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离别
    六月底,随着一门门课程考完,松大校园内的同学越来越少,在盛夏果实结满枝头的季节,凭空生出了几分萧瑟之感。

    七栋二单元三零二寝室,楼成拉开衣柜,看着凌乱堆放的部分T恤、裤子和衬衫,一时有些茫然。

    这是严教练远程挑选后剩下的……

    他的脚边,二十八寸的拉杆箱已被塞满,一个个纸箱也封好了胶布,贴上了快递单,等待送出。

    “旧衣服不要的话,可以拿去十二栋那里,几个大四的师兄好像在搞捐赠活动。”赵强整理好自家的行李,瞄了楼成这边一眼。

    “不错嘛,我明天去看看。”楼成关上柜门,回过身体,望着做了三年室长的阿强同学道,“你什么时候回?”

    “明天下午,先去松城师范那边。”赵强略显腼腆地推了下黑框眼镜,转而问道,“你呢?”

    “后天中午的飞机。”楼成笑了笑,打量起四周,出声邀请道,“咱们晚上聚一聚吧?”

    “好啊。”赵强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正闲着没事凹造型显肌肉的老邱邱志高收起动作,哈哈笑道:“就等着你这句话!”

    “劳模”张敬业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的一行行代码收回,拿起手机道:“行,我给吴倩说一声先。”

    “那我再去问下隔壁。”楼成走出小寝室,站到“嘴王”他们门口,屈指轻敲了两下敞开的木门。

    “晚上一起吃个饭吧?”得到目光回馈的他微笑开口。

    蔡宗明啧啧道:“我还以为你丫忘记散伙饭了!正想着要不要提醒你一声,美食城那边的至尊海鲜烧烤店很不错。”

    斯文禽兽模样的秦默将金丝边眼镜戴上,双掌一合道:“我今天没回家,没出去鬼混,就是等着你请客!放心,我不会抢着买单的!”

    “没问题。”从入校开始就自带女朋友,常年只在寝室睡觉的牟元星半躺在床上,举了下手机,示意已经得到“领导”批复。

    他个子不高,但很有书生气。

    “神人”汤文也抬起头来:“什么时候出发?”

    “咦,你不窝寝室玩游戏了?”楼成好笑脱口。

    这厮经常让小明同学带饭!

    “我现在主要玩手游,去哪玩不是玩?”汤文理所当然地回答。

    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楼成只能掏出手机,看了眼点亮的屏幕:“再等半个小时就走吧,照嘴王的提议,去美食城的至尊海鲜烧烤店。”

    与三年前自己等人初来乍到相比,松大新校区周边不再那么荒凉,有了居民小区,有了美食城,有了几条还算热闹的街道。

    半个小时后,步行二十多分钟,三零二寝室众人抵达了美食城,找到了蔡宗明说的那家烧烤店,点了一大堆东西,要了好几箱啤酒。

    “我们喝,你和嘴王随意。”秦默把头发往上一抹,化斯文为豪爽道,“我来当酒司令!”

    “你丫一看就是混夜店混惯了。”蔡宗明嘴上从不饶人,随手接过一瓶东瑞啤酒道,“我今天也破下戒吧,不能辜负了橙子的请客。”

    “想喝就直说,不用拉我做借口。”楼成好笑又好气地给自己倒了杯荞麦茶,站起身,环顾了一圈,颇有几分感触地开口:“我就不说什么百年修得同船渡的话了,总之,大家能分在一个寝室,朝夕相处三年,是难得的缘分,我大四可能就答辩和拿毕业证的时候回来一两趟了,先在这里以茶代酒,敬大家一杯,也敬过去三年,敬逝去的青春尾巴。”

    “你丫越来越会说话了嘛?”蔡宗明拿着满满一杯啤酒,站了起来,调侃笑道。

    “这不废话吗?我琢磨这段话琢磨好几天了,腹稿都改了好几版。”楼成边自黑边与赵强等人碰杯。

    “敬我们的大学生涯!”他百感交集地低喊了一声,举起杯子,咕噜咕噜喝干净了茶水。

    蔡宗明没再插嘴,与秦默他们一起干掉了杯里的啤酒。

    重新坐下后,楼成剥掉外壳,吃了只巴掌大小的烤皮皮虾。

    他重新倒满茶水,望向对面的赵强:

    “阿强,你保研的事应该定了吧?”

