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三章 例行性调查(求月票)
    看到“外卖侠”这三个字后,楼成竟有了“坑人者迟早被人坑”的哭笑不得感。

    想当初,自己还沾沾自喜于“外卖侠”模仿者不少,成功洗刷了本身嫌疑,结果,到头来,这么巨大一个锅却从天而降!

    妈的,还好我重伤未愈“潜力”损伤的事情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没谁会相信我突然就能成为“恐怖级”,也就是外罡级的强者!

    这锅我不背!

    楼成长长地舒了口气,转而认真琢磨起这件事情,越是琢磨,越觉得谜团重重。

    “奇怪啊……”他皱眉低语道。

    这事奇怪在两点,第一,圣杯最大的价值是沾染了少许“救世主”的鲜血,对教团派各个分支有极为重要的象征意义和感悟价值,于其他体系的修行者而言,比如武者,则顶多具备触类旁通的参考作用,属于得之欣然失亦无妨的物品,至于各大国家的研究机构,都不乏类似的根植于本国特色的事物,犯不着非得拿到圣杯。

    第二,袭击者选择的是上午相对比较热闹的点,这确实属于安保系统最可能疏忽大意的时段,可这对他们同样不会友好,因为太醒目太显眼了,他们没办法从容不迫地杀人灭口,处理监控,抹掉痕迹,消弭影响,必然会留下诸多线索,在康城外罡级强者众多,奇妙手段之人不少的情况下,他们如果不能第一时间就潜离本地,那绝对会陷入非常危险的境地。

    而想第一时间逃出康城,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外罡级的高手跑得再快,能有电波传递的速度快?

    光天化日下,康城政府的反应速度不会慢,只要动员他们所谓的“恐怖级”强者配合警察、国民警卫队等封锁主要出入通道,挨个检查“过关者”的实力,防止被浑水摸鱼,再加上卫星及其他高科技设备对农田,湖泊,河流等人烟稀少之地进行的监控,没有克制性的手段,真地很难无声无息“出境”。

    也就是说,这是一件风险比收益高了不知多少倍的事情,正因为如此,布鲁塔尔代表团才敢让真正的圣杯在米国做巡回展览。

    “另有目的?还是一时发疯?”楼成微不可见摇头,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圣杯在布鲁塔尔足足几百年,也没见他们研究出什么有价值的成果,谁会为了虚无缥缈的希望甘冒奇险?

    想不明白就懒得去想,反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楼成点亮黯淡的手机屏幕,饶有兴致地把前前后后的故事分享给了还在上课的小仙女,并告知了军方联络人员。

    涉及外罡级的事件,值得国家关注!

    …………

    此时此刻,康城已进入最高警戒的状态,奥里昂机场所有离港航班一律推迟,所有出发旅客重新安检,确认实力。

    跨河大桥上,警察设卡,一辆汽车一辆汽车地通过,下方则有军舰来回巡逻,用声呐等装置“扫视”着水流,而河对岸,一位胳膊比别人大腿粗的白发老者坐在保姆车后排,闭目养神,预防突发,俨然便是格鲁卡流派的大长老史蒂芬。

    波光粼粼的湖泊摇晃,海军基地的一艘艘舰船撒了开来,应用各种高科技设备,完成了封锁,它们旗舰的甲板上,穿着将军制服的褐发中年双手抱胸,冷冷望着康城方向,四周的涟漪至此停顿,闪烁晶莹。

    城市连通农场、旷野等所在的地方,大气层外的一个个卫星已在严密监控,一旦出现人影,立刻报备,分辨追踪,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布置——因为单体强大的人类存在,科技的发展一直有往限制他们的方向延伸!

    ……

    窗户破碎,穹顶见天的教会博物馆内。

    有明显拉丁血统的大主教康采夫立在扭曲变形的展柜前,叹了口气道:

    “主常教诲我们,不能因昨日的幸运忽视了今天的不幸,之前一直没有事情发生,我们都大意了。”

    “是的。”布鲁塔尔代表团另外一位“王冠级”强者汤森德在胸口画了个十字架,虔诚忏悔。

    正常来说,在大主教进行告解时,自己应该与梅森沃克待在一起,但前面那么多天的顺利,让大家都觉得一切正常,不会有任何意外,于是自己懒惰了。

    奥布拉克安静侍立在旁,等待着康城指挥中心的通报。

    就在这时,他心有所感,侧头望向了一号展区入口,看见三位套着黑袍的男子缓步靠近,为首者身材高大,额头眼角脸颊皆有不明显皱纹,头发和瞳色则淡得只余苍白,自身仅仅这么瞄了一眼,就觉得他无比亲近,无比崇高,无比让人信赖和服从!

