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十五章 生死之争
    没去多想,循着以往经验和本能的危险感觉,楼成霍然下蹲,牵引气血、劲力和精神收缩,往下腹团聚。

    就在这个时候,乌发里夹杂银丝的葛眼眸冷酷外露,凸显出交错的赤白二色,吐气开声道:

    “兵!”

    没有手印,没有前置,随音而发!

    电梯内部,陡然卷起了阴风,弥漫着血煞味道的阴风,洋溢着冰寒锋芒的阴风,实实在在真真切切的阴风,它们从四面八方吹向了楼成!

    精神改变了现实!

    这是外罡武者才具备的能力!

    阴风倒灌入楼成的身体,可他却仿佛变成了死尸,没有一点神采,没有丝毫活着的气息,让兵锋与血煞未能产生任何效果。

    精、气、神、意、力合抱,是为丹境,楼成若是慢上刹那,心灵就会遭遇袭击,出现动摇,让思绪陷入惊惧,想抱也无能为力!

    而如果提前太多,那对方有充足的时间改变策略。

    “冰镜”之能,不早不晚刚刚好!

    葛脸色未变,对一击未能得手早有心理准备,面对下蹲的楼成,想象着对方即将弹起的反扑,抬起右掌,镜子般对准了敌人。

    砰!

    一道闷响炸开,赤红凝聚的火球自掌心射出,轰向了楼成,他的两边,电梯大门往内合拢,感应到有人后,怏怏再分。

    轰!楼成丹劲一炸,右臂鼓胀,伴随着身体的站起,一拳打向了那团火球,炽白覆盖,“手套”沉重。

    轰隆!

    爆炸风浪摇晃了电梯,而楼成的眼眸里,黑发夹杂银丝的年轻男子周身已缭绕起赤白二色,红似火,皓如冰,它们彼此纠缠,宛若“朱龙”与“寒螭”。

    金丹的味道?

    不好!

    楼成心里涌起了强烈到极致的危险预感,顾不得藏私,直接就运转气血,调动了目前能够调动的所有下腹金丹之力。

    瞬息之间,他每一块肌肉都充血膨胀,青黑的筋膜寸寸外露,整个人陡然高大了十几厘米,壮实了足足一圈,仿佛天神下凡般向前方抡出了拳头,打爆了空气,使得四周短暂变“虚”。

    而这个时候,盘绕于葛身旁的赤龙与冰螭已然扑出,交缠着咬向楼成,要将他吞噬。

    轰隆!

    巨大的爆炸响声震得电梯哐当作响,狂暴的冲击波浪让周围的金属“墙壁”尽数凹陷,裂纹遍布,部分焦黑,部分冰冻。

    电梯完全卡在了这一层!

    动静传出,不少人侧耳倾听,监控室内,有对应报警声响起,安保人员弹跳站起,浏览屏幕,寻找原因。

    “朱龙”、“寒螭”寸寸断裂,似雨落下,楼成站在中央,未能前进一步,他的拳头部位,皮肤被揭去了好几块,血肉模糊,骨头裂开,身前衣物成缕,有的燃烧,有的挂着冰晶,可以看见下方凹陷的肋骨,险些撕开的肌肉,和触目惊心的表皮。

    他的内心充满了惊惧、疑惑和恐慌,为突然出现的强大敌人,但这些负面念头迅速被“冰镜”压下,未能造成波澜。

    生死之间,只争一线,其余无用!

    葛神情微动,没有犹豫,再次开口:

    “临!”

    古音勾动神秘,让他的状态再次不染尘埃,让刚才余波造成的擦伤飞快蠕动复原,而楼成却仿佛被人抽干了力量和精神,本就困顿疲惫的感觉再也压制不住,涌上脑袋,险些让他晕倒。

    心中一紧,他当即运转气血,刺激身体,用出了第二次简化“皆”字诀,让眼中精芒重又汇聚。

    但这耽搁了宝贵的时间,葛双掌一上一下相对,在掌心位置凝结出了一团皓白为底,隐含点点赤红的晶莹圆球,仿佛天上星空的奇幻倒影。

    他神情郑重,双掌一翻,往前推动,打出了这团“璀璨之球”。

    从开始到现在,他竭尽了全力,一掌握住主动,用的都是最强杀招,务求速战速决!

    眸中赤白映出,越来越大,楼成心底的惶恐之意不升反降,精神未靠“冰镜”,自然进入了“头顶三尺有神明”的漠然俯视状态,快而不乱地观想出了浩瀚无垠黑暗冰寒的宇宙和尘埃累积点燃自身的大日。

    砰!

    他机器人般抖出左臂,电射拳头,表面覆盖着一层幽暗。

    幽暗刚一接触那团“璀璨之球”,立刻让周围陷入了无光的漆黑。

    紧跟着,刺目的光华爆发,然后才是沉闷夸张的巨响。

    轰隆!

    电梯已是扭曲得不成样子,葛倒退了两步,体表冰晶寥落,T恤完好,而在火焰与雾气簇拥中的楼成胸口白骨露出,断折了好几根,左臂血肉焦黑,无力垂下,双腿明显颤栗,肌肉抖动。

    看见对方冷静中满是血性的目光,葛平淡地再次张嘴,在楼成扑过来前吐出了一个字:

    “阵!”

