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八十五章 巧妙之“慢”
    背后点火,撕裂长空,楼成就像横飞的火箭,一下缩短了自己和钱东楼间的距离,连人带拳头轰打向对方的脸庞。

    这一拳他模仿于尼罗上将萨塔赫,以“火部”技巧的精深应用为根基,自称“喷射反击”!

    脸庞阴影越来越重,眼中拳头越来越大,钱东楼忽地露出抹微笑,猛地吸了口气。

    他的身躯再次膨胀,块块肌肉撑起了褴褛衣物,通过裂缝,显现出跳动的大筋、古铜的色彩和银笔勾勒的雷纹。

    钱东楼左手握拳,于关节和肌肉的凹凸处生发出道道紫电,这既刺激身体,宛若简化的爆发秘法,又蕴藏着危险的气息。

    砰!他肩膀摆动,一拳轰出,以攻对攻!

    轰隆!

    肌肉的夸张扭曲和骨骼的微小形变皆被翻滚的气浪与夸张的碰撞声掩盖,紫色电蛇燃烧飞溅,四下乱蹿。

    而在这样的背景下,楼成身体摇晃,倒退了两步。

    “雷部”的武功向来也以刚猛著称!

    久战之后重伤之中的钱东楼在力量方面依旧要强于楼成少许!

    蹬!楼成一退,钱东楼当即上抢,左脚洒然迈出,右腿绷紧低踢,不高于膝关节。

    楼成右拳受到电击,还在麻痹当中,而对方衔接之紧凑,像是行云与流水,根本没给他还劲抱力消解影响的机会。

    提胯,鼓腿,绷膝,他只能用低踢对低踢。

    砰!

    脚面相撞,两只鞋子各自破碎,化作了纷飞的蝴蝶,它们或燃烧着紫炎,或缠绕着电蛇。

    楼成左腿后荡,顺势撤步,大幅度撤步,一下拉开了距离。

    在钱东楼重又逼近时,他脑海内勾勒出了斗大的古字,没用印诀,简化施展。

    “阵!”低沉威严之声回荡,四周的气流当即紧缩凝固,像是无形的枷锁,要将对手束缚于内。

    这个时候,钱东楼眉心忽有紫电一闪,那种天劫降临般的恐怖威严再次弥漫,镇压着一切不协调不自然的事物。

    虚幻的雷霆扫荡,神秘瞬息变空,空气牢笼还未成形,就已烟消云散。

    楼成清楚“雷部”的特异,没奢望过简化的“阵”字诀能起到什么作用,但他抓住了这短暂的间隙,回抱了气血和麻痹。

    丹劲喷薄,他不退反进,抡出恢复了正常的右臂,轰轰烈烈捶向了对手,一层薄薄的紫炎腾出,覆盖于拳面,有沉重之态。

    与此同时,他左肩藏劲,要展开连环的劈抽,以疯魔乱打针对武圣只有一条手臂能用的不利情况,将自身的优势发挥至最大。

    面对他的攻击,钱东楼忽地矮了下身体,像是一只灵活的猿猴,小幅度改变了位置,处在了楼成偏右的前方,这让后续的左拳要想击中显得别扭和困难。

    啪啦!钱东楼左掌化刀,往上撩起,斩在了楼成的右腕处,斩得紫焰流淌,电光外刺。

    不等楼成侧身打出左拳,他借着向下反弹之势,猛地屈起了左臂,砰的一声以肘部撞向了对手的胸前,连贯到了极点。

    楼成蓄势待发的左臂一摆,化拳为掌,横拦出去,险险托住了武圣的肘关节。

    犹是如此,他的掌背也被压得抵在了胸前,一阵发闷。

    不管楼成却顾不得去管这事,他周身汗毛一竖,想都没想运转气血,刺激身体,施展了简化“斗”字诀。

    肌肉鼓胀,他左掌一振,将钱东楼往外抖出,而这时,对方已自然流畅地收起手臂,化撞为靠,小刀之后接长刀!

    轰隆!

    被抖出一步的钱东楼,靠在了虚空,发力于无形,激发出了近似音爆的动静。

    这让楼成不由地暗自庆幸,若自身没有察觉危险的能力,反应慢上半拍,怕是会被正正靠住,步龙王后尘。

    而刚才这一切,钱东楼只是以一条左臂完成,靠着对时机的把握,对局势的判断,对自身的洞察,他让腐朽化为了神奇。

    虽然自家也算擅于战斗擅于临场发挥的武者,但与武圣相比,还是显得太嫩太青涩!

    这才是真正的宗师!

    楼成的念头在冰心内有序转动,没影响到他的判断,借着钱东楼靠撞出的狂风,荡开重心,转折腰背,绕着对手疯狂游走,双臂彻底抡开,砰砰砰连环打出。

    与刚才相比,这一次他以风雪迷踪步为主,不管拳头有没有和敌人发生碰撞,一击之后,立刻变向!

    砰砰砰!楼成毫不吝啬自己的火劲,紫炎覆盖于拳面,不断溅射往外。

    这再次升高了周围的温度,让双方皆呼吸到灼烫的气流。

    这是“海市蜃楼.窒息地狱”的应用!

    就在头顶有乌云汇聚,地面磁性变强之际,楼成抢先变招,一记灼拳既打武圣,又腾地点燃了高温气流!

    刹那之间,他和钱东楼完全置身于了火海,四周焰浪滚滚,宛若地狱。

    在这样的环境里,楼成体表未见焦黑,衣物也仅是开始蜷缩边角,那些火舌簇拥着他,却未伤害他,让他仿佛火中的帝君!

