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四十三章 勇敢以后
    举头三尺有神明,楼成气血恰到好处一缩,立刻就看见那枚金丹的外层晶莹爆开,四下奔腾,而内里风起云涌,水波急荡,浪潮翻天,已然失去了平衡,即将瓦解。

    轰的一声,寒潮当即汹涌弥漫,疯狂席卷,而刺骨冷意这么一扎,楼成再也维持不住“还劲抱力”,“眼睁睁”看着丹劲崩溃,精神归位,“眼睁睁”看着自腹部起,根根血脉瞬间僵化,承载生命的铁锈味液体刹那结冰,猩红而冷酷,并一寸寸延伸,及至肠胃,及至心脏。

    扑通!扑通!扑通!

    楼成的心脏剧烈收缩和膨胀,释放着温热的血液,勃发着来自细微处的火流,与万径人踪灭般的寒冷竭力抗衡,它巨大的声响如同擂鼓,回荡在修炼场所四周。

    还好这是在躯干位置,如果于头部这么来一下,怕是会残留什么不可逆转的伤害!

    楼成应对金丹已扩散至全身,大脑可能遭遇冲击的办法就是以“虚空遇神”的境界,抓住时机,收缩气血,将主战场放到腹腔内!

    “丹气”爆发后,随着血液的奔流,致命低温向着楼成身体各处飞速蔓延,眼见着便要越过脖子,翻过脊椎,进入头部。

    就在这时,楼成肩膀一重,有热力灌入,对流出白霜,内外形成转化和平衡,让归于脑袋的血液只是微凉。

    阴阳太极图的两个原点内,纪建章和窦宁各持一口三尺长剑,搅动着磁场,焕发出徐徐旋转彼此互化的一明一暗,将脸色苍至吓人的楼成笼罩于内。

    寒意被抽出,温暖在输送,楼成的身体稳住了局面,奔流的热血开始溶解冰霜,收复失地。

    如果第三次觉醒异能只得这种程度,在金丹未曾扩散前,他觉得具备非人境界就能尝试,并有极大把握成功,可惜,星云已然异变,可惜,重头戏是后续的崩解!

    此时此刻,失去独立结构的晶莹与赤红未再扩散,“璨星”时而划破“天际”,时而大放光明,一轮轮大日则仿佛被激怒的凶兽,极端的压抑和沉重的摇晃后,将是恐怖到极点的爆发。

    楼成已能够想象,自己体内轰隆一声炸响,五脏六腑被抛出,四肢、身躯和眼睛各踞一方,彻底变成碎块。

    这就相当于位顶尖外罡的拼命一击,而且还是在本身脏腑位置!

    金丹的瓦解足以让任何非人死无全尸,足以直接炸垮一栋大楼!

    而这个时候,龙王出手了,他右掌一伸,抓向了楼成腹部,五指皆覆盖着沉重到极点的深紫“火焰”,热刀切牛油般无声无息插入了进去,所过之处,血管焦黑,破口密闭,未流一滴猩红。

    那“沉重”便仿佛烛火,惹来飞蛾一堆,让那一轮轮大日急速靠拢,让它们抛射的光与热尽入陈其焘掌中。

    他的手缩了回来,握着的掌心处,炽白亮到夸张,狂暴的力量宛若实质,行将爆开,把四周夷为平地。

    龙王表情未变,手掌猛地一握,深紫旋即大亮,炽白刹那熄灭,未曾掀起狂潮。

    与此同时,他腰部一挺,双脚内抵。

    大地深处忽有爆炸发生,猛烈摇晃了地面,让合金打造的修炼场所哐哐当当,险些崩塌,最近的观察站则搜集到了小规模地震的数据。

    楼成体内那一轮轮“大日”已“悄然”崩解,化成了纯粹的“火劲”,焦黑了他的皮肤与衣物,“星辰”则彻底失去平衡,即将膨胀扩散!

    施老头咳嗽一声,左手一探,按在了楼成的肩头,身躯随之变得虚无缥缈,体内似藏着无边无际的冰冷黑暗。

    他抓破了弟子的肌肉,“捏”住了血管,霍然往外一抽,借助纪建章、窦宁的压制和转化,让那“璀璨星辰”的“晶莹碎屑”在填满空虚的自然进程下,呼啸着涌入了本身手臂。

    肩膀一抖,小臂一甩,施老头将弥漫的寒潮丢向了后方,剧烈咳嗽了起来。

    气温一下陡降,合金墙壁与可以更换的地板瞬间结出了厚厚的冰层,屋内铅云汇聚,鹅毛大雪飘零,不像江南,倒似北极。

    这样的异景久久未消,楼成在几位外罡强者的辅助下,总算渡过了最危险也最容易出问题的阶段。

    它是如此恐怖,比施老头当初预想得夸张了不少!

