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八十章 天雷山
    ……这是什么鬼理由?楼成愣了片刻,旋即哭笑不得,但大体上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不愧是官僚艺术登峰造极的牛国……汉弗莱爵士的棺材板不知道有没有被按住……

    欧曼悄然打量了楼成一眼,忙又补充道:

    “不过大部分国家都同意了您的签证,除了牛国,只有高卢和独国拒签。”

    “那就没什么问题了。”楼成缓缓点头,将刚才的事情当成笑话发给了严喆珂。

    鬼的高危性武器!

    只要能飞抵欧洲,不管是哪一个国家,剩下的还怕进不去?

    就牛国和欧洲大陆那小海沟,我在水面上走都能走过去!

    这事告一段落后,楼成投入了愈发严苛的的修行里,每天都会抽出时间与俱乐部觉醒了雷电磁等异能的训练师对打,让他们模拟上清宗的战斗风格。

    接下来的这一场职业赛将某种程度上决定今年的“天下第一”!

    严喆珂飞往布鲁塔尔的那一天,楼成刚擦着汗水离开练习场,便看见“洛后”宁梓潼一身藏青地立在外面。

    “洗个澡,收拾下,今晚得出发了。”这位风姿卓越堪称绝代的资深美女浅笑着吩咐了一句。

    这就周末了?这就到北去湖东挑战上清宗的日子?沉迷于修行的楼成霍然有种山间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感觉。

    “好的。”他收敛心绪,郑重回答。

    用哗啦啦的热水洗去身体的黏糊,缓和了精神的疲惫,他收拾好简单的行李,到外罡餐厅享用了晚饭——不用归家,他放在俱乐部房间的衣物也足够轮换了。

    六点半,楼成领着欧曼来到门口,看见了一辆考斯特中巴。

    登临上去,目光一扫,车内的情况便尽收他的眼底:

    “龙王”陈其焘坐在第一排临窗的位置,倚着靠背,闭着双眼,似养神似假寐,不见表情,不发一言。

    他目前的助理,西装革履精英打扮的黄正洪坐在对面,没有挨得太近,像是承受不住那种天然的威压。

    兼职教练的吕严身处倒数第二排,深刻英俊的脸庞若仔细打量,能看出些许皱纹和老态,配上斑白的头发,让他充分展现出浓厚的老男人魅力。

    他保持着一贯的严肃表情,正与旁边戴着半框眼镜极有律师范的助理低声交谈着什么。

    别看吕严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可关注龙虎俱乐部多年的楼成很清楚,战胜强敌后的对方能多么的激情四射,甚至会做出些挑衅的举动,比如冲到敌人席位处大肆庆祝。

    这不是对方年轻时候才会有的不成熟表现,今年都上演过两次。

    换了身叠纱长裙的宁梓潼和她的徒弟郭洁挨着坐在中间,一个说着女性向话题,一个不太在意甚至有点走神地嗯嗯附和,她们两位的助理散布于周围,分别做着自身的事情。

    楼成颔首致意,随意挑了个靠窗的空位坐下,欧曼则与郭洁的助理王悦曦凑到了一块,小声闲聊了起来。

    几分钟后,考斯特开动,一路出城,驶上高速,往北而去。

    说是北去,实际上湖东也不算太北,不仅比不得关外盟,甚至都没过长江,就与广南毗邻,只是按照花城人的习惯,花城以北都叫北方。

    正因为如此,才不是坐高铁,而自行前往。

    两位司机轮换,半夜就已抵达了上清宗所在的天雷山,于预定的宾馆休息了几个小时后,楼成等人开始适应性锤炼,因大战在即,他们没有进行组内对抗。

    经过一天的调整,他们于下午两点再次坐上考斯特,沿盘山公路而上。

    这一路,九曲十八绕,松林万壑,点缀薄雪,一侧是悬崖峭壁,一侧是万丈深渊,地势险恶,环境幽然。

    过了万松岗,前方就有八名穿着蓝色道袍,手提长剑的上清宗弟子守卫,在古代,这里叫“解剑崖”,凡有拜访者,必须留下兵器,方能继续往上。

    这对皆擅长拳脚功夫的武者没太大限制,仅是礼貌问题。

    八名弟子分立左右,各自打了稽首,恭迎龙虎俱乐部诸位。

    宁梓潼将视线从窗外收回,翻了翻助理买的今日报纸,半是感叹半是抱怨地说道:

