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十章 纯粹的武者
    回答完毕,林岳不再逗留,迈开大步,进入了贯海武道场馆。

    记者没敢纠缠,怕被投诉赛前骚扰武者,影响对方的状态,就在他打算稍作休息,喝上两口水时,忽然看见一辆轿车停到侧门,走下了屠正、陆少菲和楼成——龙虎俱乐部的十位非人强者被安排在三处不同的场地。

    心中喜悦和激动陡地腾起,他蹬蹬瞪赶了过去,抢在楼成入内前拦住了他。

    “呼,呼,我就两个问题。”他半是真实半是演戏地喘起气,以显示工作不易。

    旁边的几位安保人员则将目光投向了楼成,等待着他的答复,若是不肯,马上动手,隔开记者!

    楼成的心态相当平和,见左右无人,不至于被“围追堵截”,轻轻颔首道:

    “好。”

    记者同志当即脱口:“你有信心从苟雯、法真、智仁、孟良、屠正等强者之中脱颖而出吗?战胜他们的把握有多大?”

    “两个问题了。”楼成微笑提醒了一句,然后摇头道,“但我不想回答。”

    “呃……”记者一时有点愣住。

    “不问我即将开始的比赛,反而去提别的武者,这是对林岳前辈的不尊重。”楼成正色说道。

    记者若有所思点头:

    “那你对接下来的战斗有什么想法?”

    “努力去赢!”楼成斩钉截铁地回答。

    见屠正和陆少菲已是走入侧门,在前方等着自己,他挥了挥手,不待记者开口,身形一闪,跟了上去。

    “还有个问题啊……”记者喊了一声,尾音渐低。

    这次新闻的标题用“楼成出尔反尔”还是“某当世天骄不识数”比较吸引眼球呢?他促狭地转着好笑的念头。

    嗯,言归正传,有了刚才的几句话采访,自己已经能炮制一篇“头条消息”了。

    …………

    每一位非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高手,以举办“王者战”闻名的临福当然对武道场馆有特别的设计,几处更衣室不再那么宽广,足以供十几二十人一起使用,而是隔成了一个个小的休息室,有独立的卫浴,有临时睡觉的沙发,有柜子,有WIFI,有挂在墙上的液晶电视等,务求数量够多且五脏俱全,能满足强者们的需求。

    楼成和屠正、陆少菲的房间彼此挨着,三人寒暄了几句就各回各“家”,做赛前的准备和调整。

    没过多久,电视屏幕上开始播放贯海武道馆的首场比赛,这一届“王者战”正式拉开了序幕!

    与低等级的个人赛不同,因为高品交手已会出现波及周围的情况,一处场馆没法分成五个乃至十个擂台,以免彼此太过靠近,造成影响,所以只得中央擂台才有战斗,四周场地空着,作为隔离带。

    这样一来,加上看台最接近场地的座位全部空着,观众们的安全保障与清楚观看比赛需求得到了两全。

    楼成悠闲地转着台,时而观看本地赛况,时而关注其他场馆的战斗,这个过程里,他手机拿在掌中,与严喆珂交流着看法,讨论着对手。

    一直到贯海武道场馆第四场比赛结束,他才锁上屏幕,往后一靠,闭上眼眸,养精蓄锐,通过对身体的精细入微掌握,让状态迅速攀至了巅峰。

    …………

    楼成的粉丝论坛内,“长夜将至”闫小玲“原地转圈”道:

    “激动!四个月了,终于又能看我家楼成的比赛了!”

    “咦,捕获一只操子,你最近失踪到哪里去了?”“盖世龙王”“大惊失色”。

    闫小玲理所当然地回复:“没失踪啊,每天都躺床上刷节目刷剧,每天都有看论坛,忙管理,只不过懒得打字了……”

    “你懒到一定程度了……”“幻梵”“鄙视”道,“我中考完都没这么颓废!”

    她今年刚好初三毕业。

    “我开学就大三了,再过一年就大四了,再再过一年就上班了,你就让我好好珍惜最后的几次颓废吧!”闫小玲一点不见羞愧道,“你看,我这么懒的人都专门上论坛来讨论比赛了,楼成今天肯定能赢!”

    “嘘,低调,攒人品。”“好名字都被狗啃了”“竖着食指”道。

    “很多只小高”也冒了出来:

    “闫小玲,你背单词没有!”

    “不要在这么期待的时候提这么不愉快的事情……”闫小玲“哭丧了脸”。

    “林岳可不是容易赢的!”“盖世龙王”强调了一句。

    “牛魔王”笑道:“是啊,就以前赢过龙王和武圣,就够他吹一辈子了!”

    “他赢过龙王和武圣?”“聂柒柒”“跌坐于地”,以示惊吓。

    “赢过一次,那是武圣和龙王各自初入非人的阶段,他以资深四品的实力,分别在‘宗师战’和‘超品战’里赢了一场。”“盖世龙王”笑着解释道。

    “不愧是老前辈……”“幻梵”松了口气赞道。

    这都是老黄历了!

    “我这辈子最羡慕最想拥有的武功就是不灭绵体了!”“一贯纯爱俊冈本”窃笑道,“男人最重要的是什么?该软的时候够软,该硬的时候够硬!”

