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六章 想法与进度
    收回视线,环顾一圈,楼成与施老头未再发现别的事物,哪怕用了“冰镜”和“洞敌冰心”寸寸感应,用了“九字诀”寻求共鸣,也毫无收获。

    “龙虎真人的本命器物呢……”施建国同志疑惑低语。

    楼成想了片刻道:

    “也许龙虎一脉因成丹方式特殊,压根儿没有本命器物,袭击弟子的那个葛辉,不会轻敌大意到有这么强的助力也不使用。”

    “有点道理……咳,你小子眼光见涨啊。”施老头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楼成好气又好笑道:“师父,您别当我还是以往那个刚接触武道的学生,我都接近外罡了!”

    练了这么多年武,打了那么多场比赛,经历了那么多件事情,我的眼光和见识怎么可能没有提高?

    “那又怎么样?你就算外罡了,也还是我徒弟!”施老头吹胡子瞪眼道。

    他没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道:“那些机密资料都看完了吧?有用吗?”

    在楼成确定要走武道与修真糅合的路子后,施建国同志动用关系,从军方几大人体研究所拿到了以往搜集的修真遗留和超过三十次的志愿者实验报告,帮他更进一步把握住了本质与细节。

    这也就是预知能力变强之外,我在别人眼里变得“神叨神秘”的另一个原因……楼成暗自感叹,沉吟几秒道:“看是看完了,可最关键的地方还是琢磨不透。”

    “要是真能这么轻松就弄清楚,咱们国家早有修真者城管大队了!”施老头与时俱进地笑骂道,“别人用了十几二十年工夫才有现在的成果,你一两个月就想超越啊?”

    “弟子就是想找到最锲和我的那个点,不一定要把整个体系都吃透,都钻研明白……”楼成苦笑解释。

    施老头摆了摆手道:

    “好啦,出去再说吧,这里看来没什么有用的东西。”

    “嗯。”楼成微不可见点头,转身对着云床,郑重一拜。

    他本想“告诉”龙虎真人结果,对他说一声“这条路错了”,可最终还是于心不忍,只轻叹了一声道:

    “感谢前辈为后来者探路。”

    “感谢前辈给我这份机缘。”

    连拜三次后,楼成收敛心思,跟随自家师父,往上走出了洞府。

    “哎,长存之路,长存之路……”施老头立在入口,叹息了一句,挥掌震垮了附近,埋葬了龙虎真人。

    在他的思想里,既已逝去,入土为安。

    一步步走回岸边,师徒俩抖掉身上凝出的冰层,蒸干了残余水分,除了衣服变得皱巴巴,已和下湖前没什么区别。

    严喆珂悄然松了口气,迎了上去,将两人的物品归还。

    楼成边用手掌做熨斗,缭绕白雾地烫平着衣物,边向自家师父请教了几个问题,等到施老头远去,他点亮手机屏幕,进入APP,既理清思绪又做记录地说道:

    “龙虎真人遗言里的‘外映自然’和‘像天地一样不朽’让我联想到了一点东西。”

    “当初,我对他的大日星辰体系做出发祥、延伸与改进,将所有繁星都视为‘火劲’,把宇宙黑暗当成‘冰劲’的对应时,我觉得自己和天地之间有了些更微妙的连通,这或许就藏着金丹一成,自通天地的秘密。”

    说完这句,他看向旁边的严喆珂,半是解释半是化声音为文字道:

    “那个时候,觉得这挺奇妙的,应该记住,可后来始终没再有类似感受,也就渐渐遗忘了,要不是今天看到龙虎真人的话语,有所触动,恐怕得等你平衡成丹时,我才会想起。”

    “龙虎真人移动‘星辰’,改变布局,在金丹里‘书写’九字诀和修真功法的思路可以借鉴,这样一来,我能在‘平衡抱丹’时自然使用‘九字诀’,‘还劲抱力’和‘斗’字诀的叠加,想想就让人兴奋。”

    “到时候,我就是怪力超人了!”

    严喆珂听得噗嗤一笑,酒窝如花盛放,对楼成当着自己的面记录心得、斟酌想法,很觉温暖。

    一条条转化完毕,楼成从头阅读了两遍,稍作修改后保存,侧头对小仙女道:

    “就等你补足先天,体悟到‘收’,平衡成丹了!”

    到时候我便能旁观细节,做出印证!

    “哦……”严喆珂状似不甚在意地回应,幽黑漂亮的眸子却往上看了看。

    “你和污彤她们说好没?要蹭她们的床?”楼成拉住女孩纤掌,往长桥返回。

    “早说好了,我和茹茹挤一挤,而且她们寝室新来的那个妹子,已经在实习,就松城,晚上住市区,不回来的。”严喆珂笑眯眯回答。

    楼成正待再言,迈出的右脚忽然一重,仿佛挂上了千斤巨石,这让他险些失去平衡,差点变得踉踉跄跄。

    重心一荡,他轻松稳住,疑惑看向旁边的媳妇道:

    “怎么回事?”

