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十四章 无声处听惊雷
    “哈哈哈哈,当世天骄如果能轻易被打败,那就不是当世天骄了,再打鸡血也没用!”比赛刚结束,楼成的粉丝论坛内,“幻梵”就已“扭来扭去”地发表了评论。

    初三毕业的她正处于人生中最悠闲的阶段。

    “就是要让一个个战意满满乃至爆发爆种的对手输得毫无脾气,才叫当世天骄!”“水管工吃蘑菇”附和道。

    “‘头顶三尺有神明’的境界对战力的提升实在太大了……”“盖世龙王”有点恍惚地回复。

    “长夜将至”闫小玲“放着鞭炮”道:“别说这些没用的,大家一起来狂!准备好你们的手,准备好你们珍藏的资源!”

    “你有什么资源?”“一贯纯爱俊冈本”“奸笑”道。

    “我有各种老鲜肉小鲜肉主演电视剧的资源,超过两个T!妈了个鸡,以前放网盘,差点把我给整没了!”闫小玲“哭唧唧”地回答。

    “才赢了智通,分享什么资源?真正的对手还在后面,不提老爷爷辈的,还有智仁、孟良、苟雯、王玄、任莉、郑世铎和彭乐云这些,第三轮说不定就会遇上了,就算没抽到,六十四强双败淘汰赛的时候,也肯定躲不开。”“盖世龙王”阻止了闫小玲的庆贺,“等到赢了这几个之一,再狂欢吧!”

    “其实也无所谓啦,除了任莉和彭乐云,其他都非人好几年了,输给他们很正常,我心态很好的!”闫小玲“满地打滚”道。

    …………

    贯海武道场馆的休息室内,一位灰袍僧人正回看着楼成与智通之战。

    他脸型消瘦,呈明显的瓜子状,额头宽阔,眼角下垂,正是大行寺这一代的大师兄智仁,号称一年内有望外罡的强者。

    专注琢磨半响,他忽地起身,双脚一踩,身体像是纸片般向后荡起,似乎要躲避面前虚幻楼成的连环进攻。

    休息室狭小,他很快退到了墙壁上,退到了天花板下,仿佛踏出了一朵又一朵的莲花。

    以退为进,“以德服人”!

    …………

    一座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扎着两条辫子的女孩目不转睛地望着电视屏幕,一遍又一遍地重播楼成打败智通的过程。

    她长相普通,眼睛水亮,有着几分苗族血统,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俨然玄武派得意弟子苟雯。

    认真思绪片刻,苟雯放开盘起的双脚,站到客厅中央,两掌沉重推出,交织绵密的“网络”,四周水声浩荡,如有大江奔腾,而楼成的进攻,只是几根铁索,拦得住船舶,隔断不了洪流!

    打打停停,时而调整,女孩心里逐渐有了底。

    …………

    万华大酒店第三十三层的某个房间内。

    屠正手拿遥控板,眼神发散失焦地看着前方,脑海里尽是楼成震禅连发、内爆不断的景象。

    该怎么应对呢?

    他想了一阵,收回了视线,重凝了神采,将遥控板放下,走到有空地的书桌旁,腰部一沉,摆好了架子。

    火焰烧身,潜力激发,屠正体内霍然传出筋膜拉伸骨骼啪啦的动静,一下高大了几分。

    砰!砰!砰!

    他控制着力量,往前抡开了拳头,在假想里,这是爆发秘法配合火焰炮拳,与楼成做硬碰硬、震荡碰震荡的对抗,到了后来,内爆对内爆,看谁能支撑得更久——同是“虚空遇神”的境界,接近了外罡的自己明显能压过楼成一头。

    拼战力,不如拼层次!

    …………

    在一位位热门假想破局时,楼成行完礼,目送智通被搀扶去了急救室。

    他的伤势不致命,但足够严重。

    与此对比,挨了九记内爆还能自行离开的林岳就跟变形金刚一样。

    气血缓慢转动,刺激了身体某处,脑袋空乏的楼成重又精神抖擞。

    他双拳双臂受创不轻,体内也有一定伤势,得尽快掌控细微,弥补裂痕,免得错过最佳时机,影响到后天的比赛,而这又需要充沛的精神来驾驭“头顶三尺有神明”的境界,因此他悄然施展了简化的“皆”字诀。

    暗自修补,楼成在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里走下了石阶,从比赛监督那里拿回了手机等物品。

    刚一点亮屏幕,登录APP,他就看见严喆珂发来一条消息:

    “好可惜哦,你差点就输了~”

    “噗,我赢了比赛,你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楼成放缓脚步,失笑回复。

    严喆珂“害羞”道:“有一点点失望啦。”

    都没机会嘲笑你!

