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十八章 心结解开
    苏醒之后,刚才医生检查之时,楼成关于先前的记忆渐渐从模糊变得清晰,想起了那位乌发夹杂银丝的年轻男子,想起了他散发的金丹感觉,想起了他使用的九字诀,想起了他更擅长远程攻击而肉身顶多相当于初入丹境。

    点点滴滴尽数合流,楼成对此有了初步的判断。

    这是一位修真者!

    他是因为自身得到的那枚龙虎真人金丹而来!

    至于他有没有同伙,后续还会不会有袭击者,那就暂时不得而知了。

    所以,为了自己的安全,为了老爸老妈和珂珂的安全,为了亲戚朋友的安全,这件事情必须原原本本给师父、给龙王他们讲清楚,务求精确锁定,斩断后患,不出现大的误差!

    基于这点,自己也必须得鼓足勇气,将秘密对珂珂和盘托出了,算是趁机解开心结,并做出提醒。

    而且从生死边缘走了这么一遭后,自己委实不想再对珂珂撒谎掩饰了。

    “什么秘密呀?”严喆珂眨巴了下眼睛,一脸的迷茫。

    橙子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楼成沙哑着嗓音道:

    “我从来不是一个有武道天赋的人,之所以能够突然出现体力和入静的特长,是因为,是因为获得了一次奇遇。”

    “奇遇?”严喆珂疑惑反问,暂时还没有较深感触,就像在听安徒生讲童话故事。

    “对。”楼成喘了口气,自嘲一笑道,“那天在武道社门口搭讪你之后,我想着高三暑假过去,身体荒废得严重,跑个,跑个几步,就会累的厉害,一旦,一旦开始上武道课,肯定会很丢脸,在,在你面前丢脸,所以,临阵磨枪,去湖边夜跑,在‘小七拐’那里看见了一条半冰冻半焦黑的青鱼,它的腹部有颗星辰般的修真者金丹,来自龙虎真人的金丹。”

    严喆珂刚开始听得嘴角不由自主上翘,想着橙子这笨蛋还真是一以贯之的傻乎乎,嗯,尤其牵扯自己的时候,等到“青鱼”“金丹”和“修真者”几个词语入耳,她变得若有所思:“你吸收了那枚金丹,获得了入静天赋和变态体力?”

    “不算是吸收,它自己进了我身体里,当时,当时把我给吓坏了,怕自己变成一半冰冻,咳,一半焦黑的咸鱼,后来发现没什么事,就决定静观其变,看是不是真的奇遇,它能让我很快入静,而体力下降到一定强度,它又会分出能量帮我补足。”楼成如实描述了当初的情况。

    咸鱼?严喆珂的感觉虽有点复杂,但还是忍不住被逗笑失声,末了半是猜测半是肯定地一口气问道:

    “你异能的觉醒也是来自金丹?你九字诀和简化外罡练得那么快也是因为这个?袭击你的那个人是修真者?”

    “嗯,被叶悠婷压制到极限,单纯的补足已经不起作用的时候,金丹表层瓦解,让冰劲随着‘狂风暴雪’打出,让火劲留存体内,和身体融合,这就是第一次的觉醒,九字诀你也知道的,是龙虎真人修行的核心之一,只要有些许韵味,我就能借助金丹直接练成……那人,那人应该是龙虎真人这一脉的后代弟子,自结了金丹,精神能初步干涉现实……”楼成时而喘气,坦然将金丹对自己造成的影响说了出来。

    不等严喆珂再问,他又断断续续道:“不过绝大部分时候,我都努力地让自己不依赖金丹……它终究只是外物,真正想提升上来,靠得只能是自己,只能一步步锤炼身体,打磨意志……几乎所有的战斗,只要不是生死战,只要还能控制,我都尽量根据所学所得、事前判断和临场发挥来打……”

    他缓慢讲着,以自身在武道上的付出为重点,间或夹杂少许关于金丹的内容,靠话术来减弱负面影响。

    这不是有心机,是太重视,怕失去。

    严喆珂怔怔听着,莫名有点觉得眼前的橙子陌生。

    这是自己从未见过的橙子……

    这是之前压根儿不能想象的橙子……

    他藏得好深……

    此时此刻,楼成的形象在她心底略微变形,一直以为的天赋超绝才华横溢“武者”出现了裂缝。

    “我很早就想和你说,但又没有底气,想着等有了实实在在的非人境界再给你讲,这样的话,哪怕没有金丹,我也能负担得起我们的未来,可晋升以后,除了练‘冰后之叹息’有用到金丹,其余,咳,其余时候几乎没再动它,嗯,包括,包括‘冰镜’大成,头顶三尺有神明,就想着,想着,还是等九字诀集齐再完完整整告诉你。”楼成边思索边说道,没掩饰自身在不同阶段的心绪。

    “为什么要等九字诀集齐?”严喆珂茫然不解地问道。

    “你不是先天不足吗?修真和武道起始不同,说不定有希望弥补你的问题,我之前不说,是怕希望太大,失望也就越大。”楼成认真回答。

    严喆珂嘴唇抿了一下,目光复杂地望着楼成,心头百转千回,最终却只低骂了一句:

