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章 自尊心排行榜(求推荐票)
    欧曼画了淡妆,身穿一步裙,职业范中透出几分清新素雅,她坐到楼成旁边的位置后,指着对面男子道:“俞望远俞先生,资深四品。”

    俞望远坐在那里,便仿佛半截山峰,宽松的衬衣被肌肉撑成了紧身,但他天然一张圆乎乎的脸蛋,为刚硬的气质加上了不少柔和。

    紧跟着,欧曼笑吟吟看向剩下那名女子:“陆少菲陆女士,今年新晋的四品强者。”

    陆少菲套着宽松的深色T恤,五官谈不上出色,但眉眼间英气勃勃,自有不同于其他女性的魅力。

    她比俞望远看起来年轻,二十四五岁的样子。

    “你们好。”听完介绍,楼成客气地打了声招呼。

    欧曼正待说明楼成的身份,俞望远已微笑开口:

    “不用介绍了,我们都知道是谁,我们又不是老古董,不懂得上网,哪会不认识当世天骄?”

    说话间,他站起身,向楼成伸出了右手:

    “我出身武道学校,在军队厮混了几年,刚进入俱乐部没多久。”

    龙虎和军方果然关系匪浅啊……楼成若有所思地离开座位,和俞望远握了握手,只觉对方粗茧横生,宛如钢铁。

    陆少菲稳稳坐着,抱拳行古礼道:

    “我从龙虎的初级武校一路升上来的,你应该没听说过。”

    “以后大家就是队友了。”楼成当然不可能直接说确实没听过,只好这么客气了一句。

    龙虎俱乐部的非人,他只知道一位,顶尖四品的屠正。

    屠正能和外罡强者过上十几招,当龙虎出现两三位主力同时受伤无法上场的窘迫局面时,他就会充当救火队员应个急,所以楼成看过他几场比赛。

    从“天都花园”到城郊的龙虎俱乐部堵车不算严重,二十三分钟后,商务车抵达了目的地。

    整个过程中,俞望远和陆少菲客气而疏离,只泛泛聊了几句“预备组”的情况,楼成对此不觉意外,小明同学那样自来熟的人可不是随时能遇到的,倒是欧曼,尽力活跃着气氛,说了些不甚重要的蜚短流长。

    龙虎俱乐部主建筑只得五层高,但占地极广,几乎有十个武道场馆那么大,门口两侧垂有匾额,黑底金字,一为“龙盘”,一是“虎踞”,除此之外,别无修饰,而极目眺望,依稀能看到侧方远处湖水粼粼。

    楼成刚下车,还没来得及和欧曼、俞望远、陆少菲说话,便看见门口急冲冲过来一道熟悉的身影,那是没穿西装只着衬衣的张先生,和楼成敲定合同条款的张先生。

    嗯,事后知道他叫张守言……他乡遇故人,楼成的心情一下安稳,含笑挥手。

    “你总算来了,先跟我进去吧,‘洛后’要见你!”张守言推了下金丝边眼镜,顾不得和俞望远等人寒暄,边示意楼成赶紧跟上,边转身就走向大门。

    “洛后”宁梓潼?楼成念头一闪,脚步加快,呼吸间便已赶上张守言,和他并肩进入门里。

    “洛后”宁梓潼现年四十二岁,鼎盛时拿过两个头衔,因身法如幻似魅,被尊为“鬼王”,她不太喜欢这个头衔,自取“洛后”为号,经过十几年不懈的坚持,终于如愿以偿,世人提到宁梓潼,第一反应就是“洛后”。

    她是龙虎继往开来的一代,真正奠定了此地成为顶尖势力的基础,如今虽然还在征战职业赛,但已是俱乐部实际上的话事人,等同上清宗掌教、大行寺方丈。

    目送楼成的背影消失在门口,陆少菲没避讳欧曼,压低声音问了一句:

    “感觉怎么样?”

    俞望远沉吟几秒道:“看似好说话,有礼貌,但实际不一定……”

    “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实力,哪个不年少气盛,眼高于顶?”陆少菲自顾自说道。

    …………

    哒哒哒,张守言边领着楼成前行,边状似随意地问道:

    “你有专门的法律顾问了?”

    “嗯,我师姐介绍的。”楼成坦然自若地回答。

    和龙虎签合同前,他有托请自家师姐找靠谱的律师帮忙,施月见直接将本身合作愉快且出自冰神宗的林求康介绍了过去,事后,双方都非常满意,哪怕楼成为此付出了不菲的费用,但真的是一分钱一分货,所有不利的条款全部被他挑了出来,让龙虎哑口无言,只能做出更改。

    张守言微微颔首,停在电梯门口,按了上行键:

    “那有帮你处理商务事宜的人吗?”

    “暂时还没有。”楼成微笑道。

    电梯门开,张守言踏入进去,若有所思道:

    “这方面你可以先交给俱乐部代理,你还不是外罡,类似的事情不多,没必要特意找人,而且我们只拿百分之十的提成。”

    楼成点了下头:“那你回头拟份合同给我看一下。”

    “行。”张守言松了口气,走入五楼的回廊,来到一间红木为门的办公室前,有节律地轻敲了三下。

    “进来。”一道宛若泉水般清澈透亮的嗓音从内传出,乍听仿佛只有十八九岁,但仔细回味,却能体悟出少许成熟的韵味。

    张守言拧动把手,推开房门,堆满笑容道:

    “洛后,楼成来了。”

    暗红色书桌后,乌发盘髻的女子抬起头来,露出一张宜喜宜嗔的容颜,她似乎有点外国或是少数民族的血统,轮廓较深,五官兼具了精致和大气两种特色,美艳而动人,岁月没在她脸上留有痕迹,只沉淀出典雅的气质,让见惯了“仙女”的楼成亦眼前一亮:

    “洛后”真人比电视上好看……难怪她能改过称号来,这是靠脸啊……不愧是上代有名的美女……

    他暗自吐槽之中,宁梓潼勾勒淡笑,对张守言道:

    “麻烦了,你去做自己的事情吧。”

    “是!”张守言激动回答,仿佛打了鸡血般雄赳赳气昂昂退出房间,合拢大门。

    “宁前辈好,呃,‘洛后’前辈好。”楼成差点忘了有头衔的武者得称呼头衔的规矩。

    宁梓潼啐了一口,没好气地笑道:

    “前辈?我很老吗?叫姐姐,宁姐姐,明白吗?”

