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十九章 回山
    楼成被师父的反应吓了一跳,赶紧从头说起:

    “为了给西里斯一家争取时间,我撵了那个木乃伊很久,后来又守到库康城的东边,打算再有追兵就沿途骚扰,尽量不给他们机会,谁知道遇见了迷路的任莉,而这个时候,军事基地那边爆发了激烈的交火,我们一时好奇,过去旁观,结果途中遇见木乃伊,黑夜蝙蝠,还有位将军打扮的外罡级强者在联手围杀萨塔赫,呃,应该就是萨塔赫……”

    他絮絮叨叨,详尽道来,不是为了解释,而是给自家师父缓冲的余地。

    “我们最开始没打算动手,等到萨塔赫自爆,木乃伊重伤,将军打扮的外罡级强者离开,黑夜蝙蝠忽然提起我和彭乐云的名字,似乎对我们的鲜血很感兴趣,甚至打算在米国利用珂珂,引我上钩,师父,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说到最后,楼成小小地为自己辩解了一下。

    施老头语气恢复了平常:

    “所以,你小子就动手了?先杀的木乃伊?详细情况说一说。”

    他努力摆出一副傻徒弟少见多怪的腔调,可心里却忍不住暗骂了两声,外罡要是好杀,就不叫外罡了,老头子我纵横战乱地区那么多年,单杀的,合伙杀的,围杀的,加起来也屈指可数,你小子刚刚才突破,就弄死两个,这还有天理吗?哪怕有祁妖婆门下的任丫头搭手,哪怕抓住了对方激战过后身受重伤的机会,也是足够轰动的事情!

    楼成立刻把战局原原本本描述了一遍,包括自创的“宇宙幻影”,包括“黑夜蝙蝠”被分尸后重新“缝合”、死而复活的事情。

    施老头的注意力一下被转移,半惊半叹地说道:

    “这黑蝙蝠莫名其妙冒出来,就连米国那边也是一头雾水,压根儿不知道是谁,嘿,也就是他们盛行的超级英雄文化才能搞出类似的事情来,我们派特工检查过之前几位外罡级强者死亡的战场,发现黑蝙蝠确实厉害,不太像是刚突破的那种,啧啧,教团派一直传颂‘救世主’死后复活的事情,宣称他残留的鲜血藏着生命的密码,谁知道吸血鬼般的黑蝙蝠也具备!”

    “臭小子,你没忘记带块黑蝙蝠的血肉回来吧?这可关系到你师父我的旧伤能不能痊愈的问题。”

    楼成心中一喜道:“肯定没忘记,起码三两!”

    “你称猪肉啊你!”施老头笑骂了一声。

    “师父,研究清楚了这个,真能治好你的老伤?”楼成关心再问。

    施老头沉默了片刻,少见地叹了口气道:

    “当初为师在战乱地区也算数一数二,简直不可一世……”

    说到这里,他又陷入停顿,似乎回忆起了往昔峥嵘岁月。

    您的成语用得很有问题……楼成腹诽了一句,没敢插嘴。

    “哎,可惜后来遇见了禁忌强者,那一战,老头子我毕生难忘啊,虽然还是逃出了险境,但也受了重伤,更被他诡异的力量侵入身体,癌细胞一样地融入了我的根髓,要不是梅老出手,将它限制在肺部,为师我早去见列祖列宗了……”

    “那外来的‘根髓’和我本身的已无法分开,几乎成为了一体,即使用各种办法杀死那片区域所有,它也会随着新长的再次出现,而换肺的话,为师的根髓早已异化,排斥反应能杀死一切非本身的器官,咳咳,精神反哺肉身,提高了为师我的承受能力,但还是无法完全将它‘消化’。”

    “如果军方能从黑蝙蝠的血肉里研究出什么,说不定彻底解决掉这个问题。”

    楼成还是第一次听师父说起受伤的往事,忍不住问道:

    “师父,是哪位禁忌强者啊?”

    “嘿,怎么着?还想替为师报仇?”施老头嗤之以鼻,接着缓和了语气道,“等你踏入禁忌领域再说吧,现在告诉你,你要是犯傻冲动,为师可拖不住。”

    说得就跟我是那种一不留神就挣脱绳子乱跑的狗一样……楼成暗自吐槽,不再多问,和师父约定了归期。

    挂断电话,望着波涛里闪烁的金芒,他又给严喆珂打了过去。

    “喂?”女孩清细柔美的嗓音略显紧张。

    楼成收回视线,敛住笑容,慌忙说道:

    “我完成任务了!”

    严喆珂语气变得轻快道:

    “真棒!我就说你晋升外罡以后,任务会变简单嘛!”

    她顿了顿道:“你接下来是要去战乱地区找我哥?”

