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四十五章 五火球神教(两章合一)
    不仅辛小月奇怪,直播间内的嘉宾解说也表示无法理解:

    “五火九转.大日降临?”

    “趁对话时间准备,确实能避开辛小月的干扰,可问题在于,这才多久,还得辛辛苦苦维持两分多钟!‘五火九转.大日降临’的负担可不小!而且一旦开打,有心理准备的辛小月完全可以采用游走远攻的策略,到时候,楼成不就抓瞎了吗?不就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精神力和炎帝劲吗?”

    “呃,楼成以前确实是有体力方面的天赋,别人五连爆六连爆的时候,他就能超过十连爆,难道跃过龙门,晋升外罡以后,他这天赋‘点’到精神力上?否则根本没法解释他的选择……”

    ……

    听着解说大呼小叫,从各个方面进行分析,严喆珂微翘的嘴角越来越深,脸颊酒窝凸显,又甜又美。

    我“大星空道”的奥妙岂是你等庸俗之辈可以理解!

    ……

    一艘豪华游轮的船头,“洛后”宁梓潼眺望着江心岛战场,半是诧异半是感叹地笑了一声:

    “刚入外罡,就弄出幺蛾子,这一点,他不太像龙王,倒是让我想起了武圣。”

    龙真和郭洁没有接话,皆定定看着楼成身周环绕盘旋的金黄、炽白、淡紫、浅蓝和赤红五色火球,只觉它们分别有着轨道,看似错乱飞舞,实则暗藏规律,好像不用精神牵引,便能自行维持运转!

    别人或许看不到这么深,但精研“五火九转.大日降临”这门绝学多年的他们却敏锐察觉到了不同,自家施展,是通过复杂的法门靠精神强行掌控,而楼成却相当轻松写意,似乎“五火”本身在簇拥着他,跟随着他,不需要额外操心。

    用不太准确的比喻来说就是,自己用“五火九转.大日降临”,就像在放风筝放氢气球,必须捏住那根线,才能让它们在风中起伏飘舞,楼成则像是以自身为核心,放了五颗卫星,通过自然而然的联系,使得它们在预定的轨道重复盘旋。

    不简单啊……龙真暗自唏嘘道。

    他相信楼成敢这么做,必定是有恃无恐,这样的“五火九转.大日降临”怕是能低消耗地维持很久!

    ……

    龙虎俱乐部和楼成的粉丝论坛内,同样的惊叹此起彼伏。

    “帅呆!”“幻梵”以“星星眼”的姿态说道。

    在她心里,此时此刻的偶像就仿佛一步步从天上降临的仙神,淡紫、金黄等五色火球留下的轨迹勾勒出了不属于凡间的衮袍,神圣、强大、威严、高远之意醒目入心。

    “长夜将至”闫小玲亦是如此,边忙碌地截着图像,边“流着口水”道:

    “屏幕花了,我舔舔!”

    “看你这花痴,不,痴汉样,出去别说认识我!”“盖世龙王”“一脸嫌弃”地回复,“作为武道论坛,不是应该讨论楼成是不是开发出了新姿势,不,新招式新法门,减少了‘五火九转.大日降临’的消耗?讨论帅不帅有什么意义!”

    虽然这确实酷炫,不知会让多少小孩从此梦想武道……

    “反正我相信楼成不会故意耍帅。”“水管工吃蘑菇”道。

    “身为当世天骄,肯定得有点不同!”“聂柒柒”“双眼放光”道。

    …………

    在观众们的疑惑和讨论中,辛小月已凝出“冰心”,收敛了种种情绪,举起手道:

    “裁判,他作弊!”

    见楼成嘴角抽搐了一下,辛小月旋即弯起眉眼道:

    “开玩笑的,活跃下气氛!”

    说话间,她眸子变深,气势展露,方圆几十米内的温度陡降,似乎从秋高气爽的感觉进入了酷寒严冬。

    呼!一阵阵风刮起,不狂不劲,仅仅让地上枯叶打旋飞舞,但自有种难以言诉的寒冷,有别于其他的寒冷,就像医院的太平间,强烈的冷意之中,暗藏着丝丝缕缕堆砌的阴寒,让人不自觉胆怯,不自觉惶恐,不自觉胡思乱想。

    这是糅合了死意的寒冷!

    这既是气势的争锋,又是精神的压迫!

    可这个时候,辛小月却感觉楼成仿佛一片黑暗,冰冷广袤,空荡无垠,所有的阴风所有的寒意“吹拂”入内,便自行扩散,自行稀薄,掀不起半点涟漪。

    像一切的尽头,永恒的死亡……辛小月隐约间似乎抓到了些什么,可就在这时,裁判远远喊道:

    “开始!”

