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八十二章 “天劫”之势
    一击不中,“武圣”钱东楼突地悬在了半空,竟没有按照常理下落,就像有根无形的绳索供他踩住,或是山顶在用力地往上推他。

    他衣袖招展,略有起伏,望着改变了位置的“龙王”陈其焘笑道:

    “天之裂,尤可补,人之祸,不可活!”

    话音刚落,他霍然下坠,仿佛扑击猎物的苍鹰,凶猛,快速,凌厉。

    那两只弯曲成爪的手掌含着圆盘般的电弧,一瓣一瓣,根根滋长。

    陈其焘怎么可能站在原地任由他攻击,当即错开步伐,转折身形,凭空荡起了阵阵罡风,凡临近高压断线接地之处,都会改迈为跃,免受影响。

    一扑紧跟一顿,钱东楼背后似乎系了根有弹性的绳索,让他于半空忽上忽下的晃荡,时而扑击,时而吊起,谁也不清楚什么时候才会真正降下万钧雷霆,以及降至何处,这使得陈其焘只能不停变化位置,被完全调动。

    武圣充分借助了主场磁化之势,间接获得了飞行异能!

    正常而言,换做别的地方,他得历经久战,深入改变了环境,才能做到这一点,此时此刻,隐有立于不败之地的迹象。

    被他气机遥遥锁定,不断牵扯,陈其焘竟腾不出手来炮轰半空,因为得时刻提防对方的雷霆一击,若是分心做别的事情,很可能露出破绽。

    起伏晃荡之间,眼见陈其焘游走至某个范围,钱东楼眸中猛地浮现出一张青玉银电说书的符篆。

    兹兹兹!

    高压线断裂接地之处,原本被山顶分散消解的电弧受到牵引,陡然激发,向上腾起,仿佛一朵绽开的葵花。

    它们一根一根结成了牢笼,将“龙王”陈其焘困在其中,并不断往中间收缩,似要将对方笼罩于内。

    这时,钱东楼如被大地拉扯,飞速下坠,终于发动了那高悬于众人心头的雷霆之击!

    他十指弯曲,向前探出,遥遥锁定了对手,喷射出一道又一道雷蛇。

    一瓣瓣合拢的电光“葵花”之中,陈其焘故技重施,脚下一踩,冲天而起,拳头仿佛喷涌的紫色岩浆,呼啸着涌向了钱东楼,他的双腿微微颤栗,裤管更是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弧光的刺激和影响。

    眼见着又要重复先前的碰撞,可就在这时,钱东楼像是被山顶那无形之手推了一下,诡异腾跃,跳过了陈其焘炎龙升起般的拳头,来到了他的后上方。

    啪!钱东楼左腿伸展,带着缭绕的明紫电蛇,施施然蹬向了敌人的后脑勺,抓那招式使老、变化已尽的破绽。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

    楼成看得倒吸了口凉气,眼睛眨也不眨。

    换做自己,这怕是没办法挽回了。

    忽然,陈其焘脑后飞速凝聚了个淡紫色的火球,又让它瞬间土崩瓦解。

    轰隆!

    翻滚出的焰浪不分彼此,或托住了钱东楼的脚底,或拍向了龙王的脑袋。

    前者像是蹬在了弹簧之上,霍然弹飞,后者则啪啦伸长了脖子,借着上冲之势和细小肌肉的鼓胀,任由火浪加身。

    最初的狂暴后,那一朵朵火焰似乎变成了小蛇,温驯地游走于龙王的头上、身上,让他威严毕露,仿佛真正的炎帝再现世间。

    这一手源于“五火九转.大日降临”,看得楼成叹为观止。

    在火焰的掌控上,我才刚上路啊……

    他念头刚转,被气浪抛飞的“武圣”钱东楼飘然转身,双掌猛地一合,衔接没丝毫烟火之气,好像原本就打算这样连招。

    轰隆!

    晴天一个霹雳,震得远观的楼成等人都有点耳鸣目眩,身在战场,尚未落地的“龙王”更是明显一颤。

    啪!钱东楼双掌拉开,拉出了一道薄薄的紫光刀刃,它如同真正的闪电,刚一出现,就劈在了陈其焘的身上。

    雷部第九式,“晴天霹雳.无云雷刀”!

