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十四章 不废话
    楼成压根儿没有和法里奥废话的打算,严喆珂那边正处于危险之中,对他来说,每一个刹那都是如此珍贵,必须争分夺秒!

    ——轿车的速度和机动性都比不上非人级的强者,一旦面对类似的敌人,绝对甩不掉,也绕不过,这种时候,如果还瞻前顾后,担心这担心那,犹豫着留在车内,等于坐以待毙,自封“铁皮棺材”,间接拖累想保护的人,楼成之前有两次行动,都充分利用了这点,对此知之甚详,所以,刚看见红瞳军服的男子靠近,他便当机立断,跳车迎敌。

    至于是否还有别的敌人,已经不在考虑之中,这一关都过不了的话,还考虑其他做什么?

    当然,一念之间,楼成也是想好了最差情况的应对,并做出了叮嘱,如果严喆珂那边又有强敌来袭或遭遇躲不开的情况,就让她弃车,不再管周永等人,到时候,自己护着她,拼命杀开一条血路,撤入沙漠,以非人的奔跑和“翻山越岭”能力寻求希望。

    砰!

    法里奥话音未落,楼成已扑到近前,右腿前伸,一脚踩在地上,劲力猛地灌注,一犁紧跟一翻,掀起满天泥土,块块皆如金石,利箭般射向了对手全身,嗖嗖可闻!

    一踩一弹间,他如鬼魅般改变了位置,霍然来到了敌人的侧方,将气血还抱于下腹,冰火旋转,平衡成丹。

    这个刹那,法里奥的脸色变得灰白,像是死亡已久,整个身体都化作了“干尸”,制造木乃伊的“干尸”。

    他仅仅扬起左手,挡在眼前,对其余攻击皆不管不顾,任由那“泥土之箭”啪啪啪打在身上,打破了衣服,打裂了皮肤,打开了肌肉,但只见灰白,未有丝毫血液流出。

    他的脚下,绿洲满是水意的泥土瞬间风干,聚合成了块,散化做了沙,而周围的植物一株株枯萎,仿佛被人吸走了生命。

    幽光自双脚往上,邪意一下覆盖,法里奥半转身体,拳头从左往右挥出,沉重得像是负担了几百条生命。

    他戴着淡金色的拳套,关节位置皆有凸出,仿佛闪烁冰冷色泽的骨刺。

    这是尼罗“冥王”一脉的恐怖传承,“凋零审判”!

    一旦击中对手,除了夸张的怪力退敌,还会侵蚀他的血肉,使其枯萎!

    在楼成不清楚自己是谁,擅长什么之前,法里奥打算全力以赴,务求几招之内解决,免遭意外之变!

    如果能在武装直升机解决掉楼成的同伴前干掉这位名声不小的同层次强敌,那绝对是值得炫耀值得怀念的战绩,那将有助于自身提振信心,迈出最后一步,成为半神!

    砰!

    法里奥一拳斜挥,横捶向了楼成,他刚才拼着受伤,就是为了不让敌人有闪避的机会!

    另外一边,开车的严喆珂直视前方,观察着守卫士兵和时不时出现的直升飞机,耳听着螺旋桨的远近高低。

    她没法像楼成那样准确判断,只能主动地、不断地、无规律地变向,以此闪避攻击。

    轰隆!哒哒哒!轰隆!深红色轿车如同一条游鱼,总是夸张地“摇头摆尾”,时进时退,在四周的硝烟和火光里,靠近了关卡,试图从旁边绕过。

    严喆珂的心绪非常紧绷,知道完全的被动相当危险,只要稍有失误,立刻就会遭遇到打击,没有经验的她只能模仿着楼成,不断凝水成冰,告诉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

    静生慧,慧生智,打小病多,对死亡不是太畏惧的女孩飞快恢复了理智,闪过了一个个或荒谬或死板的想法。

    此时此刻,平衡抱丹的楼成以“珂珂是准丹境”“她肯定没问题”等话语竭力催眠着自己,将意志高踞于“宇宙”顶点,冷酷地俯视着下方恒星与黑暗。

    他快速移动璀璨的炽热,勾勒出了一个永不服输、打上九霄的“斗”字!

    轰!

    法里奥“审判”之拳挥出的同时,楼成炸了丹劲,膨胀了身躯。

    霍然间,法里奥的眸子里,不到一米八的对手刹那“变形”,化为了接近两米的“怪物”,块块肌肉虬结,青黑筋膜骇人,目光俯视往下,仿佛来自神话传说里的巨人!

    与此同时,楼成怒目圆睁,左拳侧摆,击穿了气障,与爆开的声音齐飞!

    “还劲抱力”叠加“斗”字诀!

    双重爆发,绝对攻击!

