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三十二章 暑期的结束(第三更求推荐票)
    章觉涛吓了一跳,连忙收回视线,敷衍了苏辰几句,挂断了电话。

    保姆车内一下变得极端安静,只得轻微的车辆行驶声空旷回荡,额头宽阔的“枪王”黄克重又闭上了眼睛,仿佛未曾醒来,但章觉涛却隐约听见了一声叹息。

    …………

    雷放回到住处,坐于沙发,将两条腿都架在了茶几上。

    休息片刻,他拿出手机,给莫婧婷发了条微信:

    “我在吴越会看见楼师叔了。”

    莫婧婷正好无事,疑惑问道:

    “他去那里做什么?”

    雷放按着语音键道:“听说是借用极地实验室。“

    “小师叔快要重返职业武道圈子了,借助极地实验室清除隐患,调整状态,很正常……”莫婧婷也以语音做出猜测。

    雷放沉默片刻,忽地唏嘘道:

    “有的时候,我真佩服楼师叔,换我受了这种一年才勉强康复的重伤,整整一年啊,中间又有各种后遗症,各种媒体的揭伤疤,我说不定早承受不住,自暴自弃了。”

    这样的伤势,要想真正走出来,没有超强的意志和坚持不辍的锤炼,肯定不可能!

    莫婧婷笑了一声:“你别用这种语气说小师叔好不好,他就算耽搁了一年,也是未满二十三岁的四品丹境,还有足足七年去冲击外罡,去跃过龙门。”

    她本想顺口打击雷放几句,但又强行忍了下来。

    “是啊,这就是当世天骄的底子。”雷放跟着感叹了一句,“也不知道这次受伤会对楼师叔将来造成什么影响。”

    “再有影响,花个几年也能弥补回来吧……小师叔还有整整七年。”莫婧婷不太确定地回答。

    …………

    “枪王”黄克的别墅,懒得回家的郑瑜和钱启越师姐弟也在说着楼成的事情。

    “他怎么突然就出现在会里?”郑瑜微皱着眉头,低语说道。

    这一年来,楼成的身影几乎消失在了大众眼前,就连微博都十天半个月乃至更久才发一条,很多事情,都是通过旁人辗转,才被报道出来,给人一种他沉得很深很深未必还会再现的感觉,谁知,一下在吴越会遇见了!

    娃娃脸的钱启越略显迷茫地反问:“不是说借极地实验室吗?”

    “看来他确实要不了多久就会回归职业武道圈子了……”郑瑜微不可见地点头道。

    “嗯,不知道他现在还有几成水准……”钱启越好奇地猜测着,“那样的重伤,据说长期存在后遗症,哪怕身体彻底康复,实力也不是一年半载能重回巅峰的。”

    郑瑜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赞同道:“而且能打职业赛和身体彻底康复又是两回事。”

    她放下杯子,忽又说道:

    “不过嘛,楼成还很年轻,还有充裕的时间解决后续问题,还有足够的年限尝试跃过龙门,说起来,比我,比你,希望都要大。”

    “没办法,人比人气死人。”钱启越认同师姐的判断,摊手自嘲了一句。

    这就是当世天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郑瑜本待再言,眼角余光忽地看见隔壁露台之上立着一道人影。

    她定睛一瞧,惊愕低语道:

    “师父!”

    钱启越循着她的视线望向窗外,果真看见“枪王”黄克立在露台边缘,几乎融入了黑暗,沉默地眺着远方。

    “师父怎么了?”钱启越迷惑低语。

    自家师父向来起得早,睡得也早,这个点,他早该上床了!

    郑瑜收回视线,不敢再瞧,一头雾水地摇了摇脑袋。

    …………

    接下来的二十多天里,楼成每隔三到四日去一趟吴越会,使用极地实验室辅助练功,逐渐承受着越来越低的温度,剩下的时光,他上午参悟绝学,下午和晚上陪严喆珂游山玩水,闲逛陌上,探索各种美食,或者将本身修炼笔记里不涉及宗门秘传的内容分享给小仙女,毕竟大家走得都是平衡成丹的“宇宙星空”之路。

    这样的日子美好而充实,转眼便接近了八月底,“冰部”外罡篇的九门绝学,楼成皆已初步掌握,当然,所谓的初步掌握就是可以离开密殿离开观想图修炼,除了基础深厚的“万载冰壁”“洞敌冰心”“冰魄神光”和“浩瀚星空.绝对冰寒”四式,剩下都得两三个月才能入门。

    外罡的修行,任重而道远。

    这一日,下午时分,极地实验室内,外层操控间的监控屏幕上显示着里面的温度:

    零下一百三十六度!

    这不是非常骇人听闻的数据,因为目前在职业赛有钱势力中呈普及化趋向的超低温冷疗系统就可以轻松达到,但接受治疗或藉此恢复疲惫的使用者只能待很短的时间,如果超过,会有生命危险。

    而此时此刻,监控数据显示,“极地”已维持了二十七分钟!

