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四十四章 致命之寒
    辛小月十二岁时就被寒螭派看中,收为了弟子,但武道只是她其中一方面的爱好,彼时的她,一门心思想做编剧,退而求其次则是成为赛车运动员,所以按部就班地读了初中高中,考入了帝都影视学院,尚未毕业,便得到青睐,成为某知名编剧的助手,帮忙完成了一部感情狗血的雷剧。

    这让她在编剧的道路上大步狂奔了下去,可后续发展却不尽如人意,连续几部独立署名的电视剧扑街,和“恩师”闹翻,沦落到差点住帝都的地下室,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想起自身好歹也是职九的武者,换了个工作换了份心情。

    或许闯过见过也经历过了,她从此专注于武道,迸发了之前十倍的热情,在二十四岁时,勉强踏入丹境,辞掉了工作,回到寒螭派苦修,二十八岁那年,她出乎师长同门的意料,根髓蜕变,成就了非人。

    直到此时,也没人相信她能鱼跃龙门,一朝登天,她三十岁时才拿到四品,接近外罡,更是证明了大家的观点,在这没有压力也没有关注的环境下,她将房间贴满了梁一凡的海报,没有放弃,没有转而享受生活。

    一年多之后,在头衔战的正赛里,她于首轮遭遇了心中的偶像,于恐怖的压迫力和随时会失败的刺激下,绽放了前所未有的光芒,贯通了天地。

    比赛输了,但武道这条路上,辛小月却跨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跌破了寒螭派乃至吴越会上下人等的眼镜。

    这位大器晚成的强者性格相当有趣,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吐槽自己,比如因为平胸,她的微博昵称叫做“辛家洗衣板”,比如她站在前人肩膀上,将“死部”的一些武学成功化入了“冰部”,让后者之中某些起效缓慢的绝学能迅速爆发威力,被人称做“致命之寒”时,却自黑为“速冻饺子”……

    ——同修两门绝学向来很难,越往后走越是如此,就像“瘟部”某些招式,必须得有相应的劲力驱使,才能发挥出完整的威力,但主修了“风部”或者其他功法的前提下,辅修是不能修出另外劲力的,除非不想根髓蜕变,成为非人。

    当然,目前有新的办法了,那就是楼成的“宇宙星空”之道,平衡成丹之路。

    这样的情况下,拿着两三门绝学却只能修炼其中之一的武者难免不会甘心,于是开始探索别的方式。

    他们寻找功法间的类同和联系,提取相应的部分,糅合入本身的武道,这方面,崆峒院成就非凡,历经一代代强者的摸索,终于将某些“瘟部”绝学化入了“风部”,演绎出不少类似生化武器的招式。

    也就是说,任莉在只改变观想的情况下,能用“风后劲”施展“暗香”。

    类似的尝试还有很多,性质贴近的功法甚至不一定需要糅合,比如“暗部”的劲力,能让“死部”和“瘟部”的对应招式发挥出八成左右的威能,反之亦然。

    吴越会有近乎完整的“冰魄神功”(冰部)和部分“杀生秘笈”(死部),自成立以来,始终在探索以前者为本,糅合后者的方法,经过好几代强者的铺垫,于最近几年陆续有成果出现。

    先是“小丑”顾见熙,主修“死部”,以超乎他人的直觉,反向糅合了少量“冰部”的内容,接着,“枪王”黄克等外罡藉此自创了一招半式。

    辛小月在非人时便接触到了相关的内容,有了不少想法,及至本身跃过龙门,具备了实力,终于融会贯通,真正完善了糅合之事,没辜负前人们的努力,“致命之寒”名副其实。

    心湖内闪过对手的种种传闻,楼成侧过脑袋,望向了吴越会所在的席位,先是看见了对自己微笑示意的师姐施月见,接着便发现了那位名声快盖过枪王的“小丑”顾见熙。

    他留着嬉皮士般的根根小辫子,脖子上、手臂上有着各种青色的纹身,包括那著名的“小丑”图案,而最让楼成印象深刻的是他那双写满了桀骜不驯、我行我素和永不服输色彩的眼睛。

    据统计,近十年来,以弱胜强次数最多的武者,就是“小丑”!

    在这个榜单上,楼成也有列名,但与顾见熙相比,还是有所不如,他很赞成和喜欢媒体形容对方的一句话:

    “生在黑暗,我心强大!”

    移开视线,楼成终于看见了“致命之寒”辛小月,她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身材匀称,皮肤呈小麦色,见对手望来,咧开嘴巴,轻笑传音:

    “哎哟,不错哦!”

    对此,楼成只能含笑点头,无言以对。

    …………

    此时,现场少量媒体已是发出了即时新闻:

    “同门之战!”

    “致命之寒VS冰火震天犼!”

    “谁才是最低温?谁才是这一代最‘寒冷’的武者?”

    “当世天骄跃过龙门后首战!”

    ……

    楼成的粉丝论坛内,“很多只小高”用“十脸蒙蔽的狗头表情”道:

    “看见他们的外号对比,如果我是楼成,肯定选择狗带……”

    “很差吗?有种野性的美感!”“牛魔王”“坏笑”着回复。

    “盖世龙王”“捂脸叹息”道:“要不咱们群策群力,帮楼成取个好听点的外号吧?”

