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十一章 逃!
    这个刹那,视频所见、现场所得和眼前真实,尽数在木乃伊脑海内闪过,让他确定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

    他最擅长的是精神手段,面对尚未发生质变的华国“非人”,有压倒性的优势,哪怕被两位或者三位夹击,都有速胜的把握,可是,一旦遭遇“半神”,即使对方的层次还未稳定,效果也会大打折扣,最终或许能赢,但肯定要经历一番苦战。

    而苦战之中,对方人多势众,自身孤军深入,只要西里斯或者他的同伙展现出不错的实力,那结果就相当危险了,再说,自己全力追赶,长途奔袭,消耗颇大,单打独斗都未必赢得了眼前在车辆内充分休息着的敌人!

    更为重要的是,谁知道还有没有另外的“半神”!

    退!

    必须退!

    尽快退!

    念头一转间,木乃伊已是有了决断。

    但是,同层次的较量里,不管不顾退走,反倒更加危险,等同于将气势的交锋、背后的空当,全部交给了敌人。

    要想退,必先进!

    必先挫掉对方锐气,创造出机会!

    身形一闪,木乃伊跨过二十几米的距离,一拳打向了楼成的面门,他的背后,影像残留,从慢慢消失者到清晰呈现者皆有,一重叠一重,拖出了一道长长的“底片带子”。

    这些影子仿佛喷气式飞机的尾流,一个推一个,最终给予了木乃伊强劲有力的前冲之势,眨眼之间,他已是临近对手,来自“冥府”的气息率先笼罩了过去,试图震慑,拳头亦映入了楼成那双仿佛盛满夜晚星空的眸子。

    木乃伊的拳头裹着白色的绷带,内里如有“尸油”渗出,将外在染上了恶心的黄褐,使得四周弥漫起让人呕吐、头晕的味道。

    呜呜呜!

    周围风起,一股股黑气凝聚,像是化作了一条条小虫,随着木乃伊拳头的轰打,钻向了楼成身体各处,尤其眼睛、鼻孔、耳朵、太阳穴等部位。

    “亡灵黑经”,“死者之拳”,既毒且诡!

    楼成似乎被“冥府”的恐怖阴森威压所撼动,反应慢了半拍,等到拳头及身,“黑虫”钻体,才清醒过来,慌忙上抬右臂,架于身前,做出格挡。

    砰!

    木乃伊的拳头刚挨到他的衣袖,他的手臂便顺势回折,与对方速度近乎一致,没承受太多力量,仿佛提前协商好了做这样的高难度表演。

    随着楼成手臂的回收,他的气血、精神、劲力,连同钻入体内的“黑虫”,都坍缩于了丹田位置,“浩瀚星空”之内,受到强横了不知几倍的意志掌控和精神牵引,璀璨瞬移,一下摆出了永不服输的古老“斗”字!

    兹兹兹!这个瞬间,后续“黑虫”就像钻入了没有一点生命气息的亡者体内,失去了摄取的目标,只能无奈四散,而前者被“磨盘”压缩,遭火劲一灼,顿时雪融。

    眼见着楼成的手臂即将回撞到胸口,他胳膊肌肉霍然一鼓,粗大了何止三圈,青黑浮现,大筋凸露,满是纯粹的力量。

    轰隆!

    楼成肘关节一弹,手臂反挥,与锐气已失的木乃伊拳头彻底碰撞,因肌肉的扭曲,筋膜的变形,发出了爆炸般的响声。

    那泛着黄褐的白色绷带细微颤抖,木乃伊似乎听见了自己骨头的异响。

    他忙扯动肩膀,借力回拉了拳头,往后飘出了十几米,像是断掉了线获得了自由的风筝。

    楼成右脚往前一跨,整个身体已是平移过去,丹劲一收一放间,左拳覆盖上了又重又沉的炽白火焰,击打在了两人间的虚空。

    呼啦!

    方圆十几米内的气流一下被点燃,化作无数赤红返白的“火焰精灵”,在楼成拳头的“召唤”下,从四面八方扑向了木乃伊。

    飞蛾!

