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六十八章 千里迢迢
    林缺失踪了?

    在战乱地区失踪?

    刚锤炼完毕,坐在沙发上缓气的楼成霍然挺直了腰背,略显混沌的脑袋一下清醒,像是被人泼了盆冰水。

    紧跟着,担心、忧虑、着急等情绪纷至沓来,充塞了他的思绪,让他忘记了凝结冰心,保持冷静。

    战乱地区的“失踪”往往就等于死亡!

    他双手十指按动,飞快做出回复,询问具体的情况。

    等待的过程中,他觉得自己怎么也坐不住,猛地站起身,在宽敞的房间内来回踱步,脑海内闪过了不少以往的画面:

    输给周正泉那次,痛苦说着“对不起”的林缺;

    “冷幽默”独一无二的林缺;

    外表冷漠内心骄傲的林缺;

    ……

    提前觉醒异能重伤彭乐云之后,露出纯净笑容,用“我尽力了……之后交给你了”艰难请求的林缺。

    这不仅仅是大舅哥,还是一起努力过,奋斗过,痛苦过,狂喜过的朋友!

    几十秒后,军方联络人发来详细情况:

    “林缺在塔林国蒂涅斯城失踪,已超过四十八小时,经主修瘟部绝学的外罡确认,他还没有死亡,具体下落无法肯定,蜀山斋‘倾天剑’和‘七曜星’夫妇正在赶去。”

    目光一扫而过,楼成找到了重点,安心了不少。

    与此同时,他也做出了决断,那就是请个假,前往战乱地区,帮忙寻人!

    在以前,楼成或许不会这么做,因为实力不够,盲目帮忙反而容易添乱,平白浪费人力物力,而现在,他已跃过龙门,成就了外罡,功法更是全部入门,无论作为亲戚,还是朋友,都必须要去!

    想法一定,楼成微微皱起眉头,泛了疑难。

    这件事情该不该给珂珂讲?

    如果现在就告诉她,她肯定时时担心,度日如年,精神遭遇煎熬,影响到正常生活,但要是隐瞒,等到结果出来再说,那自己必须编一个谎言来遮掩,这是许诺过也发自内心不想做的事情,除非为了给予惊喜。

    站在珂珂的角度,以她的性格,以她的想法,肯定能够承受,不希望被瞒着,尤其被本该最亲密的人瞒着……

    能分享也能分担,才是夫妻……

    念头电转间,楼成切换至与严喆珂聊天的界面,斟酌了下语言道:

    “珂珂,我有事得去战乱地区一趟。”

    时值康城半夜四点多,女孩尚在沉睡,消息石沉大海。

    楼成没等待回复,一边升起对时差距离的感叹,一边拉开房门,往“洛后”宁梓潼的办公室行去——她今天正好在,不用打电话。

    路过电梯口时,楼成看见轿门和厢门徐徐打来,走出来满身血污,多有焦黑,灰头土脸的“擎天柱”龙真。

    他肯定又挑战“龙王”失败,被狠揍了一顿……楼成若有所思地点头致意。

    换做以往,他肯定会暗笑对方两句,可现在,完全没有心情。

    无声打过招呼,他来到宁梓潼门外,有节律地敲了三下,得到允许后,推门入内。

    言简意赅将林缺的事情讲了一遍,楼成提出了请假的事情。

    “不用请假。”宁梓潼微皱秀眉道,“我们龙虎的外罡,每年都会有配合军方做事的要求,这样吧,就当是你下半年的任务。”

    “谢谢宁姐。”楼成也不矫情,当即转身,打算离开,抓紧时间与军方沟通。

    这时,宁梓潼屈指轻敲桌面,提醒道:“战乱地区不仅仅是那么几十个国家这样简单,你师父对这方面很了解,你记得请教他一下,千万不能大意。”

    “嗯!”楼成感激地点了下头。

    有了这个提醒,他没急吼吼联络军方,而是先给自家师父打了电话。

    “想去帮忙找林小子?”施建国同志劈头就问,一副爷不在江湖,但江湖上的事,爷都知道的模样。

    楼成坦然答“是”,连忙问道:

