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六十九章 十九号实验体
    换飞行线路?旁边的军官先是一愣,旋即缩了瞳孔,忙与驾驶舱内的飞行员取得了联系。

    他清楚明白地记得,眼前这位外罡强者的资料上写着“能预知危险”这五个字!

    这不是什么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由头,而是一件件事实堆积出来的客观描述!

    很快,飞机偏离了预定航路,绕了一个大圈子。

    过了几分钟,他们才收到总台的警告,前方有两伙势力交战,动用了战斗机,动用了轰炸机,动用了高射炮,动用了地对空导弹,需避开那片空域,免受波及。

    ——之所以称两伙势力,是因为战乱地区并不是每个地带都有国家,什么什么反抗军,什么什么仿效华国的宗派,虽实质控制了不小范围,却没有正式建国。

    听完总台的描述,军官忍不住又偷瞄了眼楼成,像是在看不科学的存在。

    这种预感能力还属于现代科技的空白区域!

    当真闻名千遍,不如亲眼一见啊!

    楼成则早已闭上了眼睛,重新将养起精神,以应对战乱地区突发事件多的情况。

    天刚蒙蒙亮,飞机降落于葛兰冈,有派驻此地的军方人员迎接。

    楼成要过卫星电话,向严喆珂报了声平安,然后环顾四周,沉声问道:

    “蜀山斋纪老爷子他们到了没有?”

    “‘倾天剑’和‘七曜星’两位前辈已经赶去塔林国的蒂涅斯城了。”为首的军官王飞云如实回答,“他们询问过的事情,翻阅过的资料,都给你复制了一份。”

    他边说边从手提箱内取出一叠叠文件。

    “谢谢。”楼成颔首接过,坐到了迷彩色吉普车后排,认真阅读起了手中资料,寻找其中可能蕴藏着的蛛丝马迹。

    “林缺最后回到这里是五天前?”看了一阵,他若有所思地问道。

    葛兰冈是华国在战乱地区中部位置的“大本营”,前往周边冒险,磨砺自身的强者高手们都是以此为基地,或疗伤,或休养,或补充资源,或获取情报,林缺也不例外。

    “对。”王飞云沉吟了下道,“他带回来一批人,这或许与他最近几个月做的事情有关。”

    楼成合拢资料,右手食指轻敲纸面道:

    “带我去看看。”

    资料上确实有相关记载,甚至包含了林缺前后索取的情报,它们几乎构成了事情完整的模样,可去看一看问一问“当事人”,说不定能有更多的收获,反正珂珂的外公和姥姥已去蒂涅斯,自己就不需要那么急了……

    “好。”王飞云爽快答应。

    在葛兰冈,华国有自己的军事基地和机场,楼成刚抵达的地方就是,此时吉普车驶离了大门,穿行于晨曦中安静无人的街道,四周墙壁上肉眼可见的弹孔昭示着这里并不算特别和平。

    来到城市南边的华国救助组织所在,王飞云领着楼成进入了后排建筑。

    “他们的精神状况都很差,有人甚至出现了自闭症的情况。”他指着一扇大门道。

    透过窗户,楼成看见了一个个不复童年活泼的小孩,看见了一位位视线木然的女子,看见了不少安静至沉默的男人,他们仿佛失去了灵魂,只在受到刺激时才做出反应。

    以楼成如今的意志,都不忍直视那懵懂却空洞的眼神,让王飞云找出两位恢复状况较为良好的男子,询问了事情的前后经过。

    至此,他基本弄明白了林缺最近几个月在做的事情,他在追查一个根植于蒂涅斯的国际贩卖人口集团,和别的强者配合,打掉了对方好几次交易,让他们损兵又折将。

    这个黑帮集团因此收敛了不少,林缺没更多的线索,只好再去蒂涅斯,半是磨砺半是打探。

    “是被报复了,还是顺藤摸瓜却碰上了大老虎?”楼成若有所思地自语。

    他没想到大舅哥那种冷漠内敛少言寡语的人竟然会去做这种行侠仗义之事,奋不顾身去做……

    …………

    一座处处闪烁金属光泽的全封闭房间内。

    林缺四肢皆是无力地躺在铺着白布的床上,他的手脚都戴着铐链,一根根银白色的骨刺从中伸出,扎入了他的肌肉和骨头,因而染上了血腥的暗红。

    他漆黑的瞳孔略有发散,可深处却藏着不愿屈服的执拗,全身上下布满了各种仪器。

    “加大疼痛刺激,观察骨髓和脑波的反应……”