    “污得伸手不见指头!呃,‘不灭绵体’很厉害?”半吊子武道爱好者闫小玲保持着不懂就问的好习惯。

    “十州岛的镇派武功,你说厉害不厉害?”“盖世龙王”描述道,“力量大、耐操能扛就不用说了,还能免疫或降低大部分毒素的效果,火烧不穿,水浸不透,恢复能力极强……总之,就跟披了反弹装甲一样。”

    “他是不是很长时间不吃不喝不上厕所都没事?”闫小玲“睁大眼睛”问道。

    这位前辈是很厉害,但楼成肯定能赢!

    “理论上是这样。”“水管工吃蘑菇”游荡过来回答。

    闫小玲“捶了下桌子”道:“好羡慕啊!我要是练成了,就能真地一个月不下床了!”

    众人顿时无言以对。

    …………

    过了二十多分钟,楼成忽地睁开了眼睛,精芒汇聚于深处,宛若幽暗夜空里最璀璨的星辰。

    等了十几秒,休息室的门才被有节律地敲响,不轻不重刚刚好。

    “谁?”楼成明知故问。

    “楼先生,您的比赛即将开始,您该登场了。”工作人员压低嗓音回答,怕吵到了别处休息室的非人强者。

    “好的。”楼成拿起手机,从自家媳妇那里要来了一声爱的加油。

    他拉开门扉,在工作人员陪同下,走出了这片区域,走入了比赛场地。

    “楼成!楼成!”

    一声声呐喊突然响起,汇聚冲霄,似乎能掀翻场馆的顶棚。

    这熟悉的感觉让楼成身体微微颤栗,仿佛又回到了全国赛那会。

    好怀念,好喜欢!

    他向四周挥了下手,在更热烈的助威声里走到了擂台旁边,沿着石阶往上,没张扬气势,如同暴风雪前的宁静。

    林岳已等待在对面,身高一米八左右,金色武道服随着呼吸节奏轻微地一鼓一胀,似乎具备了独特的生命力。

    他剃着薄薄的寸发,眉浓眼深,气质沉稳,棱角刚硬,五官没什么特殊之处,像讨债公司的成功人士胜过武者。

    看见楼成登台,他微笑颔首,神情轻松。

    将身上杂物交给了比赛监督的楼成也是气定神闲地回礼。

    裁判对了下时钟,举起了右手:

    “对话时间开始!”

    林岳清了下喉咙,微笑道:

    “我在这里,遇见过龙王,遇见过武圣,遇见过明王,遇见过活佛,遇见过一位位天资横溢惊采绝艳的年轻人。”

    楼成没有插嘴,没有打断,耐心等着对方说完。

    “这些比赛,我赢得很少,输了很多,但现在回想,每一场都清晰地仿佛刚刚才发生,最初无缘外罡那阵,我很低落,很沮丧,连续几年没参加头衔战,等到平复下来,我才发现我是如此地怀念这里,怀念那一位位各有特色的对手,龙王侵略性强,武圣压迫感十足……所以我又回来了,又见证了年轻人或冲上云霄,或黯然退场,见识了似乎能看穿一切的活佛,大巧不工至繁归简的明王……”

    说着这个话题的时候,他脸庞的线条都仿佛变得柔和。

    “我讲这些,不是为了刺激你,或是别的什么,而是告诉你,我会享受和又一位当世天骄的战斗!”林岳眼睛发亮,像是有着难以言喻的生命力。

    “那就请前辈赐教。”楼成听得暗自动容,衷心佩服。

    这是位纯粹的武者!

    “前辈?你师父听到还不得大耳刮子抽你。”林岳笑了一声,“我们得平辈论交。”

    总忘记师父他老人家辈分很高的事实……楼成哑然失笑。

    接下来的一点时间,两人都未在说话,将状态维持于顶峰。

    裁判瞄了眼电子钟,猛地挥下手臂,声震四周道:

    “开始!”

    楼成的第一场“头衔战”正式开始!

    砰!

    他腰背一转,撞破气障,带起罡风,高速闪到了侧方,逼近了林岳的左边,不和对方做正面较量,而林岳立在那里,未有反应,仿佛一截不动的山峰。

    啪!楼成回抱气血,肩膀一抖,右拳打出,直奔敌人的太阳穴。

    林岳抬臂上架,肌肉自然鼓胀,做出了格挡。

    就在这时,楼成拳头蕴含的“炎帝劲”爆开,产生了往下的推动之力。

    轰!他手臂一甩,拳头诡异变向,下砸林岳的脖子。

    “火部”第十五式,“喷射”!

    危急关头,林岳忽然吸了口气,脖子霍地膨胀,仿佛吞下了一只大象的蟒蛇,皮肤撑至极限,油光水亮,青红交错。

    噗!楼成一拳砸中,荡起了阵阵涟漪,就像抡在了上千张牛皮堆积成的事物上。

    林岳竟以脆弱的脖子硬挡了他一击!

    “不灭绵体”,“吞象”!

    楼成早有准备,关节弹动,五指张开,“射”出了几道“极光”,进行起二段攻击!

    可林岳只是偏头,避开动脉,任由那一道道晶莹的寒光以点破面,刺穿了坚韧,刺入了脖子。

    砰!与此同时,他一拳崩出,逼退了不愿与他近身肉搏的楼成。

    嗖嗖嗖,他脖子上的“冰刺”弹出,鲜血不流,伤口蠕动,很快复原。

    “果然英雄出少年啊!”他动了动脖子,低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