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三十九章 一品强者
    四面八方树焦地暗,仿佛经历了一场盛大的火灾,龙王负手立在其中,身姿挺拔,威严自具,黑洞般吸走了所有的目光,让旁边的吕严、龙真和郭洁黯然失色。

    看见楼成过来,他仅仅微不可见地颔了颔首,未有言语和别的动作,倒是“擎天柱”龙真,左右扭了扭脖子,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郭洁气势外散,似乎迫不及待,吕严和“洛后”宁梓潼都见惯了风风雨雨,对小小的内部对练泰然无波。

    “好啦,人齐了,我们抽签吧。”宁梓潼勾勒嘴唇,嫣然笑道。

    说话间,她已是从兜里掏出了六个纸团,手掌一振,将它们抛向了半空。

    龙真当即探掌一抓,周围部分气流随之升温,形成冷热对比,刮起了一股浩荡劲风,让纸团全部向他飞去。

    此时此刻,他便仿佛有了凭空摄取事物的异能!

    啪啪啪!吕严、宁梓潼和郭洁也是伸手,各用法门,隔虚抓取纸团,他们的“力量”在半空争锋,形成拉锯,让纸团时而降落,时而抛飞,却怎么也掉不到地上。

    对“火部”的外罡强者来说,沟通天地,影响环境,“隔空”争物,并不困难,难点在于,做这些的同时,不破坏纸团!

    以“火部”功法外通自然的特点,稍有不慎,纸团便会被烧成灰烬,甚至摩擦得剧烈一点,它们都有可能自行点燃。

    对练从抽签开始?初次参加的楼成饶有兴致地看着,心里犯了嘀咕,手下有些迟疑。

    我要是用“冰部”的“暴风雪”去争夺,算不算作弊?

    这几乎不用担心会破坏纸团!

    就在他犹豫之时,龙王出手了,他仅仅握拳在身前一横,沉重的感觉便充塞四周,“扯”乱了几股热风,让纸团飞蛾扑火般涌了过去。

    四周赤光点点,相继而来,却未曾点燃任何事物,但纸团似乎已是处在临界点,表面变干变脆,再有一点外力,它们便会腾起火焰。

    这就是龙王的性格,偏激,爱走极端,不给对手留任何机会。

    见此情状,宁梓潼等人只好放弃,等到龙王拿住一个纸团,弹出其他,才重新抢夺,但由于纸团已然发脆,很容易四五分裂,他们收敛了“力量”,减弱了争锋,迅速“抽”出了自身的签位,给楼成留下最后一个。

    差不多明白了这是惯常节目的楼成,脚不动,手不抬,一阵冷冽的狂风呼啸而起,自行将纸团送到了他的掌中。

    “我们以后还是正常抽签吧……”宁梓潼瞄了一眼,半开玩笑地说道。

    这时,龙王捻开了纸团,没什么表情地说道:

    “三。”

    “二。”吕严看了眼掌心,漠然开口。

    “一,你们谁是一?”龙真活动了下肩膀,笑呵呵看向郭洁等人,他的头皮光亮得几乎能当镜子。

    楼成低头一看,只见展开的纸团中央,清晰写着蓝黑色的“一”!

    “我是三。”宁梓潼扬了扬纸条。

    “二。”郭洁言简意赅,隐有点失望。

    她颇想见识冰火齐施的武道。

    “看来我们是第一局了?”龙真嘴角上翘,看向楼成。

    他虽在反问,却已是挪动脚步,走向了这片“废弃之地”的中央,眼神含笑,战意展露于每一个细节。

    陈其焘、宁梓潼等人向后退开,楼成上前几步,立在了距离对手三十来米的地方。

    他的眸中,号称“擎天柱”的龙真确实很高,哪怕不膨胀肌肉,拉伸关节,也有二米一十多,绝对的当代巨人。

    龙真的皮肤晒成了古铜色,肌肉虽然都藏在宽松的武道下,看不太出来,可那种沉重的感觉却一目了然,让人怀疑他的踝关节是否能承受那可怕的吨位。

    答案是肯定,龙真的双脚不仅能承受整个身体,而且还很灵活,能跑能跳,坚固得仿佛合金打造。

    这是一位以力量闻名的“火部”外罡,这是老牌的一品强者!

    ——初跃龙门者,定为三品,然后以阴历的一年为周期,分别统计每一位三品与同品外罡交手的胜率,和二品强者交手的胜率,两者之中,只要有一项达到标准,便能定为二品,相应的,一品的评定也是如此,再往上,就是力压过绝大部分外罡,拿到了头衔的强者。

    楼成虽然击杀过“木乃伊”和“黑夜蝙蝠”两位外罡级的敌人,但前者鼎盛时,也就是三品的水准,后者似乎晋升没多久,靠着繁多而神奇的超自然能力,或许能摸到二品的边缘,与有能力去肖想一下头衔的老牌一品肯定有着明显差距,更为重要的是,那一场战斗取胜的因素里排在前列的有:“木乃伊”重伤,“黑夜蝙蝠”伤势也不轻,自己这方两大天骄联手,且刚开始便偷袭掉了“木乃伊”……总之,本身实力的缘由相对靠后。

    与身体状态处于顶峰,有着心理准备的一品强者交手,楼成还是初次体验。

    当然,初步掌握冰部和火部“外罡篇”后,自身的实力也有长足进步,与尼罗时已不可同日而语。

    正好趁这个机会,熟练招式,找准定位!

