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十七章 醒来
    “后遗症?怕啥?只要活着就好说,再严重能有老头子我的严重?”对于李外德的提醒,施老头嗤之以鼻,表现得非常有信心,没有暴露一点担忧。

    纪家老两口在,龙王洛后在,严丫头父母也在,咱这做师父的,得把傻徒弟的场子撑起来,不让他们产生什么不好的联想!

    “爸,你这是在诅咒小师弟啊……”施月见哭笑不得地开口。

    如果不是那次军方研究出的副产品恰好能压制你的伤势,你现在哪能这么活蹦乱跳!

    “别这么说,仅仅有一定可能,又不是绝对会出现。”宁梓潼帮腔了一句。

    就在这时,严喆珂突然吸了口气,望向手术室内,在外罡强者交错的气势中,咬了咬嘴唇,语气坚定地说道:

    “有后遗症也没关系,科技在进步,武道在发展,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只要活着,就有治好的可能!”

    这句话,当初自己拿来安慰橙子,让他不要纠结于施教练的旧伤,现在说来,既是告诉自己和里面躺着的橙子,也是告诉父母,告诉外公和姥姥。

    施老头略显诧异,没想到严喆珂在这种时候还能条理清楚,不见悲乱,态度明确地开口。

    嗯,严丫头外柔内刚,是个拿得定主意的人……他赞许点头,转而看向陈其焘:“龙王,和老头子我去趟现场,看能发现点什么。”

    “好。”陈其焘神情未变,威严颔首,只不过原本坐在长凳上闭目养神的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站了起来,站在众人最外围。

    接下来,除了施月见留在医院,陪着严喆珂、纪明玉和严开,守着重症监护室内的楼成,防止后续又有意外发生,纪建章、窦宁、洛后皆跟着施老头、龙王乘车来到天月武道场馆,进入了地下停车场负一层。

    战斗发生的位置,一根承重柱已然断折,几面墙壁有的完全坍塌,混泥土和钢筋碎块遍地,有的还残留小半,焦痕明显,更见当时的惨烈。

    电梯已损坏得不成样子,金属扭曲变形,时有支出,将本身卡在了这一层,但只要有动静发生,它就会摇摇晃晃,似乎随时会跌落往底部。

    “最后的爆炸将绝大部分交手痕迹给破坏了。”军方人员额头见汗地介绍道,几位外罡因沉郁而不怒自威的气势真是让人压力极大!

    “这种程度这种范围的爆炸,我等闲还做不出来,不是临死拼命,很难办到。”严喆珂的姥姥窦宁沉吟了几秒开口。

    她看起来也就四十来岁,五官与纪明玉颇为挂相,但更为柔和,气质雍容典雅。

    “外罡出的手?”军方人员抓住机会反问。

    但若是外罡高人,对付“区区”一位非人强者,怎么可能把自己折在这里!

    “威力不够集中,很分散。”玩爆炸的大行家“龙王”陈其焘语带不屑地评价道,“有外罡之表,无外罡之实。”

    “那就未必是武者了。”严喆珂的外公纪建章若有所思点头。

    别看他儒雅清癯,宛若世外高人,当初也是剑荡战乱地区的杀星,见识过不同体系的高手和各种奇奇怪怪的法门。

    施老头与宁梓潼交换了眼神,仅凭这一点,就隐约有了猜测。

    他咳嗽了几声道:“袭击者留在旅馆的物品有什么发现?”

    “他预定的想法应该是一旦得手,立刻远走,不再回旅馆,留下的物品都是不太重要的东西,有手绘的贯海、天月等武道场馆实地勘探图,监控位置分布图,这说明他事前踩过好几次点……还有一台做过处理的电脑,我们进行了数据恢复,找到了些内容,有在花城上网的痕迹,有搜集的楼成各种资料,以及一些旅游论坛的浏览记录,这或许涉及他后续的躲藏计划……”军方人员如实报告。

    可惜,即使分析出这些也没用,因为葛辉当场身亡,没能逃遁!

