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四十二章 为我
    严喆珂只觉小木屋内的灯光瞬间黯淡了不少,紧抿了下嘴唇道:

    “你不会想去战乱地区冒险,死中求活吧?”

    “怎么可能?我现在的状态去战乱地区,不叫冒险,叫送死。”楼成笑意不明显地摇了摇头。

    严喆珂迷茫了,困惑了,洁白细碎的贝齿轻咬粉嫩唇瓣道:

    “那你到底有什么事想和我说?”

    楼成沉默了十几秒后道:

    “我想请你外公和姥姥帮个忙。”

    “啊?”严喆珂一脸茫然,“这有什么为难的?你随时给我讲就行呀!”

    楼成苦笑了一声,嗓音低缓道:

    “珂珂,其实,在弄清楚后遗症的实质以后,我就知道有个办法应该能解决掉这个问题。”

    严喆珂幽黑的眼眸睁大,脱口问道:

    “什么办法呀?”

    楼成低头看了下脚尖,笑了笑,重又抬头道:

    “还记得当初微博上有人是怎么猜测的吗?他说我是第三次觉醒异能失败造成的重伤,嗯,我第二次觉醒异能以后,我师父就说,金丹的平衡处于非常脆弱的状态了,呵呵,虽然他不知道那是金丹,再想压榨,再想靠它增强自身,就得面对完全解体的狂暴冲击,至少得有接近外罡的身体素质,且必须在强者看护下,才能尝试。”

    “现在金丹扩散至全身,化入本源,与我劲力的联系不是更弱,而是更强了,只不过还保持着独立的完整的结构,让我在正常状态下无法感应,在平衡抱丹时又难以操纵,我想,像以往一样压榨本身到极限,它肯定会自然而然给予‘反馈’的,而这次反馈后,它脆弱的平衡将被打破,结构会彻底崩解,等于我得一下承受以后几十年内所有后遗症叠加在一块的影响,或许不止。”

    “没有了金丹,也就没有了后遗症,因为属于冰火共同的反噬,你外公和姥姥比我师父,比龙王更合适,他们的‘阴阳转’在那种时候应该更有效。”

    楼成望向严喆珂,看着她晶莹漂亮似有恍然的眸子,停顿几秒后继续说道:

    “这有一定危险,我一直告诉自己,你修炼武道,为的是守护珂珂,守护老爸老妈,守护亲人朋友,不是为了争强好胜,不是为了获得认同,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在非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能主动去求险,不能拿自身安危做砝码。”

    “所以,我一直在寻求更稳妥更安全的办法,在等待可能十几年才会出结果的修真与武道糅合‘实验’,哪怕失去骄傲,将虚弱展现给所有人,我知道该这样,必须这样,可这段时间,我经常睡不着,常常想起我们一块为全国赛奋斗的日子,想起大家留下的眼泪绽放的笑容,想起在擂台上尽情发挥的每一幕,想起你给我的那一声声加油,想起我们认真投入着讨论比赛的样子。”

    严喆珂的视线突然有了点模糊,牙齿本能咬住嘴唇,她什么也没说,静静听着楼成讲述。

    楼成苦笑了一下,叹了口气道:

    “珂珂,除了喜欢你,爱你,和你共度一生这个梦想,除了小仙女的老公,老爸老妈的儿子,爷爷奶奶的孙子,外公外婆的外孙,师父的徒弟这些身份,我想,我想,我还是楼成。”

    “打小喜欢武侠小说喜欢看擂台比赛的楼成,房间里贴满了强者海报的楼成,崇拜着龙王的楼成,因武道与你结缘的楼成,为初次上场兴奋难言的楼成,享受着胜利厌恶着失败的楼成,总是琢磨对手思考办法的楼成,想要走得更远,想要见识更多强者更多绝学的楼成,做着外罡强者美梦的楼成。”

    不算工整地表达完内心,他郑重看向未来一生的伴侣:

    “珂珂,我想去试一试。”

    严喆珂下意识扭头望向旁边,又迅速转回,眼眸朦胧地与楼成对视,坚定地没有移开分毫,她嗓音不复清细,略显沉哑地说道:

    “橙子,我想起了犹豫着要不要留学,要不要提前出国的那段日子,我的心情大概和你现在差不多……”

    “橙子,我喜欢的,希望的爱情,在小的细节上,会互相迁就,愿意为对方改变自身,做出磨合,但在大的方面,是两个独立的、灿烂的、美丽的灵魂,因彼此的相爱和结合,变得完满,变得更加美好,而不是有一方委曲求全,成为没有自我,只是爱着的木偶……”

    她停顿了一下,抿了抿嘴唇,一如往常般问道:

    “嗯,这事到底有多危险?”

