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五十九章 永寂
    “斩神刀”兜头劈来,平淡朴实,无有花哨,可楼成却感觉周围的环境陡然黯淡,似乎从天地之间孤立了出来。

    不仅如此,它们还暗流汹涌,层层叠叠,堆砌成了一重又一重的无形枷锁,让自身难以挣脱,拳脚困难,似乎只能眼睁睁看着长刀斩下,以血肉硬抗金铁,当真你有大锤,我有脑袋。

    无规矩不成方圆!

    长刀映入了楼成的眼眸,形状模糊,昏暗有加,仿佛占据了整片天空,统御了六合八荒,舍此之外,再无他物!

    此时此刻,楼成的心灵短暂受到震慑,身体则如同被一根根绳索绑住,动弹不得,面对呼啸而来的“斩神刀”,他没法多想,循着一闪而过的念头和根植于了根髓脑海的武功积累、战斗经验,猛地回缩气血,抱丹在下腹。

    璀璨的星辰稍有移动,立刻勾勒出了一个充满力量感的“斗”字!

    轰!

    丹气火山般的喷薄,楼成肌肉块块膨胀,整个人变得又高又大,撑裂了无形的枷锁,让四周发出砰砰砰的连续破碎声。

    白气乱崩之际,他恢复了行动能力,腰背一转,肩膀提起,胳膊挥动,向着半空轰出了一拳!

    以暴力破秩序!

    轰隆!

    他的拳头打在了刀侧,打得模糊的昏暗烟消云散,打得那口“斩神刀”弯曲成弓,打得它终于清晰呈现!

    这是一口手臂长短的黝黑之刀,沉重又内敛,纹理反射之间,有寸寸金芒流淌,愈发衬托得周围的深幽黯淡。

    这时,路永远手腕一抖,“斩神刀”弹了起来,铮的一声重新笔直。

    紧跟着,他一左一右,往下再劈,仿佛在书写着一个“八”字!

    嗖嗖嗖!嗖嗖嗖!

    路永远重复着这个过程,斩出了一个又一个“八字”,越劈越快,越劈越急,带得风声激烈,隐含腥意。

    楼成就像遭遇了一场骤雨,强提一口气,保持住观想,化身为狂风暴雪,或劈,或崩,或轰,或抽,以快对快,以连续对不断!

    当当当当!清脆的碰撞声回荡八方,有雨打芭蕉叶之感,黝黑的斩神刀两侧凝出了冰霜,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有负担,而楼成则渐生麻木失力之感,仿佛正被暗毒缓慢侵蚀。

    他只觉路永远的刀势似乎没有尽头,会一直延续下去,直到摧垮自己,这就像傍晚的夜色,不管大日如何的挣扎,如何的回光返照,如何的燃烧云朵,依旧会被它缓慢却坚决地吞噬,不留一点痕迹。

    当当当!

    楼成拳头紧握,双肘连甩,勉强格挡着长刀,心里知道不能再这么下去,否则将落入完全的被动,胜负操于人手,只能期待路永远支持不了多久。

    霍然之间,他猛地团身下蹲,伴随着劲力、气血和精神的合抱,让“斩神刀”劈在了空处。

    轰!抢在长刀斩落之前,他丹劲一炸,双脚发力,不退反进地扑向了路永远,两只手各自抓着一团淡紫色的沉重火焰。

    若是闪避和后撤,刀势将会连绵而来,无法摆脱,唯有进攻,才是应对这一招的最好办法。

    贴着地面急扑,楼成双手往前一合,要将两团紫炎对撞,喷射出燎原火焰。

    可就在楼成刚跃出之时,路永远精准到毫秒地向后退了一步,让两人的距离竟没有一厘米的缩短,与对手默契得像在跳舞。

    他手腕一翻一振,长刀疾落,劈向了楼成。

    它拖出一道张牙舞爪的光痕,像是划破了黑暗的闪电,周围越是幽深,越衬托出它的浩浩荡荡。

    与此同时,半空一声炸响,如有晴天之霹雳。

    楼成头皮发麻,想到没想就拉扯肩膀,强行将两条胳膊往上抖出,让紫炎碰撞于刀前。

    轰隆!

    紫光喷薄,焰流包裹住了长刀,黏稠得仿佛异色岩浆。

    趁着“斩神刀”的短暂停顿,楼成双脚一蹬,向后弹开,整个人仰着脸孔,几乎贴着地面,如在滑雪。

    噗!长刀破开紫炎,擦着楼成的腿部,落到了空处。

    路永远脸庞无有波澜,顺着这趋势,霍然下蹲,让凝出浓重幽暗的长刀插进了泥土。

    砰砰砰!