    “这看不出他的动机啊……”窦宁微皱眉头。

    “实在不行,我去趟欧洲,登门拜访下萨曼诺王室,他们的爱丽娜公主应该知道点什么。”“龙王”陈其焘语气平淡地说道。

    可就是这样的话语,却听得军方人员遍体生寒。

    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

    想到这里,他赶紧补充道:“我们从袭击者的不完整尸体上提取了基因,正在抓紧时机做分析,进行对比,很快就能确定他是武者,还是格斗家,亦或其他。”

    一旦踏入非人这个层次,基因就会出现异化,产生超自然能力,全球各个流派虽然殊途同归,在这个阶段表现得很像,但最终一致前,因为修炼法门的不同,基因的异化也各有特点,能据此做出初步判断。

    “嗯。”陈其焘不再多言,目光扫过破坏严重的现场,再次审视起细节。

    偏执和强迫是他成功的源泉之一。

    …………

    到了晚间,闫小玲登录论坛,兴奋问道:

    “对阵名单出来没?出来没?出来没没没?”

    “请把你的时钟调慢五分钟,谢谢!”“幻梵”最近上网时间充裕。

    “我这不是怕他们提前公布吗?”闫小玲“拿着花朵,一片一片摘下”。

    讨论了一阵,她瞄了眼电脑右下角,刷新了“王者战”官网,然后看见了一条新闻:

    “楼成因伤退赛。”

    啊?她慌忙点了进去,只见内容仅比标题多了十来个字:

    “楼成因为受伤,退出了本次‘王者战’,不再参加后续比赛。”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闫小玲顾不得用卖萌的别字,一边发了新闻的链接,一边急切问道。

    “新闻越短,事越大!”“牛魔王”做“倒吸凉气”状。

    “打你哟!”“幻梵”和“聂柒柒”双双回应。

    “楼成怎么会受伤?不会是那天和智通交手造成的吧?大行神拳,隔山打牛,当场不见伤势,事后爆发?”“水管工吃蘑菇”也是同样疑惑。

    “怎么可能?智通有这本事,早出来嚷嚷了。”“盖世龙王”毫不客气地否定道,“难道是大行寺私下报复?那龙王还不得炸?也可能是楼成的BUG连招超过了自身承受的极限,当然,也可能他练武的时候出了岔子……”

    见“盖世龙王”猜了一堆,却无法做出肯定判断,闫小玲焦急地拿起手机,退出QQ群,找到“严学姐”,飞快打字问道:

    “学姐学姐,楼成怎么了?”

    她和严喆珂保持着不错关系,时常有联络。

    刚发送出去没多久,她凭借及格的情商感觉这样的语句好像不太对:

    楼成受伤,严学姐肯定很难过很悲伤,我这么大大咧咧地追问,是在给对方心口插刀子啊!

    醒悟过来后,她试图撤回,但可耻地失败了。

    算了,不知者不罪!闫小玲乐观想着,等待答复,可始终没见到严喆珂上线。

    …………

    “临福就食团”讨论组内,安朝阳先发了“楼成受伤退赛”的新闻,接着补充道:

    “我听我师父讲,楼成脱离危险了。”

    事发现场不少人目睹,等到“龙王”知晓,下令封锁消息,已是迟了,身在临海的非人武者,但凡地位不低或者交游广阔,或多或少都有所听闻,只是不敢触“龙王”的霉头,未曾上网爆料。

    “这就好,我就说他不会这么轻易挂掉的。”“物理民工”彭乐云当即回复。

    任莉附和了一句,旋即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去看他?”

    “等他醒过来吧,要不然和在这里等消息没区别。”彭乐云想了下回答。

    “嗯,事情还没弄清楚,他肯定被保护着,我们现在去也未必看得到。”安朝阳从另外一个角度解释,末了饶有兴致道,“听说楼成这次干掉了一位外罡?”

    这简直不可思议!

