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八十四章 谁怕谁
    裁判话音刚落,楼成便凝聚了早已准备好的淡紫火球,让它盘绕于身周,仿佛能自行攻击和防御的卫星。

    这短短的刹那不足以完成“五火”,他只能选择其中之一!

    而这与周围还未减弱多少的高温环境相得益彰!

    钱东楼遥遥望着,嘴边笑容不减,将左掌抬起,竖直成刀,隔空劈向了楼成。

    啪啦!

    随着这一斩,他整个人都动了,周身银白跃出,根根张牙,条条舞爪。

    在楼成的眼里,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一道雷霆刀光,它闪烁游走,左右不定,如同逆行于清澈江水里的游鱼,或是倒影在波涛里的一缕皎洁月华,或自然,或飘渺,让人判断不清最终将斩向何处。

    楼成念头急转,又纷纷落下,一时没绝对的把握,在俯视自身的“神灵”和清澈映照的冰心推动下,冷静选择了闪避。

    砰!他脚下一踩,腰部摆动,横掠了出去,因几个高压电线触地之处确定,挑选的位置自不会临近那边。

    他身形刚动,雷霆刀光突地大亮,不再闪烁,不再游离,应激而发,强行锁定,拖出长长的辉芒,劈向了楼成即将出现的地方。

    眼见着必被斩中,早有准备的楼成引爆了暗藏体内窍穴的“炎帝之劲”。

    轰!他带着淡紫火球,像是凭空被人推了一把,由横移转为了后飘。

    啪啦!楼成隐受刺激,毛发纷纷耸立,而雷霆刀光擦着他的身体,劈到了不远处的地面,劈出了一条长长的沟壑,焦黑的沟壑,跳跃着细小雷蛇的沟壑。

    钱东楼身影再现,不带丝毫烟火之气地转身,目光再次锁定了双脚刚落地的楼成。

    蹬!蹬!蹬!

    他拖着无力垂下的右臂,飘然迈步,每一步落地,都高大了几分,像是古代话本里描述的“迎风便长”。

    三步之后,悠闲惬意的武圣化身成了肌肉虬结,身高超过两米,雷纹密布皮肤的可怕巨人。

    兹兹兹!他周身紫电青雷齐现,或如拙异老树,或似人体骨骼,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竖劈左掌!

    这一刻,战场边缘的彭乐云和郭洁等人都仿佛置身于了天罚之下,正直面着浩荡堂皇,刚猛霸道的雷劫,忍不住心生胆怯,战战兢兢,就像自身是民间传说里的千年槐树,至阴之物!

    啪!钱东楼似乎成为了统领雷部的天尊,掌刀斩落,让人身心皆感沉重,而那滋生的紫电不断跳跃,像在酝酿着重重变化,似虚似实,后手暗藏。

    这一刀自雷部第六式“天尊紫章”而来,以精神压制辅助,至正至阳至刚,雷劫凶猛,力量恐怖,一经接触,九劫齐下!

    在钱东楼靠近自身时,楼成便在观察,可依旧没能把握住对方隐藏起来的那个“一”,无法判断他最终的变化会是什么,哪怕冰心映照,纤毫毕露,也只是明了客观情况,难以综合信息,瞬间做出最准确的判断。

    及至武圣变做雷部天尊,威压临心,干扰精神,他终于有了决断,不算早,但也不算迟。

    洞敌冰心晶莹,凝固剔透,在雷劫之威下仅仅出现几道裂痕,让楼成无需“临”字诀或“前”字诀也未受恐惧、害怕等情绪的侵袭,平静地摆动肩膀,挺直膝盖,向着侧方闪避而去,并荡起了一阵激烈凶猛的罡风,狠狠拍向了钱东楼。

    可这个时候,钱东楼与他之间就像是多了一根无形的绳索,他刚变向,立刻拉紧了“联系”,带着武圣共同转折,彼此的距离不增反减。

    啪啦!

    钱东楼沉重下落的左掌陡然变快,紫电根根凝聚,照亮了山雨欲来风满楼般的周围。

    天地之间霍然多了一道粗大的雷霆!

    就在这个刹那,楼成不得已地又一次引爆体内少许炎帝劲,瞬息变向,凭空斜飞,转折诡异。

    砰!紫电横扫,地面烟尘荡起,光秃秃,有裂痕。

    钱东楼没再抬臂,重心一荡,身体先动,急扑还未落地的楼成,他的左掌落在了身后,像是被拖曳着前行的长刀,而那无形的刀尖高速摩擦着地面,噼里啪啦出连串火星。

    这火星一现,本就处于高温状态的周围气流顿时被点燃。

    呼啦!