    “还没,得下学期。”赵强闪过了一抹自得之色,“不过我算是排在最前面的几个……橙子,你最近三四年回松城,尽管来找我,应该都在。”

    说到这里,他拿起啤酒瓶,灌满杯子,叹息笑道:

    “我觉得我都可以去发帖了,标题就是我的神奇室友,入校那会,不高不壮,爱好睡觉,结果却成了非人强者,当世天骄,来,敬你一杯,人呐,真的是要考量历史的进程和命运的安排。”

    干完这杯,楼成含笑问了张敬业一句:“劳模,下半年就校招了,你好像不考研吧,有什么打算?”

    “打算?打算就是留在松城,你知道的,我是西北人,我们学软件的,真得在帝都、华海、花城、陌上、高汾和松城这几个地方才有发展空间,我想过了,刚开始辛苦点,加加班也无所谓,能学到东西就行。”张敬业对自己的未来早有考量,回答得相当恳切,“橙子,你回松城记得找我啊!”

    这时,秦默失声笑道:“劳模啊,我忽然想起一个笑话,就是说咱们这一行,三流的人写代码,二流的人做架构,一流的人,哈哈,一流的人弄PPT!”

    众人顿时哄堂大笑,等到稍有平复,蔡宗明直指核心地问道:

    “劳模,老实交代,吴倩是不是松城本地人?”

    “不是……但她想留在松城……”张敬业略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

    “更值得干一杯了!”楼成哈哈一笑,拿起了杯子。

    都是爱妻人士!

    看着他们咕噜喝完,邱志高主动开口:“我也不太想考研,打算有好工作就走,大城市都行。”

    说了两句,他看向楼成,叹息了一声道:“我真是有点后悔,如果大一就跟着你加入特训,也许,也许一切都不一样了。”

    现在高不成低不就的……

    “我们还年轻,只要有心,肯付出,迟早会变好的。”楼成举杯宽慰道。

    老邱没再多说,干掉了杯中的啤酒。

    大学几年,有人意气风发,自也有人黯淡失落。

    楼成转头望向汤文,没去揭别人的伤疤,笑呵呵道:“神人,现在电竞游戏行业那么火,你将来赚了大钱可不能忘了大家啊!”

    汤文举起杯子,腼腆自黑道:“等我大四清考过了,拿够学分再说吧,要不然你们就见不到我了,我爸早把我给抽死了!”

    碰了杯,调侃了两句,楼成看着牟元星道:

    “论起在寝室的时间,我倒数第一,你倒数第二,咱们什么也别说了,干一杯吧。”

    “你这置秦默于何地?”牟元星机智地反问道。

    又是一阵哄笑,秦默主动站起,提着啤酒道:

    “这我认,来,我们三经常夜不归宿的人吹一瓶,橙子你随意。”

    喝完这杯,楼成笑着瞄了眼小明同学:

    “嘴王,咱们就不用客气了吧?”

    “对,不用客气,银行卡借我用一用。”蔡宗明鄙视地回答。

    打完一圈后,大家将重点转移到烧烤上,说起了这三年来的有趣事情,比如汤文忘记了考试时间,比如楼成重色轻友,每天只睡觉前在寝室露个面,闲聊一句。

    话匣一开,往事飞来,好几个人喝得酩酊大醉,不再是在送别楼成,还是在祭奠自身逝去的三年青春。

    “橙子,等,等你成了外罡,我一定会,会给我周围的人讲,讲,这我室友,这我哥们!我,我看着他一步步变强的……”临到末尾,老邱大着舌头,含含糊糊说道,然后被满脸血红的赵强搀扶进了寝室,几个醉鬼则兴致高昂地要联网玩一把游戏。