    “不是外罡,只是有些外罡特点的其他体系修行者。”任莉根据自己得到的消息,认真回答。

    “这也很了不起了,想不到每次看手机的时候就跟背后有尾巴在摇啊摇一样的二哈,竟然能在生死战里以弱胜强,无论心态,还是决断,都爆表了!如果我和他这么打一场,死的多半是我……”彭乐云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等到接近外罡,我想去战乱地区磨砺半年,提升真正的实战。”任莉早有想法,跃跃欲试地说道,“你呢?”

    “我?你见过物理学家亲自下战场的吗?”彭乐云好笑反问。

    “你不想生死战,不表示别人会配合你,意外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二哈就是例子,与其遭遇突袭,手足无措,不如主动出击,把握强度,提升经验,将来一旦遇险,能从容应对。”任莉阐述着自身的想法。

    彭乐云沉默片刻道:“挺有道理嘛。”

    “这点我也得跟二哈学习!”安朝阳附和道。

    过了几秒,彭乐云“茫然”问道:

    “我们的聊天记录,二哈能看到吗?”

    “肯定可以啊。”安朝阳一脸不解。

    “他对二哈这个外号,会有什么看法?”彭乐云“掩面叹息”。

    安朝阳顿时愣住,因为楼成不在,刚才的聊天里,他们不自觉用了“二哈”。

    “删掉聊天记录行不行?”任莉弱弱问道。

    “不行……我们又删不掉他的……”安朝阳无奈回答。

    “文青,把这个讨论组解散了吧……不知道这样行不行……”彭乐云垂死挣扎。

    …………

    黑暗越来越淡,楼成竭力撑起眼皮,追寻光明。

    经过艰难的尝试,他终于看到了模糊的景象,四周的动静开始重归感官。

    视线逐渐清晰,楼成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眸中映照出了严喆珂秀美清丽的脸庞,阳光洒在她身上,让皮肤白里透红,让眼眸闪烁晶莹。

    我还活着,还能看见珂珂……楼成嘴角扯动,一点点翘起。

    “你醒了?”严喆珂又惊又喜地问道,声音不敢太大,生怕将橙子给“震晕”过去。

    问完之后,她眼眸一转,下意识脱口:

    “你笑什么啊!”

    刚醒来就一脸傻笑,不会是脑子坏掉了吧?

    “我挺怕,挺怕睁开眼睛是阴曹地府,还好看见了,看见了小仙女……”楼成只觉自家嗓音沙哑到可怕,一句两喘地回答。

    严喆珂眼眶一红,猛地扭头望向旁边,边用手抹边嗔道:

    “瞎说什么!”

    什么阴曹地府,想都不要想!

    说完,她忙又回头问道:

    “感觉怎么样?”

    泪水没有擦得很干净,像只小花猫似的……楼成怔怔看着,尝试凝聚精神,只觉脑袋很是眩晕,勉强才完成“冰镜”,进入照见自我的状态。

    “就跟,就跟被十轮大卡车碾过一样。”他边内视边苦笑道,“没有二三十天,怕是,怕是下不了床,没有一年,一年半载,肯定恢复不了,还有,身体有种奇怪的,奇怪的虚弱,像是从源头上,从源头就开始的虚弱……”

    他未曾隐瞒自身照见的情况。

    “呼,没事,养一段时间就好了!”严喆珂欣喜宽慰,猛地“哎呀”了一声,“我忘了喊医生过来!忘了给施教练、外公姥姥他们报信!”

    她站起身,走向门外,来回忙碌了一阵,终于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施老头和窦宁,并由他们转告其他外罡强者和自家父母。

    楼成微笑看着她里里外外的身影,心情一片平和,等到医生检查完毕离开,突地沙哑开口:

    “珂珂,对不起。”

    “说什么对不起!你是受害者!”严喆珂睁大眼眸,“驳斥”了回去。

    楼成艰难地转头看向她,认真而诚恳地说道:

    “我有个秘密一直瞒着你,这件事情也是因为这个秘密引发的。”

    这个心结,我藏了好久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