    “不用了,我师父说你外公,呃,咱外公另外找了蜀山斋的人,而且打算亲自出马,让我赶紧回宗门修炼‘外罡篇’,巩固境界。”楼成微笑回答,神情逐渐轻松。

    “这样最好!外公出马,一个顶俩!”严喆珂心情不错地说了句俏皮话,接着隐有点担忧地说道,“不过,以我哥那倔脾气,除非打晕,还真没办法带回来。”

    楼成没掩饰本身,推测道:“我估计最后是让他留在战乱地区,但会找军方或蜀山斋的外罡级强者暗中照拂,大舅哥他憋着口气,不到外罡怕是不会回国。”

    “有的时候,我哥真是绷得太紧了。”严喆珂叹了口气道。

    聊了一阵林缺,楼成好笑又感叹地说道:“珂珂,咱们的暑假旅行,才开始没多久就被打断了……”

    “没事,这次的经历胜过十次的旅行!而且我们今年看了极光,看了金字塔,足够了~”严喆珂反而宽慰道。

    “我接下来要在烟冰山练功,要不你也过来?就当度假,我不可能一整天都练功的,外罡级的绝学对精神会造成很大负担。”楼成含笑提出了建议。

    “好的呀!”严喆珂欣喜回答。

    楼成落实完具体的事情,当即炫耀道:“珂珂,我昨晚偶遇迷路的任莉,和她联手,击杀了两位外罡级强者。”

    “不会吧……”严喆珂一下呆住,语气迷茫地反问。

    这反应不错!楼成暗自得意,将事情的整个过程讲述了一遍,尤其强调了“黑夜蝙蝠”的坏心,听得严喆珂一愣一愣,又感动又温暖又觉得对方的超自然能力不像现实该存在的。

    船头甲板风声强烈,楼成周围又没有别人,一番电话粥煲了很久,他甚至凝出冰霜,为卫星电话物理降温。

    等他打完,游轮已快靠岸,直到这个时候,他才认真考虑起军方给不给报销电话费的问题……

    …………

    蒂涅斯城。

    林缺束缚住敌人,一拳轰在了他的胸口,打爆了心脏。

    砰砰砰,他拳脚连贯,让对方死无全尸。

    做完这一切,林缺弯下了腰,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喘起了气,一段时间没打理的黑发垂下,险些遮住那双漆黑又内敛的眼睛,汗水则浸润了这一切。

    他的身上,有明显伤痕,嘴角甚至流出了血液。

    过了几十秒,他强迫自己站直,深深看了敌人一眼。

    一个虏掠成年人,贩卖儿童,为权贵圈养“器官”,等待配对的黑帮集团,竟能随随便便派出位拥有非人级战力的强者。

    这就是战乱地区吗?

    收回视线,林缺拐入了一条破烂的街道,守在入口的竟是十来岁的孩子,他们手里提着真枪实弹。

    脚步略显虚浮,林缺的背影慢慢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

    吴越省,上高机场。

    楼成一身轻松地下了航班,没有行李,只得手机、钱包和在卫城购买的特色礼物,四周人来人往,不用担心流弹,不用担心爆炸,安然自生。

    他边走边点亮屏幕,和严喆珂说着闲话,给上飞机前就联系过自己的司机发了条短信:

    “我到了。”

    司机很快回复,说自己在到达大厅出口正对的柱子旁。

    他没有描述自身穿着,因为他相信自己认得出楼成,认得出这位昔日当世天骄。

    “他受伤离开武道圈子快一年,即将复出,不知道是个什么状态……”司机好奇又疑惑地猜测着,过了几分钟,一眼便看见楼成走了出来,他穿着花纹很有异国特色的白色T恤,一条过了脚踝的休闲长裤和深色跑步鞋,姿态悠然,神情平和,完全看不出刚经历了低谷,遭受过沉重打击。

    “楼师叔,您好。”司机身前笑道。

    他算半个冰神宗弟子,在门内服务了快十年。

    “你好。”楼成微笑点头,平易近人之外,却明显地表现出不想聊天的意思。

    司机识得眼色,没有絮叨,领着楼成来到停车场,按动钥匙,打开车门,请他先上。

    楼成坐到了后排,将身舒服一靠,时而与媳妇聊天,时而半闭着眼睛养神。

    司机偶尔用后视镜看他,只觉这位师叔气度斐然,不骄狂不自卑,自有几分宗师味道。

    “这一年的受伤很锻炼人啊……”司机若有所思想着,将车开得更稳。

    过了一阵,车辆驶入了烟冰山,看着周围风景,楼成颇感唏嘘,自己上一次来,是刚解决隐患,进行疗养,轻松悠闲之余,还背着点包袱,而现在,平和,舒畅,自得趣味。

    一位外罡在任何地方都足以称为高层!

    宗门之外,楼成下了车,噙着笑容,穿堂过室,在一位位弟子和佣人的问好里,来到了冰后阁。

    阁内,施老头喝着小酒,摇头晃脑,白发稀疏的何易则迎到靠近门边的地方,深深打量了楼成一眼,忽地感慨道:

    “后生可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