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八章 “飞蛾”扑火
    砰!

    两个拳头碰在了一起,各自肌肉鼓胀,块块夸张,仿佛在榨干身体每一分力量,而接触的位置,气流成形,化作波浪,向着四周疯狂荡开,沉闷巨大的响声撼动了几十米外的透明玻璃,让它们不断轻颤,哐哐当当。

    俞望远手臂一麻,向后荡开,右拳咯吱有声,那是微弱变形的骨骼在复原。

    绝对力量这块,“二重推动”略弱于简化的“斗”字诀!

    当然,这是双方境界和层次相差不大的情况下。

    身体摇晃,平衡即将失去,俞望远猛地回流气血,稳住了重心,并再次喷薄丹劲,导向右臂,而这个时候,他看见楼成躯体陡然高大了一截,衣物勾勒出了所有肌肉的形状,裸露在外的皮肤,除了脸部,条条大筋凸显,青黑交错,拳头则带着这股狂暴的力量,砸山碎石般高举抡下。

    牙关紧紧咬住,俞望远胳膊一扯,小臂上抬,拳头快速反抡,迎敌而去。

    彼此快要靠拢的时候,火德之劲柔和爆开,产生了汹涌的推力,让拳头宛若火箭加速般升空,砰的一声打破了气障,打中了楼成的捶击。

    喀嚓一声,俞望远双脚陷入了地面,一道道裂缝往外蔓延,与之前两场战斗的痕迹交相辉映。

    他身体高速颤抖,肌肉波浪起伏,仿佛在以此消解着残余的力量。

    作为一名资深的四品强者,他没因锋芒被挫有所沮丧,想都没想就又做“抱丹”,准备爆发。

    而这一次,他要用“喷射”的另一种技巧,以此扳回局面。

    等到再有机会,“火部”也是很擅长刺激爆发的!

    只是自身没到“虚空遇神”的境界,对身体有损的秘法不可能像楼成那样连续使用,反复使用!

    就在这时,楼成却像是通过他的肢体语言和肌肉状况提前了然,并没有再用简化的“斗”字诀,丹气一抱一放,右脚不带烟火之气地低踢了出去,因快而狠!

    这让还陷在地面的俞望远心中一紧,提前爆了火德之劲,手臂凶猛地往后一扯,带动腰背,拔起左脚,绷紧了肌肉,砰的一声做出了抵御,身体明显晃荡。

    一脚命中,楼成腰胯摆动,左腿紧跟着前踏,似踩似踢。

    啪啪啪,一脚,两脚,三脚!楼成双腿连环抢攻,仿佛掀起了酷寒的北风,逼得俞望远只能步步退后。

    而这个过程中,俞望远只觉脚踝开始发僵,寒冷慢慢浸入了血肉,而四周虚空越来越像凝结中的冰块,粘黏住了自己的动作,使得闪避的尝试越来越吃力。

    地面浮出了一层晶莹,宛若浇了水的凛冬广场。

    “冰部”第一十七式,“极地”!

    蹬蹬蹬,楼成落脚减重,冰层加厚,寒意更盛!

    俞望远不再等待,当即做出决断,眼中金红一闪,避让的右脚忽然重重踩在了地面。

    可力量十足的这一脚却没有造成任何震荡,反倒让周围出现了诡异的凝滞。

    轰隆!

    俞望远落脚之处往前几十厘米,楼成身体欺近的地方,青石表面忽然爆出空气剧烈膨胀的声音,金红耀眼的火柱腾空而起,温度极高,燃烧剧烈。

    “火部”第二十八式,“焚神”!

    火焰还未蹿升,楼成已然止步,腰背后仰,险险避过了焚神之火,让它几乎贴着身体冲向半空,化作喷泉,无奈散落。

    啪!此时,俞望远已完成劲力的回抱,拉开手臂,侧击楼成,拳头如有充血,赤红狰狞。

    就在楼成挺直腰背,扯动胳臂,快抬小臂,做出招架动作时,俞望远右拳内部似有爆炸响声外泄,拳头陡然改变了方向,如同一条灵蛇的脑袋,诡异地一折一侧,反向抡打往对手的肩膀,于电光石火之间更换了攻击的位置。

    火部绝学“喷射”的另一种应用!

    它的变向全由火劲爆炸产生的力量推动,事前全无征兆,难以预判,正是“有激必应”和“虚空遇神”等境界特征的克星。

    最开始传授“冰镜”的时候,施老头就提醒过楼成,不要完全依赖这门功法,因为多年下来,别人也不是傻的,早冥思苦想出能够瞒天过海的手段,这不会多,但肯定有,若一味根据“冰镜”的映照走,必然会因此吃亏。

    楼成这一两年来,已然确立了“冰镜”在自身打法里的核心地位,虽偶尔会有选择本身判断,不盲信“冰镜”的举动,可绝大部分情况,还是相当信赖“冰镜”的,若非前几天,浏览“火部”丹境篇,从整体上做出把握时,对“喷射”的这种应用触目惊心,产生了警惕,恐怕早想不起自家师父的提点,此时此刻,难免手忙脚乱,慌中出错。

    还好,他早有戒备,脊椎一拉,肩膀霍然后撤,整个人一下转斜,让俞望远突兀反抡打中虚空,爆出了一声闷响。

    俞望远意似烈火,往外舒张,腰部一沉,气血一抱,旋即荡开。

    啪!他左拳轰击,崩向楼成腰眼,“走”至一半,劲力爆开,“蛇头”上扬,五指张“牙”,撕扯向了对手的胳膊。

    “喷射”的“二重推动”是在体内爆劲,不管再柔和,始终会产生伤害,所以,相对“炎帝劲”更柔和更稳重的“火德劲”与它相得益彰,能助俞望远多次使用!