    “抽取十毫升血液,混入T305号试剂,注入第一百零六号小白鼠……”

    “切割肌肉,刀口三厘米深,涂抹T246号试剂,拍摄排斥与复原反应的过程,注意搜集数据……”

    ……

    “暂停,给十九号实验体恢复的时间,整理之前的数据。”

    ……

    一道道冷漠无情的声音入耳,一阵阵难以忍受的疼痛加身,林缺仿佛被千刀万剐,恨不得立刻晕过去。

    但他倔强着支撑了下来,迷迷糊糊,如历地狱,若不是浑身无力,他的牙齿怕是会咬入嘴唇。

    终于,“折磨”告一段落,他强撑着审视身体,修复创伤,直至彻底昏迷。

    …………

    葛兰冈,华国军事基地内。

    楼成用卫星电话联络了已抵达蒂涅斯城的纪建章和窦宁老两口。

    “你也来了啊……”纪建章颇感欣慰地说道,“那尽快赶来,不要大张旗鼓,免得某些人狗急跳墙,做出什么不可挽救的事情……到了之后,咱们分头行事,节省时间。”

    楼成最初听得略有点不解,想了片刻才明白老爷子不要大张旗鼓的原因。

    大舅哥在非人前便告别了受到关注的舞台,名声有一点,却不够响亮,以至于最近两年都有被人遗忘的趋势,所以,他的详细状况还不会被各国情报机构重视,战乱地区的组织不清楚他的背景简直理所当然。

    如果他们发现“绑架”对方会引来至少三位外罡级强者,那选择只剩下两个,要么借助人质,半屈服半谈判地换取较好结果,要么狗急跳墙,杀人灭口,泯灭痕迹,让大舅哥彻底消失在世界上。

    这个可能性不低,老爷子老太太当然不愿意冒险,想着确定了线索,再以雷霆之势横扫!

    呼……楼成吐了口气,分享了最新情况给自家媳妇后,收起卫星电话,要来塔林和蒂涅斯的地图,不再耽搁地离开葛兰冈,靠双脚丈量距离,这比任何的越野车都要快都要灵活。

    下午时分,太阳高照,他翻山越岭地抵达了蒂涅斯,绕过有全副武装人员把守的几个入口,从不可能的位置潜入了城内,第一个目标就是资料里提及的卡蒙大街,林缺曾经逗留过一阵,在这里养过伤的卡蒙大街。

    街头有十来岁的孩子挎着自动步枪来回巡视,他们衣服破烂,皮肤黝黑,脸上的天真已被麻木与偶尔闪过的仇恨所取代。

    楼成收敛了气息,运转了修真秘法,通过冰层对阳光的折射和扭曲做出了伪装。

    他就这样行于街道,周围巡逻的童子军却视若无睹。

    龙虎一脉,“隐形”之术!

    来到卡蒙大街中部,楼成进入一栋破烂公寓,沿着阶梯上至三楼。

    资料有提过,这里是大舅哥曾经的住所,他的房东叫做继康。

    刚要敲门,楼成忽有感应,猛地侧身,用肩膀一撞,砰的一下强突了进去。

    对面的窗户旁边,一个黑发黑眼却轮廓深刻的艳丽女子像是失去了骨头,以手臂躯体紧紧缠住了位肤色古铜的男子,而后者正是继康!

    喀嚓之声爆响,继康全身骨头断折,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那名蟒蛇般的妖异女子则对楼成微微一笑,猛地向后翻身,落向了街道,这整个过程流畅而自然,充分显示了她对自己的信心。

    刚无声落地,女子立刻转折身形,淡化躯体,化作一道黑影,游走于隐蔽之处,熟练到了极点,也冷静到了极点。

    就在这时,她眼睛一花,看见刚才的年轻人站在了前方,像是等待已久。

    不好!女子刚要改变方向,就发现楼成一掌劈了过来,快如闪电,留有残影!

    啪!

    她伸手一挡,却被连小臂一块劈到了脸上,眼前顿时发黑,哼都没哼一声就晕了过去。

    不知多久之后,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发现之前的年轻男子背负着双手立在身前,耳畔则传来对方低沉威严的声音:

    “为什么杀继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