    楼成身下和周围喷射出一股股幽黑的刀气,它们带着碎石和土块,直冲云霄。

    这看得严喆珂捂住了嘴巴,看得“幻梵”等人惊叫出声,在他们看来,楼成已落入极其危险的境地,而且他目前状态,很难有较好的应对。

    当此危急关头,楼成猛地收缩四肢,团起了身体,避开了绝大部分的刀气,并在脑海内迅速勾勒出深邃寒冷的幽暗与撞入这片区域的沉重大日。

    变异版“当头棒喝”!

    简化外罡于他而言,施展已是非常快速!

    啪!

    楼成甩动肩膀,反抡手臂,往下打出了右拳,表面幽黑覆盖,沉重内敛,似乎能吸纳掉世间一切。

    嗖嗖嗖!

    七八道刀气受到牵引,略改轨迹,正正劈在了楼成的拳头之上,“消融”于了那片幽黑。

    紧跟着,“幽黑”爆开,力量反喷,打中了泥土。

    楼成藉此弹起,半空变向,刚踩于地面,又荡起罡风,改了位置,免遭后续袭击。

    这个过程里,他的右拳布满刀痕,有漆黑入侵,被吞掉了不少力量,只能虚弱下垂。

    而路永远又一次停顿了动作,满意地颔首道:

    “刚才三刀分别叫黄昏、天矛和怒涛,接下来是第八刀。”

    “极电!”

    路永远话音未落,整个人已俯下了腰背,长刀回转,如在归鞘,又猛地弹出。

    就在此时,楼成心头冒出了极端危险之意。

    他没去多想,直接拉扯腰背,向旁边迈了一步,并顺势侧过了身体。

    霍然之间,楼成眼前有骤光一闪,长刀已是劈到了他刚才站立的位置,快得难以想象!

    刀光的后面则是被破开的气流波浪,它们显出了形体,簇拥着“极电”!

    轰隆!

    直到这一切分明,强烈的音爆才钻入了楼成的耳朵,滚滚气浪被抛射往四周。

    其与心斋流“飞龙取”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皆是刀速的极致!

    铮!

    “斩神刀”既像不堪承受这种压力,在震颤抖动,发出了动静,又仿佛极尽了畅快之意,不由高声吟啸。

    路永远脸色略微变沉,眼中幽芒一闪,长刀收回了身前,横于了下腹。

    突然,锋锐的幽芒喷薄而出,四周刹那漆黑,下午两三点的太阳被“天狗”一口吞掉了!

    无穷无尽的幽深黑暗让楼成眼不见物,耳不能听,精神的感应也似乎失去了支撑,空空荡荡,无有回馈。

    这使得他心生凉意,只觉自身即将被“天狗”吞噬!

    气血一转,楼成毫不吝啬地打出“火劲”,没有任何技巧的“火劲”,只是多,只是快!

    炽白凝聚轰出,飞快落入幽暗,迅速消失在了楼成眼前,可接下来却没有一点火光迸发,没有一丝爆炸响声传出,周围的一切安宁沉寂,如同死亡!

    黑暗无法遏制地涌来,楼成竟生出了几分认输之感。

    但他意志强横,“冰心”无波,依旧闪过了种种念头。

    抓住那一闪而过的灵光,楼成观想出了一个复杂的篆字,“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九个古字组成的那个复杂篆字!

    “九字诀”齐施,内练是提升精神,外用则可以临敌不惧,削弱敌人,增强自身,在一定范围内勘破精神压制造成的幻觉!

    楼成怀疑这一刀的大部分效果是“幻境”,是精神被蒙蔽后的体验!

    “九字”一现,他眼前霍然清明,幽光刀芒已经及身,但却没有掩盖住周围的色彩与火劲爆炸后的焰流!

    一手抬起,护住脸庞,一手握拳,狠狠砸出,楼成找到了那藏于幽芒里的“斩神刀”!

    当!

    长刀一颤,往旁斜开,而楼成身上多了一道道伤痕,皆是显出漆黑,翻卷皮肉的刀伤!

    他头脑一阵发空,像是遭遇了暗毒的发作,忙回抱气血,缓解了大半,并顺势冲拳前打,转守为攻!

    路永远向后一飘,长刀于身前一划,分隔了两人,接着沉声开口道:

    “我输了!”

    九刀已过?楼成顿住脚步,竟有几分不敢相信。

    为了应对,刚才他竭尽了全力,绞尽了脑汁,压根儿没去数有几刀。

    路永远直视着他的眼眸道:

    “九刀已过,我输了。”

    “最后一刀叫永寂。”

    说完,他摇了下头,转身离去,半是思索半是落寞地低语道:

    “太慢了,太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