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八十三章 赢下他!
    五指虚握,拳心如空,陈其焘背后淡紫与赤红一闪而逝,化入了其中。

    这一拳和“五火九转.大日降临”有承接关系,若想发挥出正常威能,需要将淡紫、炽白、浅蓝、金黄和赤红五色火球尽数融入,可仓促之间,为了不给钱东楼挣脱的机会,龙王选择了“减配”。

    一拳按落,四周顿时变得幽暗,光线似乎都被吸收得干干净净,苍莽浩大之气勃然而发,衬托得陈其焘如仙如神,翻手倾天。

    哪怕隔了很远,楼成也油然生出天地之间剩下自己的孤单渺小感,若是正面遭遇,他不敢想象自己会有怎样的体验。

    这一拳好像加强了精神方面的分量,与绝大部分外罡招式不同,也和纯粹的精神秘法有区别,更像“斩神刀”路永远最后那一式“永寂”,但明显更高深,更厉害,更恐怖……心思转动间,楼成浮现出了这样的念头。

    难道禁忌就是完全开发精神领域,连大脑也纳入自身掌控?

    到时候,真实和虚幻齐飞,物质与精神并重?

    他浮现联翩之间,武圣做出了应对,他将吸附住自身的陈其焘左拳当做支撑点,手腕一震,向后倒飞,硬生生拉着对手前跨了一步。

    就是这一步,临近高压线断裂触地点的龙王双脚产生了差异,有电流通过,滋滋作响。

    身体颤抖,翻天打落的拳头缓了半拍,钱东楼再借对方回拉之势,做苍鹰急扑之形,右手握拳,斜击敌人腕部,避开正面碰撞点,四两拨千斤。

    这个过程里,他眸光大亮,自生雷霆,头顶高冠崩散,发丝不见垂落,根根张开,如针似刺,有数不清的银白在其中游走。

    说来话长,这实际上也就是一拉一扑的变化,钱东楼没仓促使用同层次的大招来应对,而是返璞归真,用最普通最简单的拳脚连消带打,化腐朽为神奇,融精彩于方寸。

    光凭这一手,“武圣”之称名副其实!

    轰隆!

    气流瞬间膨胀,猛然往外狂卷,楼成和吕严等人都有眼前一暗之感。

    等到光明重现于“天地”,他们看见钱东楼的右臂带拳头诡异弯曲,甚至有骨头支起皮肤,让人头皮发麻,而龙王以右拳腕部为源头,身体明显抽搐,越是临近那个位置,越是厉害。

    他左拳吸附钱东楼的沉重紫炎崩散,但却被对方抓住了最后的拉扯之力。

    “苍鹰”后飞,迅速前冲,武圣和龙王之间像是有了根无形的绳索,而背景之中,几架负责转播的无人机受到电磁和热浪的影响,或直接损毁,或出现故障,坠落而下。

    绳索一拉,钱东楼半空绷紧身体,沉腰塌肩,陨石般撞在了陈其焘的胸前。

    喀嚓!

    虽然龙王急收了左臂,膨胀了胸腹肌肉,点燃了薄薄火盾,但还是被撞开了架子,撞得关节弯折,撞得胸口骨头根根崩开。

    砰!他倒飞出去,背部抵住了一根高压电线杆,直接将对方撞得断折飞起,把好几根电线硬生生扯断。

    兹兹兹!高压击穿气流,抽出了电弧,半空似乎火树银花之态。

    一招得手,钱东楼双脚终于着地,腰部一沉,旋即弹起,霍然出现在陈其焘的身侧,快得像是有道闪电掠过,几乎与破空声同时而至。

    这样的速度,也就比“瞬步”差!

    雷部第四式,“迅雷不及掩耳”!

    若非身负伤势,武圣全力而为,一样能超音速!

    这也就是武圣之所以为武圣的原因,所有的东西,他都能很快上手,很快精通,很快别出机杼,有别前人,一理通,百理明!

    和他同一个时代的武者,几乎都尝到过绝望的味道。

    砰!气爆声中,钱东楼本就有焦黑破烂处的白袍被“撕扯”得褴褛,他左手一抖,化拳为掌,按了出去,而掌心青电成符,如书雷篆,藏着危险可怕之意。

    雷部第五式,“普化青书”!

