”,灵活如狐奇异似鬼地闪到了彭乐云背后,趁他出手落空,就要拿下胜利。

    危急关头,彭乐云体内“涡轮”再转,强横的斥力瞬间外放。

    楼成心境如冰,不为所动,运转了气血,刺激了身体,再次用出简化“斗”字诀。

    砰!

    他手臂回收,于身体的高大和肌肉的膨胀里反荡抡出,打破了气障,冲开了力场!

    然后,他双臂抡起,震禅一下接一下,不给对手喘息的机会!

    砰砰砰!彭乐云气血翻腾,肌肉乱跳,电流受到影响,手脚愈发迟缓。

    精神一竭,楼成缓了一拍,用出最后的一次简化“皆”字诀。

    他重又抖擞,跨步贴近,左拳一记震禅捶出,打得彭乐云晃晃悠悠,脏腑欲破。

    啪!

    楼成毫无保留,连做观想,右臂高举,当头棒喝!

    彭乐云身体迟缓得已难以躲避,只能电流刺激,抬臂硬接。

    砰!彭乐云身体一颤,呆立在了当场,脑海虽有雷神镇压,思绪未曾完全冻结,但已无法及时给予信号,操纵身体。

    楼成左臂啪的一声甩出,手掌张开,按在了对手的脑门之上。

    裁判举起右手,结束了这场漫长而艰苦的战斗:

    “第一局,楼成胜!”

    楼成顿时松了口气,不到最后,他都觉得“道士”能够翻盘。

    气势一懈,他的精神立刻萎靡,单论其他,自己还是略输于彭乐云,而简化“皆“字诀的效果是一次不如一次,如果对方再能支撑三招,输得恐怕就是自己了,当然,“道士”的消耗不会比自己少太多,即使摆脱了僵化的影响,也未必能把握住胜机。

    胜负只在毫厘间!

    彭乐云缓了过来,目光盯住楼成,脱口问道:

    “虚空遇神?”

    “嗯。”楼成坦然点头。

    “厉害!”彭乐云赞了一声,艰难挪步,转身离开。

    他边走边摇头微笑,不见失败的沮丧,只有再来一次的冲动。

    四周观众清醒过来,报以热烈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