    楼成的视线顿时模糊,强撑着笑道:

    “其实,也不算太大,我现在的身体素质,就算没接近外罡,也相差不远了,又有你外公和姥姥的镇压、转化、平衡,生命危险其实没多少,嗯,以防万一,我会请我师父和龙王一块看护。”

    “不过金丹变异以后,扩散至了全身,不再局限于丹田,反噬有一定可能伤害到脑袋,让我瘫痪,让我变成二傻子,我考虑过很久,有应对办法,这个危险也不算高。”

    “目前最大的可能是,基因的异化在瓦解牵引下,接近崩溃,往差的方向变化,这样一来,我会既没有异能,也改走不了别的道路,成为最普普通通的丹境,那样的话,我就彻底死心,老老实实开武馆,开修真简化美颜班,不再去做不切实际的畅想,认认真真赚钱养家,呃,就算成功,我也将彻底失去金丹,成为别人眼中潜力不高的武者……”

    不等楼成说完,严喆珂视线闪烁着水光地打断了他,吸了口气,深深盯着他的眼眸道:

    “我等你……永远。”

    永远有多远,楼成没去想,此时此刻的他只知道谁说男儿不流泪。

    …………

    三天后,沟通好各方,两人于晚间坐上了返回国内的航班,票价比提前订贵很多,但这已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好可惜啊,这次没去别的地方,没能看到海豹。”严喆珂半是怅然半是叹息地望着舷窗之外。

    “下次再来!”楼成伸手握住了小仙女的纤掌,郑重许诺道。

    “嗯,下次!”严喆珂重重点头,手指展开,与楼成的紧扣在一起。

    穿过层云,掠过大海,两人抵达了江南,来到纪家老宅,进入了纪建章与窦宁锤炼武道的场所。

    这里被合金墙壁与相同屋顶封闭着,已提前做了布置,冷热绕流,规律而井然。

    儒雅清癯的纪建章与雍容秀美的窦宁分别站在画出的太极两点,让准外孙女婿立于分割线上。

    英挺威严的“龙王”陈其焘与放下了美酒的施老头沿着分割线,将楼成包夹。

    严喆珂没任性入内,怕干扰到几位强者,躲在监控室里,通过屋顶摄像头等保护甚好的装置看着这一切。

    她双手合十,抵住了嘴唇。

    “准备好了吗?”纪建章将目光投向了准外孙女婿。

    楼成自审心境,郑重点头:

    “准备好了。”

    “你确定真要这么尝试?”窦宁插嘴问了一句。

    “确定!”楼成吐了口气,心意坚定。

    龙王暗藏满意地颔首,沉声说道:

    “那就开始吧。”

    楼成抬头望了眼摄像头,露出了一抹笑容,然后做出观想,运转了“炎帝劲”。

    崩解的最开始,反噬会基于使用的劲力,用火则冰,用冰则火,等到第一轮渡过,才会同时爆发!

    于身体而言,虽然冰和火的总计伤害差不多,但寒冷属于延续性的侵蚀,在瞬息间造成的危害并不大,不比火焰刹那爆发那么恐怖,有利于楼成在最脆弱最可能被伤害到的阶段进行压制,所以,他选择了以“炎帝”压榨自身。

    肩膀一抖,胳膊甩出,他拳头覆盖火焰,沉重地打向了前方。

    砰!

    他仿佛变回了初登擂台时青涩的自己。

    砰!

    又是沉重一拳,又是火光爆开,楼成似乎看见了那个坚持晨练苦修不辍的自己。

    砰!

    拳击虚空,那是听到珂珂的加油,纵情燃烧的自己。

    砰!砰!砰!

    赤红不断闪耀,那是靠准备,靠分析,靠出其不意,靠临场发挥,一步一步创造奇迹,走到了小武圣擂台赛八强的自己,那是不被看好的情况下,竭尽所能,屡克强敌,狂喜着拿到省冠军奖杯的自己,那是背负了林缺重伤换来优势的压力,最终不负所托的自己。

    ……

    不知过了多久,楼成出现了喘息,忍耐着一次次的灼烧反噬,拼命压榨着自身。

    砰!砰!砰!

    四周变得灼热,那是清除着隐患,保护着珂珂的自己,那是因武道挣钱,为父母改善居住环境的自己,那是通过练武,变得成熟,变得沉稳,变得有自信的自己,那是梦想着顶峰,梦想着未来的自己!

    呼,楼成身体空乏,不断喘气,只觉火劲干涸,隐与“本源”连通。

    这个时候,他的视线有所晃动,似乎看见了那个痛苦挣扎的自己,看见了一次次从希望到绝望的自己,看见了那拍下自身所有骄傲的现实大海!

    他的耳畔仿佛有谁在问:

    甘心吗?

    你甘心就这样放弃吗?

    你甘心守着武馆教着徒弟过一辈子吗?

    你甘心以后对珂珂对孩子讲“想当年,要不是”吗?

    你甘心经常被人用同情怜悯的眼神看着,让珂珂和爸妈心疼却不敢言说吗?

    你甘心绝大部分时候正常过日,笑容无碍,却在某个刹那突然怅至心底,痛入骨髓吗?

    你甘心吗?

    不!楼成咆哮着给予回答,往前打出了绝不甘心绝不放弃的一拳!

    砰!

    握紧的拳头打爆了空气,巨大的火光一下腾起,照亮了整个修炼场,哐当摇晃着合金墙壁,破坏了一半摄像头,而楼成的体内如有什么破碎开来,恐怖而汹涌的寒潮清晰呈现,他的意识居高临下,俯视自身,咬牙承受着痛苦,做出了收缩。

    敢上刀山敢蹈火,为情为爱也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