    楼成站在冰冷刚硬的银白地板之上,心脏跳动得异常激烈,噗通噗通喷薄出热血,带着些许火劲,游走于全身,他只觉这样的维持只要稍慢半拍,或许自己就会从肌肉开始,一个细胞一个细胞地冻结,成为名副其实的冰雕。

    他的精神已是慢慢缩回,眼睛也无力睁开,四周一片黑暗,寒冷至极的黑暗。

    这个时候,楼成便仿佛真正地站在了宇宙当中,身体挥洒着光与热,试图照亮一域,温暖生命,如同恒星,两者维持着微妙的平衡。

    冰寒才是永久,黑暗方为归宿,所有的灼热终将熄灭……楼成心里忽然冒出这样的念头,抬起快僵化的右手,按了要求打开密封门的圆钮。

    少顷,他靠着自身的力量,走出了“极地”。

    噗通!噗通!噗通!他心跳得愈发剧烈,让身体从几乎冻僵的状态里缓慢而平稳地复苏,体内的疲惫似乎都随之排出。

    缓了过来,楼成要了自身的数据报告,洗了个热水澡,换上了干净清爽的衣物——每一位使用极地实验室的武者都会留下被监控到的数据,但这关系秘密,实验人员无权查看,除非得到本人允许。

    从第二次开始,苏辰就不在外面等待,快结束时才会过来一趟,今天,楼成提前结束,没尝试更多次,因此他一个人缓步穿过吴越会大楼的回廊,走出了这安静清凉的地方。

    门口,一辆火红色的轿车摇下了车窗,露出了严喆珂宜喜宜嗔的秀美容颜,她抿嘴一笑,俏皮挥手:

    “嗨,一个人吗?”

    小仙女模仿搭讪模仿得一点也不像……楼成摇头失笑道:“你该这么说,嗨,约吗?”

    严喆珂眸光流转,横了他一眼,狠狠拍了下身边座位道:

    “上不上车!不上我走了啊!”

    今天是他们返回秀山的日子。

    “这是霸王约啊。”楼成绕到另外一边,拉开车门,坐了上去,至于行李,当然早就收拾放好。

    …………

    回到秀山,小两口各归各家,楼成刚掏出钥匙打开大门,就听见了老妈的唠叨:

    “你这个鬼娃娃,去旅行遇到危险也不说回家,跑去吴越待那么久做什么?”

    楼成轻笑道:“我这不是突破了吗?去宗门稳固境界,修炼新的功法。”

    是的,我现在与“天地”的联系稳定,已是货真价实的外罡!

    “突破?”齐芳一时没反应过来。

    倒是正漫不经心换台的楼志胜一下抬头,顾不得推动下滑的金丝边眼镜,愕然脱口道:

    “你外罡了?”

    哪怕普通人家,经过这么多年耳濡目染,也知道“鱼跃龙门”的意义!

    “你外罡了?”齐芳复读机般跟随问道。

    这才出去旅个行的工夫,就成外罡了?

    “对啊。”楼成笑眯眯将新背包丢在沙发上,把前因后果向父母讲述了一遍,当然,略去了太过刺激惊吓的部分。

    “哈,不错,不错。”齐芳太过激动,即使绞尽脑汁,也只想出这么一个词。

    楼志胜端起专属保温杯,以抿茶掩饰自身的心情,可他喝了半天也只喝到茶叶,刚才忘了加水。

    “不错。”到了最后,他齐芳附体,只说出来这么两个字。

    等到情绪稍有平复,齐芳关切问道:

    “成子,你都外罡了,还回龙虎俱乐部吗?”

    “回啊。”楼成欣然说道,“前段时间,龙王专门打电话来问过,我答应了。”

    没有任何的犹疑,只说境界稳固,冰部“外罡篇”初步掌握后便去,到时候再谈合同。

    “这样也好,这样也好。”楼志胜唏嘘道,“我前两天碰见汪家小子,他出来快半年了,在高汾哪个商场周围开了家秀山特色小吃店,生意说是还不错,大城市也没人收保护费,多的时候一天能卖两三千,少的时候也有一千出头,你们啊,都长大了。”

    听见汪旭的情况,和他联络不上的楼成深感欣慰:

    “这样挺好,挺好。”

    …………

    八月三十日晚上,严喆珂闺房内。

    小两口盖着一床空调被,说着明天各奔东西的事情。

    “你现在都外罡了,签证会不会很困难?”严喆珂眼眸上转,略显担忧地说道。

    楼成轻笑了一声道:

    “我问过了,还是能签的,就是不能没事就过去,每次也不能停留太多天。”

    因珂小珂同学明天就将返回康城,他得到岳父和岳母大人允许,留宿客房,趁着夜黑风高,仗着自身境界,他偷摸着睡到了媳妇这边。

    “嗯,我会珍惜每个假期的!”严喆珂轻咬了下粉唇道。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们对彼此都相当笃定。

    翌日,送别了小仙女,楼成来到国内出发大厅,于下午三点抵达花城,没通知俱乐部的助理来接。

    他背着行囊,打了辆出租,穿过既熟悉又陌生的街道,再一次出现于龙虎俱乐部外面,这里的景色像是从未改变。

    付了钱,站到门口,楼成深深看了一眼“龙盘”与“虎踞”匾额,微笑着迈开步伐,走了进去。

    PS:第三更送上,周一求推荐票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