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五十八章 九刀之言
    随着路永远一步一步前行,整座江心岛逐渐昏暗,直至他停在裁判预定的位置,黑夜降临般的感觉才缓和了下来。

    路永远静静立于原地,视线下沉,落在右手刀柄处,循着那玄妙的弧度,望向了刀尖与刀尖所指的泥土。

    等到楼成靠近,他终于抬起了脑袋,如刀刃般崭亮纯粹的眸子映照出了对手的身影。

    就是这么简简单单一眼,楼成却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口神兵利刃抵在了额头,背后汗毛一根根竖起,四周的环境则被刀意从天地之中切割了出来,收缩为孤立的、封闭的“牢笼”!

    虽未拔刀,胜似拔刀!

    这种样子的气机争锋,楼成尚是初次遭遇,不由暗叹了一声,果真盛名之下无虚实。

    此时此刻,他仿佛被流放于了荒凉的戈壁,孤单地面对着茫茫夜色,无力摆脱,无处摆脱。

    念头闪过脑海,楼成结出了“冰心”,于身周凝成一团赤红、一团金黄、一团淡蓝,照亮了黑暗,对抗着笼罩而来的刀势。

    路永远未曾阻止,淡然看着他“五火”成就,各自环绕。

    直到这个时候,裁判才确定好状况,举起右手,朗声说道:

    “对话时间开始!”

    路永远半仰起头,目光从楼成身上移开,望向了远方的云朵,嗓音低沉而磁性地说道:

    “我的刀法源于‘黑天无量经’,历六年苦战大成。”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深刻而立体的五官、闪烁碧绿的眼眸竟给人神魔之感,那整齐后梳的头发则莫名染上了沧桑意味。

    他想表达什么?楼成非常清楚关外盟以“黑天无量经”,也就是“暗部”绝学为根本,并参杂了一门肉身神功。

    路永远没等待对手的回答,凝视着天边,自顾自继续说道:

    “最近几年,我时常感到桎梏的存在,前人绝学既是帮助,也是牢笼,我的刀法源于此,也该脱于此了。”

    他收回视线,再次望向楼成的双眸,嘴角微微勾起:

    “我用了整整五年,重新审视了自己,审视了刀法,终于有所收获,之前连遇强敌,本能战胜了生疏,一直顾不得使用,挥‘刀’而出的冲动越积越强,这一战来得正是时候。”

    听到一半,楼成便大概明白了对手想说什么。

    路永远融会贯通前半生所学,自创了独属于他本身的刀法,但碍于前几轮连续遭遇相差仿佛的对手,在强大压迫下,习惯性便使用了原来的招式,没找到实战磨砺新功夫的机会。

    现在,他要拿自己试刀。

    不等楼成开口,路永远将兵器交至左手,右掌握住被摩擦得光可鉴人的刀柄,半是傲然半是平静地陈述:

    “只要你挡下我九刀,这一场就算我输!”

    此言一出,听着转播声音的观众们顿时哗然。

    “这,这太看不起人了吧?”“聂柒柒”错愕发帖。

    在她看来,哪怕面对完好的头衔强者,只要不是“龙王”和“武圣”那种,楼成就算最终会输,输得较惨,也不至于九招便被击败,撑个二三十招毫无问题,打上五六分钟才属正常!

    “就是说嘛!”“长夜将至”闫小玲和“幻梵”找不到别的说辞,只能跟随附和。

    这人太狂妄了!

    “盖世龙王”“滑稽”回答:“你们中‘斩神刀’的激将法。”

    “咦,也是哦。”闫小玲“挠着脑袋”道,“那学长真地撑过九刀,路永远会认输吗?”

    “肯定啊!众目睽睽,光天化日之下,一口唾沫一根钉!除非他不想要那张老脸了!”“盖世龙王”毫不犹豫地回答。

    武者哪有不重面子的?

    闫小玲“疑惑”再问:“那要是学长不受激,他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吗?”

    “呃,这说明他对自创的刀法很有信心!”“盖世龙王”斩钉截铁地说道。

    “你看,你也说了,他自信心膨胀,太瞧不起人,太狂妄了!”闫小玲将话题又绕了回来。

    “……”“盖世龙王”当即无言,过了一阵才回复道,“操子,你今天竟然智商在线……”

    ……

    楼成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事情,说不愤怒不生气,那肯定是假的,但他很快靠“冰心”慑服了种种激动念头,怀疑起路永远的真实用意。

    他想激怒我?

    让我失去冷静,选择鲁莽?

    不对啊,他应该很清楚我练成“洞敌冰心”了,类似的心理战不会有太好效果……

    难道玩真的?

    思绪纷呈间,楼成眸光变得幽深如星空,语气不起一点波澜地回答:

    “那我等着见识前辈的刀法。”

    他既没答应九刀之约,也未做出否定,应对不着痕迹。

    路永远微微颔首,半闭上眼睛,不再言语,仿佛化为了一座石雕。

    少顷,到了江心岛边缘的裁判鼓起丹田之气,高喊出声:

    “开始!”