    这一招以麻痹为主,且能让闪电糅合成雷球,于电击中孕育爆炸之力。

    更为可怕的是,它能一定程度上影响并操纵自然界和敌人的雷电。

    雷暴天气下不要和上清宗外罡战斗……修炼雷电或身怀类似异能者,不要面对上清宗弟子,除非有境界和水准的压制……这是华国武道圈子,乃至整个世界超自然领域公认的两条规则。

    当初维迦仗着自己接近外罡,实力强过彭乐云一些,于是强行突袭,想要打破前人的成见,结果不仅自家受了重伤,还送对方跃过了龙门。

    砰!陈其焘表情坚毅,没有认输,即使胸骨几乎全部断折,也不妨碍他右拳轰打,以“炎帝”对“青书”。

    与此同时,他断折的左臂下垂,肩膀一抖,将受伤的位置当做鞭子般使用,打出了一丛贴地燃烧的紫色火丛,它无声游走,危险内藏。

    砰砰砰!武圣与龙王不断换位,近身短打,时而紫电青雷有加,时而气浪火焰肆掠,看得楼成悄然吸气。

    龙王的伤势换做非人以下,现在恐怕离死不远,即使非人,也几乎失去了战力,而他还苦战不休,连连还劲抱力,神情间未见一点痛苦之色,像是失去了这方面的知觉。

    又是几分钟过去,两人速度都达到了极致,身影再次分开,陈其焘连续撞断了三根高压电线杆,落到了划分出的战场之外。

    钱东楼头发凌乱,隐冒青烟,身上多了好几个破口,模糊的血肉里还有紫炎在腾跃,将周围转为漆黑。

    裁判立在远方,举起右手,高声喊道:

    “武圣赢!”

    陈其焘吸了口气,脸上终于出现了疼痛表情。

    他皱起眉头,右手一伸,自行“正骨”,让它们一一对接,以便外罡的恐怖恢复力发挥作用。

    转过身,藏青武道服破破烂烂的他腰背挺直,走向了客队席位处,而楼成则在裁判宣告结果的时候就已经起身,迎了过去。

    “你的对手是他。”陈其焘目光里跳跃着些许火焰,沉声说道。

    诶?楼成才发现自己下意识间绕到了侧方,试图“迎接”龙王,没有进入“擂台”范围,直接开启第二局战斗。

    而此时此刻,钱东楼正熟稔地自己给自己接驳骨头。

    虽然这不会让他当即恢复,但至少能减轻疼痛,不影响到接下来的比赛。

    嗯,确实得尽快,不给武圣更多的疗伤时间……楼成收回视线,抬起右手,似乎要与龙王完成击掌,然后再赶赴战场!

    可是,外罡间还需要击掌或者碰拳,喊上几声加油吗?这会不会太幼稚,太学生气了?以前看直播好像没这种事情……

    楼成犹豫之间,陈其焘缓步越过了他,忽然开口说了一句:

    “赢下他!”

    语气低沉,字字威严。

    “好!”楼成脱口而出,转身走向了“擂台”中央,小心避开了几根高压电线杆跌落触地的位置。

    钱东楼右臂无力垂下,身体也没有轻荡于半空,站在那里,多有满目疮痍的感觉,却自生悠然之态,微笑等待着对手的靠近。

    楼成的心跳忽然有些加快,这可是千年一出的武学奇才,除了原本就有的禁忌强者,最接近那个领域的男子,打得诸多外罡强者留下心理阴影的可怕强者。

    最为恐怖的是,他现在也才三十三岁多,正处于精神、身体、经验等各方面综合的最顶峰。

    这样的顶峰至少还能维持十年,乃至十五年,“武圣”的阴影还会笼罩好几代强者,当然,也许他过不了几年就会突破,不再和“小朋友”玩耍。

    这样的强者,哪怕身负重伤,也让人不敢直视。

    我能赢他吗?真的能赢他吗?

    一时之间,楼成出现了紧张,心头有点打鼓,身体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栗。

    如果说“龙王”是偶像,那“武圣”自然是自己年少时幻想的最终对手!

    现在终于要面对他了吗?

    不比上次“宗师战”抽到一块时的惬意轻松,或者能假装惬意轻松,楼成如今掌心发热,额头略微出汗。

    那一次输了也就输了,这一次,如果失败,“龙虎”也许就会失去今年的“天下第一”!

    想到这里,楼成站定位置,观想冰心,平复了各种情绪,让自身处于抽离俯视的状态。

    钱东楼看了他一眼,抢在裁判举手前,微微一笑道:

    “竟是在这种情况下和你交手,有点遗憾,不过我曾经自创了一门左手刀法,倒是适合现在。”

    左手刀法?你要不要这么闲啊?不这么闲,你早禁忌了!楼成没去遏制自身的吐槽冲动。

    经此一事,他觉得自己轻松了一点,对面似乎不再是无可匹敌的洪水猛兽。

    这时,彭乐云坐直了身体,收看着这场比赛的闫小玲等人攥紧了拳头。

    这时,已然起床的严喆珂,身在家中养伤的林缺,吐槽着解说的蔡宗明,皆将视线专注于了屏幕。

    这时,裁判举起了右手,朗声喊道:

    “第二局,开始!”

    楼成初次挑战“武圣”钱东楼的比赛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