    “只有一点点失望,也就是说绝大部分是高兴咯?”楼成嘴角上翘,机智指出。

    严喆珂“掩面叹息”道:

    “别戳穿……”

    就在这时,“王者战”的官方记者走了过来,拦住了楼成,笑吟吟道:

    “总算有机会采访你了。”

    不是每一场对决,赛后都有采访的。

    “还是三个问题?”楼成含笑反问。

    “对。”脸型较长的记者沉吟道,“你和智通的比赛,为什么前半截旗鼓相当,甚至落到了下风,后半程却一下将他压制,没留半点机会?”

    楼成认真想了想道:“我参加比赛,不是单纯为了获胜,而是希望在胜利的同时能够学到更多的东西,见识不同的武功,增加自身的积累,大行寺各种绝学确实不凡,我差一点就输了,真的。”

    “原来是这样啊。”记者同志缓缓颔首。

    过了几秒,她忽然愣住,有所明悟。

    楼成这冠冕堂皇的解释换种角度来说,不就等价于为了多体验大行寺的神功绝学,刚开始没有认真?

    说得振振有词的,把我都给绕进去了!

    呃,说他不认真也不对,只是一开始没试图去把握主动权,完成绝对压制。

    当然,这种事情没法直接说,真把智通给气炸了,那将来见到大行寺的人,面子上不会太好看。

    记者同志没纠缠刚才的问题,转而笑道:

    “恭喜你进入预赛第三轮,到了这个阶段,有不小的可能抽中那些热门强者了,你有什么想法?”

    “还能怎么样?战呗!他们之中不少人,目前确实要比我强,这一点没法否认,我只能竭尽所能,去把握那不算太大的机会。”楼成坦然笑道,“能赢一个是过节,能赢两个是过年。”

    “胜不骄败不馁啊……”记者同志由衷地赞了一句。

    采访之后,楼成回到休息室,专心地掌控身体,精细地治疗内部,打算今晚全部比赛完结前就去地下停车场,坐俱乐部雇佣的专车,那样不会太堵。

    …………

    看台之上,乌发夹杂着银丝的年轻男子霍然起身,从这一排靠中央的位置游鱼般挤到了边缘,走向了卫生间。

    他知道自己拿到金丹的机会来了!

    最佳状态的楼成,自身不是没把握拿下,但肯定会颇费周折,而一旦交手时间拖长,那就会充满变数,无论花城,还是临福,都不乏外罡强者坐镇,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的只会是自己!

    之前第一轮时,楼成是上午的比赛,他中间可以在非人“簇拥”的环境里休息,等到重归巅峰再离开,并且来往皆有队友陪伴,自身同样不敢贸然动手。

    一路伪造身份,坐黑车,住小旅馆乃至桥洞,以流浪汉的姿态靠本事撑到了今天,等的就是现在!

    现在的楼成正是战斗后的疲惫期,说不定还受了伤,而且又是晚上,肯定得回了酒店才休息!

    葛穿着普普通通的黑T恤和休闲裤,半点不引人注意地消失在了卫生间所在的走廊,他将所有的情绪和念头用秘法尽数包裹,免得引发那预感危险的能力。

    …………

    还剩一轮比赛时,楼成睁开了眼睛,伤势已好了五六成。

    他打了个哈欠,收拾好东西,走向了另外一边的专用电梯,准备前往地下停车场,

    这次有位转入管理岗位的非人前辈也在天月武道场馆,也在同一个时间段比赛,自己将和他一起返回酒店,不过,他现在已在车内,正等待着自己。

    按开电梯,楼成踏足入内,按了负二。

    短暂的等待后,电梯往下行去,及至负一,它又做出停顿,大门缓缓向两侧敞开,外面是一位面容年轻乌发有白的黑T恤男子!

    好眼熟……

    好像见过!

    楼成心中一动,瞳孔急速收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