    “你个笨蛋……”

    这几个字一吐,她的脑海从秘密带来的震动里挣脱,开始回想起过往,审视着自身的心绪。

    最初对橙子有些好感,确实是因为他武道天赋出众,让无望这条路的自己产生了代入……

    可有那么一丢丢喜欢,是因为和他聊得很开心,是因为他和我分享小武圣擂台赛的点点滴滴,使得我好像也在这么一步步走向光辉之路,是因为他的临场发挥,是因为他从生疏到熟练的飞快蜕变……

    至于真正喜欢,是因为他的用心,他傻乎乎的举动,他捧在掌心般的重视,是因为两情相悦的美好,是因为他的坚持,他的努力,他的意志,他与自己锲和的三观……

    这些里面,金丹的影子越来越淡。

    “珂珂?”见小仙女“骂”完之后久久不语,楼成有些担忧地喊了一声。

    严喆珂黛眉微皱,纤手一挥,娇声“呵斥”道:

    “别打岔,我在想事情!”

    ……楼成当即闭嘴,动弹不得又惴惴不安地等待。

    过了几分钟,严喆珂鼓了鼓腮帮子,瞪着他道:

    “谁说你没有武道天赋?临场发挥的战斗天赋也是武道天赋呀!这一点,金丹可帮不上忙!”

    “是是是!”听到这句话,楼成心头一松,赶紧附和。

    严喆珂眼眸上转,酒窝浅浅再道:

    “我以前也经常幻想奇遇,想着因此弥补先天不足,成为一代女侠,你得到金丹,从修炼天赋不高的普通人一步步成为强者,完美符合了我的期待,诶,好嫉妒你哦!”

    这么一说,还真是比以前更有代入感了呢!先天不足的少女对应的不就是修炼天赋一般的男孩吗?

    什么当世天骄,什么二十年一出,什么光芒万丈,只能让人仰视,不够代入!

    说到这里,女孩嫣然一笑:

    “我上次不是说感觉和你差距越来越大了吗?现在没有了~!是不是很失望?”

    她似乎也放下了小小的一点心结。

    “真好!”楼成听得出严喆珂的情感变化,感受得到她的肺腑之声,彻底松了口气,只觉盘踞心底几年的阴影一下烟消云散,周身清爽,念头活泼,再无滞涩。

    “好你个头!”严喆珂笑着嗔骂了一句,然后关切问道,“这事有没有告诉施教练?老瞒着他,我怕他以后对你失望。”

    “早被他发现了……”楼成讪讪回答。

    “不愧是外罡强者……”严喆珂“羞愧”地低下了头。

    我和橙子都睡一张床了,怎么就没早早发现,吓他一跳呢?

    不再纠结这个话题,她转而说道:

    “你手机炸坏了,我帮你保了号,换了个手机,嗯,这事,这事还没给叔叔阿姨讲,怕他们吓到,你放心,军方有派人暗中保护他们,这两天,我有登你的QQ和微信,给你表妹她们说了一声,让她们转告叔叔阿姨,说伤势不重,只是需要静养……”

    说到这里,严喆珂记起一事,酒窝瞬间变深,眼睛里流泻出明显的笑意。

    道士、文青和吉娃娃他们取外号的能力不错嘛!

    之前橙子重伤昏迷,自己都没心情去考虑这些,有关的文字只会造成悲痛,现在越想越是好笑!

    “怎么了?”楼成察觉到媳妇的异样,疑惑开口。

    不告诉老爸老妈是对的,自己伤成这样,还不得把他们吓个半死,而且他们都上了年纪,也不是武者,一不小心就全家进医院了。

    秀山又不是没发生过类似事情,当初有个小孩车祸,正在抢救,爷爷一急,脑溢血了。

    “没什么没什么。”严喆珂抿嘴摇头,“就想到外面对你受伤的猜测,有说你提升太快,根底不稳,练功出了岔子,‘走火入魔’,也有说你赢了智通以后,找了十几个外围,在精神和身体都很疲惫的情况下,磕药玩了一晚上,于是出了问题……”

    “这太能瞎掰了吧!”楼成好气又好笑地说道。

    “还有说你第三次觉醒异能,但惨遭失败的,这个理由不错哟……”严喆珂正待再言,施老头、龙王、纪建章等人已赶了过来,将单人病房挤了个满满当当。

    楼成把之前说过的事情,又言简意赅地讲了一遍,重点强调了敌人的修真者身份。

    “金丹?你拿到的是金丹?”施老头瞪着眼睛,脱口发问。

    这玩意属于精气神意的高度聚合,等闲没法保存,“主人”一亡,它们会根据不同状况,要么失控爆炸,要么缓慢流逝,在十几天内消散干净!

    楼成更是诧异,茫然说道:

    “师父,我不是告诉过你吗?”

    “我以为是本命器物……”施老头说着说着,声音逐渐变低,感觉以往的自己似乎误会了什么。

    话音未落,他就发现宁梓潼纪建章等人的目光齐齐望了过来,状似想笑。

    其中“龙王”的眼神分明在说,你当初究竟是怎么在战乱地区活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