    “火部”百一十六式,“飞蛾”!

    在跃过龙门,贯通天地后,楼成无需再做前奏准备,便能直接施展!

    但凡阴邪之物,用“火”肯定没错!

    木乃伊眼中,密密麻麻的“飞蛾”正舍生忘死扑来,高温则“卷”起了自己衣服的毛边,泛黄的白色绷带也变得湿润,像是有什么油脂在融化。

    他目现怒意,猛地举起双臂,发出了一声恐怖的吼叫。

    黑气腾起,木乃伊身周猛地呼啸出了暗色的飓风,它贯通往上,疯狂旋转,向着四下膨胀,将所有的飞蛾尽数吞没。

    远处正要下车帮忙的王东和西里斯脑子一晕,仿佛看见了提着巨镰的狼头死神,思绪一下呆滞,愣在了原地,险些将商务车开出了公路。

    “亡灵黑经”,“阿努比斯的召唤”!

    楼成脑海飞快勾勒出“前”字,镇压住了所有的恐惧,右拳则凝聚出一团炽白之中泛着淡紫的火球,向着龙卷风中央的木乃伊轰了过去。

    “火部”第三十六式,“吞”!

    就在这时,木乃伊忽然往前一个跺脚,看似用力却落地无声地踩在了公路表面。

    呜啦!

    风声一下剧烈到了极点,暗色龙卷轰然坍塌,笼罩向了楼成,与此同时,边缘荒漠内的黄沙化作一粒粒“暗器”,嗖嗖地打向了楼成,比“飞蛾”更密,比“飞蛾”更险。

    “亡灵黑经”,“沙暴”!

    轰隆!

    凝聚到极点的火球爆开,一道炽白闪过,险些亮瞎了木乃伊的眼睛,接踵而至的冲击波浪则扫飞了诸多狂沙,撞向了他的身体,其中,赤光翻腾,漫卷如吞。

    木乃伊眼睛一闭,双臂抬起,抵在身前,幽光大做。

    波浪拍来,他顺势飞退,借力转身,刹那间就后掠入了沙漠,向着北面的库康飞奔。

    楼成尚是初次遭遇如此果断逃跑的强者,忍不住反省了一下刚才招式的选择,念头闪动着,他已是迎着残余飞沙,急追而去。

    不能让对方轻松逃脱,返回库康,叫来帮手,以他的追踪之力,事情会变得非常麻烦!

    即使外罡难杀,光凭自己未必留得下这位“木乃伊”打扮的强者,也要撵得他鸡飞狗跳,逃去别的方向,为西里斯一家的撤离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砰砰砰!

    楼成行进之中,转折之间,禹步自踏,罡风密布,硬生生把打来的狂沙给吹散落地。

    蹬蹬蹬!

    他大步飞跃,割开黄沙,追在了木乃伊背后。

    一逃一赶,两人很快便消失在了王东和西里斯等人眼中,只留下还未平息的“黄沙长龙”。

    “走!”王东经验丰富,思绪转动间已是明白了楼成的用意,当机立断发动商务车,开到了快发飘的程度。

    “不去帮忙?”西里斯愣了一下。

    “不用,我们未必追得上,就算追得上,也未必留得下那位外罡,呃,半神,一直这么纠缠,等到他的帮手来了,我们再想走,就走不掉了!”王东边开车边解释道,“楼成一个人,想打就打,想走就走,反而更灵活,更安全,我们尽快到达法图亚,离开尼罗,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

    西里斯当初也是刀头喋血过的人物,静心一想,当即明白了关窍,不再多言。

    …………

    两条“风沙之龙”出现在荒漠里,首尾之间的距离,时而拉大,时而缩小。

    一个转折,绕过沙丘,楼成眼前月光明霁,砂砾安静,已然不见了木乃伊的踪迹。

    他念头一闪,冰镜映照范围扩大,仿佛听见了黄沙深处虫豸的细微动作。

    脚底起伏轻柔,瞬间不见,楼成眸中精光一聚,霍然收缩了气劲,抱出了微缩宇宙般的人体大丹。

    这一次,无需借用外力,他光凭本身的意志和精神,就使“恒星”内聚,让出了宇宙边缘的绝对黑暗与寒冷。

    啪!