    客厅一下冷清,只得楼成和蔡宗明站在那里。

    “出去走一走,吹吹风吧?”小明同学提议道。

    “好啊。”楼成双手插兜,沉静回答。

    蔡宗明转身走入寝室,提出了两小瓶红星二锅头,自嘲笑道:

    “今天就让我过把酒瘾吧。”

    出了寝室,走完商业街,来到长桥另外一端,两人下至湖边,找了个寂静无人的地方。

    看见木制长凳,楼成下意识便要擦干净再坐,可很快醒悟过来自己根本不会随身带纸巾。

    哎……他摇头一笑,就那么坐了下去。

    蔡宗明一屁股坐到旁边,扭开酒盖,灌了一口,轻笑两声道:

    “橙子,你知道我最早看见你丫,是什么印象吗?”

    不等楼成开口,他自问自答道:

    “这家伙土不拉几的,头发一看就是洗完没吹干就睡觉弄出的造型,翘得很有个性,衣服裤子更不用说,都什么鬼!”

    “我擦,你终于说实话了啊!”楼成失笑出声。

    蔡宗明又喝了口二锅头:“你说你想追严喆珂的时候,我虽然在鼓励你,教你技巧,但完全不看好你,练武也是,觉得你在浪费时间……

    他目光望向粼粼波动的湖面,有所放空地说道:

    “结果,你真地创造了奇迹……龙虎俱乐部啊,那可是龙虎俱乐部,你丫大一那会,经常唠叨‘龙王’是偶像,想去看龙虎俱乐部的比赛,结果,就这样加入了他们,就跟在演电视剧一样……”

    说到这里,蔡宗明没有转头,语气变沉,却隐具几分飘忽:

    “橙子,你一定要代替我们,完成武道这个梦想,一定要成为外罡强者……”

    “什么叫我代替你们?”楼成哑然反问。

    蔡宗明轻笑了一声,嗓音愈发低沉:

    “我很清楚,就算我大四能成丹境,毕业后也顶多在第四层阶的选拔赛打一打,或是去第三层阶的南北分区赛做预备,这一辈子,别说外罡了,非人都几乎没可能,苦练五年,十年以后,拿个七品的证书,这还是最好的发展,说不定我三十岁才能体悟到‘收’……”

    他回过头,眼眸幽黑地摇头:

    “橙子,这叫活着,不叫梦想……”

    他抓起酒瓶,又灌了一口,挤出笑容道:“而且我一点儿也不喜欢每周都要战战战的生活,一点也不!”

    可是,每次战斗你都跃跃欲试,每回对话时间你都异常兴奋……楼成想要反驳,却茫然地不知该怎么开口。

    蔡宗明又喝了口二锅头,往后一仰,贴住靠背,望着星空道:

    “我五一的时候回了趟家,发现我爸老了快有十岁吧……他没问我大四想找什么工作,但我想我是个男人……”

    楼成先是一怔,旋即明白过来,涌起了莫名又浓烈的悲伤。

    蔡宗明侧头望向他,“嬉皮笑脸”道:“这说不定是好事,你丫不是常说静一静能体会出‘收’的味道,我回家静个几年,也许就刷得一下神功大成了呢?”

    这时,看见楼成的表情变化,他一下嘶哑了嗓音:“诶,你丫眼红个什么劲?我都没眼红,你眼红个什么劲!我都没眼红,你眼红个毛线啊!”

    “我TM没哭!”楼成沙哑着嗓音,低喊了一句。

    蔡宗明扭过头,望着湖面,自我宣告道:

    “老子TM也没哭!”