    铮!

    路永远的刀鞘内突地发出一道长而悠远的声音,宛若渊海深处有真龙高吟,回荡在了楼成的耳畔和心头。

    这刀啸之声甫一出现,便达到了顶峰,路永远左手一弹一松,右掌霍然拔出了那口天下闻名的“斩神刀”。

    腰背转,肩膀扯,刀光划破三十几米的距离,斩向了楼成。

    它仿佛吸纳走了周围所有的光彩,让本身越来越亮,越来越纯粹,让楼成方圆二十米的范围越来越黑,越来越暗,在幽深里酝酿着种种隐蔽的危险。

    兹兹兹!楼成身周盘绕的金黄、赤红和淡紫等色受到黑暗的“侵蚀”,飞快缩小,近乎失控,如同积雪遭遇了正午的烈阳。

    而他的眼中,那一线“天光”灿烂刺眼,不断颤动着劈来,每一个颤动则仿佛蕴藏着一个变化,对应不同的躲避之法。

    这个瞬间,楼成竟少有犹豫,只觉退也不好,防也不对。

    一旦展开身法,或许闪得掉刀光,却逃不过那恐怖的黑暗,反之亦然!

    这是双重攻击自然协调的一刀!

    念头电闪,“神明”外照,楼成不再迟疑,循着最后的判断,做出了应对。

    他将消融了大半的赤红、浅蓝和淡紫等火球猛地聚拢,化作一轮没有爆炸却散发着光和热的“恒星”。

    黑暗被照亮的刹那,他陡然抬起双手,从两侧拍向了刀光,掌心相对的位置,幽深而冰寒!

    啪!

    那不断颤动劈来的刀光仿佛一只蚊子,怎么也躲不掉双掌,终于被它们合拢按实。

    兹兹兹!

    “斩神刀”上集聚的灿烂即将爆发,却被那片“幽暗”所吞噬,泥牛入海,再无踪迹。

    以亮对黑,以暗防光!

    在那电光石火之间,楼成抓住自身“宇宙流”的特点,尽展所长,外显“恒星”,内藏“漆黑”,终于勉强挡住了路永远的第一刀。

    可他还没看清楚那口斩神刀的模样,还没体会到它那金属类的冰凉,却听见了刀身高速震颤的声音,发现双掌之间已变得空无一物!

    “斩神刀”消失了,诡异地消失了,像是从来不曾存在!

    这一刻,四周残暗,长刀仿佛融化入了里面!

    楼成心中危险预感陡升,脚下用力,腰背后荡,一下弹开了十几米。

    与此同时,他一拳“炎帝”,一拳“冰魄”地疯狂往身前砸出,炽白带紫的火焰与冰晶弥漫的白霜疯狂交替。

    砰!砰!砰!当!

    几声之后,楼成覆盖沉重紫炎的拳头打中了实物,打得火光四溅,打得消失的长刀现于人前!

    因后退之中脚下不稳,挡住“斩神刀”后,楼成身形摇晃,再有踉跄。

    就在这个时候,路永远霍然俯低腰背,急弹而出,绕着对手高速奔走,与瞬息之间留下了九道同时存在的“身影”。

    而他每道“身影”都提着长刀,凶猛前劈,刀光幽深而恐怖,化作倾盆急雨,笼罩向了楼成。

    楼成只觉敌人终于舒展身姿,现出了“原形”,一条长着九个脑袋的黑龙盘旋下咬,九口齐张,同时撕扯,狂暴而凶猛!

    “身影”肯定多是残留,刀光却能真正分为九道!

    四面八方皆受攻击,处处都存危险之意,楼成找不到闪避的空隙,只能猛地凝出冰壁,覆盖于身。

    当当当当当!刀光“撕”碎了晶莹,让它迅速土崩瓦解。

    而抓住这短暂的阻隔,楼成做出观想,还抱了劲力。

    砰砰砰!

    “冰壁”刚彻底破裂,他已是炸了丹气,疯狂打出覆盖炽白,略带紫色的双拳,侵略如火,攻击如火!

    当当当!

    在头顶神明的辅助下,楼成机关枪般的拳头击碎了残余的绝大部分刀光,让笼罩而来的幽暗支离粉碎,接着,他后退几步,拉出距离,以迎接路永远接踵会至的第四刀。

    此时,楼成表面看似无恙,可背后衣物却有裂开,浮现出一道尺长的刀口,血肉翻卷,色泽显黑。

    另外一边,路永远会没有趁势欺近,而是立在了原地,嘴角微勾地说道:

    “刚才那三刀分别叫至暗、无戈和九阴。”

    “现在是第四刀。”

    他顿了一下,长刀再次斩出,伴随着那低沉而磁性的嗓音:

    “方圆。”

    第四刀,方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