    “先别说这个,都是刚晋升没多久,都是冰部的外罡,辛小月会的,我家偶像都会,辛小月不会的,我家偶像还是会,这是送分的对手吗?”“幻梵”乐滋滋地提问。

    “盖世龙王”认真回答道:“也不是,听说辛小月的‘致命之寒’很厉害,而且目前用得次数还不多,还没被外界分析破解,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再说,楼成突破不到三个月,单纯只练‘冰部’或者‘火部’,入门不成问题,两者兼修的话,我怀疑他还有招式未曾掌握。”

    “别说这些没用的,反正到时候肯定赢!梵梵,梵梵,你高中以后,说话越来越成熟了,都不那么幼稚了!”“长夜将至”闫小玲见抽签结果不错,调侃起了“幻梵”。

    “是啊,不像某人,万年小学生,做事也是!”“幻梵”开始揭闫小玲的黑历史,“昨天去染头发,竟然染了一头的绿色!”

    “没有的事!我想染的明明是亚麻色,结果……”闫小玲回忆昨天,总有种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做了什么的茫然。

    “盖世龙王”惊呆了:“我第一次看到有人主动给自己头上染绿色的。”

    “没毛病,今年流行原谅色!”“一贯纯爱俊冈本”“捶地大笑”道,“完了,我原本以为楼成必赢的,现在不敢肯定了,反正到时候肯定是原谅他!”

    “哇,你们,哭出声,我真的只想染亚麻色……”闫小玲委屈地回答。

    就是选的时候没认真看嘛……

    而且染发的小哥很帅很温柔,我一直忙着偷看他……

    “是啊是啊,操子做的糗事怎么能叫蠢?”“很多只小高”模仿孔乙己的口吻说道。

    一时之间,众人齐齐“捶地大笑”,论坛里弥漫出了欢快的气氛,几乎忘记了楼成“初次”外罡战在即。

    …………

    晚宴结束,抽签结果几家欢喜几家愁,彭乐云和任莉运气不错,都命中了三品的对手。

    尾声的纷扰间,楼成站了起来,往吴越会方向走去——刚才自家师姐来得迟,都没打招呼。

    施月见等待在座位上,看见他临近,温柔一笑,传音说道:

    “我听我爸提过了,你和任莉联手,杀掉了两位外罡,不算是第一次打外罡战,不用担心你。”

    她性情平和,虽喜爱武道,但却不爱与人争锋相对,更别提进行生死战的磨砺,迄今为止,手上没有一条性命,这也许就是她始终卡在三品的缘由。

    至于“武痴”郭洁,天赋不算太好,靠着“痴”字,才勉强跃过龙门,历时四年终于摸到了二品的边缘。

    “那是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楼成谦虚回答。

    施月见和他寒暄了几句后,郑重提醒道:

    “小月的‘致命之寒’,你一定要小心。”

    听师姐的语气,“致命之寒”比我预想的还要厉害?楼成慎重颔首道:

    “谢谢师姐提点。”

    分开以后,他与龙虎众人一道返回酒店,进入房间,和上课期间偶尔抽空的严喆珂闲聊着明天下午的揭幕战。

    “怎么样?心里有底没?”严喆珂知道楼成肯定在观摩辛小月最近一年的战斗视频。

    “呃,反正一句话,全力以赴!”楼成抒发着内心的想法。

    他甚至在找辛小月之前几年的比赛录像看,试图从她“冰部”和“死部”功法糅合的轨迹、历程判断“致命之寒”的情况。

    “嗯嗯。”严喆珂“小鸡啄米般点头”,旋即又道,“哎呀,好气哦!为什么比赛在下午,我都看不了!”

    正好半夜!

    “没事,又不是输了就会被淘汰,而且,她有‘惊喜’,我也有。”楼成宽慰着自家媳妇。

    “好吧……”严喆珂“对着手指”回答。

    …………

    翌日下午,两点五十五分,康城时间,凌晨一点五十五。

    尖锐的声音响起,严喆珂霍然从梦中惊醒,呆了几秒才明白今夕是何夕。

    她刷掉手机的闹钟,揉了揉脸蛋,脚步略显不稳地奔向卫生间,用冷水洗了个脸,彻底清醒了过来。

    拿出平板,背依靠枕,她找到直播网站,开始缓冲。

    少顷,她看见了位于江心岛的“战场”,看见了坐在周围轮船上的观众,看见了身穿藏青色武道服,与辛小月相对而立的楼成。

    “各位观众,本届‘宗师赛’揭幕战即将打响,由‘龙虎俱乐部’楼成迎战‘吴越会’辛小月,他们都是三品的外罡强者!”

    解说的声音钻入耳朵,严喆珂的嘴角一点点翘了起来。

    …………

    江心岛上,一声声“楼成”“楼成”的呼喊隐约回荡在四周。

    “人气不错嘛。”辛小月轻笑着赞叹了一句。

    她和楼成隔了三十多米,但以彼此的听力,稍微大声点说话便能听得清清楚楚,当然,也会被转播清晰摄录。

    楼成正待回答,裁判已举起了右手,挥了下来:

    “对话时间开始!”

    他隔得较远,打算等下游走于战场边缘。

    这时,辛小月饶有兴致开口了:

    “听说你能承受零下一百三十多度的环境蛮长时间了?”

    “我们等下再说吧。”楼成微微一笑,转而观想准备。

    辛小月一脸迷茫地看着,直至对手身周凝出了一团淡紫色的火球,绕成椭圆地盘旋。

    这是“五火九转.大日降临”?辛小月准确做出了判断,可心里的疑惑却愈发深重。

    不是说维持“五火”很耗精神力,对本身负担极大吗?

    不是说龙虎的外罡只会在难以分开的缠斗里才用这招,免得蓄完力却打不到敌人,平白浪费吗?

    怎么楼成在对话时间就开始了?

    辛小月和收看的观众们怔怔望着,直到楼成身周卫星般环绕起了分别为淡紫、金黄、炽白、浅蓝和赤红色的五团火球,稳定存在,平衡旋转,像是神灵降世,自带异象,她才略显愕然和疑惑地开口:

    “还有这种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