    在这位老者左手边,有个瞳孔碧绿,感觉虚幻,满是学者气质的男子,正是自己认识的灵修教团“光明导师”卢卡斯。

    那位难道就是世界闻名的灵修“大导师”西斯科?

    “我来见一见这里的‘灵’。”目光与康采夫接触后,为首老者微微笑道。

    康采夫的眼波不见丝毫涟漪,谦卑地画了个十字架道:

    “愿主保佑你。”

    “这真是恶毒的诅咒啊。”为首老者淡然一笑,“凡走过必留下痕迹,我相信那三位袭击者必将被抓获,这是对社会秩序的挑战!这是对米国和康城安定的挑战!”

    “圣杯有救世主的鲜血,与我们存在密切的联系。”康采夫深深看了对方一眼,平静说道,“它能被一时蒙蔽,但绝不会一直被蒙蔽,两天,最多两天,西斯科,希望这点能帮助到你。”

    灵修“大导师”西斯科轻轻颔首,不再多言,专注“通灵”,追溯罪犯。

    …………

    二楼卧室内,临近期末考的严喆珂专注温书一阵,抬起头来,和旁边悠闲玩着手机的楼成又一次讨论起圣杯被抢事件。

    临到末尾,她轻捶桌面,感叹出声:

    “好可惜啊,我都没见过圣杯长什么样子呢!”

    因信仰问题,圣杯在展览过程中是不能拍照的,除了去现场看,无法通过网络欣赏。

    “长得很普通的。”楼成兴致勃勃拿过纸笔,亲自动手画给珂小珂同学看。

    刷刷刷几笔后,他献宝般递了过去:“就这样!”

    严喆珂瞄了一眼,立刻紧抿住粉唇,防止自己笑出声。

    忍耐了十几秒,她郑重点头:

    “橙子,你画画的本事……嗯嗯,你书法比你画画要强!”

    我书法就够烂的了……楼成好笑摇头:“这样的赞美,我可不接受!”

    话音刚落,他忽有悸动,面带思索地站了起来。

    “怎么了?”严喆珂眨了眨黑白分明的眼眸。

    “有客人来。”楼成微笑回答,缓步往门边行去。

    走了几步,他又转了过来,对女孩道:“一起下去吧,离得近一点安全一点,免得出什么意外。”

    “嗯!”严喆珂乖巧点头,伸手拉住了楼成的左掌。

    小两口下到一楼后,女孩和杜姨坐到客厅沙发上,楼成则走至大门边,伸手拉开。

    吱呀,房门倒退,正待按动门铃的奥布拉克呆滞在了那里。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楼成心里已明白怎么回事。

    奥布拉克的旁边,白发苍眸的“大导师”微笑看了过来,和煦开口道:

    “例行性调查。”

    这个瞬间,楼成只觉对方无比亲近无比崇高,恨不得匍匐于地,将所想所思和盘托出,并忏悔过往犯下的种种错误。

    念头一转,他勾勒出了“临”字,清净了身心,褪去了不算负面的情感。

    “如果我知道的话。”他含笑回答,目光平和,神情悠然,对大导师就像对普普通通的居委会大妈。

    完全不受影响……奥布拉克心头一怔。

    西斯科不见异常地问道:

    “你这段时间常常到圣顶大教堂,为什么?”

    “寻求各种让心灵平静的方法。”楼成半真半假地回答,并随口解释道,“你们应该知道的,我这一年遭遇了不少严重的挫折。”

    自己确实是在寻找方法,寻找突破至外罡的方法,而一旦有了外罡境界,心灵毫无疑问会得到平静,嗯,这么说没有错!

    见楼成不失落不悲观,说起险些让他彻底退出职业圈子的可怕挫折时,都是一副旁观者的口吻,不仅奥布拉克暗自惊叹,就连“大导师”的眼眸都闪烁了一下。

    “这方面,我们灵修或许比教堂管用。”西斯科状似无意地提了一句,转而问道,“那你今天又是为什么去博物馆看圣杯呢?”

    “好奇,参考,本来我应该周末和女朋友一块去的,但上午刚好有空,所以提前去看一看,为约会做个准备。”楼成坦然说道,不见丝毫阴霾。

    大导师停顿了几秒,苍眸忽有幽光一闪,声音低沉道:

    “你在袭击发生前突然离开,是不是预先知道了什么?”

    楼成心如冰镜地笑了笑:

    “我的资料上有显示,我具备三种超能力,其中一种可以预知危险,因为不明白会是什么样的危险,我只能先离开,再提醒,这可能比较自私,但我想应该不是犯罪吧?”

    西斯科缓缓点头,寻求确认般再次开口:

    “也就是说,在‘王冠级’的梅森沃克发现危险前,你就预知到了?”

    这话刚一出口,奥布拉克便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楼成平静颔首道:

    “可以这么说。”

    ps:呐,今天提前更新给你们看!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