    比控火,他自忖能完全压制武圣!

    类似的战场中,此消彼长很明显!

    火海暴虐,钱东楼当然不会坐以待毙,趁头发和衣物都燃烧起来前,他猛地斜劈左掌,眼中有紫色符章一闪。

    轰隆!轰隆!轰隆!

    半空汇聚的乌云里落下一道又一道的闪电,雷霆似乎化成了森林,覆盖了火海。

    楼成面无表情地凝出纯净冰层,强顶了一记雷劈,跨步靠近“武圣”,一拳当心捶出。

    钱东楼抖甩左臂,探掌一握,连擒拿抓摄带分筋错骨。

    此时,火海渐灭,乌云缓散。

    噗!钱东楼的手掌刚抓住楼成的拳头,忽地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只见厚而剔透的冰层从手指起,飞速往自家身体蔓延而来。

    “冰后之叹息!”

    楼成在让诸多火劲“远离”了自身后,无需平衡抱丹的“冰后之叹息”!

    这是“宗师战”后,他总结收获的经验和为今天比赛预备的变化!

    眼见着将遭遇冰封,钱东楼忽地拧转了胳膊,整个人腾空而起,高速旋转,而那钻头就是他被冻于冰层里的五根指头。

    兹兹兹!银色雷蛇喷薄,组成了虚幻的电钻,呼吸间便劈开了厚厚的冰壁。

    而楼成竟似浑不在意,另一只手握成拳头,轰出了一团赤红的火球,砸向了半空的钱东楼。

    这才是他蓄谋已久的真正攻击!

    轰隆!

    电光横流之中,楼成身影晃动,倒退了几步,右拳表面发黑,雷弧乱蹿,有钻心之痛和强烈麻痹。

    但他不见沮丧,反倒欣喜,因为钱东楼被炸得倒飞了出去,被炸得灰头土脸,创伤更重。

    若非他借助了地面残余磁性,怕是还会接续踉跄。

    这是开战以来,楼成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伤到对方,让他的精气神意霍然贯通。

    我能伤到他!

    我是能够赢的!

    楼成意志冲霄,以坚不可摧之势施展了简化“行”字诀,呼啸着拉近了距离,抢到了钱东楼身侧,又是还劲抱力,又是一阵披风乱打,用“帝君紫炎”灼烧着对手身体,提高着周围温度。

    钱东楼终究少了条手臂,又受了重伤,哪怕招式简单中透着玄妙,连连抵御成功,也不由得翻滚了气血,出现了眩晕。

    啪!

    他忽然翻手,打出一记青色的“掌心雷”,逼得楼成闪避了一下。

    抓住这个机会,残余的几根高压电线杆似乎抛来了一根无形绳索,“拖”着钱东楼飞了过去。

    他想重新进入主场领域。

    可这个时候,楼成却施施然抬起了双臂,结出了手印。

    等的就是现在!

    体表磁性一改,钱东楼霍然变向,试图躲避,可楼成的动作不知为什么,明显慢了半拍,但就是这半拍,让他有机会重新对准,威严开口:

    “临!”

    看到这一幕,“龙王”陈其焘少见地点了下头。

    刚才的变化里,慢才是精髓所在!

    “临!”

    仿佛来自天边的声音入耳,钱东楼一下涌现出了无法克制的疲惫和熟悉的懒洋洋感觉,只想躺在树荫下,眯着眼睛,畅然入睡,只想远离打斗,享受清净与安乐。

    这是他最喜爱的状态,几乎不想自拔。

    楼成预想过今天可能遭遇武圣,所以提前准备了好几个方案,至于是否全部有效,那就得另外再说,总之,其中之一就是依靠“临”字诀,依靠对方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懒散”!

    趁着钱东楼战意消退,反应变缓的机会,他又是一个行字诀拉近了距离,先是左臂肘击,继而右拳崩打,接着腿抽脚绊,疯狂抢攻。

    依赖多年本能和下意识的应对,“独臂”钱东楼竟然还挡下了这一轮狂攻,但终于还是被楼成打开了架子。

    没做调整,楼成脚底一踩,身体侧过,猛地就靠撞了过去。

    砰!

    钱东楼手臂无力荡开,胸口骨头出现断折,脚步踉跄着往后。

    楼成跨步而上,还劲抱力并勾勒出“斗”字。

    他的身躯膨胀开来,强烈的气血似能伤人,手臂随之抡开,轰向了武圣。

    钱东楼眸中精光聚集,整个人似乎一下虚幻,变成了道道闪电,银白、深紫和青色爆发蹿升。

    楼成没做调整,就那样眼眸圆睁地捶下了拳头。

    轰隆!

    原地如有爆炸,钱东楼双脚陷入了地面,直没至膝,眼角口边皆能看到血丝,眸中更是充满了混乱。

    楼成则全身都在抽搐,体表还有电光跳跃,肌肉全部麻痹。

    但他意志高涨,强撑着完成了一次平衡抱丹,缓解了不少影响,猛地一拳轰向了钱东楼的面门。

    就在对手跟随抱丹,抬臂格挡时,他强行扯动腰背,转移了位置,一下闪到了“武圣”身后,双手往前一抹,按向那两边太阳穴!

    钱东楼已是强弩之末,顾得左侧,顾不得右边,未能及时做出完整应对。

    呼!风声迟缓,楼成手掌停住,而裁判高举起了右臂,隔空喊道:

    “第二局,楼成胜!”

    PS:明天是去医院针灸的日子,只有晚上七点多那更,这就不算欠更了吧==