    古音回荡,楼成四周气流寸寸凝实,化作一面面钢板,将他束缚在了原地,而他的眸子里,乌发夹杂银丝的敌人抬起了右手,骈指成剑,于尖端凝聚着一点皓白晶莹的危险光芒,对准了自身额头的危险光芒!

    与此同时,对方眼神里露出几分叹息,似乎在为自己送终!

    再顾不得会对身体造成多大损伤,楼成平衡成丹,咬牙又借用了下腹星云的力量,以此压缩自身气血、精神和火劲的凝聚,让它们远离了边缘的黑暗。

    一点光华即将射出,葛看见楼成丹劲喷薄,拖着束缚,艰难地一掌往前拍出,隔着超过一米的距离。

    他嘴角微勾,就要以“冰狱神光”结束对方的性命。

    就在这时,楼成推出的手掌轻飘飘拍在了虚空,前方温度骤降,有淡蓝凝出,并急速蔓延,冻到了葛的身上。

    那道危险的皓白光华同步射出,穿透了层层冰晶后,落在楼成抬起的另外一只手掌上,洞穿了一半,血液未流,晶莹闪烁。

    完整版“冰后之叹息”!

    喀嚓!楼成靠着疼痛的刺激,鼓起余劲,彻底挣脱了束缚,双脚一撑,扑向了身体表面遭遇冰封的危险敌人,血肉模糊的拳头自腰间崩出,啪的一声打向了对手腹部。

    他此时没有一点想法,只得本能的判断。

    既然对方一直远程进攻,那自己就要将他拖入近身肉搏的状态!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不,我要活着离开!

    楼成气势冲霄,摇晃了葛的心灵,让他感受到了久违的恐惧,慌忙运转了自身结出的金丹,压榨了几倍的力量。

    喀嚓!

    冰层破碎,葛肌肉块垒,让黑色的T恤彻底撑裂,左臂粗大了两圈,仿佛恶鬼的胳膊,然后,他赤白交错地一拳轰向了对手的攻击。

    他对这一拳有足够的自信,肯定它能让所有的非人武者都承受不住,若不顺势退后卸力,必然骨折,甚至不止!

    轰!两拳碰撞,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爆炸之声,葛感受到了楼成的弱势,心中霍然闪过了一抹欣喜。

    喜意未退,他忽地听见骨头断折的声音,看见对方手和臂皆不正常扭曲,但却半步不让,双脚内抵,将电梯边缘的金铁踩成了碎块。

    噗!葛的这一击打折了楼成的拳头和手臂,其势未尽,打在了他的腹部,打穿了血肉,打坏了一截肠子。

    他怎么不退?葛心中愕然,只见楼成的眼睛平静到冷酷,但又凸显出活着的渴望和张扬的血性,他腹部肌肉蠕动,一下束缚住葛没有收回的拳头,未曾骨折的右臂早已抬起,伴随着简化“斗”字诀的激发!

    狭路相逢勇者胜!楼成怒目圆睁,右拳带着鼓胀的胳膊,抡向了葛的脑袋。

    葛慌忙抬臂,凝出冰层,进行格挡。

    砰!

    一拳砸下,喀嚓声响,葛冰层破碎,手臂弯折。

    肉身的较量,楼成占据了绝对上风!

    他暴喝一声,压根儿不去考虑反噬,又用了简化“斗”字诀,让拳头原地发力,再次下抡!

    葛眼现惊慌,嘴巴一张,吐出保命寒光,射向楼成。

    楼成未做躲避,仅仅偏了下头,让那寒光带着一块血肉擦脸而过。

    砰!

    气流爆开,他的拳头抡在了葛后仰的脑袋上,啪的一声就将它打得支离破碎,让赤红与乳白喷射于斜后,如同被汽车碾过的西瓜!

    扑通,扑通,两颗爆开的眼珠相继落地,残留着绝望。

    葛的拳头血淋淋地从楼成腹部退出,与只剩小半个脑袋的身体一起,往后软倒。

    从开始到现在,整个过程没超过二十秒!

    楼成刚有喘气,忽生危险预感,忙弹动骨折和未骨折的手臂,一个下架,一个上抬,护住了要害,身体也迅捷地蜷缩成球,试图减少伤害面。

    轰隆!

    葛的下腹位置,金丹失控,霍然爆开,赤白之色席卷了周围,毁掉了两面墙壁,让楼成遍体鳞伤。

    风浪退去,他身体依旧蜷缩,只觉整个人很困很冷,眼睛想睁睁不开,生命力在一片黑暗里飞快流逝。

    不能睡不能睡!睡了就醒不来了!楼成竭力去想着父母的身影,想着严喆珂秀美爱羞的脸庞,想着过往的一幕又一幕,以此点燃强烈的求生欲望,以坚实的意志苦苦支撑。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听见了嘈杂的脚步声,听见了倒吸凉气的动静。

    还好,还好,武道场馆就有急救室……他念头逐渐模糊。

    …………

    天月武道场馆内,观众们被擂台上激烈战斗的动静吸引,未曾察觉别的事情,过了一阵,才发现急救室那边一片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