    当然,这主要因为他那时不知道是金丹。

    楼成并没有放松,化整为零的金丹残留着诸多失控的热流和寒潮,它们肆掠于自己体内,时而焦黑血管,时而冰冻体液,让五脏六腑等相对脆弱的器官受到了伤害,内出血的问题此起彼伏。

    忍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疼痛,楼成完全控制不住身体,只觉自己变成了玻璃人偶,而裂缝从最细微的地方一点点出现,一点点连通,一点点交织。

    光暗交错,阴阳转化,纪建章和窦宁额头皆见汗渍地运转剑法,帮自家准外孙女婿理顺着冰火,使反噬和牵引从汹涌变得平顺,缓慢着释放出来,不造成洪水溃坝般的冲击。

    这些与楼成的身体早紧密相连,他们除此之外,已无法做得更多,接下来就全看对方能否支撑到最后。

    监控室内的严喆珂仿佛变成了雕像,合十抵住嘴唇的双手未有丝毫挪动,只是那凸起的青筋血管与先前截然不同。

    剧痛钻心,楼成本能就想晕厥过去,但他始终坚持着“审视”肉身,牙齿由此咬破了嘴唇,血液一股股流出,时而成冰,时而蒸腾。

    他细微处正随着冰火的肆掠一点点改变,需要多日才可完成的异化正在短时间内上演,而五脏六腑的伤势越来越重,楼成只觉身体即将失控。

    这样下去,很可能出现基因的崩溃,生不如死!

    而且就算没到那种严重的程度,超自然能力因根髓异变被抹消也是大概率事件!

    不行,必须做点什么!

    刺骨的疼痛里,楼成一点点“抽”出自己的意识,一点点让它往“头顶三尺”攀升。

    为了珂珂那句“我等你……永远”!为了老爸老妈不伤心痛苦!为了我自己的骄傲和梦想!楼成内心疯狂呐喊,眼睛圆睁,血丝毕露,在超过限度的剧痛里,终于有种精神脱离了肉体,以俯视姿态看着身躯的感觉。

    头顶三尺有神明!

    身体的混乱当中,楼成做不到掌控细微,但他咬牙运转了气血,以平衡旋转的方式!

    寒冷包容灼热,光明照亮黑暗,冰火微妙平衡着旋转互化,仿佛衍化出一个宇宙,仿佛与外界的阴阳太极图形成了对应。

    在纪建章与窦宁的引导下,这样的姿态从开始的艰难与迟缓,逐渐变得顺畅,变得柔滑!

    肆掠温和了不少,改变转慢了许多,楼成身体的负担一下减轻,终于撑过了这个恐怖的阶段,“唯靠自身”的阶段。

    反噬的力量没有源泉,越来越弱,越来越“驯服”,楼成的疼痛感在后续缺乏支撑的情况下,已然变得麻木,这让他对细微的掌控逐渐恢复。

    蠕动血肉,止住内伤,当冰火弱化到一定程度后,楼成霍然观想出“前”字,镇压住了负面感受,让心灵归于平湖。

    紧接着,他喉咙打开,沙哑出声: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一个个古字浮现,组成了立体篆文,瞬间慑服住了金丹残留的力量,它们牵引着基因,让根髓异化至趋于完美的状态。

    砰!

    楼成双臂猛地往旁边一挥,将无法消化的剩余打了出去,赤红与晶莹交错的气浪席卷,让地面焦黑和冰冻间杂,处处平衡,整体平衡!

    做完这一切,他站在了原地,如在审视,如在发怔。

    施老头暗自松了口气,清着喉咙问道:

    “臭小子,感觉怎么样?”

    感觉怎么样?楼成一下从“梦”中惊醒,察觉到了自身的虚弱与内伤的严重。

    他咬着嘴唇焦黑的伤口,往前滑出一步,抖臂侧摆了一拳。

    脚下一软,他险些伏倒,但拳头还是坚定地挥了出去。

    啪!

    楼成半伏着腰背,艰难又打出一拳。

    他整个人很虚,没什么力气,但却许久未曾有过的感觉良好。

    那“冰冻”和“灼烧”的反噬没再出现了!

    啪!啪!啪!

    楼成仿佛垂死挣扎的武者,身体越伏越低,可眼神却越来越亮。

    是的,我没有了金丹,没有了过去最大的依仗。

    是的,碍于平衡成丹的特殊,我没能借助这个机会直接冲破关隘,鱼跃龙门,成就外罡。

    但是,我还有着自己,还有着强横的异能、完好的身躯和坚实的武道根基!

    但是,我没有了隐患,没有了问题,可以踏踏实实,真真正正走出自己的道路了!

    伏着腰背的楼成猛地抬头,嘶喊了一声,往上轰出了右拳。

    砰!

    白霜与寒光冲霄,夹杂着沉重燃烧的炽白。

    它们徐徐寥落,照亮了楼成的脸庞,满是欣喜。

    从今往后,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监控室内,严喆珂霍然捂住了脸庞,轻声啜泣。

    喜极则泪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