    “师父,您老不是纵横战乱地区多年吗?我想请教一下那里的事情。”

    “臭小子,你算是问对人了,为师我是看着那里一点点发展成现在这样的,如今割据一方,名声显赫的大部分强者,当初哪个没对老头子我闻风丧胆过……”施老头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絮絮叨叨了好一阵才步入正题。

    他如是说道:

    “战乱地区是很多国家的统称,东至大洋,北到我们华国南边,西面和尼罗隔着海峡相望,南方则快靠近极地,有好几十个国家,那里政权不稳,过了今天,不一定还有明天,乱局最初因地区争霸和资源抢夺而起,强国和强者们打累了,自然就会寻找和平解决的办法,可惜,被米国,被欧洲,被东瀛,被各大势力插手,一乱就是好几十年。”

    “乱对当地的百姓是灭顶之灾,嘿,为师没怎么上过学,可也听过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的说法,但是,对各大势力而言,这,这是浑水摸鱼的好世道,不用考虑民生,只要和强人合作,立刻就能攫取到最大程度的资源,而强人维持住一方和平后,很快会众望所归,因为再差的稳定也比没有秩序强,这么下去,他们野心不就膨胀了?不就想甩掉原本的控制了吗?”

    “呵呵,然后又是一个循环,不少势力也希望维持这种情况,除了资源,他们还将战乱地区当做磨砺强者的场所,人体实验的基地,新型武器的‘观察室’,你到了那里,不能只看表面,很多事情的根子在米国,在别的地方。”

    “塔林是位于战乱地区中部的国家,半分裂前算是排得上号,他们的蒂涅斯城是地区黑市交易的中心,勉强有点秩序,强者的秩序。”

    “目前属于战乱地区的外罡级强者不少,行走在那里的就更加多了,以你目前的水准,为师只提醒你一句,‘群星’少惹,‘神灵’避讳,什么意思呢?那里的风俗就是成为顶尖的强者后,会用‘星辰名称’或‘神话人物’来给自身取绰号,比如‘金星’,‘月亮’、‘冥王’和‘宙斯’什么的……你要是闯出了名头,也可以取一个。”

    “为师当初取的什么?哎,好汉不提当年勇。”

    ……

    一直讲到手机快没电,施老头才意犹未尽地挂断。

    楼成回味了遍重点,与军方取得了联系,安排好了行程。

    及至这一切做完,严喆珂才在生理时钟的驱动下醒来,“一脸茫然”地问道:

    “什么事呀?”

    “你哥出了点事,现在行踪不明,我去帮忙找人。”楼成竭力以云淡风轻地口吻描述。

    严喆珂残留着睡意的迷糊表情瞬间瓦解,黑白分明的眼睛睁得老大,仿佛被几根银针扎了十指。

    “行踪不明……知道是什么事情吗?”她难以遏制地问道。

    “暂时不清楚,等待调查,不过军方修炼‘瘟部’绝学的外罡强者根据诅咒的反馈,确定你哥还活着。”楼成发了个“摸摸头”的表情,“不要担心,外公姥姥赶去了,还有我,你哥不会有事的!”

    “嗯嗯!”严喆珂回复的同时,也对着清晨的昏暗用力点头。

    她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再怎么紧张也没什么意义,不如专注于锤炼,投身在繁重的课业里,以此冷静冷静,不能让自己的慌乱干扰到橙子的心态,使他冒险求进。

    交代完毕,楼成乘车来到了位于花城郊外的军用机场,打算直飞塔林周边的“葛兰冈”,这是相对还有秩序的城市联邦,与华国的关系相当密切。

    晚上七点十五分,临时安排的飞机冲上云霄,先往北,再转折向南。

    整个机舱内,除了隐约可见的飞行员,只有楼成与一名军官,随着灯光的调暗,环境变得安静又沉抑。

    深入战乱地区后,不知飞了多久,半闭着眼睛养神的楼成突地睁开双眸,沉声说道:

    “换飞行线路!”

    前方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