    眼中错愕一闪而过,法里奥看见自己的拳头与对方的碰撞在了一起。

    轰隆!

    原地如有爆炸,暗金色的拳套凹陷扭曲,法里奥的骨头吱嘎作响,楼成的皮肤则褪去了光泽,血肉变得干瘪,荡出的劲风吹起了四周砂石,制造出了一场小型尘暴。

    就在这时,法里奥的眸子内露出了震动惊惧的神色,感觉对手的力量已不下于“半神”,甚至超过了他们平常的拳脚!

    法里奥不是没有与“半神”较量过,支撑了足足几十秒,但那一是对方有节制,二是自己的打法有选择,面对“半神”,怎么可能做正面的碰撞!

    糟糕!

    磅礴“神力”涌来,法里奥右臂猛地一甩,身躯往后电射,以此化解劲力,免得骨折与失衡同时发生。

    楼成没去管“枯萎”的地方,运转气血,刺激了身体,一步迈出,便似乎缩地成寸,再次欺近了敌人,不给他重整旗鼓的机会。

    又是一抱,又是璀璨星移,楼成左脚前跨,带动手臂化鞭抡出,整个人高了十几厘米,壮了何止两圈,一根根大筋仿佛蛟龙,或盘缠,或鼓荡,或虬结,皆激起猎猎风声,显现赫赫力量!

    没有火,没有冰,最是纯粹!

    双重爆发二连击!

    轰隆!

    两人之间仿佛有架高速战斗机掠过,楼成的单鞭拖出了残影,从上往下抽到了闪避不过的敌人身前。

    法里奥瞬间“干尸化”,抬起沉重的手臂,以来自“冥府”的力量,匆忙出拳格挡。

    砰!

    这一“鞭”抽得火星四溅,抽得拳套裂开,抽得法里奥的手臂险些不正常扭曲,抽得他双脚陷入了地面,没过了踝部,抽得敌人短暂停顿!

    抓住这个机会,楼成猛地吸了口气,收缩了气血,回抱了“冰火”,勾勒出了“斗”字。

    轰的一下,他眼睛内的毛细血管爆了不知多少根,双眸赤红地锁定了对方,之前被莫名其妙针对和让小仙女陷入危险处境的愤怒沸腾炸开。

    双重爆发第三击!

    砰!楼成肩膀一送,胳膊摆动,干瘪的拳头被当做武器,崩了出去,崩向了法里奥的腹部。

    法里奥的双脚刚有抽出,只能再次干尸化,咬紧牙关,下探手掌,抓向敌人的拳头。

    轰隆!

    力量喷射,爆发强劲,楼成的拳头抵着法里奥的手掌往前,冲打在了他的腹部,打穿了衣物和肌肉,打出了一个能见肠子,鲜血不流的窟窿!

    身为久经沙场的强者,法里奥没去在意“这点”伤势,脚下泥土飞速风化,眼中闪过了幽芒,就要近身反扑。

    这个时候,楼成以“头顶三尺有神明”的境界变“枯萎”的拳头为掌,擒拿住了法里奥位于腹部的那只手,猛地一个抖甩,抖得对方全身关节作响,抖得敌人凝聚的异力消散,浑身肌肉乏劲,像是被制服的眼镜王蛇。

    脑海黑暗浮现,冰冷深重,雷音映入,楼成扯动对应肩膀,轰打出了另一只拳头,四周白雾缭绕,霜寒浸人。

    当头棒喝!

    不好!法里奥汗毛全竖,猛地张开嘴巴,对着楼成的脸庞,喷出了一口似虚幻似真实的漆黑血液,腥味四散,中人欲呕。

    他要逼得敌人闪避,连消带打地化解危险,抢占上风!

    此时此刻,楼成竟身不移,脚不动,仅仅往左边侧过了脸庞,避开了眼睛!

    砰!他一拳打在了法里奥肩膀之上,打得骨头塌陷,灰白四落。

    滋滋滋!他半边脸庞沾上了黑液,遭受了腐蚀,狰狞而恐怖。

    法里奥的眼神出现了涣散,像是陷入了漫长的沉眠,楼成另一条胳膊抖动,啪得一声抽在了呆滞的敌人头部。

    砰!

    法里奥的脑袋一下爆开,碎片与红白四下飞落,找不到任何完好的事物。

    他连一丝后悔和恐惧都未留下。

    楼成看都没多看他一眼,猛地转过身,挑起一块石头,握在掌心,灌注了火劲,于简化“行”字诀的大步冲击里,对准半空的武装直升飞机扔了过去。

    轰!这块石头仿佛火箭弹,飞快掠过了几百米的距离,而楼成的身后,无头的法里奥这才颓然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