    “现在的报纸真是越办越差了,除了广告,还是广告,想当年,这样的对决,那真的是整版整版的专题,从主场方的布置,两边最近的战例,各自的行为表现,到各种煽情,各种打鸡血的内容,应有尽有,文笔又好,现在,哎,专题还是有,可一看就不够用心,敷衍了事。”

    “现在是自媒体时代,很多门户网站都在偷懒,自己策划的东西不多,主要转载别人的去了,何况报纸?”坐在宁梓潼后排的楼成拿着手机,微笑说了一句。

    至于网上的评论,多半都是龙王太自负,太托大,太意气用事。

    这种时候让龙真发挥余热才是正理!

    别的方案都太危险,太没有把握了!

    “最近十几年,变化真大……”宁梓潼喟然叹息,转而说道,“上清宗这一场申请不要观众,怕是要闹什么幺蛾子。”

    “也就是提升提升主场优势。”吕严毫不惊讶地回答。

    “龙王”陈其焘自上车以后,一直闭着眼睛,没丝毫神意外露,像是泥雕木偶,而郭洁抓紧时间,最后研究着上清宗几位强者的比赛视频,不管自身有没有机会出战。

    考斯特绕过解剑崖,通过五仙拐,抵达了上清宗山门外的停车场。

    龙虎俱乐部一行以陈其焘为首,鱼贯而下,让只能在这里围观的记者们疯狂拍照和摄录。

    入了上清宗大门,欧曼等助理停住,被知客道人引去喝茶,几位外罡继续向上,穿过院落,踩着石阶,登临了山顶。

    这里因常年遭受雷劈而得名,没有丝毫积雪,光秃秃一片,只余石头。

    刚有靠近,楼成被感觉手上的戒指受到磁场干扰,有蠢蠢欲动的迹象。

    霹雳天降,雷电生磁!

    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以往没有外物的山顶多了九根粗大的电线杆,一根根高压输电线从下方接力而来。

    正中央高压电线之上,站着位白袍道人,头束高冠,面容清秀,衣角随着山顶烈风起伏飘舞,有种说不尽的洒然,正是“武圣”钱东楼。

    “龙王”陈其焘半眯着的眼睛霍然张开,望了过去,与对方视线相触。

    高空忽有电光一闪,它像是击中了无形的树木,凭空燃烧了起来,带着淡紫的火焰,噼里啪啦坠地,化作一条条小蛇流散,只余焦痕。

    收回目光,陈其焘没再多看,一马当先地走向远处,那里靠着山崖边缘,摆着几个蒲团,正是客队席位处。

    这一切多有几百年前约战的简单古朴韵味,可粗大电线杆和分割长空的根根高压线破坏了这种感觉。

    “这是要借用高压电啊……”宁梓潼恍然大悟地笑道。

    她的眉眼之间多了几分郑重。

    楼成与对面的彭乐云颔首致意后,盘膝坐下,听见教练吕严道:

    “武圣这是打算第一个出战啊……虽然先让我们挫了他锐气,再由龙王你迎接,胜算较大,但就怕他借助今天的布置锐不可当,到时候,带着积累胜利而来的威势,就浩浩荡荡不可收拾了,所以,还是你打头阵。”

    “正好。”陈其焘轻轻颔首道。

    他的眸子里似有熊熊紫炎在燃烧。

    吕严转而看向楼成,忽然问道:

    “你有信心吗?”

    “啊?”楼成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

    这是什么问题?

    吕严跨前一步,直视着他的眼睛,沉声再说:

    “如果没有信心,感觉畏惧,那我就自己上!”

    楼成当即挺直腰背,斩钉截铁地回答:

    “有!”

    PS:调整作息中,这章字数略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