    “宗师战”正赛由此揭幕!

    砰!

    辛小月原地旋身,转折腰背,刮起了来自极地般的狂风,风中“鹅毛”纷乱,又大又密,遮蔽了视线,干扰了听力,将精神感应的范围压制缩小。

    风雪擅迷踪!

    一架架无人机摄录了这一幕,呈现给了通过各种方式收看的观众,在现代科技的辅助下,暴风雪中还是隐隐约约显露出辛小月的身影,她时而在西,时而在东,时而爬上丘陵,时而绕到侧方,始终高速移动,不给楼成靠近的机会。

    在“五火”齐备的情况下,傻子才和对方刚正面!

    砰砰砰的转折声被狂风掩盖,辛小月连变数次方位后,霍地骈指成剑,往前一点,打出了一道晶莹锐利的寒光,以接近音速的姿态刺向了楼成。

    冰魄神光,近为刀,远做箭!

    嗖嗖嗖!辛小月上身不动,脚踩步法,在弥漫四周的暴风雪里连续射出了多道梦幻的寒光,构成了笼罩楼成的天罗地网。

    在她想来,这哪怕伤不到对手,也能影响他身周的火球,使得它们失去平衡,自行爆炸。

    一直立于原地如在观察的楼成终于动了,他斜跨一步,荡起罡风,避开了大半冰魄神光,吹歪了少量,与此同时,他左肩上方,赤红色的火球脱离了轨道,飞了出去,打在了直奔自家面门的几道寒光之上。

    轰隆!

    焰光爆发,炸碎了冰魄,一点点透明碎屑落下,映着赤色,绽放七彩,美得仿佛梦幻。

    紧跟着,盘旋于楼成头顶的淡紫火球呼啸发射,穿透暴风雪,循着寒光的轨迹,砸向了辛小月。

    辛小月清楚正常的交手里,火部“飞焰流星”“正神金火”和“帝君紫炎”这三门绝学皆有衍化出火球轰人的技巧,对方不会缺乏远程进攻的手段,但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将凝出的“五火”当炮弹用了!

    这也太奢侈了吧?

    心中一凝,背后汗毛竖起,辛小月强行挺直膝盖,扭动腰背,借着暴风之力,瞬间荡出了十来米。

    轰隆隆!

    她原本所在,鹅毛消散,狂风停息,岛屿震颤,地面出现了明显弹坑,有一团团火焰在四溅燃烧,夸张的冲击波边缘刮过她身,刮落了一层冰晶。

    这是“炎帝劲”以“帝君紫炎”技巧衍化的“流星”,单论攻击力,绝对排得进同类招式的前三!

    “五火九转.大日降临”之所以是火部压箱底的杀招,就是因为它综合应用并深化了前面几招的内容和所学的根基,并具备独有的爆发技巧。

    其中,赤红色火球来自最初的“祝融劲”,盘旋发射的法门源于第四式“飞焰流星”,它威力最弱,不具备特殊,但凝结最快,消耗最小。

    炽白火球是赤红的“升级版”,温度更高,威力更大,同时兼具了“炎帝”的沉重和“火德”的便于操控,但只有少许。

    浅蓝火球属于炽白的“异变版”,温度愈发地高,爆炸威力较小,以燃烧为主。

    金黄色火球以“火德劲”为本,通过“正神金火”的技巧来凝出,爆炸威力强,温度和燃烧等方面出色却不出众,但具备发射后的可操纵性,也就是说,一旦武者精深掌握,能让它在一定范围内做出二次变向乃至三次变向。

    淡紫色火球源于“炎帝劲”和“帝君紫炎”,灼热和沉重是它的两大特征,一经发射,便如同放了不少高爆炸药的炮弹,而在龙王这种等级的外罡手中使来,会让敌人像是受到磁铁吸引,在“紫球”面前移动困难。

    后两者对身体对精神不管消耗还是负担都极大,若单纯增加它们的数量,“五火”会非常容易失去平衡。

    爆炸的风浪之中,辛小月眼角余光看见了楼成,看见他将盘旋于身边的金黄火球打了出来。

    这不是关键,关键在于,他又轻松自如地凝出了新的赤红,新的淡紫!