    他吸了口气,拿起酒瓶,对着楼成,眼眸隐闪晶莹地开口:

    “橙子,你丫要好好走下去啊,一定要好好走下去啊……”

    “嗯……”楼成喉头哽咽,拿起另一瓶二锅头,拧开盖子,和蔡宗明碰了一下,猛地仰头,灌入口中。

    那陌生又熟悉的感觉浮现,呛辣刺鼻。

    …………

    过了一天,清晨时分。

    楼成收起架子,吐出了一口浊气,没立刻离开湖边,反倒沿着熟悉到仿佛刻进骨子里的道路,向着另一个方向前行。

    那是捡到青鱼的地方……

    那是第一次实战,累垮了敌人的起点……

    那是见证了自己和珂珂初吻的路灯……

    那是每天散步约会都有路过的观景台……

    绕湖大半圈,楼成回到了长桥,往武道场馆行去,使用更衣室内的洗浴间,冲掉了锤炼后的汗水。

    换好衣物,戴上眼镜,他将储物柜里的东西清理一空,重新锁住,并把钥匙留在了上面。

    出了更衣室,楼成看见因放假而空旷的场地内,邓洋、何紫与王大力还在专心特训,未曾发现自己。

    他嘴角勾起,微笑旁观了一阵,转身走向荣誉室,站在去年拿到的全国赛冠军象征“飞天杯”前,怔了足足几十秒。

    收回视线,楼成缓慢地四下打量,将每一处场景都映入了眼眸,这才一步一步地离开了武道场馆,没有去打扰何紫等人。

    沿着走过不知多少次的道路,他用双脚重新丈量了教学楼、长桥、广场和商业街,进入了七栋宿舍,登上了二单元的楼梯,回到了寝室。

    赵强昨天就离开了学校,邱志高和张敬业不知去了哪里,桌上凌乱,行李包和拉杆箱随意放置。

    楼成将笔记本电脑收入背包,完成了最后的准备,给严喆珂拍了张照,发了条消息。

    接着他背上行囊,拉上箱子,走向了门边,快要出去的时候,忽地回首,扫过了原木色的书桌,赵强总是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床铺,邱志高烧焦了少许的椅背,张敬业半开的衣柜。

    目光转了一圈,楼成默默退出这里,拉拢了房门,关上了一室的回忆。

    外面的客厅空空荡荡,多有杂物,冷冷清清,他深深看了一眼,猛地转身,拖着行李箱,离开了宿舍,踩着楼梯往下。

    走了几步,楼成又有回头,看见了那斑驳的大门和黯淡的“302”牌子。

    三年过去,它们也老了不少。

    楼成吐了口气,不再停留,提着箱子,走完了楼梯。

    他一路前行,双脚换成了校车,校车换成了出租,出租换成了双脚,终于登上了飞机,坐到了靠窗的位置。

    和严喆珂闲聊一阵后,楼成关闭了手机,感受到航班已推出

    经过短暂的等待和快速的冲刺,铁鸟飞了起来,冲向蓝天。

    楼成侧过头,看着城市在自己眼底变小,看见了几处标志性的建筑。

    那是海洋生物馆……

    那是松城市武道场馆……

    那是有着好吃戚风蛋糕的大厦……

    那是第一次买戒指的商场……

    这些逐渐变小,醒目的召山湖和微水湖映入了楼成的眼帘,让他眼前虚幻与真实交错。

    那是白发老头号称被人研究的湖边……

    那是大舅哥清冷亮相的松城大学武道馆……

    那是和嘴王互相挖苦的宿舍……

    那是与珂珂共同分享的食堂……

    那是大家悲伤痛苦的更衣室……

    那是喊出“下次再来”的看台……

    那是一只只手彼此重叠,将“飞天杯”推入柜子的荣誉室……

    那是抱着女孩,跳下高楼的图书馆……

    那是月光照耀,“烟花盛放”的情人节……

    这一切飞快缩小,终止无踪,航班翱翔于了高空。

    楼成靠向椅背,闭上了眼睛,默默说出了一直压抑于心的话语:

    再见,松城。

    (本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