    路灯光芒与四周黑暗的衬托下,严喆珂轮廓精致清丽,五官秀美绝伦,她又长又黑的睫毛抖动,满眼无辜地回答:

    “什么怎么回事?我不知道呀……”

    说到这里,她突然忍不住了,扭头望向旁边,半掩住嘴巴,流泻出一连串的清悦笑声。

    楼成顿时恍然,又惊又喜道:

    “你觉醒异能了?”

    遗传自纪家二老和太后的异能?

    比起大舅哥,珂珂本该更容易觉醒异能,之所以一直未曾出现,是因为她先天有亏,如今异能觉醒,是否就意味着她已然补满不足?

    “对呀,那两天我不是一直很疲惫的样子吗?你还以为我是考试综合征呢,始终老老实实地按摩。”严喆珂轻扬下巴,笑吟吟回答,“本来打算过段时间给你惊喜,刚才一下没忍住~”

    “真棒!不愧是严教练!什么样的异能啊?”楼成竖起拇指问道。

    “呃,和大地磁场相关吧,有吸和斥,轻和重的变化。”严喆珂转动星眸,思索着回答。

    “那你的先天不足没有了?”楼成关切问道。

    女孩抿了下嘴唇,“傲然”开口道:

    “当然~!我都觉得自己快体悟出‘收’的意味了!”

    “这么快……”楼成诧异脱口,然后接收到了媳妇“嗯?你说什么?”的目光。

    他赶紧改口,面色如常地点头:“也是,你达到顶尖职九的水准都超过两年了,而且一直忍受着先天不足的‘煎熬’,始终不改对武道的喜爱,为此做出了努力和拼搏,意志足够强大!”

    “崇拜吧?”严喆珂昂头甩发,故作骄傲得意和沾沾自喜。

    她在心里默默补充道,我练武不仅仅因为喜爱,还想要陪伴,想要为你做点事情,哪怕以后我很难非人,也足够了……

    楼成欣喜赞美,因用词浮夸受到批评,可女孩却笑得很是满足。

    与过去那些日子相同,两人在女生宿舍外告别,严喆珂找到了搬迁过一次的寝室,在宗艳茹引领下,见到了李怜彤和施向阳。

    “哇,珂珂,你皮肤变得好好!又白又嫩又滑!”李怜彤睁大眼睛,靠到近处,赞叹开口,“难道这就是经常被滋润的效果?”

    “呸!你能不能别一说话就这么污?让我先适应下。”严喆珂好气又好笑地回答,“这是修真的结果,才不是你说的那样!”

    “是吗?”李怜彤上下打量着好友,啧啧道,“我,不,信,你身材也更好了!啊啊啊,我好想要个男朋友!”

    这时,施向阳理都没理她,抱了下严喆珂,赞美道:“珂珂,你果然更白更软更香了!”

    宗艳茹则损了李怜彤一句:“污彤她这辈子都眼高手低了,理论知识丰富,却压根儿不敢实践!”

    “看得上我的,我看不上,我看得上的,又看不上我,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李怜彤摊手回答。

    “你看得上的,总得试试呀,不试怎么知道别人看不上你?我家傻橙子常说,万一呢?”严喆珂恨铁不成钢地叮嘱道。

    李怜彤正待回答,忽然记起好友刚才的话语,思绪一转,半是疑惑半是茫然地问道:

    “珂珂,你刚说什么来着?修真?你看小说看多了?”

    “你当我傻呀?真的修真,和武道殊途同归,对一般女孩子来说,可以只练精神,用精神反哺肉身,虽然练不出什么实力,但皮肤会更好,会变白,痘印什么的也不会残留。”严喆珂描述道。

    在楼成最低谷的时候,有想过开简化的“修真美颜班”,可压根儿没心情去考虑细节,等到后遗症治愈,实力恢复,不用做这件事情了,他反而在与严喆珂的日常交流讨论里逐渐完善了“课程”,让入门简单,修炼不难。

    当然,也别想着能很好地强身健体。

    “真的假的?”李怜彤、宗艳茹和施向阳又惊又疑地追问道。

    “橙子弄出来的,他的武道有糅合修真功法。”严喆珂表情肃穆地点头。

    “哇哦……”李怜彤惊叹出声,“我们能练吗?”

    “可以啊,橙子专门做了简化。”严喆珂略显骄傲地回答。

    “我,我要给你们家橙子立个像!早晚三炷香!”李怜彤激动地来回踱步,宗艳茹和施向阳亦是如此。

    “别这样,他还是活人……”严喆珂掩面失笑。

    过了十几分钟,李怜彤、宗艳茹和施向阳在各自床上,五心向天地盘腿坐好,严喆珂则双手结印,不断改变脚下位置地轻喝出声:

    “临!”

    “临!”

    “临!”

    眼见着污彤等人心灵变静,获得了入定般的安宁,严喆珂收起架子,左右扫了一眼,心里泛出了楼成在看见一群歪果仁穿道袍练修真时常有的心情:

    “总感觉在传播邪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