    “……”楼成十脸懵逼。

    前辈,你的威严去了哪里?

    虽然从我师父那边论起,我们勉强算同一辈……

    宁梓潼嘴角上翘道:

    “这是礼貌,明白吗?”

    女人对年龄都有执念啊……珂小珂就经常嚷嚷自己不再是十七八岁的女孩子了……楼成思绪飘飞,从善如流道:

    “宁姐姐好。”

    “这才对嘛。”宁梓潼放下随时可能化作暗器飞出来的钢笔,风姿绰约地站起,笑吟吟道,“跟我去见一见那几个家伙吧,你好歹是咱们的准外罡。”

    呃,要去见其他几位外罡强者了?要见“龙王”了?楼成突然有点激动,都没注意“洛后”已离开座位,走到了自己身旁。

    先甜馥清晰后淡雅悠长的香水味道入鼻,他回过神来,看见了“洛后”过膝的波西米亚风长裙。

    注意到楼成的视线,宁梓潼自嘲一笑:

    “我年轻的时候,最喜欢素雅浅淡的裙子,现在反倒爱上了艳丽的颜色。”

    “嗯。”楼成不知该怎么接,转而问道,“宁前,宁姐姐,我们是去见‘龙王’他们吗?”

    “对。”宁梓潼拉开门,率先走向外面,语带笑意地说道,“他们几个嘛,不像我,好说话,好相处,但只要摸准了脉,也不是特别奇葩,能成就外罡又年纪不大的人,第一特点肯定是身怀傲骨,第二嘛,相当自我……”

    套“龙王”准确无误……楼成默默听着,落后半步跟在后面。

    拐过走廊,进入标着“会议室”的房间,楼成第一眼便看见了“龙王”肩膀宽身量高的背影。

    他立在对面窗边,眺望着外界,不算壮汉,却给人惊心动魄的“雄伟”感。

    会议圆桌左侧,吊儿郎当地坐着位巨人,他哪怕未曾站起,也能够让人想象得到超过两米一肌肉虬结的身材。

    这是龙虎俱乐部的另一位一品强者,“擎天柱”龙真,别看他又高又壮,但柔韧性和步伐的灵活半点不逊色于他人。

    龙真的肤色晒成了古铜,脑袋上一根头发没留,光溜溜如同镜子,而两道眉毛粗犷仿佛墨水勾勒,满是凶厉之气。

    他正眯着小眼睛,似笑非笑地打量楼成。

    龙真的对面,有位留着男孩短发的女子,她皮肤颇黑,脸庞线条看似柔美,实则暗藏凌厉,让人不敢直视。

    “这是我徒弟郭洁,三年前成就的外罡,现在还是三品。”宁梓潼伸手介绍道,“她的绰号叫‘武痴’,你可以想象得到大致的性格,就像现在,别看她温温柔柔,什么话都没说,但心里肯定在嘀咕,师父真无聊,见什么楼成,有这闲工夫,我还不如去‘火山实验室’练会儿外罡绝学。”

    郭洁似乎被说中了心事,无奈地低喊了一声:

    “师父……”

    宁梓潼笑了笑,没再欺负自家徒弟,指着龙真道:“这胖子也就看起来凶,但除了嘴碎得像个娘们,其实是个很幽默也很好心肠的人,当然,自尊心也强得不像话,一直号称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最不服气‘龙王’,隔三差五就要挑战,哪天看见他鼻青脸肿,或者被抬去急救室,千万别意外。”

    “‘洛后’,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我自尊心强得不像话?”龙真睁开小眼睛,絮絮叨叨道,“吕严,就是我们的教练兼队员,你师父那一辈的,练武四十多年了,还不是一点没见成熟,狂妄自大得很,今天他没来,就搁了一句话,哪天楼成跃过了龙门,再来见他。”

    龙真后半句话是看向楼成说的,接着继续碎嘴道:“我号称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但吕严从来都说‘老天除外就是我’,你看看,谁自尊心更强?”

    “他。”楼成险些失笑。

    “不过,他还不算自尊心最强的,最强的是后面那个,你猜怎么着?”龙真用下巴指了指“龙王”陈其焘,“老天他都看不上眼!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没有舍我其谁的意志,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低沉磁性的嗓音响起,“龙王”转过了身体,他长相英俊,剑眉星目,棱角分明,气质成熟。

    楼成一阵激动,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点什么。

    “好啦好啦,等下有个发布会,楼成加盟我们龙虎俱乐部的记者会,除了我,还得去个人镇场子,谁去?”宁梓潼的声音未曾拔高。

    “武痴”郭洁刷得低下了头,用手指演练着剑法,龙真陷入了沉思,似乎在激烈挣扎,“龙王”陈其焘则直接背负双手,一步一步向会议室大门行去,让房间内一片静默。

    临到出门,陈其焘没有回头,低沉开口道:

    “走吧。”

    PS:这章字数比较多,所以才迟了,周一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