    这还有完没完?辛小月跨步一迈,旋即低头前扑,预防楼成的“火德金球”二次变向,然而,她不知道根基是“炎帝”的楼成,相关的功法仅是初步掌握,还没有入门。

    轰隆!金焰荡开,冲击四散,又是一个弹坑。

    嗖嗖嗖!辛小月展开“风雪迷踪”步,以冰魄神光做出回应,半空剑气纵横,寒光捭阖。

    轰隆!轰隆!轰隆!

    楼成身周盘旋的赤红、浅蓝、炽白、金黄和淡紫相继射出,又飞快凝结,炸得狂风暴雪时有清空,炸得地面弹坑处处。

    观众们在外罡级战斗中见过无数次远程交锋,但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能维持如此久的纯粹。

    因为对外罡而言,远程攻击的消耗要大于近身许多,以后者为主前者做辅才是王道,否则,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这简直像是小说里的仙家斗法,不,剑仙大战五火球神教教主!”龙虎俱乐部论坛里,“骑猪大侠”吐槽道。

    “我觉得吧,要是楼成将‘五火’衍化为不同颜色的真龙,我怕是得五体投地,高呼天神下凡,那样才酷炫!”“擂台之路”坏笑道。

    “一拳无敌”“滑稽”回复:“没办法,五火球神教是从龙王那里一脉相承的!”

    轰隆!轰隆!轰隆!

    辛小月被爆炸余波影响,发丝变得散乱,颇有点灰头土脸,她糅合死部技巧的“冰部”绝学似乎找不到用武之地。

    这样的对轰,让她感觉自己在用步枪抗衡五座炮塔的坦克,火力、压制力、覆盖范围根本没法相提并论,就连发射快衔接快的优点,也被楼成提前准备好“五火”,途中有序更替,相继使用所弥补。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家伙简直就是人形多炮塔!辛小月旋身换步,闪过爆炸,于吐槽之中,改变了策略。

    呜!

    四周的风声一下变厉变阴,飘落的鹅毛大雪纷纷凝成冰晶,辛小月的身影陡然黯淡了下来,模模糊糊,隐隐绰绰,如同幻影。

    幻影一分,借助环境,“出现”于四面八方,十来个辛小月像是行走于寒冷夜色里的鬼魂,“漂浮”着扑向了楼成!

    这是她糅合“死部”“幽魂”的特点,从冰部第二式“风雪迷踪”出发,自创的幻觉身法,“寒夜鬼行”!

    经过实测,这能有效蒙蔽“洞敌冰心”,直到进入两米范围。

    而在这样的距离下,即使察觉,分辨出真假,也来不及做更多应对了!

    呜呜呜!鬼哭风嚎中,模糊朦胧的“众多”辛小月高速靠拢,本体时不时与周围幻影移形换位,她的目标似乎是佯攻楼成,实破“五火”。

    就在这时,楼成一个迈步,风火送行,瞬间出现于了她的身前,所有的幻觉所有的干扰,在他眼里似乎都起不到任何作用。

    危险预感,只在此方!

    辛小月陡然睁大的眼眸中,楼成面无表情地舒展了腰背,抖出右臂,抡了下来,他身后的炽白、金黄、浅蓝、赤红和淡紫高速盘旋,往同一个方向聚合砸落!

    “五火九转.大日降临!”

    当此关键时刻,辛小月脚下忽然一软,泥土变成了沼泽。

    她皮肤呈现灰白之色,像是化做了亡者,早有准备般凝结出了万载长存似的冰壁包裹自身。

    霍然之间,辛小月沉入了地下,沼泽重新坚固

    一道炽白闪过,让远在岛外轮船之上的观众们都下意识闭上了眼睛,感觉受到刺激,有眼泪流出。

    轰隆!

    大地震动,蘑菇云冉冉升起,狂暴的风浪吹干净了周围的落叶和所有浮土,夸张的弹坑内赤红燃烧,往外席卷。

    砰的一声脆响,楼成身后地面裂开,辛小月弹了出来,骈指成剑,点向了对手的背心。

    她之前覆盖全身的冰壁已支离破碎,皮肤多有裂开和翻卷,却不见一丝鲜血,倒是嘴角,有暗红流溢,缓缓滴下。

    之前的一切,尽在辛小月的预料之中!

    她非常清楚楼成在外罡前有反弹诅咒、预知危险的异能,相信他跃过龙门后,这方面还会加强,因此并不奢望“寒夜鬼行”这幻觉类身法能瞒过对手的直觉,早就暗中准备了“死部”亡者“入土”的技巧,并及时凝出了“万载冰壁”,以此消耗掉敌人的“五火九转.大日降临”,将战斗转入本身最擅长的方式。

    可就算如此,在“五火九转.大日降临”恐怖威能之下,她也受到了严重的震荡,伤势并没有什么,但残留的负面影响很多!