    啪啪啪!龙真身体各处发出了炒豆子般的响声,周围的空气随之应和,就像木材在噼里啪啦燃烧一样。

    方圆几十米内,温度急剧攀升,地面腾起了一丛又一丛的赤色火焰,楼成的短发像是被无形高温灼了几下,慢慢出现了弯曲,甚至有焦味产生。

    外罡的气机争锋,已从单纯的精神较量,变成了“虚幻”与“真实”皆备的比拼。

    毛孔受到影响,呼吸变得艰难,楼成毫不犹豫地沟通了天地,尽展了本身特色。

    面对位一品强者,他想不出任何理由“绑”上一只手,仅和对方比拼“火部”功法!

    天地仿佛一下变暗,但某些地方又更加明亮,像是有一颗又一颗的繁星凸显。

    龙真眯眼一哼,气势勃发到了顶峰,整个人便像是化成了一个剧烈燃烧的大火球,沉重而又灼热,拉扯干扰着周围虚空里的“璀璨”,让它们或改变轨迹,或变得粉碎。

    眼见着“星空”摇摇欲坠,楼成清楚自身目前还差了火候,难以完整应用,干脆改变了观想,放大了宇宙一隅,集中力量呈现“恒星系”。

    一颗又一颗“星辰”返身汇聚,在楼成身前形成了一轮七分虚三分真的“烈日”,它也有沉重之感,也在焕发光明,与龙真“气势”隔空交锋,互相拉扯,扫荡了彼此间的所有物质,就像两颗相邻的恒星,在以引力交手,确定各自的势力范围。

    呼啦啦!

    空气被撕扯,分向两边,掀起了狂暴的风浪,地上一丛又一丛的火焰也在各自“站队”,奔向“目标”。

    这是最核心处的场景,龙真占据了一定上风,但楼成稳稳守住,未有“失势”,而在周围的区域,交锋的边缘,赤色火丛一片片熄灭,温度形成渐差,越是往外,越是充塞凉意,地面甚至有薄薄的白霜凝出。

    “很好!”龙真忽然低吼了一声,猛地跨出了步伐,像是卷入了风与火中,一下出现于楼成身前,粗大壮实的胳膊先是回拉,紧跟着弹射而出。

    这个瞬间,楼成便仿佛看见了一门巨型守城炮,它霍然退缩,蓄积力量,轰出了惊天一炮。

    那极强的“后座力”,经过龙真腰背,传导至他的双膝和脚踝,“撞”向了大地,带来周围明显的一晃。

    这是何等的力量,何等的威势!

    这是从火部第四式“飞焰流星”衍化出的拳脚!

    ——对外罡而言,彼此间战斗太过激烈,不是合适的时机,用完整的外罡招式很容易大锤打在空处,自暴问题,因此常规战斗都是结合本身特点,偏重着使用其中一定技巧。

    那黝黑的拳头几乎能当小孩的脑袋,淡金色的火焰紧紧贴着,只得薄薄一层,就像浮出水面的冰山,只是很小一部分。

    它仿佛笼罩了天地,覆盖了左近,给人一种避无可避的感觉。

    楼成知道,这是因为“火德内藏”,让拳头随时能够变向,接连几次变向,让躲避的尝试很容易落入陷阱,这种趋势与外界贯通,牵引了彼此气机,于是一拳便有遮天蔽日之态!

    而自身如果不躲,以“还劲抱力”加“斗”字抗衡,那力量上确实足以匹敌,可问题在于,对方还有潜藏的“火德”后劲,自己则无法在双重爆发的同时再用“炎帝”,这会造成爆炸的威力无法抵消,直接打在身上。

    念头电转间,楼成吸了口气,爆发了丹境,轻飘飘推出了一掌,以软击硬。

    他手掌刚抵住龙真力量恐怖的拳头,霍然喷薄出晶莹,将金黄的火焰覆盖在了厚厚的冰霜里,拖延了“火德”的爆发。

    砰!

    纯粹的力量碰撞里,楼成稍逊一筹,但他是以掌对拳,未有硬拼的损伤,向后退了一步,脚跟一旋,身形已是转折,四周忽然刮起夹杂着鹅毛大雪的暴风,将他的踪迹瞬间掩盖,不知去了左还是右。

    冰部第二式“风雪迷踪”所衍化的身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