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四十一章 主动发问
    三月中旬,米国最北边的那个州,厚白依旧覆盖,林海披着银衣。

    楼成和严喆珂坐在雪橇上,耳畔风声激荡,四周素洁卷开,身心皆无拘无束地奔驰于茫茫天地。

    他们的前方,一群专门训练过的犬只飞快跑着,染出几分欢快的味道。

    及至停止,戴着毛绒绒可爱帽子,周身素白,容颜俏美的严喆珂眸光流转,隐含笑意地说道:

    “真萌!但我更喜欢哈士奇!”

    “哈士奇?”楼成对小仙女的审美不敢恭维,嘟囔道,“又傻又笨又二……”

    听着他这么“诋毁”二哈,严喆珂终于忍耐不住,手套遮嘴,笑了出声。

    “怎么啦?”楼成一脸茫然。

    女孩星眸半转,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一词一顿地着重强调道:

    “又傻,又笨,又二,嗯嗯!”

    嗯完之后,她再一次发出清脆的笑声,弄得楼成一愣一愣,开口反问道:“能说下梗是什么吗?”

    “没什么!你想太多~!”严喆珂表情“严肃”地回答,转而提起别的事情,“我们都来好几天了,怎么老是看不到极光?不是说,连续三晚尝试,就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吗?”

    她扁了扁嘴巴,委屈说着:“难道我们就是那百分之十的可怜孩子?”

    “没有的事,我们才试了两晚啊。”楼成伸手揽住小仙女,与她沿着返程的道路前行。

    小两口虽然到达这里接近五天,也在观察点租了小木屋,但最初碍于天气原因,压根儿就没过去,等到天气好转,才做出尝试。

    “嗯嗯,你说我们今晚能看到吗?”严喆珂寻求确认般问道。

    楼成微笑说道:

    “我报了个旅行团,有司机开车领我们去最可能看见的地方,他是本地人,带过很多团,熟得不得了,肯定很行,而且天气预报也没坏消息。”

    “你什么时候报的?”严喆珂幽黑漂亮的眸子里写满了呆萌。

    “我可是做过攻略的人,连续两次都没看见极光以后,就开始考虑别的办法了,对了,我之前不是给你提过?怎么一副很迷茫的样子?”楼成失笑反问。

    “玩得太开心,忘记了……嗯嗯,一定是这样!”严喆珂绽放了笑颜,宛若茫茫雪地里最美丽的风景。

    等到楼成转头,望向前方,她的表情逐渐收住,似有牵挂,不敢纵情。

    …………

    入夜以后,中巴车上。

    楼成和严喆珂找了靠在一起的位置,互相挨着,低声聊天,等待其他团员的集合。

    此地属于城市,尚有信号,小两口拿着穿了“保暖衣”的手机,时不时刷下有趣的东西。

    严喆珂习惯成自然般点入了楼成的粉丝论坛,有些难过和惆怅地看见这里变得冷清。

    自一月份橙子发了那条微博,论坛先是回光返照般出现了十几天的热闹,有祈福的,有打气的,有来挑衅的,有做出反击的,如此种种,不一而足,及至进入过年周期,大家变得忙碌,没有了激情支撑,缺乏新内容新期待的论坛慢慢失落,发帖者和回帖者的数量每日递减。

    有人坚持了一周,有人坚持了一月,大多数人都不是只得这个爱好,此消彼长后,分过来的注意难免变少。

    “除了签到和祈祷,我也不知道该发什么了……”“长夜将至”闫小玲“低头吐了口气”。

    “幻梵”“握拳挥舞”道:“小长夜,担心什么!当初只有我们两个,不是也很充实?”

    “可,可那时候充满希望,现在,现在,我心里难过……”闫小玲“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幻梵”“伸臂拥抱”道:“我也难过……哭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哎,操子,你就卖蠢吧,娱乐大家,提高希望!”“盖世龙王”用“耐克嘴”表情回复。

    ……

    往下浏览,见与昨天相比,新帖子还不到首页三分之二,严喆珂抿了下嘴唇,无声退出了论坛,没和楼成分享这件事情。

    她伸手把玩处于重重保暖装置中的数码相机时,最后几名团员抵达,司机和随车摄影师交代了两句,开始了行程。

    一处地方,没有极光,两处地方,还是未曾得见,连换几个适合观察的地方后,司机停顿下来,抱歉说道:

    “女士们,先生们,今晚的云层比预计的厚,让你们失望了,明天同一时间,我们在老地方见,不用额外付钱,这是对今晚的补偿。”

    “看极光真是需要缘分啊……”有人叹息出声,并未责怪司机,楼成和严喆珂彼此看了一眼,皆是苦笑。

    返回城中,下了大车,一阵寒风吹来,刺入骨髓。

    “真是百分之十了……”严喆珂嘟了嘟嘴道。

    她围巾护脖,面罩挡脸,将自己包得像头可爱的小熊。

    “还有两天,不要急。”楼成宽慰道。

    就在这时,他想起之前查的天气预报,念头一闪道:“半夜好像会有好转,要不我们自己再开车去小木屋那里等待?”

    严喆珂眼眸上看,黑白分明,沉吟了几秒道:

    “好呀!”

    哪怕依旧没看见,这也是和橙子共同经历的美好回忆。

    夜深路滑,凛风呼啸,严喆珂开得很是小心,一路前行,终于平安抵达了观察营地,住进了小木屋。

    温暖弥漫,他们依偎着坐在椅上,望着窗外,随意说着闲话,一秒一秒地等待。

    眼见黑色越来越沉,时间越来越晚,严喆珂伸了个懒腰,对楼成道:

    “不等了,明晚再试!你早上可是要锤炼的人!”

    “好吧。”楼成吐了口气,站了起身。

    就在两人即将转头之际,眼角余光同时扫到了一抹魔幻的绿色,它自天边烧起,扭曲摇摆,隐约可见。

    “极光!”楼成和严喆珂对视一眼,喜意冲眸,想都没想就拉着手,推开门,冲了出去,往视野更宽广更空旷的地方奔跑。

    时跑时停,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的眼前只剩下那高旷无垠的寒空,只剩下那不存在于现实般的绚烂极光。

    它梦幻,它宏伟,它神奇,它美丽,它摇曳生姿,它熊熊“燃烧”,它巍峨广大,它盛满眸子!

    在这自然界雄伟壮丽、浩大奇幻的景象前,楼成和严喆珂只觉自身是如此渺小,只觉平时的烦恼是如此渺小,身心齐齐沉淀,不染灰埃,如有“临”字。

    “好美……”女孩低低赞叹出声。

    楼成回过神来,拿出数码相机,拍下了这“自然梦境”。

    连续多张后,他又拍了小仙女和“天庭”景象的合影,接着伸长手臂,铭刻了两人在绚丽极光下挨着的脑袋。

    到了末尾,严喆珂满足感叹道:

    “我们的人品还是不错嘛!”

    说话间,她望向了营地位置,一下错愕脱口:

    “我们跑了那么远?”

    楼成跟着看去,轻笑附和道:

    “对啊,不知不觉的。”

    他眼眸闪烁了两下,转过身,蹲下体,含笑开口道:

    “珂珂,来,我背你回去!”

    “不用啦,我又不累!”严喆珂诧异摇头,见楼成姿势不改,只好勉为其难趴了上去。

    托住腿弯,站了起来,楼成在冷风割面的黑夜里,踩着雪地,吱吱嘎嘎前行。

    走了十来步,感受到他身体的僵硬和动作的停顿,严喆珂本想跳将下来,减轻老公的负担,可却察觉到了楼成的坚持,眸光转动间,她将身靠得更紧,将脸贴在肩头,任由对方带着自己跋涉,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提,不管未来在何方。

    这段路不算太长,但楼成时走时停,用了好一阵子,才回到小木屋,背心已被各种因素产生的冷汗浸透。

    关上门,望着外界,严喆珂欣喜说道:

    “这次的旅行圆满了!”

    “是啊。”楼成也是一声感慨。

    就在这时,女孩转过身,漂亮的眸子幽幽盯着他,轻咬了下嘴唇道:

    “橙子,你是不是有事情要和我说?”

    “啊?”楼成一时不知该做什么表情。

    “从二月底开始,到旅行的这几天,你时不时就跟那表情包一样,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欲止又言!”轻快到此结束,严喆珂抿了抿嘴道,“说吧,我能承受的!”

    不等楼成回答,她又恶狠狠补充:

    “如果是什么现在配不上我的话,就不用说了!”

    楼成半是叹息半是失笑道:

    “怎么可能是这个……”

    严喆珂一愣,脱口而出:

    “你还真有事要和我说啊……”

    楼成看了下外面深沉的夜色,回头直视着小仙女,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