    这份攻击力,当真上穷碧落下黄泉!辛小月念头一闪间,对手脚下顿时浮现出一道道“幽影”,它们如同气流枷锁,野生藤蔓,缠住了、箍住了、拉住了楼成的双腿。

    与此同时,早就完成了观想的辛小月指尖像是被超低温冻坏,呈现出青黑之色。

    楼成确实没料到对方竟有这番险中求胜的决断和精准到不差毫厘的行动力,故而招式使老,反应不及,被短暂束缚住了行动,只能硬挡辛小月这一指。

    冰心如旧,他并不慌乱,念头闪烁间,腰背一转,身体半侧,右臂覆盖着一层冰晶,反向抡打了出去。

    噗!

    辛小月一指点中,借力回荡,改变了位置,而楼成只觉一股僵冷之意侵入,与“冰壁”同化,透进了血肉,瞬间就让自己右手连小臂带胳膊失去了知觉,似乎被冻得完全麻木或是坏死。

    这让他颇为震撼,正常的冰冻,只要不涉及思维,不提本身耐超低温的能力,光是旺盛的外罡气血奔腾,就能抵御和化解诸多效果,让它必须不断累积,才能产生作用,或者只在外表凝出冰层来束缚行动,可现在,不过刹那,自己便被冻僵了一条手臂!

    “致命之寒”果真如师姐所言,比自身预料得还要厉害!

    辛小月移形换位之间,楼成没有错愕,没有犹豫,直接回抱了气血,收缩了“僵死寒意”,对负面影响做出了一定消解,防止它侵入肩膀。

    可即使这样,他的右边胳膊、小臂和手掌还是深陷麻木与僵硬,短暂难以自如活动。

    砰!楼成丹气爆发,灌入双腿,硬生生扯断了众多“幽魂”的手臂,摆脱了束缚。

    就在这时,对“致命之寒”很有信心的辛小月重又欺到他的右侧,猛地握拳轰出,幽光缭绕。

    她要趁楼成右臂瘫痪的机会,抢到上风,然后连施“致命之寒”,拿下胜利。

    可这个时候,楼成却没有一点的慌乱,他右肩一抖,被冻成“石头”的手臂化做武器,抡打了出去,动作之流畅,衔接之自然,仿佛经历过千锤百炼!

    辛小月绝对想不到,曾经的自己苦练过双手双脚失去控制时的打法,和那时候相比,现在算什么!

    砰!

    一声闷响,人影分开,在辛小月掩盖住了错愕的冰霜眼神里,楼成跨前一步,还抱了劲力,勾勒了“斗”字。

    他的身躯瞬间高大,块块肌肉绷紧了武道服,勾勒出了本身轮廓,而泛出青黑的皮肤让他更像是假扮做人类的怪兽。

    轰隆!

    他抡下的拳头打出了强烈的爆炸声,打得辛小月抵御的手臂轻微颤抖,打得她后退了好几步,打得她脏腑翻滚更甚,先前在“大日降临”威能下残余的影响齐齐爆发。

    面对楼成的压迫,辛小月还劲抱力,观想自生,拳头弥漫起白霜,一记“冰魄”打了出去。

    楼成浑不在意,依旧使用“斗”字诀加丹劲的爆发,化身为巨人,左拳捶打而下。

    砰!辛小月脏腑翻滚得愈加厉害,耳朵出现了嗡鸣,撤步卸力之中,踩出了好几个深坑。

    楼成没去管左拳加左臂的“受冻”,又一次“还劲抱力”,又一次移星为“斗”!

    砰!砰!砰!

    连续几下,辛小月被打得晕头转向,双臂颤抖得发力艰难。

    而这个时候,“斗”字已到极限的楼成,改用纯粹的丹劲爆发攻击,第一拳之后,他的身周凝出了赤红,盘绕旋转。

    轰隆!

    拳头与火球同落,辛小月被炸得倒飞了出去,她半空换气,鹞子翻身,乘着暴风,往侧方稳稳落地。

    她正待用“还劲抱力”慑服内在影响,眼中已看见楼成不给脱身调理机会地呼啸而至,看见他身周重又凝出赤红,凝出炽白,即将凝出浅蓝。

    还来?辛小月倒吸了口凉气,审视了本身状态,腰背一挺,往后急荡,并举起右手,高声喊道:

    “我认输!”

    再被“五火九转”砸中一次,后果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