    楼成右脚踏出,猛地往下一踩,陷入了黄沙。

    瞬息之间,以他的脚为中心,砂砾冻结,晶莹浮现,既往四周蔓延,又向深处钻探。

    自创绝学,“冰后之叹息”完整版!

    喀嚓!

    十几米外,黄沙冰层崩开,化作一枚枚子弹,射向了楼成,铺天盖地。

    木乃伊跃将出来,再次奔逃。

    楼成一记吞拳,轰散了暗器,继续追赶敌人。

    三个多小时之后,库康城外,荒漠边缘。

    他停在原地,微皱眉头,彻底失去了木乃伊的踪迹。

    “外罡级的强者,还真是不容易杀死啊……”楼成念头电转,最终化成了一声叹息。

    这一路上,他提前卡位,时而交手,十几次逼得木乃伊变向绕圈,花费了许久才返回库康,这个时候,王东他们只要没出车祸,应当已经临近法图亚。

    就算木乃伊找到帮手,横穿沙漠过去,也来不及阻止他们抵达了,而一旦抵达,军方会做出安排,让他们立刻乘夜船离港,告别尼罗。

    当然,这个安排由于没提前沟通,或许需要一定时间,那就是木乃伊和他帮手的机会。

    “嗯,潜伏在库康城东,如果木乃伊真找到帮手,横穿沙漠,赶去法图亚,那我就一路骚扰,不做正面交手,尽量拖延时间。”楼成迅速有了决断。

    他绕到城东,调整了呼吸,运转冰劲,按照修真功法的思路,隐藏了自身气机,融入了黑暗之中,边休息恢复,边监控着沙漠边缘。

    当初葛辉连危险预感都能蒙蔽,楼成拿到完整修真功法后,当然刻苦钻研了这方面的内容,化为了己用!

    …………

    军事基地附近建筑物内。

    康斯坦丁端着红酒,略显错愕地看着一身狼狈的木乃伊,好笑说道:

    “遇到大爬虫了?”

    “华国的楼成,他晋升半神了,虽然还未稳定。”木乃伊闷闷回答。

    幸好他脸上缠了绷带,否则康斯坦丁一定能看到那恼羞成怒的红色。

    刚才三个多小时的拉锯过程里,本就提前消耗了不少的他险些力竭,差点交代在楼成手上。

    如果库康再远几十公里,他多半就回不来了!

    “楼成也‘恐怖级’了?”康斯坦丁眼睛一亮道。

    “你有兴趣?”木乃伊敏锐反问。

    康斯坦丁品了口红酒,眸光癫狂地笑道:

    “当然,他预知危险的能力,我想要很久了,之前如果不是华国的纪和施都给大导师、康采夫他们打过招呼,我早利用他女朋友下手了,好吧,我坦率承认,我注意到他的时候,他比我强那么一点点了。”

    “至于现在嘛,他鲜血的味道相信会更好!”

    “你们都是‘恐怖级’,都是才晋升没多久的‘恐怖级’。”木乃伊冷冷提醒道,“你未必赢得了他。”

    康斯坦丁并不见恼,哈哈一笑,双臂张开道:

    “我体内流淌着‘救世主’的血液,我和他已经有了质的差别!”

    木乃伊正待再说,忽有察觉,沉声说道:

    “我们的帮手来了。”

    PS:之前去医院,医生都建议我挂水了,我当时比较犹豫,总觉得这样对身体不太好,然后又继续吃药涂药,今天有了明显的好转,虽然还有在长,但已经不多了,严重的地方也缓和了很多,明天去复诊,看医生怎么说,如果快的话,后天就恢复两更,要是没我想象的好,还需要挂水,我会说一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