    方圆二三十米内,星火燎原,赤红翻滚,随着钱东楼的刀势蹿向了置身半空的楼成。

    自古以来,电击往往有火,上清宗在这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诣,雷部第三式就叫“神霄金火”,它除了是压榨潜力的爆发法门,也是雷劈火烧之学。

    此时,钱东楼巧妙应用了龙王创造的火部战斗环境,举重若轻,恰到好处!

    啪啦!半空的火焰烧断了两根高压电线,它们往下荡来,拖着击穿了空气的明亮电弧,一左一右抽向了楼成。

    当此危急关头,楼成猛地吸了口气,二段“点火”。

    轰!

    些许炎帝劲一炸,他改变了原本的趋势,向后急退,避开了雷罚之鞭和大部分火焰,剩下那些赤红,“流淌”于他的头顶,他的皮肤,他的衣物,却收敛了暴虐和灼热,像是阳春三月洒落的雨水。

    就在这时,钱东楼忽然顿住了,将所有的势头压于腰部,沉自地面。

    紧跟着,砰的一声巨响爆开,他身体荡起,在裂开的地面衬托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现到了楼成身侧,欺他变化近乎穷尽,欺他身处半空,发力艰涩。

    伴随着气爆狂风,钱东楼左掌一竖,往前斩去,腾起的银白让楼成瞳孔灿烂一片。

    楼成再顾不得其他,侧身摆臂,握拳下捶,绕于身周的淡紫火球呼啸而出。

    滋!

    钱东楼手掌玄妙颤动,以热刀如牛油的姿态,将淡紫火球无声劈成了两半,落往周围。

    一劈之后,他刀势已尽,借反弹之力回收,让楼成的拳头捶在了空处。

    砰!回收的刹那,他右脚蹬地,像是弹簧压缩到了极点,整个人凶猛地侧身撞出。

    这是二重斩的变化,掌是刀,身亦是刀,小刀破防御,长刀取人命!

    光看这几下,钱东楼哪怕在刀道之上,也是大师级的人物,不比“斩神刀”路永远差多少!

    于他而言,武道之理是相通的!

    用刀是刀圣,用剑是剑圣,用拳是拳圣,他就是当世武圣!

    楼成眼前身影放大,来不及去做其他,猛地拉起手臂,凝出冰壁,抵在身侧。

    砰!

    响亮的碰撞声里夹杂着喀嚓破碎音,半空没有着力点的楼成倒飞了出去,撞在了一根高压电线杆上。

    电线杆随之折断,而楼成背部蝴蝶肌一鼓一胀,借来了撞击之力。

    须臾间,他灵巧变向,落到了另一个位置,双脚并拢,免受跨步电击,只觉手臂和身体侧面皆酸痛异常,若非自己及时凝出了万载冰壁抵消,它们怕是都已经骨折!

    而钱东楼并没有如他所料地阴魂不散,强势再袭,反倒停顿了一下,缓了口气。

    这让楼成的脑海如有电光闪现,照亮了黑暗迷雾。

    他一下醒悟过来,明白自己刚才犯了不小的错误。

    面对千年一出的奇才,面对当世武圣,面对那赫赫威名响彻耳畔接近十年的绝顶强者,自己下意识便选择了少犯错的谨慎打法,宁可避让,不做冒险。

    这与情绪无关,与胆怯无关,也就不在洞敌冰心作用范围内,结果助长了钱东楼的气势,让他能潇洒写意地展现武学修为,完全规避了本身受了重伤,右臂断折的情况!

    不行,必须给他压力,让他暴露出目前状况的不佳!

    一昧避让,等于主动缴械!

    他现在身负重伤,他现在右手不能用,他现在少了诸多主场优势,为什么不能争锋相对,趁他病要他命!

    他也是人,他也输过比赛,尤其是激战过一场的情况下,有什么好担心的?

    念头电闪间,楼成摆动手臂,握紧拳头,猛地向前轰出。

    与此同时,他背部所有毛孔皆往后喷出或淡紫或炽白的微小火焰,它们穿透了衣物,发射火箭般推着他瞬间掠过几十米的距离,一拳打向了“武圣”钱东楼那张总是给人懒洋洋感觉的脸庞!

    来吧,谁怕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