    啪!啪!啪!俞望远双拳时直时拐,时变时重,让楼成一根弦紧绷,力不敢使全,招不敢用老,顿时落到了下方,闪转腾挪,不断规避。

    俞望远跨步一抢,先是拳头变向,砸往楼成的下巴,紧跟着,身躯一侧,屈肘猛撞,脚下急踩。

    砰砰砰!他近身疯打,招式连绵,皆带起金红火光,制造了吹眼罡风。

    “楼成还是挺厉害嘛……”贾璐摩挲着短剑,与它“沟通着感情”,低声喟叹了一句。

    换做自己,怕是已经在俞望远的攻势下岌岌可危,即将落败。

    同为进入高品不到一年的“新手”,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俞望远的连环进攻没那么简单,你留意下他火焰残痕构成的形状。”陆少菲骗了下头,颇为艳羡地说道。

    那是经验、技巧与纯属度的结合,自己做不到那么老辣……

    贾璐凝目一望,只见砰砰砰的声响里,半空燃烧的一道道金红火焰,似乎勾勒出了一个蛟龙的脑袋,只等点睛之笔戳出,便会“张嘴”咬人。

    这……贾璐忽然想到一门绝学,火部百二十七式,“赤蛟”!

    当它完成的时候,预留的火劲会被全部催动,产生几击合一的夸张效果!

    就在这时,“冰镜”早有映照的楼成,忽然吸了口气,胸口肌肉齐齐往内凹陷。

    顺着这股力量与对方的拳头,他向后一荡,突兀移开!

    俞望远拳面火光大盛,便要挥拳前冲,“画龙点睛”,可是,楼成的眼眸却瞬间闪过了血煞之气,凛冽的兵锋似乎一下架在了对手的脖子上。

    “九”字诀的简化于楼成而言,或许比它们原本有用,激烈的战斗里,须臾之差就是胜负之别!

    俞望远身体一僵,脑袋念头被混乱,“点睛之笔”未能及时打出,四周残留的火劲越来越弱。

    楼成气血一抱,跨步前冲,右拳戴着赤红近白的“手套”,沉重侧击。

    在俞望远挡住之后,他丹境再炸,左臂又起。

    砰砰砰!

    他左右开弓,拳头飞溅出火星,又沉重又灼热,打得俞望远只能不断撤步格挡,节奏完全被带入了楼成的掌控。

    如此一来,俞望远即使想爆发挣脱,也会被中途打断,若想抢速度,则又刚好被楼成的“灼”之重拳险险挡回去。

    脚步与拳头浑然一体,衔接紧凑无比,楼成仿佛机器人,不知疲倦,不断爆发,没给对手翻身的破绽。

    砰砰砰!不知挡了多少下后,俞望远牙齿都有点被震松,眼见着别无他法,只好拿出压箱底的本事。

    他气息一顿,眼中的金红凝缩,染上了些许紫色。

    就在这时,楼成“冰镜”涟漪,映照出了对手的异常。

    没再等待,他又是一记“灼”之重拳,但击打的位置不是俞望远的身体,而是两人间的虚空。

    赤红火焰凝聚于拳面,几乎变做白色,又重又沉!

    呼啦!

    四周的空气无风自燃,烈火熊熊,皆往“炎帝”坍缩,聚拢向俞望远!

    “火部”百一十六式,“飞蛾”!

    这是以灼热之拳,高温所过气流,使它们处于即将被点燃的状态,等到时机恰当,以“炎帝”之劲吸引它们,完成收缩,提高密度。

    而密度一高,灼热更盛,空气也就燃烧了起来,仿佛一只只扑向烛火的飞蛾!

    这招相当难练,没有对周围的掌控和对自身的把握,根本衔接不了,但于楼成而言,正好合适!

    火焰从四面八方涌来,气势汹汹,俞望远心中一紧,放弃了准备,抬手做出招架,只觉呼吸道都烫得难受。

    飞蛾扑来,楼成已然欺近,一拳从下往上,冲天而起。

    俞望远有激必应,抬臂格挡,却只觉对方的拳头侧着边缘经过,停在了自身喉咙处!

    他的招架出现了失误!

    因为高温产生了密度差,让他的视觉判断有少许不准,而这少许,便是胜负之分!

    不是“有激必应”出了问题,是他前架的胳膊没伸够距离!

    飞蛾扑火,死前有幻!

    火光腾落,屠正愣了一秒,举手道:

    “楼成胜。”

    呼,楼成虽然出其不意,赢得有点勉强,但他展现了实实在在的四品实力,已经追赶上我了……陆少菲看着场中的身影,一阵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