    面对这一招,若不提前察觉,预先规避,那就绝对躲闪不了,光论速度,远胜“心斋流”飞龙取和“斩神刀”路永远的“极电”。

    不过瞬息,陈其焘从左脸颊到脖子到右胸就出现了一道焦黑卷皮的狰狞伤口,里面尚有丝丝缕缕的电蛇在游走,让他陷入了身体难以掌控的麻痹,石头般坠向地面。

    这“无云雷刀”有无可匹敌的速度,却不具备这种速度带来的力量,只能像高压的电弧般伤人。

    若非如此,它也达不到这种速度!

    气血一收,麻痹内敛,龙王没现惊慌,有条不紊地还劲抱力,消解身体残余的影响。

    不等他双脚着地,钱东楼再次被大地拉扯,轰然下击,这一次,天空阴沉,乌云汇聚,有一道道银白雷蛇蹿跃其间,不断壮大。

    轰!轰!轰!

    一道道粗大的电光劈落,如水洗地,伴随着武圣一次又一次的下轰,一次又一次的腾跃,打得陈其焘疲于应付,头发根根倒竖,身体间歇性颤栗,而这间歇越来越短。

    借助主场优势,他终于抢到了上风,将对手牢牢压制。

    这样天劫般的场景里,陈其焘危而不乱,伤而不倒,一直以沉重的紫炎和凶猛的炮拳回应,让火花和电弧向着四面八方乱溅,让周围的温度越来越高,让大半个战场有干枯裂开的迹象。

    即使隔了老远,楼成呼吸时也感觉热流滚滚,要灼伤自己的气道。

    这还是“火部”外罡的气道,在“火山实验室”锤炼过多次的气道,换做非人以下的武者,此时此刻,已然重伤垂死,除非闭气不吸。

    “海市蜃楼.窒息地狱……”楼成若有所思地低语道。

    这是“火部”第八式,以改变环境为主,营造有利于自身的高温空间,使得对手呼吸困难,因气流密度产生视觉差,出现海市蜃楼般的幻觉,并被燃烧起来般的灼热空气影响到脏腑运转和大脑思考能力。

    这属于无差别伤害,但本身擅长控火,经受过火山实验室锤炼的武者自然如鱼得水,就算再厉害一点,超过了限度,他们受到的影响也要远低于对手!

    旁边的吕严嘴唇翕动,微不可闻般道:

    “龙王一是藉此慢慢扳回局面,一是破坏周围环境,减弱主场优势,为后续的你们做铺垫。”

    楼成恍然点头,旋即有所疑问:

    “这么打下去,衣服会不会自行点燃,燃烧殆尽……”

    到时候,画面太美不敢看……

    吕严侧过脑袋,古怪地看了他一眼:

    “我们的武道服都添加了防火材料,上清宗应该也差不多。”

    这种常识性问题竟然不知道?

    “哈哈。”楼成干笑了两声,“原来是这样啊。”

    不允许我最近几个月处于武痴状态吗?

    酣战了一阵,大地温度急升,钱东楼下落与腾跃的身形不再像刚才那么挥洒如意,但他依旧能借力飞高,自然垂坠,并带着半空乌云喷吐的闪电,一浪重一浪,九霄齐合瑟!

    这打得陈其焘摇摇欲坠,皮肤表面慢慢游走起细小电蛇,拳脚的威能越来越弱。

    忽然,他的动作迟缓了一下,钱东楼立刻身化闪电,毫不留情地劈来,在铅云低垂,雷蛇乱舞的背景里,直取对手的要害。

    无声无息间,陈其焘向侧上方摆动了左拳,那紫炎一层又一层覆盖,沉重地难以想象,竟牵引着半空无有凭依的武圣变向,与此碰撞。

    兹!

    紫炎不散,牢牢吸附着钱东楼的手掌,而孤光钻入了陈其焘的身体,电得他一阵乱抖。

    就是这样的颤抖里,早有准备般的陈其焘抬起了右臂,五指虚握如空拳,像是涵盖了一方地域,拿住了周围自然,只是远远看着,楼成就有那片所在被完全隔离,天翻地覆,无有完卵的感觉。

    在逆势难以扳回的情况下,陈其焘选择了以受伤换胜机,强行反扑。

    禁部,玉清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